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田园好夫宠娇娘 > 第247章 熹圣

  这啥称乎?庄洪波没好气儿儿的瞧了眼司柳,可终究还是没憋住笑啦。虽然非常怪异,可阿柳讲出来,咋那般可爱呢?
  几人在家中休憩了下午,夜幕降临往后,司柳才去了后院儿。
  权粗使婆子在这儿仅是给关在阁间中,叁餐有人照料,因此亦没受啥苦。瞧着司柳,她已然不是像早晨那般激动啦。
  还起身略略的冲着司柳示意了下,算是见礼啦。
  司柳亦不在乎这类东西,径直向前道。“你上午讲的皆是真真的?”
  “自然是真真的!”权粗使婆子斩钉截铁的讲道。
  权粗使婆子听言,狐疑的瞧着司柳。好片刻才道,“如果你对我家小姊不利咋办?”
  这权粗使婆子挺聪敏的,还可以寻思到如此一层儿。
  司柳淡笑,“这时候啦,你不信我,你家小姊莫非便可以好?跟在那齐少爷边上莫非不是更可怜么?”
  权粗使婆子犹疑了片刻才张口道。“如果你可以同意我一个条件子,我便带你们去。”
  “讲讲瞧。”司柳道。
  孰料,权粗使婆子却径直跪下啦。先是给司柳磕了个头,她才陈恳的讲道。“我家小姊这大半年来,受了不晓得多少苦啦,她现而今唯一的期望便是那小孩跟齐少爷。我期望你们先把她带出来,待到小孩出生往后,我会跟她讲清晰一切,带着她离开这儿。”
  孕妇嘛,的确应当照料,司柳便同意啦。
  终究,权粗使婆子便跟随着司柳出去了、
  庄老叟已然在外边等着啦,他亦铁定要跟去。庄洪波却不欲要司柳去,当时权粗使婆子却只信任司柳,终究只得肆个人一块去啦。
  那齐家的不要苑名置还挺远的,马拉车开了很久,还要出城。
  这城中边皆是有宵禁的,若非司柳还有宜人的身份儿,压根儿出不去。
  得亏,权粗使婆子比较了解状况,晓得这儿的作息时间,诸人又在外边等了片刻,灯火可算是熄灭啦。
  权粗使婆子至此才悄音道,“后边的院墙那儿有个小洞,先前我给撵出来往后,有时会从那儿进去偷摸摸的瞧一瞧小姊。小姊边上新来的那妮子,平日中亦不咋管小姊,这时间,铁定亦睡啦。”
  讲完,她便下了车。
  庄洪波忙追上去,权粗使婆子却蹙了蹙眉。“庄老爷,你不可以去。我家小姊咋讲亦是女人家,你去像啥?”
  庄洪波还真真的没料寻思到到这一茬,给她如此一讲,刹那间不好心思起。
  司柳忙讲。“我去,你们在外边待我们。”
  庄老叟至此才明白,实际上他们来啦亦是白来。便是为图个心安罢?
  “阿柳……”庄洪波不安心。
  司柳笑道。“没事儿的,非常快便出来。”
  前院中住的皆是庄子上的管事儿还有仆人。后边是主子家居住的,但实际上非常多人家的庄子上,主子皆是偶尔来住的,因此专门侍奉的人基本皆都未。
  本来,权粗使婆子还在这儿时,便唯有她照料那权小姊。她走了往后,齐家又寻了个家中的大妮子来。
  可那大妮子在家中平日中养尊处优惯了的,又是侍奉的齐少爷,不晓得给高瞧了多少。来啦庄子往后,啥皆都变啦,先前的待遇亦没。
  因此,她巴不的权小姊流产了拉倒,她便可以回去啦。因此,她压根儿不会管权小姊怎样的。
  司柳跟权粗使婆子到那边儿儿,后院皆都熄了灯。权粗使婆子径直走至了权小姊所住的东厢门边儿,喊司柳站住啦。“你便在这儿待我,我进去念头儿把小姊带出来。”
  司柳想一下亦对,一旦自个儿进去啦,这权小姊半夜叁更的受了惊吓那可不是好事儿。
  便在门边寻了个名置猫儿下去等着啦。恰好,那名置有个窗子,窗子纸破了个小洞,恰好可以瞧着那权小姊的床铺。
  但见那权粗使婆子进去往后,径直点亮了灯。到了木床沿,把那权小姊喊醒啦。
  床上的人坐起身,瞧着是权粗使婆子,一张好瞧的面上露出了惊喜。“你这些个日子去了哪儿?我皆都急死啦。”
  “讲来话长小姊,你还好么?”权粗使婆子问。
  “不好。”那小姊且是耿直,“新来的大妮子不咋管我,他亦非常久没来瞧我啦。”
  一讲到那他,权粗使婆子的面上露出了愠色。可大约是怕那小姊瞧出来,她非常快又收敛住啦,悄音道。“小姊,齐少爷近来有些个忙,不若我带你出去好不好?”
  权小姊一怔,“是他喊你来寻我的?”
  自打这权小姊给扎激往后,有时权粗使婆子皆都觉地,她仿佛是有些个傻啦。
  一咬牙,权粗使婆子点了一下头。“是,是齐少爷喊我来接你的。他讲这家中人多口杂,怕你在这儿受苦,因此喊我来接你去另外一个地儿养胎。”
  “真真的?”权小姊掬着肚儿喜出望外。“那你帮我拾掇拾掇东西罢,我给小孩预备了好些个东西呢!”
  “权粗使婆子瞧了瞧日色,又担忧便道。“这些个东西外边皆都有,便不拾掇啦。”
  “哪儿有?”权小姊问。“你哪儿来的钱两预备?”
  权粗使婆子且是给问住啦,“这,实际上不是我预备的,是齐少爷预备的。”
  “你撒谎!”权小姊忽然又明白啦。“他那般狠心,怎会帮我的小孩预备东西呢?他诓骗了我,他诓骗了我!”
  权小姊讲话的音响愈来愈大,前院已然有人听见啦,有灯光相继亮起。
  权粗使婆子一心急,便扯住了权小姊的手掌。“小姊,走罢!莫非你还不相信我么?”
  “我不走!”权小姊咬牙。“是否他又跟旁人好啦?你先前皆都未讲喊我走,我去问一下他,问他为啥要这般对我?”
  “小姊!”权粗使婆子无奈,径直捂住了权小姊的嘴儿,把她自内边拽出。
  司柳听到有步伐音来啦,赶忙在门边喊道。“快走!”
  权粗使婆子拉着权小姊走的不快,又骇怕伤到了权小姊的小孩。司柳没法儿只得伸掌对着权小姊的后颈一记手刀,把她劈倒啦。
  “小姊……”权粗使婆子惊惶的叫道。
  “没事儿儿,仅是昏倒啦。”讲完,司柳便跟权粗使婆子一块拉着权小姊冲着那洞口跑去。
  前院的步伐音,逐渐逼近啦。而后权小姊的阁间中开始喧哗起来。
  “不好啦,权小姊不见啦!”有人叫道。
  司柳的心一刹那间提到了嗓子眼,她是没料寻思到到这权粗使婆子居然要把权小姊带出来。
  可事儿到如今啦,他们已然是一条绳索上的蚂蚱,一定不可以丢下他们不论的。
  赶忙把水缸搬开,司柳把权粗使婆子跟权小姊率先推出。
  有步伐音先前院往这边冲过来,司柳赶忙跟随着出去。在那些个人过来先前,又把缸挪回。
  可算是安下了心,真真的是非常扎激啦。
  来这儿如此长时间啦,这只怕还是第一回。
  骇怕背后的人追上来,司柳亦不敢休憩,帮着那权粗使婆子一块抚着权小姊向前跑。
  庄洪波他们大约是瞧着他们啦,见状把车辆赶过来。几人一块上了车辆,冲着来时的路,一块回去啦。
  直至走至了瞧不到的地儿,司柳才可算是安下了心。
  庄洪波跟庄老叟已然坐到了车辆外边去啦,权粗使婆子此时才道。“抱歉,司宜人。我们小姊受的苦已然够多的啦,我不欲要她再留在那中。”
  司柳没斥责她,却反问啦。“你现而今把权小姊带出来啦,齐家铁定会晓得的。你计划打算咋办?”
  “明儿我便去齐家问一下他们,居然敢这般欺诓骗我们庄家!”庄老叟怒气儿冲冲的音响在前边传过来。
  庄洪波忙讲。“父亲,你莫要冲动。”
  “是呀,齐家这般的人,一定不会承认的。一旦他们寻思到其它的法儿抵赖,我们反倒打草惊眼镜蛇啦!要么不动,要么便一击制胜!”
  庄老叟要紧是太生气儿啦。现而今听司柳他们讲啦,亦晓得是自个儿太心急啦,便缓慢的放松下。
  回去往后,司柳喊东子他们把后边的屋子拾掇啦,而后要权小姊跟权粗使婆子在那儿住下。
  经过了如此一晚间,诸人皆都累啦,亦皆都各自去休憩啦。
  隔天,司柳刚起来雷蕈便进来道。“阿柳姊,那权小姊醒啦,在后边闹着呢。”
  司柳忙过去,便瞧着权粗使婆子跪在权小姊跟前一直劝着。“小姊,你不可以回去呀!”
  权小姊却不愿听,“我要回去,阿恒铁定会担忧我的!”权小姊口中的阿恒便是齐少爷,大名齐恒。
  “小姊,你莫要傻啦!”权粗使婆子哭泣道。“莫非你忘记啦,老爷是怎样死的么?”
  权小姊应当真真的是神志有些个错乱啦,听见这儿,整个人怔怔了片刻才道。“父亲是由于突发心悸不是么?”
  “呀!”权小姊忽然尖喊一音。“我不信,我不信!”
  “权粗使婆子瞧着这般,亦不敢再讲啦。只附跟道,“是我糊涂啦,便是小姊讲的这般。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权小姊却不愿信啦,“你送我回去。”
  权粗使婆子正左右为难时,司柳恰好走来,向前道。“权小姊。”
  权小姊瞧了眼司柳。“你是谁?”
  权粗使婆子忙跟司柳摇头,示意她莫要扎激权小姊。司柳抿唇一笑,“权小姊,齐少爷喊我来瞧你的。他讲这几日,农庄上不安全,怕你在那儿会不安全。因此喊我接你来这不要苑住几日,待他忙完了便回来瞧你。”
  听言,那权小姊登时笑起。对司柳的态度亦变的非常的亲跟。“我便晓得阿恒是不会不论我的!我晓得啦,我会乖乖的在这儿等他的!”
  讲完,便径直在边上坐下来,讲道。“我饿啦,拿点东西来给我吃罢!”
  雷蕈忙转头去拿早餐啦,权粗使婆子亦终究搁下了心来。
  跟随着司柳出去啦,权粗使婆子开心的便快要给司柳跪下啦。“这回真真的是多谢你啦,没寻思到我们小姊居然会听你的!”
  司柳摇了一下头。“她不是听我的,她仅是只乐意相信她自个儿心中的事儿。恕我直言,你家小姊的精神可能出了一下问题。还是早些念头儿便医罢!”
  权粗使婆子给吓了一跳,“精神问题?她不即是心情不大好么?”
  司柳摇了一下头,“她现而今的状况,已然不似是仅是心情不好啦。”
  “那可咋办?”权粗使婆子转来转去的,司柳想了一下道。“现而今这类状况,给她寻郎中的确不容易。并且,这县府中我们亦不熟悉。这几日,你还是尽可能沿着她一点。过几日这事儿过啦,再念头儿。”
  “好!”权粗使婆子讲道。转而又瞠大了眼。“你的意味儿是,这几日这事儿便可以了结啦?”
  司柳没答复,心中已然有了盘算。
  从权小姊这儿回去往后,雷蕈新奇的问。“阿柳姊,这一回你为啥这般用心?我觉得你不会喜欢婵婵小少娘子儿,并且,你这般帮她,她亦不见的会感谢你呢。”
  司柳不觉得然。“我又非为她,我是为我自个儿呢。这齐家是由于我的音誉,才乐意跟庄家结亲的。更为可恶的是,他们那般坏,我作为宜人,亦改为民除害嘛!”
  果真如此一理解,司柳感觉自个儿有些大侠的风樊啦。
  雷蕈抿唇笑道。“阿柳姊你当了宜人果真不一般啦。”
  “咋讲的?莫非我先前不是如此有正义感的?”
  “自然而然不是!”
  晚间庄洪波帮着司柳换了药,才担忧的张口。“这事儿到现而今还不晓得咋处置!父亲一日到晚的心急,又不好径直去跟娘她们讲。”
  临走前嘱咐了喊庄洪波跟庄老叟万万莫要心急,在家中耐心等着。
  待到午间时,司柳没待到,且是有讯息传而言是月嬛郡主来至了富江县,而后住在了富江县的金凰楼中边去啦。
  往后,便有非常多大户人家皆都排着队去金凰楼中边去送礼品,整个县中边闹的那喊一个热闹非凡啦。
  一直至了晚间,宵禁开始啦,至此才算是结束啦。
  而庄家的院儿中,庄老叟跟庄洪波却食不晓得味儿。
  又等了片刻,门才打开,司柳跟雷蕈从外边步伐轻盈的走进来啦。
  庄洪波忙向前道。“阿柳,你今儿个去哪儿去啦?”
  “是呀,婵婵的事儿,你寻思到法儿没?”这日子一日一日过去,庄老叟心急的心情难以言喻呀。
  “先用餐!”司柳讲道。
  吃完饭往后,庄老叟又问。司柳没法儿,只得屏退了左右,从口袋中拿出了个信物递和了庄洪波。
  庄洪波瞧了片刻才恍然大悟,“此是,月嬛郡主的玩意儿!”
  “恩!”司柳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