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世寻天 > 第五十九章 屠龙战神

  虽说苍月大陆地域广袤,人口众多,可总的来说,还是根据南北划分成了两大派别。
  南部大陆很久之前便被统一了,科技发达,修行者数目极少,可选择修行的大都天赋异禀,展露出来的实力自然也就不容小觑。
  北部大陆有四大王国,常年纷争不断,修行者多如牛毛,对应的,实力也就良莠不齐,扮猪吃虎之辈不在少数。
  天才斗场内,此时围满了来自各个地方的青年才俊,鲜衣怒马,意气风发,都期盼着自己可以取得一个好成绩。
  擂台上,一轮又一轮的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虽有狠恶之辈,可却并没有生死之事发生,几乎都是点到为止。
  大多数前来比赛的都是结伴而行,若刚开始比赛,就向对方下死手,那么定然会惹得其同伴暴怒,一个不注意,被人报复,反倒丢掉身家性命可就不划算了,毕竟,现在都还在试探阶段,谁强谁弱,大家心里都没底。
  此时,台上的一位锦衣少年已经连战七场了,七战七胜,傲视群雄。按照规则,他已经可以从海选内脱颖而出,直接进入第二轮的比赛了。
  可他好像并不想退场,连胜的滋味让他有些骄傲,双眼炯炯有神的望着台下众人,傲然的开口道:“还有谁能与我一战?君影战神在此静候!”
  听到这个名字,台下天骄们盛气凌人的姿态忽然收敛,小声的谈论着有关台上此人。
  “他就是天城那个屠龙战神?怎么可能。”
  “不会有错,看到他腰间的令牌了吗?那个就是屠龙令。”
  “哇,我要是能嫁给他就好了,好帅啊。”
  “龙神谢家能看上你个小部落的小姐?别做梦了。”
  众人谈论的声音逐渐越来越大,看着谢君影的眼神都变了,有嫉妒,有愤恨,还有崇拜,当然……还有不屑。
  “哼,在逐鹿城我风月宗说了才算,有什么了不起的,本小姐这就去会会你。”聂晗一脸轻蔑的瞪了台上的人一眼,就要朝着台上走去。
  聂庚在后面拉也拉不住,叹了口气,望着聂凌说道:“凌哥,你怎么也不拉住她,她怎么可能是谢君影的对手呢?”
  聂凌嘴上诚恳的说着:“让她去试试,磨磨她的性子也不见得不是好事。”
  可却在心里冷笑着:“晗晗,别怪哥哥不救你,怪只怪老祖太疼你了,将来风月宗我可不想和你共享。”
  聂凌嘴上露出淡淡的微笑,目视着聂晗走上了擂台。
  聂晗年纪虽小,可心肠毒辣,她看着不爽的人,一般都会被她想尽办法整死,死相极其惨烈。
  她六岁的时候,突发奇想,想要用人皮做衣服,于是她的三个丫鬟,就被她活生生剥了皮,做了个小肚兜。
  苍毅在雅间里皱着眉头,一脸不爽,望着凡成子说道:“聂晗肯定不是那个少年的对手,我觉得她要使用当时为我准备的那枚毒针了,我们去救人,别让她得逞!”
  可凡成子并未理会他,反而侧着脸看向萧媚儿,笑嘻嘻的说道:“我说什么来着,天道有轮回,她的报应,这不就来了。”
  苍毅有些着急,大声的喊道:“臭道士,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她要使用毒针啊,可以秒杀的那种毒针。”
  萧媚儿一脸疑惑,完全听不懂凡成子的意思,附和着苍毅的声音,点了点头,说道:“别让那个毒女害人,我们抓紧下去吧。”
  凡成子瞄了二人一眼,无奈的说道:“小道我从不打妄语,聂晗死定了,谁也救不了,相信我。”
  “相信你才有鬼了,且不说那个少年能不能躲过毒针,就算他能打败聂晗,他还敢下死手?谁知道那个什么风月宗老祖有没有在某个雅间里观赛。”
  苍毅指着窗外那一片石柱上顶着的雅间,没好气的说道。
  凡成子有些烦躁,按着苍毅的肩膀,淡定的说道:“我的毅丹王,你信我一次会死啊。”
  萧媚儿皱着眉头,望着下方擂台上的两个人,又读起了唇语。
  “君影废材,姑奶奶来取你性命,我要拿你的血来养我的小风蛛。”聂晗说完,吐了吐舌头,嘲讽着面前的这位少年。
  “小小年纪,说话为何这般恶毒?切磋本是为了领悟武道,可你却张口就是拿人性命,真不知道是哪个邪人教你的。”谢君影语气平缓,不急不慢的说道。
  “你敢侮辱老祖爷爷,去死吖!”聂晗站不住了,一闪身影,一拳便挥了过来,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底下众人瞬间被惊到了,没人想到这个看起来文弱的女孩会有这般速度。
  聂凌在下方静静的看着,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可心里却早就恨得牙痒痒了:“老家伙对你可真好啊,连易步移风这等绝世之术都传给你了。”
  只见谢君影身影一闪,便躲了过去,反手又给了她一巴掌,聂晗半边脸直接肿了起来,嘴角带着血迹,一副凄惨的样子。
  “这一巴掌,是替你那没教养的爹妈打你的。”
  谢君影的肉体力量实在可怕,这一巴掌,并没有真气加持,是实打实的巴掌糊脸。
  让人没想到的是,聂晗直接站在原地不动了,双眼噙着泪珠,嘟囔着说道:“打吧,打吧,你打死我好了,我还不到十岁,你竟然忍心打我。”
  毕竟谢君影对她并不了解,一下子心软了起来,半蹲在地上,抚摸着她的脸,轻声的说道:“乖,以后别再这么出言不逊了,这样可不好。”
  聂晗抹了抹眼角的泪珠,展开了双臂,委屈的说道:“抱!”
  谢君影笑了笑,一点脾气也没有了,伸出双臂,抱了抱面前的小女孩。
  众人目瞪口呆,没想到在这严肃的擂台上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一阵唏嘘。
  忽然,聂晗再次施展了易步移风,瞬间回退了十余米,眼神瞬间变得阴狠,瞪着眼睛说道:“你死定了。”
  谢君影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是不是我只要运功,血脉便会浸毒,然后肉体就会腐烂呀?”
  他的话音刚落,聂晗懵了,他说的正是风灵针的功效。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聂晗这次是真的慌了,这是她最大的底牌了,可为何对方知道的这么清楚。
  只见谢君影缓缓的从头发后取出了这枚纯白色的细针,放在眼前把玩着,丝毫不在意。
  雅间内,苍毅与萧媚儿也懵了,一齐望向了旁边摇着铃铛,哼着歌,一脸狂妄的凡成子。
  “阿凡,我信了,我真的信了,这是怎么回事,快说说。”苍毅真的很好奇,心里不禁怀疑,谢君影是不是也有类似他的领域场这般的手段。
  “你以为君影的屠龙战神是自封的?”凡成子一脸崇拜的望着下方的谢君影,接着说道:“风灵针,乃是第六纪元的五邪龙之一,孽风之龙的龙须制成的。”
  “异世邪龙从最北边开空间裂缝,进入苍月大陆境,谢君影正是来自大陆最北边的雪神国,那里的人们,天生的使命便是屠龙,要是没有他们,我们的大陆早就毁灭了。”
  “难道,我们大陆没有其他修士可以对付这些异世邪龙?”萧媚儿插话道。
  “可以,不过对于普通修士来说,至少得是虚仙境,才有得打,否则,会被邪龙一巴掌拍死。而雪神国子民的血脉里有纯正的龙皇血,正统的龙族之血可以压制邪龙血脉,是邪龙的最佳克星。”
  “而君影乃是以一人之力,屠杀过百只恶龙,是雪神国女王雪瑶仙子亲封的屠龙战神!”
  苍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也就是说,聂晗使用的风灵针,是整个大陆的敌人邪龙所有的,而她却恰恰用这个东西,企图秒杀屠龙者?”
  “孺子可教,本身拥有这个东西并不奇怪,可她却用这种东西,对付屠龙者,这不是作死吗?谁敢救她。”凡成子乐呵呵的说道。
  “这些东西你是从哪知道的?”萧媚儿皱着眉头问道,像是听故事一般。
  “《苍月史书》啊,没啥用,闲书一个,没事看着玩,自然就知道了。”凡成子不在意的说道。
  ……
  谢君影取出这枚针的时候,整个天才斗场都怔住了,虽然他们不认识这是何物,可在这种大型比赛里,使用暗器也是非常严重的。
  “还好还好,没有伤到君影公子,要不然,这小妮子死定了。”台下一个女子不停的瞪着台上的聂晗。
  “君影战神不愧是我雪神国的屠龙战神,不过,我怎么看着他手中那枚针有些熟悉啊。”
  “是啊,这好像是某种龙须啊。”
  “是……是孽风龙的龙须。”
  “哼,这小妮子想太多了,君影哥哥和龙打了多少交道,还想就这样害死他。”
  “以龙须妄图杀害屠龙勇士?罪不容诛啊!”
  台下自然还有其他的雪神国的参赛者,很容易便认出了谢君影手中的东西。
  “谁也救不了你了。”谢君影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惋惜的叹了口气。
  “哼,发现又怎样,最多取消资格,我可是风月宗的七小姐,你还敢杀我不成?”聂晗不在意的说着,好像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就在这时,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一股寒流骤然降临。
  就是雅间里的苍毅等人,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六月飞雪,血水倒流,必有大冤啊。”凡成子摇着头感叹着。
  “冤你个头,看看空中漂浮着的那个白衣女子是谁?”
  苍毅指了指比自己雅间还要高的天空,凡成子顺着苍毅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这位女子白衣飘飘,出尘不染,宛若谪仙,此时正静静的俯瞰着大地。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