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履九天 > 第二零四章
    “亚力克,留声石还有剩吗?”之前他们为了欺负斯维因,用掉了一块留声石,但是亚力克去买的留声石本来是今天晚上要拿来用的,但是之前他们用了一颗,所以陆羽才会问亚力克,之前买的留声石还有没有。
  
      本来之前亚力克是打算只买一颗留声石的,但是因为商家促销的缘故,买二送一,所以他一次性搞来了三颗,之前用掉了一颗,如今还剩两颗。现在陆羽向他要到留声石,亚力克自然也没有迟疑,直接将留声石取了出来,递给陆羽。
  
      至于陆羽那这颗留声石打算干嘛,亚力克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之后他看见了陆羽的行为之后,亚力克不由得恐惧到战栗。
  
      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壮如异兽的亚力克都感受到恐惧,自然就是斯维因,陆羽竟然打算用留声石把斯维因的唱的歌给录下来。
  
      “斯维因,快跟我学着唱。”陆羽招呼了一下斯维因,然后开始唱到,“跟我唱,逐梦逐梦逐梦战兵团团团团团团团团团团团团……”
  
      “你让我唱这个是为了什么?”斯维因听着陆羽唱着的破坏力极强的歌曲,心中不由得瑟瑟发抖起来。
  
      “叫你唱,你就唱,别废话!”陆羽对于斯维因的表现很不满,他那番话听上去就像在说陆羽唱歌难听一样,“我们是纯洁纯洁纯洁纯洁纯洁的少年……”
  
      “来,唱。”
  
      “哦。”斯维因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开口,“逐……”
  
      “等等!”玲突然间反应过来了什么,然后打断了正准备学陆羽唱歌的斯维因,“我还是个孩子,你们可不可以出去唱?”
  
      看着玲那泪汪汪的眼睛,陆羽也有点不忍,然后对斯维因说到:“我给你唱一遍,你学会了,出去练练……”
  
      “你们什么意思?这歌我不唱了!”对于来自众人的恶意,斯维因心里苦啊,当场就暴走了,然而陆羽一出手,没有治不了的斯维因。
  
      “惩罚屋,亚力克,唱歌,自己选。”
  
      “我唱,我唱还不行吗?”
  
      为什么斯维因的眼中饱含着泪水,原因就是因为他唱歌最难听。
  
      安排完这件事过后,陆羽就打算给他们每个人讲述一下他们自己的定位。陆羽对于成员定位的设定还是来源于地球上的游戏,一个主t,两个dps,以及一个奶妈,但是现在他们的队伍当中可以说是没有大奶妈,只有一个靠精灵族的天赋来治疗的斯维因,这也是为什么陆羽要求亚力克学习缓慢愈合的原因了。
  
      “亚力克,到时候你负责保护队友,明天开始你就去练习盾的用法,让阿雅来教你,当然也不要忘记精神干扰的练习,能在赌斗之前练习熟练最好,如果觉得自己练习的还不错,你就去学一学缓慢愈合。”对于亚力克的安排,陆羽也是下了心思的,尽管在别的战团当中,法师都是充当一个dps的地位的,但是陆羽这个队伍有些特别,他们的战士可以说是瘦弱无比,让她来抗伤害是完全不可取的,因此陆羽打算让亚力克放弃输出,把自己的保护能力提升到极致。
  
      “玲,赌斗的时候你不要用你之前用的那招,消耗太大,你就用一般的剑。”陆羽并不知道玲杀剑的事,所以陆羽在安排的时候也没有把玲的杀剑给安排进来。
  
      “教官,我还有一把剑,是杀剑,这把剑可以用吗?”玲向陆羽提到了自己的杀剑,毕竟她和这把杀剑也相处了一段时间了,对其威能也渐渐有些了解了。
  
      “你的杀剑会像你御剑那样消耗很大吗?”消耗是陆羽最为关心的问题,如果这把杀剑和御剑一样,用过之后整个人会昏睡过去,那还不如就用一般的剑。
  
      “不会,杀剑是实体剑,师父教我的御杀十二剑中,有杀剑用的招式。”说着玲从房间中拿出了那把杀剑干戈,给陆羽看了看。
  
      陆羽看见玲手中的剑,点了点头,然后说到:“赌斗的时候经量不要用全力,像杀剑这种底牌一样的东西,最好不要过早暴露,毕竟我们的目标是考核大赛。”
  
      听了陆羽的话,玲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的杀剑收了起来,继续听陆羽的安排。
  
      “玲你负责干扰和威胁对方的法系职业者以及弓箭手,让对面的法系职业不敢轻易吟唱,战士不敢轻易离开对方战团。”
  
      “阿雅,你负责和对方进行正面搏斗,牵制对方的近战职业。”
  
      如此一来,队伍配置就安排好了,接下来陆羽就要想办法解决最大的问题了,那就是治疗的问题。
  
      治疗者在战团之中的地位非常高,不然为什么战团协会会让出自己的那么多利益去拜托治疗职业者最多的教会呢?原因就在于此。陆羽的战团当中不存在治疗者,所以陆羽所想到的办法就是,让每个人都有一定的自我回复能力。缓慢愈合是法师的一个技能,这个技能就是让整个战团的成员,身上的伤口缓慢愈合,这也是为什么陆羽想让亚力克学习这个技能的原因,目的就是弥补战团治疗量小的问题。
  
      就在陆羽思考问题的时候,一个恐怖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并且打断了陆羽的思路。
  
      “逐梦逐梦逐梦战兵团团团团团团团团团团团团……”
  
      “这是什么!?”玲捂住自己的耳朵,在地上打滚,而一旁的阿雅也不好受,但是并没有想玲那样夸张。
  
      陆羽尽管听的也是眉头紧皱,但是他也没有像玲那样,反而还笑着大喊道:“师父别念了!”
  
      听见陆羽的声音,外面唱歌的那位也停了下来,从外面走了进来。
  
      “陆羽大教官,我已经练熟了,让我来给你唱唱,你听听我唱的怎么样。”
  
      斯维因说着就要开唱,而陆羽向着亚力克使了个眼色,然后斯维因便被亚力克单手提了起来。
  
      “这个给你。”说着,陆羽把手中的留声石递给了斯维因,“出去,录好了在回来。”
  
      亚力克一手提着泪流满面的斯维因,一手拿住从斯维因手中滑下的留声石,然后向门外走去,把斯维因放在了门口,然后把手中的留声石递给了他。
  
      亚力克看着斯维因的样子,想说些什么,但是有不知道说什么,于是乎他比了一个有力的姿势,然后说:“加油!”
  
      亚力克不说还好,这一句“加油”让斯维因确实更加难过,但是就算难过,日子还是要过,为了自己在人类世界的未来,以及陆羽的女装……等等,陆羽的女装?
  
      想到这里,斯维因眼睛一亮,似乎又充满了斗志。
  
      斯维因越唱越觉得,这首歌朗朗上口,陆羽他们以后的日子,看来是难过了。
  
      “陆羽教官,你打算拿那个恐怖的留声石干嘛啊?”玲瑟瑟发抖的看着陆羽,“不会是打算用来惩罚我吧?”
  
      玲能说出这话,明显就是怕陆羽因为今天自己玩牛奶的事情,陆羽惩罚自己。本来陆羽是没有想到这个方面去的,但是玲一说,陆羽就不由得一拍手称赞道:“好主意!”
  
      “哇,教官大人,你大人有大量,我再也不敢了!”玲听见陆羽说好主意的时候,都快哭出来了,可想而知,斯维因唱的歌有多恐怖。
  
      录一首歌用的时间也不多,所以就在玲向着陆羽求情的时候,斯维因已经录完歌回到了培训社内。
  
      “逐梦……”
  
      “逐你个大头鬼,闭嘴!”一向冷静的阿雅到如今也受不了了,直接一拳打在了斯维因的肚子上,把他没有说出口的战兵团三字一拳给打了回去。
  
      看着斯维因挺喜欢这首歌的样子,陆羽无奈的捂住了脸,心里暗道:“早知道,就不教他这首了。”
  
      从斯维因手中接过留声石后,陆羽便拉着亚力克走到屋外,去交代自己的计划了。
  
      “亚力克,到时候你就这样……,然后他们就会……”
  
      陆羽的话听的亚力克头皮发麻,他怎么样都没有想到陆羽会想出这么阴损的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