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老子是癞蛤蟆 > 第6章 半斤和八两

不想错过《老子是癞蛤蟆》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6章 半斤和八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赵甲第骑着那辆吱吱作响的自行车行驶在杨浦大学城,天色昏暗,现在的赵同学终于离开了ts市,走出了赵三金巨大的阴影,不用再去解读那个笑里藏刀女野心家的一言一行,也能在奶奶的溺爱中稍微喘口气,更不用去头疼给二世祖弟弟擦屁股,也不需要手把手教那个小畜生如何把一款没营养的**游戏打通关,虽然也等于见不到一大帮花了十多年时间积累出深厚友情的死党,总体上来说赵甲第心情还是很不错,所以叼出一根烟,骑着破车抽着上海人称作小中华的红双喜,含糊不清哼着当年楚留香现在郑叔叔的那首《笑看风云》,丫感觉倍儿拉风,在大学城路上风驰电掣,就差没在拐弯处来个高难度的自行车漂移了。
  
      果然是风一样的男子啊。
  
      可惜就是没麻雀的脸蛋,否则还是有一定回头率的。
  
      赵甲第,绰号赵八两,一枚19岁前从未踏出过ts市的牲口,身高175cm,体重135斤,视力优秀,并没有被海量的两性艺术片和床上战争片摧残成眼镜男,伪宅男,数据控和设定党,不太擅长与女人尤其是美女打交道,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神控御姐控制服控萝莉控美腿黑丝眼镜娘控。
  
      赵甲第在青春热血的少年生涯砍过人也被人砍过,小时候梦想做大侠,后来见几个武力值比较变态的家伙也不过是给赵三金做打手后,就彻底放弃了。在他自己看来,少到可怜的优点也就是体力好点,没办法,中学时代因为稚嫩的江湖义气不是去单挑一群悍匪式痞子就是被人围殴,跑路不快就会缺胳膊少腿。再就是有丁点儿绘画天赋,最大的梦想就是给名义上是“童养媳”的轻熟-女姐姐人体彩绘,为此间歇性坚持过几段时间的基础临摹,理工科方面自认为一直凑合马虎,应付考试是绰绰有余,不过也没想要去拿什么奥数竞赛金牌。最后能勉强拿上台面的就是给他一本艰深的德语哲学专著,他花点时间,也能翻译过来,除此之外,八两兄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值得在白菜面前吹嘘的资本,当然,如果等赵三金入土为安了,他大概也能继承到一笔能让拜金女癫狂的财产,不过八两兄14岁后就没再跟暴发户赵三金要过一毛钱,所以赵八两说没钱的时候,就一定是真的身无分文了,这种从懂事起就不知死活跟赵三金划清界限的傻子,绝不是那种赵砚歌那种没心没肺没道德没理想天生是一等一纨绔的金钱宠儿。
  
      他之所以绰号八两,是因为有一个昵称半斤的姐姐,疯疯癫癫,典型老北京里这一代皇亲国戚的生活作风,犀利得让旁观者泪流满脸,她目前在帝国理工混着,她的圈子当然不是赵甲第和赵砚歌这两个小屁孩儿可以媲美的,她的座右铭是:老娘3岁的时候就已经决定30岁就去做尼姑,30岁之前都是一只肤浅庸俗的花瓶,所以别他妈跟我谈什么鸡-巴理想,老娘听不懂。想泡我的,官二代的怎么也该是省部级子弟吧,你要是自己赚钱的,先上福布斯混个熟脸,几年后没进局子再来找姐姐,否则就给我滚蛋,老娘敷个面膜不需要时间?
  
      而这个疯女人最大的乐趣就挑逗可怜的厚道人赵甲第,没事情就大半夜打扮得花枝招展跟一朵花儿似的去骚扰赵甲第要求视频,所以赵八两比谁都更怕这个王半斤,至于为什么赵甲第跟着赵三金姓赵而王半斤却姓王,就又是一部传奇了,通俗一点说,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是赵三金当年做了回陈世美,抛弃了已经订婚的女人,娶了一个出自老北京红色血统的寡妇,确切是是入赘王家,后来又离了,跟痴痴等待陈世美回心转意的初恋也就是赵甲第母亲重归于好,后来呢就更加戏剧性,估计是嫌原配人老珠黄了,飞黄腾达就特别四十一枝花的赵三金又摊上一个年轻漂亮的金丝雀,有了赵砚歌这个计划外的崽后就把那个处心积虑的漂亮野心家带进了赵家,所以整个ts坊间和上层圈子都一直流传着赵三金同志的彪悍发家史和情史,也就是说赵甲第名义上有三个妈,亲妈已经移民加拿大,与世无争。大妈也就是姐姐王半斤的母亲对赵三金恨之入骨,但对赵甲第一直不错,当半个亲生儿子对待,至于后妈,那就是势同水火了,赵甲第一直视作是一场持久战。
  
      所以说赵甲第偶尔自嘲自己是个有故事的沧桑男子,麻雀和豹子这群很瓷的哥们那绝对是使劲点头的。
  
      “老天爷,砸个林妹妹给我吧!”在一条僻静却宽阔的学区街道上,赵甲第发神经地嘶吼道,这鸟人在ts,好歹还能见着一些个能产生点旖旎念想的雌性生物,到了上海,麻雀还没有在复旦根据地扎根,韩伶那妮子估计帮忙找的美眉也不会太着调,自己学校乍一眼看过去顺眼的白菜也不多,估计很悬,所以还是纯情处男的赵甲第着急啊。
  
      然后他就在空旷的马路上猖狂大笑起来,酣畅淋漓。
  
      不过等他经过一个公交车站,一头冷汗地发现一座雕塑旁边坐着位目瞪口呆的美眉,一脸把他当神经病加变态看待的惊恐神色,她见赵甲第也留意到她,似乎怕被先圈圈叉叉再给杀人灭口了,赶紧捧起一叠书就要撤退,也许是因为走得急,加上等公交车有一段时间,腿有些酸,一下子一个踉跄就很不淑女地扑在地上,看得赵甲第那叫一个愧疚,乘坐公交车一定会给老人让座的赵甲第可是当之无愧生长在红旗下的社会主义五好青年,于是立即停车,准备礼节性地问候一下,看需不需要帮忙,结果他不停车还好,一见他从破自行车上下来,美眉脸色刷一下惨白,挣扎起身后就开始小跑起来,奈何摔倒后并不严重的小擦伤在奔跑状态下便显得十分刺痛,让没遭遇过什么风吹雨打所以细皮嫩肉的美眉眼睛一红,边跑边哭。
  
      赵甲第一看慌了,以为自己真把那女孩给怎么着了,一开始也知道她把自己没当做好人,他下车后也就没敢走得太近,原本只是想象征性询问一下,结果看到她跟撞见露-阴癖份子或者电车痴汉一样一瘸一拐地跑远,还一脸梨花带雨,估计疼得不轻,赵甲第把自行车停在公交车站边上后,就一个冲刺过去,眨眼就追上一脸绝望的女孩,他身为理科生的优秀理性思维立刻就凸显出来,也不废话,第一时间双手奉上学生证和身份证,一本正经道:“我不是坏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