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有苍龙七宿的地方,就会有阴阳家

  只要把握问题的关键,问题就不会再是问题。
  所以这一趟秦国之行是不得不走的,稍微有些可惜的就是这一去可能就会错过好多事情了。
  惊鲵看了一眼站在玄子烨旁边的女儿,说道:“去的时候把阿言也带上吧。”
  “这是为何?”玄子烨饶有兴趣地问道,听惊鲵语气里的意思好像有着什么其他的打算。
  惊鲵说道:“既然已经选择了入世,就应该让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且,她在你的身边会比在我身边更安全。”
  玄子烨点头,随后一笑:“不过你都还没有问过阿言的意见呢。”
  惊鲵淡淡地瞥了一眼阿言,说道:“她可没有意见。”
  “我要去,我要去!”
  果然如此,惊鲵的话音刚落,阿言已经站在旁边嚷起来了,她拉着玄子烨的手臂摇个不停。
  “子烨叔叔我要去!我早就想出去玩了,可是娘一直不让,她都不让我出村子。”
  “好好好,让你去。”
  被摇得有些头晕,玄子烨颇为无奈地应道,他看着惊鲵,语气有些调侃。
  “看来阿言对你的意见挺大啊。”
  对于自己女儿的性格,惊鲵自然比玄子烨还要了解的多,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无奈地笑了笑。
  玄子烨抚摸着阿言软软的头发,说道“也好。把以前的日子都补回来。”
  感受着温暖的手掌覆盖在自己的头上,阿言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抗拒,她眯起眼睛,嘿嘿地笑着。
  惊鲵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幕,眼中也盛满了温柔。
  头顶,月亮早已被层层的阴云遮盖,月光照不到的角落,视野的能见度几乎只在一步之内。
  长巷静悄悄的,巷子的尽头则是满目狼藉的废墟,这样的一个地方本应散发着阴冷肮脏的气息,但是此时此刻,却只有一片淡淡的温情。
  玄子烨是在第二天的清晨才回到紫兰轩的,没有办法,阿言不让他走,硬是拉着他说了一晚上的话。
  搞得后来还是趁着她早晨睡着的时候偷偷溜回来的。
  不过小姑娘睡觉的样子倒是很可爱,圆圆的侧脸安详地像是天使,而且,圆圆的脸蛋手感也很好,肉肉的。
  咳咳咳,好像说的有点多了。
  楼下是一如既往的人潮,人声鼎沸,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里,熠熠生辉。
  玄子烨靠在窗边,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哈~”
  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他是真的有些困了,事实证明,年轻人的精神的确是要比他这种老年人的要好得多。
  就比如,现在正在他背后说话的两个人。
  玄子烨转过身,卫庄和韩非正面对面的坐在桌案前交谈。
  不得不说,两人交谈的方式永远都是一种不变的模式,韩非要说几句,卫庄才会接一句,还是那种不耐烦的感觉,而且这珍贵的一句话里面大部分还都是打击韩非的。
  有时候看到韩非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真的是觉得有些可怜。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韩非敏锐地抬起头,露出笑容。
  “前辈在看什么?”
  “没什么。”
  玄子烨又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他走到桌案边盘腿坐下。
  先是看了一眼卫庄,嫌弃地摇了摇头,然后才将目光移到韩非的身上。
  “话说你的案子怎么样了?”
  韩非喝了一口酒,说道:“所有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能够连上了,只是……”
  “只是什么?”
  韩非摇着酒樽,苦恼地说道:“今天在来紫兰轩之前,因为想要了解更多关于百越的事情,所以为此我还去了一趟相国府。只是相国大人的表现却似乎有些刻意回避。”
  说着,韩非看了一眼对面的卫庄,然而卫庄只是一脸冷漠。
  好像在说,想知道什么自己问,不要看我。
  韩非张了张嘴,苦笑道:“昨晚前辈离开后,我从卫庄兄那里知道前辈曾经去过百越,所以想要请前辈告诉韩非当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回事。”
  玄子烨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张开地真的什么都没有告诉你?”
  见到自己的小心思被识破了,韩非抓了抓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比起张相国说的我当然还是更相信前辈,毕竟相国大人没有亲自去过百越。而且前辈不觉得两个版本加在一起能够更好找出其中的纰漏吗?”
  “说得倒是挺有道理。”玄子烨侧着身子,“正好,我也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们。”
  “什么事情?”
  有些意外,这一次开口的竟然是卫庄。
  见状,韩非也是把酒樽放在桌案上等待着后语。
  手指敲了敲桌面,玄子烨说道:“我要去一趟秦国。”
  卫庄道:“因为昨晚的那个女人?”
  “嗯。”玄子烨点头,“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
  卫庄拿起酒樽喝了一口,目不斜视:“那是你的事情,没有必要告诉我们。”
  “不要这么无情嘛。”玄子烨笑了笑:“你说是不是,韩非?”
  韩非一脸茫然,他说道:“我想知道,前辈和卫庄兄说的是什么?”
  “知道罗网吗?”
  韩非点头,郑重地说道:“七国之间最庞大,最可怕的杀手组织,据说和夜幕也有着某种关系,韩非自然是知道。”
  “不仅仅是夜幕。“玄子烨说,”罗网和其他六国的高层也都有过合作。说起来罗网也算是导致我当年去百越的其中一个原因。至于百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实很简单,当年百越发生叛乱,你们韩国和楚国的军队前去平乱,只是顺便把别人百越也给平了。”
  “顺便?”韩非的嘴角抽了抽。
  玄子烨耸了耸肩:“最关键的是,这次叛乱还是你父王暗中搞得鬼。”
  韩非恍然大悟:“怪不得最近别人都躲我躲得远远得。”
  “你喜欢往坑里跳不代表别人也和你一样。不然你以为姬无夜推荐你来查这个案子是想让你升官?”
  韩非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那,火雨山庄的宝藏?”
  “不知道。”玄子烨摇头。
  韩非显然有些错愕:“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宝藏最后的确落到了我的手里。“玄子烨眯起眼睛,”但是,它消失了。”
  “消失了!?”
  卫庄和韩非同时一惊。
  “虽然听起来的确是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宝藏就在我眼前凭空消失了。”
  卫庄低语道:“能够让东西凭空消失,这样的手段……”
  “有这样神神叨叨能力的。”玄子烨竖起三根手指,“道家,蜀山,还有阴阳家。但是对那东西感兴趣的,只有阴阳家。”
  “前辈说的那东西指的是苍龙七宿?”韩非邹起眉头,“那种东西真的存在?”
  “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苍龙七宿是绝对存在的,至于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有着怎样的能力,这也是我想知道的。而且你们韩国就有着开启苍龙七宿钥匙的一部分。”
  韩非问道:“是什么?”
  “一个盒子。至于在哪里,苍龙七宿的核心都是由各国的唯一的继承人掌握,或许等你当上韩王之后就知道了。”
  韩非摇了摇头,苦笑道:“所以前辈其实只是给韩非画了一个饼。”
  “不。”玄子烨表情正色,“我是在提醒你。姬无夜的夜幕,罗网,亦或者百越,这些人虽然隐藏在暗中,但是却其实已经浮到了水面上,而有些人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却一直隐藏在暗中。”
  韩非吸了一口气,这的确是他没有想到的。
  “告诉你一个真理。”
  玄子烨笑了起来,但是这笑容在韩非的眼里怎么看都显得有点恐怖。
  “有苍龙七宿的地方,就绝对会出现阴阳家的人。所以,我当年会去百越,所以,现在我会来韩国。”
  韩非有些疑惑:“既然只有七国的继承人才知道苍龙七宿的传承,那他们又怎么……”
  但是他的话语在这里就骤停了下来,他看着玄子烨的笑容,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
  “你猜的没错。“玄子烨低声道,”所以如果他们想要知道那东西在哪里,只有两种方法,第一,来自你的父王,或者,来自新的韩王。”
  韩非觉得自己的手心有些出汗:“阴阳家的人当真能做到这种地步?”
  “单靠阴阳家的人自然不行,但是如果有机会,你不想当韩王?”
  充满诱惑的声音在屋内落下,四下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就连呼吸声都听起来异常沉重。
  良久之后,韩非缓缓起身,郑重地给玄子烨鞠了一躬。
  “韩非,多谢前辈提醒。”
  “没什么可谢的。”
  玄子烨伸了一个懒腰,站起来看着窗外,目光若有所思。
  “其实和你这么一说,我反倒是有些头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