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老子是癞蛤蟆 > 第53章 长大

不想错过《老子是癞蛤蟆》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53章 长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束马尾辫,截然不同的人生和结果,就像两棵安置在不同花盆里的花,一棵四季温暖,一棵总是寒冷,注定要成为两种花,两类人。-
  
      有些美好都死了,尸体都找不到。能怪谁?赵甲第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就像他对商河那本呕心沥血著作《钩沉》的序无从下手一样,商河这些年断断续续发来一些这部煌煌巨著手稿,赵甲第没有深思,只当作一种难能可贵的精神熏陶,细嚼慢咽,受益匪浅,所以当商河说要他作序,赵甲第当场拒绝,他不想做任何的画蛇添足,从商雀爷爷到父亲,整整两代人,将近一甲子时间,全都扑在那一百六十万字,赵甲第有什么资格去指手画脚?晚饭和朱萍周莹坐在一张桌,齐树根当陪衬,初出茅庐的周莹明显有些怯场,只能靠见多识广的朱萍撑场子,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她刻意避开了那场对她而言因祸得福的撞车事件,数次提起了她丈夫的一些事情,都是经过精心拣选的段子,何时见缝插针说几句仿佛都演练过一般,滴水不漏,赵甲第脸陪笑,心中感慨,官场修行,自己还能这般耳濡目染偷师多少?接到一个不得不接的电话,赵甲第告罪起身,到了外头僻静走廊,立即接通,歉意道:“商叔叔,这事情我是真不能答应。”
  
      给注定要在史学界巨石惊起千层浪的《钩沉》作序,赵甲第没这个胆识气魄,而且这个天掉下的馅饼,赵甲第自视更没那个本事去接。电话那头商河千年不变的沉默寡言,被拒绝以后也不知如何挽回,只是不说话,赵甲第轻笑道:“这是陈叔叔的意思?”
  
      商河嗓音带了点笑意,嗯了一声。这写成,就算死都不怕了,古人云朝闻道夕可死,他这种文人气一辈子的生,怕什么?再者当年大半稿被焚,他绝望投河,本就等于死了一回。这二十年都是白活的,不亏。对于赵家,商河心怀感恩,老赵家三代人,从赵山虎,赵鑫,赵甲第,三种人生,商河尊敬赵山虎,感恩和畏惧赵太祖,欣赏小八两,尤其是最后者,大概是自己儿子与他亲近的关系,商河爱屋及乌,甚至很多时候对小八两表现得比亲生儿子商雀还要慈祥。以商河的清高脾性,研究学问大半辈子,没有结交任何圈子,铁了心闭门造车,省作协曾经到曹妃甸主动找过这位隐士,但被拒绝,于是后来中国作协一位领导亲自登门拜访,商河也只是点到为止,都不屑与那个被体制抹去文采灵气的官员过多交谈,反而是小八两偶尔门借,商河乐意跟这小孩唠嗑唠嗑,稍大点,后辈们会喝酒了,商河还会让商雀弄点下酒菜,他和赵甲第边喝酒边聊天,豹子总打趣商雀是八两叔的贤惠小媳妇,小时候王半斤当年把商雀闹哭那次,就是她作祟,玩过家家让商雀变成小八两的媳妇,非要商雀穿裙子,威胁不穿以后就不带他玩耍,商雀只能哭着鼻子穿裙子,头还扎了个蝴蝶结,可惜那时候还没相机。估计商雀长大以后对女孩子没好脸色的根源,都是王半斤胡乱折腾出来的心理阴影。
  
      商河犹豫了一下,苦恼叹息道:“你爸说要给这本预热,搞市场营销什么的,还说一本《钩沉》好歹换个中国作协副主席当当,这些我都不太懂,也不感兴趣。”
  
      赵甲第下意识手指敲打着墙壁,说道:“商叔叔,你放心,我去跟赵三金说,肯定不让他乱来,您安安静静写了快三十年的,出版这块不用太花哨,酒香不怕巷子深,您这本《钩沉》要没人看,天下可就真没好酒了。”
  
      商河微笑道:“小八两,借你吉言。”
  
      没了负担的赵甲第开心笑道:“商叔叔,今年春节您家拜年,记得给几套签名,我除了留两套自己收藏,还要送人,这比送烟送酒讲究多了。”
  
      心情大好的商河难得开起玩笑:“可以啊,就当送你结婚的红包了。叔叔家徒四壁,正愁这事呢。”
  
      赵甲第呵呵道:“您不送可以,但麻雀那份还得出,这小子在我那边帮手,我马去他工资里扣。”
  
      商河笑过以后,轻声问道:“这小子现在还好?谈对象没有?”
  
      赵甲第无奈道:“没呢,麻雀死心眼,估计您还得等几年。要不我帮您催催?”
  
      商河说道:“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母爱如小溪潺潺,年轻时候总觉得流水声絮絮叨叨没个尽头,嫌烦,长大以后才知道这份执着的可贵。父爱如山,总是沉默,子女们小时候总无法理解,成熟以后才知晓这份沉默的厚重。赵甲第挂了电话后,给赵三金拨通电话,“我跟商叔叔说过了,出版不要刻意弄得声势浩大,好好一本,为什么要往超级畅销那边靠拢,你以为是临时拼凑出来的《灰色帝国》啊,商叔叔肯定会有心结的,你就别为难他了,知道你们小时候私塾那会儿就喜欢捉弄商叔叔,这次就不能发发慈悲?”
  
      赵三金笑道:“好的,这些文人的特有情怀,我不太理解,你说了算。”
  
      赵甲第终于说出憋了许久的心里话:“我要还有头条这种事情,你以后好歹跟我打声招呼。”
  
      赵三金沉默了会儿,沉声道:“那是最后一次了,我跟你保证。”
  
      赵甲第问道:“我现在有没有权限让唐绣思帮我做点事情?”
  
      赵三金豪迈笑道:“矫情,整个盘子都是你的了,你爱怎么敲打就怎么敲打。”
  
      赵甲第靠着墙,拿着手机,另外一只手去找烟,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就当领了尚方宝剑,以后别出事跟我嚷嚷。”
  
      赵三金无奈道:“王厚德一个外人,我都敢让他放手去做,你是我儿子,你怕什么,咱们家钱不算少了,少几十个百个,还能让我掉肉不成,先不说了,我在老太爷四合院这边挨训,王半斤这没良心的死虎妞,把我骗来以后,她自个儿倒是玩去了。”
  
      电话里传来王家老太爷的咳嗽声和王半斤的抗议声,赵甲第心虚道:“替我向老太爷问好。”
  
      赵三金狡猾道:“没听见,回头你自己来,没道理我一个人受罪。”
  
      赵甲第刚想说这不都是你一手造成的,赵三金已经挂了电话。赵甲第刚叼起烟,结束电话才记起那边饭局还在进行中,就想要掐灭,抬头看到十有**是去洗手间的周莹,尴尬站在不远处,大概是既不想打扰,又不好意思转身离开,于是成了第二次“偷听”,百口莫辩站在那里惶恐不安,她耳朵不聋,听到这通原本很普通的父子对话,却让她满心感触,电话那边可是赵太祖啊,《灰色帝国的坍塌》的绝对男主角,前段时间借赵甲第报道的东风,她这类老百姓们终于见识到了赵阎王的庐山真面目,真是极帅气极有味道的一位大叔啊,这样的男人,做任何一位小女生的父亲,得是多大的幸运?做丈夫,那就更幸福得夸张了。这些天,周莹一直活在遐想中,从不失眠的她好几夜都辗转反侧,有激动有慌张有期待,她这辈子没见过什么大人物,大楼里的处长们已经顶天了,蹦出一个赵甲第,牵连出的可就是偌大一座商业帝国了,周莹能不兴奋?赵甲第打完电话,朝周莹笑了笑,周莹忐忑冲入洗手间,只是洗了把脸,把淡妆冲去,出来后才发现赵甲第还在,愣了一下。看情形,是在耐心等她一起回饭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