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尝修仙的滋味 > 第一百三十八章、传送而走
    小玄武眨着小眼睛看着即将闭合的天罡神目,和再次晃动的玄武宫,心中道,“主人,这回小玄子可是玩砸了……”叹了口气,“小的们都快入住神目之中吧!”
  
      在此期间,其他坎儿海的生灵纷纷涌进了神目之中,包括那些海鸥,这个时候,小海龟们一听此话,也是蜂拥而上,如同下饺子般地跳入坎儿海中,当最后一只小海龟跃进神目之后,小玄武七色光彩闪动,就要飞向神目。
  
      “小乌龟,这就进去了,不在外面玩会儿了嘛!”帅帅调侃道。
  
      “没心情!你自己的老窝被端的话,我就不信你还会有心情得瑟!”小玄武耷拉着脑袋,闷头向前。
  
      然而,这个时候,天罡神目却闭合了起来,并渐渐抚平开来,眉心处恢复如常,早已盘坐而起的欧阳然仍紧闭着双目,可声音响起,“时间紧迫,我将立刻催动“艮”、“坎”,希望可以激发阵纹,以好帅帅、小鱼儿能够入阵主持。孩他妈、轩轩,没有坎儿海的隐蔽,可有了坎儿海的助力,应该有了几分把握,咱们还是一同前往吧!”
  
      小玄武听了半天没自己的事,可急了,“我,我说,欧阳然,也是让我进那坎儿海中啊!反正,也,也没我什么事。”
  
      帅帅和小鱼儿再次悬到欧阳然的左右肩膀上,准备随时入阵。
  
      已在阵枢的欧阳然衣袍无风自鼓,身子渐渐升起,手指带着血丝不停地勾画,一个以自身为中心的八卦图眼见完成,只不过,只有“艮”、“坎”的三爻图案。
  
      燕南拉着轩轩的手,走进阵中。
  
      小玄武眼见着欧阳然立刻就要施法催动大阵,可所有的人、兽都各忙各的,对它竟无人理睬,这可和刚刚谁都抢自己,谁都想把自己据为己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小家伙不由大急,“哎!哎!我说……我说!这可是在我的地盘上!你们能不能尊重尊重这里的主人!”
  
      还不错,轩轩遥遥地瞥了它一眼。
  
      帅帅传音给它,“求你,别再以主人自居了,你这玄武宫里除了这一望无际白沙子,恐怕连根毛也没有了吧!”
  
      一听这话小玄武愈加气愤填胸,“还不是被你那该死老爸都得了去!”
  
      “坎儿海、如意天罡碑,可都不是你所该拥有的,它们都是混沌初开之时的伴生之物,换句话说,有机缘者得之。”欧阳然边勾画最后的八卦图,边说道。
  
      “可……可,它们都在我的玄武宫啊!我可以慢慢把它们炼化呀!”小玄武理所当然的劲头几乎没有了。
  
      “四仪神兽,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和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种事物同根同源支撑这一方时空、构建这一方水土,相互之间并不可以炼化,反倒是这一届生灵有机会获其能量,做些毁天灭地的孽又或维护世界和平,这也是我刚刚才悟到的……”欧阳然将最后一笔勾画完成,“……我现在就要激发传送阵,小玄武,如果你来帮忙,我可以欣然同意你在坎儿海中玩耍,修炼,如果不来帮忙,那我只好道一声抱歉,至少是收了你所拥有之物!”
  
      说话间,欧阳然三目同睁,一汪海水和崇山峻岭构成的三爻图形飞入八卦图中“艮”、“坎”的位置,整个阵纹再次红火起来,“艮”、“坎”也缓缓旋转起来,一丝破界风旋立刻在阵眼中显现而出,随着转速的加快,风旋越来越粗,在燕南和轩轩的脚下似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渊,一股股空间的撕扯之力如同一条条恶毒的蟒蛇不时地游窜而出,冲撞着尚未开启的结界,仿佛要一口将燕南和轩轩吞吃掉,吓的两个人不时地蹦跳躲闪。
  
      “不必惊慌,结界未开,它们伤不了你们。”欧阳然落到了两人身旁,一个防护罩将三个人罩在一起。
  
      “老爸!我们可要嚷‘就是现在’了!”帅帅早已跃跃欲试了。
  
      “那四个字可轮不到你说。”欧阳然掏出了那张有着呼延若兰气息的仙人符箓,还是忍不住挠着鼻子头看了一眼燕南,“帅帅、白虎,寻找她的气息,如果实在难寻,咱们就先回葡萄岭,如果找到了她的确切位置,在很大程度上,她应该身处险境,我有可能救下她就返回,希望你们有所准备,至少是心理上的。”
  
      “当然是心理上的,一切还都在未知中呢!”帅帅吐槽。
  
      “最好不要一下穿越到仙界,那将错过多少心惊胆战啊!”小鱼儿终于也忍不住加入进来。
  
      “还有美貌的小女子们!”燕南也不失时机地微笑开口。
  
      “只要没有很多‘孩他娘’就还算不错吧!妈妈!”轩轩仰着懵懂的小脸,童言无忌地问道。
  
      “就是现在!”欧阳然只得叫嚷。
  
      “还有我呢!”小玄武望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在最后一刻终于飞入了阵中。
  
      下纵的帅帅扭头冲着小玄武挤了一下眼,随后和白虎一起冲开了结界屏障,“嘭!”破界风旋连同凌乱的空间撕扯之力一冲而出,整个阵纹骤亮,大有瞬息崩溃的趋势。
  
      “保护好轩轩和燕南!”欧阳然冲着小玄武呼喝的同时,日晷浮现而出,体内的所有灵力更是倾注而出,日晷和八卦二图合一,勉强维持着整个传送阵纹维持近几息的时间,就轰然消散,只留下飞驰而至的罗悦一众人的身形。
  
      “这是发生了什么?”扑了一个空的罗悦,不可思议地望着空空荡荡的盆地。
  
      “空间传送!可恶之极!”石易信再难克制心中的怨恨,一风暴斩拍到了刚才阵中的位置,“气死我了!”
  
      一旁的古玉行望向近乎失去理智的石易信,手上晶莹剔透的回魂剪现出,就要出手,就在此刻,就在石易信刚刚击打的地方,“咔吧咔吧……”伴随着一连串的巨响,一条条缝隙龟裂般扩散开来,并迅速扩大延伸开来。
  
      这样的巨变,也让石易信瞬间恢复了理智,“不好!快走!”蝙蝠翅猛扇上逃。
  
      古玉行失去了一招治敌的机会,只得随同众人逃窜的同时,收了回魂剪,而这一切却都看在了罗悦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