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嫡女打脸攻略 > 第152章 真宁

第152章 真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雪珠扬眉,捞过边上的外衣披上,但见梁骆半探着脑袋,挑着眉正非常心奇地透露着那半开德尔窗棂端详着自个儿的内屋。
  “有事儿?”
  梁骆眼神落在此时已然走至窗边的雪珠身体上,仅是迅疾地端详了雪珠一眼睛,亦不多讲,仅是伸手探入怀中,旋即便是取出一封书信,登时交到了雪珠的手掌中:“燕王的,恰在一个时辰以前送来得,原觉得还是要个把时辰,到不曾想,仅是守了半个时辰,你且是醒啦。”
  雪珠瞧了眼梁骆,旋即蹙起眉来:“你几时起的?”
  乍瞧之下,雪珠霎时一怔,转而便明白了凌云浦这封信的意思,连表字皆都用上啦,还有这字中行间的意思,雪珠轻轻狭了狭眼。
  因此,昨天到底发生了啥,凌云浦皆都晓得啦?
  “昨日闲来亦没啥事儿,往燕王府后宅兜了一圈,本且是想不枉一帮啦,独独某人便要给活生生掐死之际,来啦个扫兴之极的老婆子,倒亦是果真祸害遗千年啦。”
  梁骆不咸不淡的声响传来,雪珠却是听出来啦此话中的味儿儿,霎时挑高了眉目,心中讲不震动那是不可能的,要晓得,末琴柔的确是凌云浦打小一道长大的表妹。
  雪珠却亦是多少明白凌云浦的,此人亦是眼中搓不的沙的,虽讲护短,却是亦有底线在的,一旦给触及,那般便不是那般轻巧可了的。
  仅是,现而今,她居然是成了他的底线之一了么?
  雪珠不晓得,心中隐约有个答案,仅是她熟料在此时候却触碰那几近要现于表象的答案。
  梁骆瞧了雪珠此时一副似有所思的神态,却是不再讲话啦。
  却是燕王府的另外院儿当中,末琴柔几近是把屋内的陈设尽数砸了个一干贰净。
  “为啥!为啥!表兄怎可以如此对我!”
  末琴柔嘶吼着,谁晓得,屋门儿以外居然是多了守门儿的护卫,这便是禁足啦,更为有潇湘楼的人仓促来报,讲是燕王从太妃的手掌中把潇湘楼要了去。
  此话几近便是当头棒喝一般砸在了末琴柔的脑袋上,要晓得,表兄把潇湘楼要了去,那般便代表着自个儿压根不可能在攥着潇湘楼的实权啦。
  她啥皆都没啦!
  “呀!华雪珠!华!雪!珠!”末琴柔咬牙切齿,目赤欲裂一般。
  边上的丫头咬紧牙根禁声站着在一边儿,当心肝那是抖个不住,几近是从昨儿夜中一直到现而今皆都是提心吊胆着,而脸前的表小姐那神态当中,没惶恐,取而代之的却是深切的阴鹜。
  此时的末琴柔哪儿儿还有昨夜的惊惶跟骇惧,此时她的心惦念念着的便是华雪珠。
  华雪珠那贱货,皆都是她,若非由于华雪珠,她怎会落在现而今这地步。
  没完!没完的!她必定要把华雪珠除掉,现而今的她已然啥皆都没,凭啥那贱货还毫发无损,而她却昨日那般的生不若死。
  终有一日,她必定要令华雪珠那贱货生不若死,身败名裂!
  “嘎吱”的开门儿声骤然传来,末琴柔霎时瞠大了双眼睛,疾步走着,一把便撩开了内屋的帘布,眼神冲着那方的闺屋门儿外望去。
  仅是这一瞧之下,但见进来得居然是一溜的年长的几个姑姑妆扮的妇人,诸人面无神情,粗略地扫了一眼屋中,末琴柔面上有些个囧迫,要晓得,这屋子中头的什物已然是给她砸的压根便没余下啥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