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嫡女打脸攻略 > 第205章 殿下

第205章 殿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千万不可以事儿不成还惹了她自个儿满身腥!
  
      而非常快在自个儿的叫声之后,雪珠的声响带着困惑便传出“庶妃此是何故扬声?我一直皆都在这的呀。”
  
      这边儿,那领道带着毓宁来得丫头已然探明了那依着门儿坐在地下的丫头,神态有些个古怪轻声道“嫡妃,她仅是昏过去啦,并无大事儿。”
  
      霍绾莹霎时眉目一跳,转而便瞧到雪珠已然走出了内屋,冲着她走来。
  
      莫明地,霍绾莹觉的仿佛哪儿儿不对劲儿啦。
  
      好像是给霍绾莹那带着惊诧的神态所动,雪珠蹙眉,眼神下一刻便落在了那还是倚门儿垂着脑袋的丫头身体上。
  
      “此是咋啦?”雪珠非常的不解。
  
      霍绾莹欲要在雪珠的面上瞧见破绽,可半日皆都没瞧见除却了不解以外的其它神态,霍绾莹有些个气儿急,可只的讲道“县主真真的不晓得么?”
  
      雪珠反而更为不明白地瞧着霍绾莹了“我晓得啥?庶妃此话讲的好像非常有玄机一般。咋?这丫头晕倒啦,是由于我不成?”
  
      莫非不是由于你么!
  
      霍绾莹心中这般寻思着,可独独雪珠是不显山不露水的,这片刻她的丫头毓宁亦恰在场呢,她亦不确信此时候内屋究居然是有人还是没人,兴许此是雪珠要掩饰。
  
      可万一真真的不是掩饰,她可便是真要闹笑话啦。
  
      想了一下,霍绾莹有了对策,可是计划张口之际,屋子中响起了砰的非常大的响动声。
  
      雪珠心中一动,面上的惊诧反而更深啦,可抿着唇瞧着霍绾莹,一时没张口。
  
      而分明间,雪珠瞧到了霍绾莹的眼中闪烁过一缕精光。
  
      对于霍绾莹而言,这一下的响动,可以径直更改了自个儿前一秒所想好的措辞,这片刻更为急不可耐地迈步进了屋门儿,张口的话转瞬当中又是一通的质问“县主,这内屋中边莫非还藏了啥人不成?”
  
      原先是要讲出男子,可霍绾莹瞧着雪珠那还是满脸惊诧的神态,究竟还是留了一下心思。
  
      “这可便奇异啦,我方才出来时,中边并没人!”雪珠笃定地讲着,一对黛眉兀然蹙紧。
  
      霍绾莹心想,莫非那人翻窗跑啦?
  
      如此一想,霍绾莹赶忙冲着那还在屋外的丫头示意,令其去窗边瞧。
  
      丫头自然而然是机灵的,不若这般,霍绾莹亦铁定不会指派了她去等着毓宁,还带着毓宁过来。
  
      毓宁现而今可没空管那丫头的举动,她觉的最要紧的便是跟前的小姐,她守着小姐的边上便是啦,横竖出了事儿,她在身旁,皆都可以给小姐作个帮手的。
  
      “小姐没事儿罢?”毓宁往雪珠边上站,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瞧了一遍,还是不安心地轻声问。
  
      雪珠投去安心的神态,示意毓宁不必再张口,眼神复又落在了霍绾莹的身体上。
  
      此时候霍绾莹那是对内屋充满了心奇,叁步皆都并作了几步,可以的到内屋帘布时,便伸手撩开了帘布,往内屋中边去。
  
      雪珠此时,抬眸冲着房梁望去,和无峦的眼神对上时,轻轻点了一下头。
  
      毓宁一直皆都留心着雪珠的,沿着雪珠的眼神亦瞧到了无峦,霎时显的讶异之极,张了张口要讲话,却听到雪珠附耳极快却青晰地讲道“待片刻无峦冲出去时,你要大喊去追无峦,之后,把外边儿方才跟你同来得丫头引过去!明白么?”
  
      雪珠眼尾微弯,旋即便是挥了一下手,无声对着无峦讲了句“下来罢。”
  
      只见无峦身形一闪,脚上竟然碾着横梁,便那般下来啦,瞧的毓宁一阵的目瞠口呆。
  
      眼见无峦出了门儿,雪珠见毓宁还有些个怔怔,失笑道“快快去罢。”
  
      毓宁霎时缓过神来,面上有些个不好心思地红了红,当即便追出,嘴上还是兀然一阵惊喊“天哪儿,快捉住他!别要他跑啦!”
  
      雪珠双眉又是一阵蹙紧,方才忘掉讲啦,应当要毓宁把包裹留下的。
  
      垂头瞧了一眼身体上,雪珠有些个无可奈何,屋门儿外又响起了一阵的响动,雪珠瞧到毓宁拉着那丫头便一块往无峦离开的方向追去啦。
  
      雪珠瞧了一眼睛,由于毓宁那般高声的惊乎竟然皆都没醒过来得倚门儿丫头,潋滟的桃花儿眼闪烁过别样的神态,却抬步往边上的案几檀木椅走去。
  
      在方才进了屋之后,雪珠可是便没听到霍绾莹的半分声响传出来呀,不晓得这片刻是发生啥了呢?只是起码霍绾莹是铁定出不来啦。
  
      骤然间,内屋当中响起了霍绾莹有些个无力的挣扎声,听着便是非常的孱弱,雪珠眉目微挑,便那般静悄悄地坐着。
  
      把茶盏搁置在案几之上,双掌没节奏地微微敲着桌面,显的有些个百乏味儿赖。
  
      不晓得,啥时候毓宁会把人带来呢?雪珠心中黯自寻思着,眼神望向屋门儿以外。
  
      且讲毓宁跟随着无峦一道拉着那领道丫头一块追出,分明可以瞧到前头无峦的身形,可便是咋皆都追不上。
  
      只是,倒亦是没追丢人。
  
      那丫头莫明其妙给拉着去追人,心中便黯自叫遭,要晓得,这追的可还是个男子呀,并且,瞧方才的情形,竟然是从那厢屋中边出来得呀!
  
      丫头心中一阵心惊大肉跳啦,可千万不要是坏了庶妃啥大事儿才是呀,否则她便要吃不了兜着走啦。
  
      心中一阵喊苦,可是丫头亦想不出来好的借口撇下毓宁不跟随着一块去追。
  
      谁晓得,俩人便如此并着追着追着,竟然是往男宾的凉亭去!
  
      丫头瞠大了双眼睛,再要张口时,悲剧的发觉,分明是已然晚啦!
  
      骤然当中,这带着真气儿的话,传进了诸人的耳朵中,原先还行着酒令的人,霎时亦停下,诸人面面相觑之后,齐刷刷望向了东道主绍兴王乾卓焕。
  
      乾卓焕心中霎时咯噔,兀然站起身来,亦不管那无峦是凌云浦的贴身护卫,便是寒声道“把话讲青晰啦!”
  
      无峦没张口,仅是瞧着凌云浦,在凌云浦点了一下头之后,无峦才继续讲道“庶妃跟县主皆都在那处,究居然是何事儿,卑职此时亦不便多讲,去瞧瞧便晓得啦。”
  
      乾卓焕霎时心中惊诧,寻思到雪珠的聪敏,还有方才家丁来讲啦,霍绾莹讲是会拖住雪珠,莫非是给雪珠察觉到啥啦?俩人闹起来啦?
  
      诸人却是寻思着,这庶妃跟毓秀县主可以发生啥事儿?
  
      一帮皆都是小爷哥居多,往日中亦是风花儿雪月中来去的,一刹那便寻思到了俩妇人,这又是讲出事儿啦,恐怕是为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