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用客户端看书还能领红包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嫡女打脸攻略 > 第210章 实夏

第210章 实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莫非,这还是欲盖弥彰不成?
  
      缄默着,雪珠脑海来回思量当中,发觉,真真的没其它的人选,有些个烦闷,心中亦是担忧。
  
      兀然雪珠觉的肩头一重,便给压进了宽阔的胸膛当中。
  
      鼻翼当中忽然充斥的兰花儿淡香夹杂着男子的味儿息,多类的情绪交加在一块,令雪珠的心愈加的乱啦。
  
      头顶之上响起了凌云浦低低而柔缓的声响“雪珠,我跟你讲不是要你烦心的,我仅是不想瞒你,我晓得你亦不肯我瞒着这事儿的,可,你不要太过劳神好么。”
  
      雪珠低垂着眉目,动了一下身体,发觉凌云浦反而更为紧了紧胳臂,把她禁锢在怀中,霎时亦不再举动啦。
  
      毓宁原先是端着热茶要进书厅的,没料寻思到,当头便瞧到这一幕,眨了眨眼睛,赶忙便悄无印痕地退出,心中黯自庆幸,方才没在门儿边叫出话来。
  
      只是且是默默地站着在书屋门儿外,可不可以再要其它人像她这般又闯进来才是,守着门儿稳妥些个。
  
      凌云浦的眼神打毓宁兀然退出的身形略了一眼睛,收回目光,垂头瞧着此时雪珠眼神低垂,不见究居然是啥心思,轻轻蹙眉道“我会寻到他的,信我。”
  
      察觉到腰际一紧,雪珠兀然抬眸,望见的是男子幽深的眸子当中,那丝全无掩匿的笃定跟认真,雪珠心中逐步安定下。
  
      雪珠眼神转柔,微微颌首“我信你!”
  
      听见少女半分迟疑皆都没的话便那般讲出,凌云浦眼中温侬闪动,兀然俯身,恰在少女的额间落下一吻。
  
      雪珠惊诧于凌云浦的举动,下一刻已然凌云浦没再搂抱着自个儿。
  
      旋即便有梁骆高扬的声响从书屋门儿外传进“毓宁,你咋且是在这儿,这端着茶还不进屋,此是何意呀?”
  
      雪珠寻思到方才自个儿跟凌云浦,兀然面上一烫,抬眼瞠向凌云浦。
  
      可见男子眉目当中笑容深切,一派云淡风轻的样子,雪珠觉的自个儿方才的举动铁定是落在了旁人的眼中啦。
  
      霎时,有些个恼羞成怒啦。
  
      毓宁余光瞅了一眼书厅当中,瞧到俩人已然分开,当下非常理直气儿壮道“方才小姐在跟燕王商议要事儿,我自然而然却然是不好打搅的。”
  
      谁晓得梁骆非常自然而然却然地瞧了书厅一眼睛,张口的话却带着耐人寻味儿的口气儿儿“跟燕王商议要事儿呀,是不好打搅的。”
  
      雪珠本是有些个心虚的,此时候又是听到这般一通话,心中更为讲不出的囧迫万分。
  
      凌云浦瞧出来再下去,雪珠是正要恼他啦,叁16计不若走名上计,今日应当讲,他皆都已然讲啦,美人儿在怀亦满足啦,虽然有些个遗憾不晓得佳人儿究竟啥时候松口嫁进燕王府,可凌云浦他可以等,多长时候他皆都要等雪珠同意。
  
      “时辰不早啦,我先行回府啦,正午把至,午歇片刻皆都是有益的。”凌云浦柔声讲着,步伐却往屋门儿以外去啦。
  
      瞧着凌云浦溜之大吉的样子,雪珠有些个恨恨地瞠着男子离开的身形,黯自道,下回可不可以跟此人站的那般近,老是这般动手动脚。
  
      “人已然走远啦。”梁骆笑着跨过门儿槛走入屋来,扬眉讲着。
  
      雪珠扭身朝案几走去,避开了梁骆的目光。
  
      梁骆却没漏瞧雪珠方才面上的绯色愈加深啦,瞧模样可非一副小闺女姿态么,且是此时候,梁骆才觉的少女果真真是个尚未及笄的闺阁妇人啦。
  
      到底往日的雪珠着实是太过沉静而聪慧敏锐啦。
  
      把案几之上的随记收起,雪珠已然压下了心尖儿的翻动,瞧着毓宁还是把茶端进,转而离开。
  
      雪珠望向梁骆,张口道“查到了么?”
  
      梁骆扬眉,究居然是点了一下头“是查到啦。”
  
      雪珠霎时凝神“关于琴府曾姨奶奶,你的人皆都查到了啥?”
  
      梁骆亦不惊诧雪珠晓得在帝都当中,已然有了很多她的人潜伏着,把自个儿方才匆匆出府去寻来得讯息一一告诉了雪珠。
  
      听完梁骆所讲,雪珠眼中缓慢带了一缕精亮。
  
      “小姐,前院来人啦。”
  
      书厅当中,梁骆才把琴府这些个日子来得响动告诉了雪珠,毓宁的声响便从屋门儿外传进。
  
      雪珠和梁骆对视一眼睛,毓宁已然抬步走入了书厅当中。
  
      径直走至了雪珠的跟前,毓宁带着叁分不解道“小姐,是前院大管家要家丁来得,带来啦一张帖儿。”
  
      雪珠眼神望去,便见毓宁果真伸手冲着自个儿递来啦一张帖儿。
  
      可瞧那帖儿上头的鎏金大字,梁骆霎时挑了一下眉“居然是常亭侯琴府呀。”
  
      雪珠亦是眼中带了深色,转而把帖儿翻开,才见那上头所写明的给邀请人正是毓秀县主,她自个儿。
  
      仅是落款之处,那邀请人是琴想容,信家长房嫡长女。
  
      毓宁觉的自家小姐跟梁骆的神态好像在瞧了那请帖之后有些个不对,霎时不禁道“小姐,这上头的帖儿是请小姐去作何呀?”
  
      雪珠却是缓慢淡笑开来,把帖儿合上,面上的神态仍旧是云淡风轻的,仅是那对潋滟的桃花儿眼已然卷动了涟漪。
  
      “此是要我去赴琴府的嫡长小姐的成亲之宴。”
  
      梁骆一听此话,且是一刹那明白啦,前些个日子,那常亭侯琴府的长房嫡长女琴想容对外招婿,已然确认下,且是没料寻思到这日子才确认啦,急急便赶忙给雪珠送请帖来啦。
  
      雪珠心中究居然是带了惊诧的,到底前生印象当中,这名常亭侯琴府的嫡长女琴想容脾性的确不错,仅是后来是嫁出去的。
  
      今世重生,琴想容居然是招婿啦。
  
      只是转思一想,雪珠亦觉的并不是不可以理解啦,常亭侯琴府在帝都当中,可谓是名门儿望族啦,在大兴朝开朝以来,琴府族中更为出了很多的重臣。
  
      仅是现而今究居然是不若当时,常亭侯琴府的人丁亦不及先辈儿那般兴旺。
  
      单讲现而今这常亭侯琴府的长房,这些个年来,独独是没男丁,而后更为连生了数名小姐,终究在叁年以前有了男丁。
  
      而那贰房正是娶了皇家林虑公主作了驸马,历来跟林虑公主俩人相敬如宾,独独亦唯有林虑公主所生之子。
  
      独独那林虑公主所出的宝贝儿一般的儿子琴界明还是个不争气儿的,这帝都当中出了名的纨绔小爷哥占着前几名的名号,更为要常亭侯琴府的老太君气儿的一回险些个请出家法,最终还是琴界明哭着告饶,至此才作罢。
  
      而现下呢,那琴界明终究是在百花儿丛中栽了跟头,那琴界明现而今是一只脚碾进棺材中的人啦,终日昏睡不醒,林虑公主更为哀哭的一夜白了秀发,贰房更为火急火燎地重金遍寻名医,自始至终无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用客户端看书还能领红包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