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嫡女打脸攻略 > 第200章 平济

第200章 平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究居然是由于毓秀县主的身份儿地名摆着,护卫并没相拦。
  仅是,这对雪珠而言,并不是想进蜀王府,她的初衷便是为接到自个儿的娘亲。
  而后,雪珠进了蜀王府后,发觉,娘亲并没在蜀王府。
  雪珠意识到了事儿分明是冲着另外一个设想发展。
  而这局,开局的拾有**便是乾卓焕!
  从蜀王府的大管家口中,雪珠晓得啦,带走娘亲的正是绍兴王庶妃霍绾莹!
  “霍绾莹是么!”雪珠回首凉凉地扫了一眼四周的护卫,眼中划过浓重的冷寒,一把揭开遮帘,返身进了马厢。
  “无峦,咱拐道,进宫!”
  现而今,分明要紧的人皆都已然入局啦,雪珠晓得不可以再耽搁啦,不然,恐怕是要如乾卓焕的意啦。
  这般的事儿,咋可以要其发生!
  ……
  紫禁城殿宇之上。
  皇帝陛下一手兀然便重重拍在了龙椅的抚柄之上,心中的火那是腾腾而起!
  那夜华由检收押大理寺之后,谁晓得隔天便响起了华由检死在狱中的事儿!这如何令人不可气儿,这大理寺的人皆都是饭桶么!
  而恰如雪珠所想,皇帝陛下开始怀疑除却华由检以外还有其它的参和者。
  虽然没确切的人,皇帝陛下的心中隐约已然有了人选,而人,便是此时殿宇台阶下正垂首站着着的俩人。
  这回的暗杀之案的审查之人。
  “蜀王乾代炎,燕王凌云浦!你们还有啥要向寡人讲的么!”
  皇帝陛下龙颜震怒,殿宇两边站着的文武肱骨之臣一时候心兀然一震,眼神皆都一一落在了俩人的身体上,神态不定。
  仅是他们的心中皆都晓得,这事儿,不是那般好作罢的,而今华阁老已然死啦,还是仵作认定了不是自尽,而是他杀。
  这分明便是要掩匿啥一般,乃至还有蛛丝马迹牵扯上了这蜀王跟燕王,这下可是更为乱啦。
  蜀王兀然抬眸来,眼神并非冲着高座之上的皇帝陛下望去,而是望向了边上淡然站着的绍兴王乾卓焕,眼中带了阴郁。
  凌云浦蹙着眉,低垂着眉目,无人晓得此时的燕王究竟在想些个啥。
  “臣知罪!”
  忽然,如此一字一句青晰的话从蜀王的口中沉沉地讲出,这要殿宇之上的诸人皆都是一怔。
  仅是这帮人当中,不包含皇帝陛下,不包含燕王,更不会包含绍兴王乾卓焕。
  凌云浦兀然蹙眉抬眼望向蜀王,发觉蜀王的手掌攥的极紧,周身带着非常大的的隐忍,好像是下一刻便会暴发,可是独独还是尽力地显出恭谨跟顺从。
  眼神掠过乾卓焕,凌云浦没错过乾卓焕唇边缓慢勾起的弧度,而高座之上的皇帝陛下显的有些个灰黯莫知。
  “既然现而今,寡人必要纪律分明,蜀王乾代炎办事儿失察,更为有负寡人之重托,即日暂歇在家,一应的军务罢除,交出兵符罢!”
  此话一出,武官那是诸人仿佛给惊雷打中,瞠大了双眼睛,仅是瞧着蜀王,几近皆都屏住了乎息,他们不晓得蜀王接下来会如何?
  是要这般同意啦?
  可是,这分明是罚的重啦,乃至是有些个莫须有啦,皇帝陛下啥时候这般嫉恨起自个儿的皇叔啦?不是一直皆都忌惮着燕王跟绍兴王么?
  他们不明白啦。
  而下一刻,他们更为瞧青晰了蜀王的表态。
  “臣领罪,谢恩!”
  诸人又似是给另一道惊雷击中,不可置信地瞧着蜀王双掌掬起的兵符,而下一刻便落在了宦官的手掌中,转而交到了高坐之上的皇帝陛下手掌中!
  偌大的殿宇之上,一片的寂静。
  寂静的好像落针可闻声。
  一众的官肙们,皆都是屏住了乎息,半个大气儿皆都莫敢出,一对双的眼皆都是冲着高座之上望去,心中更为百思不的其解。
  要晓得,先帝帝都从来没料想过从蜀王的手掌中收回兵权,而当今的皇帝陛下竟然作啦。
  并且,还有由于这般一个由头?
  并且,蜀王还便如此认啦,顺从啦?
  这究居然是怎一回事儿?
  凌云浦再回垂下眸子,这回,他眼中带了戾气儿,可是,仅是站着,静悄悄地站着在蜀王的身侧,没张口。
  在一开始来时,凌云浦便允诺了蜀王,这回之事儿,他不可以插手,蜀王讲啦,他会全权担下来。
  而现而今这般的局面,凌云浦晓得,铁定是发生了啥,可是蜀王还是生生受啦。
  凌云浦从来是重承诺的,而凌云浦亦晓得,此时候不可以擅自作主,蜀王并不会期望他插手的。
  一切,兴许发生的莫明,可凌云浦晓得,还在蜀王的经受当中。
  可凌云浦心中的火气儿亦上来啦,对于兵权便这般交出,这皇帝陛下还真真是敢讲出口,还是当着这般多的百官的面讲的。
  便由于那般一个莫须有的名头。
  督办不利?办事儿不当?有负寡人之重托?
  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啦!
  仅是凌云浦兴许亦没料寻思到,此时的皇帝陛下亦是心中带了震精的。
  特别是这般近地瞧着此时手中的兵符,竟然还是这般的青晰,皇帝陛下亦没料想,蜀王竟然把捂了半一生的兵符便这般顺从的由于他的这般的话,便交出来啦?
  皇帝陛下心中的震精维持了好长时候,转而闪上心尖儿的便是兴奋。
  仅是,再后来,皇帝陛下的心中兀然涌升涌起危机,眼神一刹那便转深,把兵符手中的刹那间,转眼是望向了此时低垂着眉目不晓得想些个啥的绍兴王。
  蜀王眼中的阴郁一直氤氲着,原先即是静悄悄地留意这高座之上皇帝陛下的举动,怎会错过了此时皇帝陛下投向绍兴王乾卓焕的神态。
  倏然间,蜀王的眼中闪烁过一缕杀机,眼神望向了乾卓焕。
  对于那眼神好像要化成实质的炙热感,乾卓焕又怎会不晓得,可是他现而今乐的当作不晓得此时蜀王投射来得眼神。
  眼中带着野狼一一般的精明,狐狸一一般的狡黠。
  现而今蜀王已然把兵符交出来啦,只倘若非搁在蜀王的手掌中,皇帝陛下的手掌中怎会守的的长久,最终还是会成为他乾卓焕的兵符。
  那兵权最终是成为他乾卓焕夺名的助力!
  而接下来,便是凌云浦啦!
  为今儿的局,乾卓焕明白,他可是下了很多的血本,他舍弃了华由检这盟友,换来啦皇帝陛下的暂且信赖,乃至朱皇太后的相信,而他亦错过了一回极好的逼宫机缘。
  可值的,只须可以把蜀王跟燕王的兵符皆都夺啦,这些个皆都是值的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