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嫡女打脸攻略 > 第192章 平阁

第192章 平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古怪!”
  在朱皇太后离开宴聚已然过去了半个时辰,皆都没再瞧到朱皇太后返回,梁骆带着叁分警惕的言语轻声传来。
  雪珠亦觉的今日的宴聚当中透露着古怪。
  要晓得,自宴聚开席至今,乾卓焕自打在宴席未开始时打了照面,便再亦没见着,此时候朱皇太后亦忽然离席。
  忽然,可见朱皇太后边上的贴身姑姑甘姑姑神态焦灼地疾步而来。
  秀跟梁骆对视一眼睛,皆从对方的眼中瞧出了不对劲儿。
  要晓得,甘姑姑方才可是跟朱皇太后一道离开的,此时候还是这般一个神情回来……
  出事儿啦!
  果真,恰如雪珠所猜想,甘姑姑径直往高台去,好像对皇帝陛下讲了啥,皇帝陛下兀然站起身来,不禁分讲地往高台下走去。
  官肙当中有很多从甘姑姑进入宴席之后便开始留意高台的举动,此时候皇帝陛下显而易见是要离开宴聚啦。
  可是独独,宦官没示意宴聚舞乐停止跟告终的意思,可隐约间,诸人皆都猜到,兴许是有啥事儿发生啦。
  在皇帝陛下离开之后,中宫黎青妤开始维持着宴聚上的表象平跟,可雪珠瞧出来啦黎青妤那掩饰不了的叁分惶张跟担忧。
  单从这点,雪珠可以判断,铁定是朱皇太后那发生了啥啦,莫非乾卓焕是从朱皇太后开始下手的么?
  雪珠蹙眉,此时候,华由检起身随着宫娥要离开宴聚啦,雪珠霎时有些个坐不住啦。
  “再等一下!”梁骆轻声讲着,眼神冲着凌云浦望去,雪珠顺眼望去,可见凌云浦在华由检离开之后,跟随着亦离了席。
  “雪珠,你在此好生坐着。”跟前,一直坐着的蜀王亦站起了身,眼神望过来是带着叮嘱。
  瞧到雪珠点了一下头,蜀王至此才疾步离开了席座,跟随着凌云浦离开的方向追去。
  陆续离开的一众要紧人物,官肙跟女眷们皆都已然坐不住啦,更为没心思欣赏那矮台之上的曼妙舞姿跟动人丝竹缭绕声啦。
  仅是,今日的中秋宴聚是留意了不会这般平淡下去。
  台上的舞姿愈发的翩跹之际,那丝竹之声愈发动耳之时,一下尖利而满含惊惧的妇人惊喊声划破了这方的鼓乐欢腾。
  歌舞升平掩住了利箭的划空乎啸之声,可不可以掩盖那满受惊惧的宫娥尖喊声。
  一时候,舞乐声霎时戛然却止,宴聚之上的诸人冲着那声源望去,待瞧青了到底是发生了啥,诸人很多皆都是兀然站起身来,有女眷更为下的面色苍白,更为有很多径直两眼一翻昏去。
  “救驾!救驾!”不晓得官肙当中究居然是谁发出了一下高叫,参和宴席的官肙当中武官已然齐刷刷离席,往高台上去。
  雪珠仍旧定定地坐着,仅是掩在袖中的手掌已然兀然攥紧,眼神定定地落在那高台之上。
  而此时的高台当中,已然是一片的混乱啦,那华贵精美的凤座之上,方才还在巧笑嫣然的新帝黎青妤,此时已然给不晓得从啥地儿射来得箭矢一箭穿心,那原先艳红的凤袍胸前已然是缓慢给黯红浸染。
  而那对眼还带着最开始存心装出的端庄,还有丝丝的惶张,那对眼还张着,多了不可置信。
  梁骆已然起身,把雪珠护在了身旁,眼神四下的梭巡。
  “晓得是何方而来得么?”雪珠沉沉地问话,声响中听不出情绪。
  梁骆眼神微狭,最终落在了一处:“那儿!”
  雪珠登时望去,却见那方有人影闪动。
  宴聚之上有很多人的惶恐之声,还有逐步逼近的步伐声。
  雪珠可见那一方利箭所出的地儿,有整齐错落的护卫疾步闪身出来。
  瞧那护卫周身的妆扮,雪珠晓得,此是紫禁城的禁军来啦。
  护卫们分排站开,高台之上护卫着其余嫔妃的武官们蹙着眉,他们猜测不准这来得究居然是啥意思。
  雪珠冷眼瞧着,可见那护卫的背后缓慢走出一个欣长的身形来。
  男子眉目冷沉,带着肃然,雪珠蹙眉,乾卓焕终究出现啦,可是,他竟然会有禁军的调动权,莫非……
  正寻思着,紧跟随着雪珠瞧到了凌云浦缓慢的走至了乾卓焕的身旁,霎时心中惊诧不已。
  “众名稍安,杀手已然给孤王擒获,御医!”乾卓焕一下冷喝,兀然冲着背后高声道。
  那御医终究抖着身体赶忙出来啦。
  要晓得,御医院的职称皆都是在四品以下,这般的宴席是没权利参和的,可要在御医院当值的。
  不长时候前,御医院忽然地闯入护卫,御医可是吓的够呛,今日还是黎御医当值。
  仅是黎御医的惶恐在瞧到了那高台之上后,霎时脚上似是生风一般,兀然便冲去。
  终究,黎御医在为黎中宫仔仔细细地诊瞧之后,好像周身气儿力皆都给抽空一般,颓然掉坐倒在地,口中喃喃:“死啦,死啦,中宫死啦……”
  武官们皆都已然退下了高台,雪珠仅是静悄悄瞧着乾卓焕,而她并没错过,男子那瞳孔深处猝然闪现的一缕残酷,还有那唇边一蹴而逝的讽扎。
  “呀!我的青妤呀!青妤……”
  骤然间,黎御医仰首便是一下凄厉的长乎,转而一把便死死地抱着此时面色惨白如纸,却还是瞠着一对失却了焦距眼瞳的中宫黎青妤,老泪纵横,口中还是低低私语着啥,却已然听不青晰啦。
  乾卓焕冷眼瞧着,一对黑钰一般的眸子当中没半分的浮动,在雪珠瞧起来,好像那上边死去的人不是在前些个时日,和乾卓焕在假石山私会卿卿我我的黎青妤,而仅是一个陌生人。
  一通的口令从乾卓焕的口中淡冷讲出,禁军开始有条不紊地把整个宴聚围起,诸人皆都凑在了一处。
  女眷们一阵的惶恐不安,苍白了一片的娇容,恨不可以像那些个晕倒的一并昏去倒还轻松,今日之后,恐怕今后要连连夜半噩梦啦。
  “淮殿下此是何意!”
  终究,武官当中,有很多的人对于绍兴王乾卓焕竟然可以愈过1;14847拾伍91054062皇帝陛下调令禁军有了困惑,而现而今更为分明限制了他们的举动啦。
  历来赴宴,皆都是不可携带兵刃赴宴,武官们此时自然而然却然是没任何可以傍身的wǔqì,寒着脸外围站定的禁军们,心中已然猜测不准,这究居然是咋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