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老子是癞蛤蟆 > 第56章 两篇日记

不想错过《老子是癞蛤蟆》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56章 两篇日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甲第算是二进宫了,医院是刘欣亲手安排的,否则这种枪伤一般地方哪敢处理,说不定还没治疗就被火急火燎报警。  去医院路上刘欣没多说,只是问谁开的枪,赵甲第没回答,倒不是装冷淡,是疼得牙根都麻木了。刘欣苦笑说这下子我上次被你拿枪顶脑门的心结是彻底解开了。进医疗室前赵甲第跟刘欣说别跟任何人提起这个,刘欣问跟我姐都不说,赵甲第点点头。接下来大半个月赵甲第就在医院泡着,反正省发改委那一块没人跟他计较,那些人的认知大概是这小伙子请假正常,在体制内低眉顺眼温良恭俭才不正常。这期间韩道德就住在套房隔壁房间,刘欣常来,带点水果什么的,再就是小果儿每天下课后背着个书包来这里做作业,赵甲第还能帮她预习一些课本内容,再就是一个还没上初中的小丫头片子会缠着他聊人生理想青春婚姻之类的,赵甲第就想不通一个孩子怎么就能说出人生不如意七**能与人言最多不过一二三。刘欣几次偶然碰到小萝莉,貌似很喜欢,打心眼喜欢,嘴上说有了个姐,正缺个妹妹,这纨绔死活要认陈庆之做妹妹,结果小妮子白眼都懒得给,纯粹把刘大公子当空气。
  
      出院回家休养那天,蔡言芝出面负责接送,夜幕中,搀扶赵甲第的时候主动说道:“如果早十几年,就不见你了。”
  
      赵甲第笑道:“长大真好。”
  
      蔡言芝骂道:“瘸了是最好。”
  
      赵甲第苦着脸道:“别乌鸦嘴行不行。”
  
      蔡言芝把赵甲第送到房间,坐在一旁安静看《钩沉》的珍贵原稿,直到赵甲第睡去。她轻轻来到书房,看到小果儿还在温习功课,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孩子生性散淡,从来都不愿意在读书上用心,蔡言芝也不苛求,让孩子学钢琴古筝绘画,并不是希冀着陈庆之能够长大以后多技傍身,蔡言芝只是想女孩小时候就需要熬出一点娴雅气质的胚子,这种事情,亡羊补牢是来不及的。坐在小果儿身边,蔡言芝温和道不用这么用功,上课的时候认真听讲就行了。小果儿啪一下放下书,一脸如释重负的可爱模样,笑眯眯道他也是这么说的。蔡言芝摸着她的脑袋,笑道你是做样子给我看的?小果儿老气横秋一板一眼道可不是假装,他说态度很重要啊。蔡言芝不反驳不赞赏,笑道你倒是跟他学到了很多东西。小萝莉嘿嘿了两声。蔡言芝看到窗台上有两盆兰花,小果儿忙不迭站起身,看见盆里土壤有些干燥,下意识就想要去厨房弄个杯子弄些水,但马上止步,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脑门,跟蔡姨解释道这是他带我去山上挖来的野兰花,还不让我浇水,说一个月不浇都没事,只要下雨天搬出去就行了,姨,真的是这样吗,兰花不会死吗?他说有些花只需要无根水,靠天养才能养活,不靠人。蔡言芝笑道对,这两盆兰花需要无根水,你如果精心呵护反而不好。小萝莉追问道这无根水是什么呀?我问他,他也不告诉我,让我去自己看《红楼梦》,可那本书我根本看不懂啊。蔡言芝站在窗前,弯腰望着兰花,笑道无根水就是天上下来的水,雨水露水雪水,都是无根的水。小萝莉愤愤道他就是不肯告诉我,小气鬼!蔡言芝柔声道他是为你好,住在一起,你记得别总是跟他闹脾气。小萝莉点头轻轻说知道的。蔡言芝有些无奈道我得走了,要去趟南京。小果儿郁闷道不多呆几天吗?杭州的妖精可多了,他又花心,总把持不住。蔡言芝哑然失笑道这话你是跟王半斤学的吧?小萝莉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临行前,小果儿偷偷从书房抽屉翻出一本笔记簿,悄悄道:“这是他的日记本。姨,要不要看?”
  
      蔡言芝本来不感兴趣,想了想,接过手,笑道:“借阅几天。不过我拿走了你怎么办,小心被严刑拷问。”
  
      陈庆之大将风度地小手一挥,“没事的,他最多跟我冷战几个小时,我会给他煮绿豆汤喝的,他喝了以后就不会生气啦。”
  
      蔡言芝微笑道:“你还是向着姨的。”
  
      小萝莉恋恋不舍拉着蔡姨,哼哼道:“那当然。我才不会投敌叛国。”
  
      蔡言芝忍俊不禁,没有让小萝莉送出门,独自下楼后见到蹲守的杨策,点了点头,上车后直奔南京。小萝莉在书房看了看兰花,再蹑手蹑脚去主卧看了眼熟睡的赵甲第,重重叹息,认命道:“还是现在就去煮绿豆汤吧。”
  
      在一个加油站停车的间隙,蔡言芝拿起日记簿,大致翻了十几页,大多都是工科技术男在体制内的感悟心得,犬儒色彩较浓,逃不过察言观色揣摩人心八字方针,但中间有一篇却让她怔怔出神:5月6日,雨。如果你是一个好人,那你也要知道世上总有没你好的坏人,你得保护好自己。不能把所有人都想象得太美好。付出没有回报,好心被误解,都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如果你是一个坏人,那你也要相信世上总有一种东西叫良心,要相信报应。如果你是一个男人,就要知道女人的善良,珍惜她们的青春。如果你是一个女人,就要懂得男人的不易,理解他们的奔波。如果你是一个孩子,期待着精彩人生,请不要急着长大。如果你是一个老人,见多了风霜险恶,请不要把慈悲麻木。如果你是一个功成名就的富人,请尊重人生。如果你是一个即将绝望的穷人,请继续希望。
  
      蔡言芝突然释然了,合上日记簿,自言自语道:“裴裴就是个不愿意长不大的孩子,会喜欢你,应该是觉得找到了同类。”
  
      赵甲第在家里整整休养了一个月,终于可以出去见人,在上海老校长家里少不了一顿臭骂,在这里,赵甲第当然不会是为了张无足轻重的公共管理硕士证书,正式准备给赵三金接班以后,就更不痛不痒,蒋世根一直有意无意扩宽这个闭关弟子的眼界视野,政经都是如此,再者有点类似当年周瘸子,给赵甲第把关,不至于让一个工科生初入官场便矫枉过正,沾染到过多功利市侩。这段赵甲第缺席的空白期,老校长似乎已经做好角色转换,体制内那块适度减轻了分量,更多转移到他和赵甲第都是长项的金融领域,为《证券市场周刊》举办的远见杯做一些针对性准备,历届折桂选手大多都是浸淫财经数十年的知名人士,想要连续三年第一,难度可想而知。
  
      吃饭后书房会有一段难得的休闲时光,因为赵甲第的出现,老太太允许爱人可以抽一两根烟,基本上一老一小会下两盘象棋,聊天内容也百无禁忌,老校长蒋世根已经内部敲定成为一二年即下一届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专家委员,可谓是书生辅政的顶点,上个星期刚去了一趟中南海给有两位常委在内的高层讲课,内容是转轨经济,蒋世根是这个领域的执牛耳者,原本老校长以为即便尽量深入浅出,那些大佬也只当是过过场,不会有人真把他上课前要求所有人不带手机不许请假的规矩当回事,不曾想二十位“大龄学生”无一例外都做到了,只有中途一人被秘书紧急请示,还没等老校长批准,就很诚恳地当场道歉,老校长不至于古板到不近人情,趁机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课堂氛围极好。
  
      下棋的时候,棋盘上丢盔卸甲的老校长耍赖威胁说道:“你小子可别太过分啊,还想不想以后让我做你公司的**董事了?”
  
      赵甲第无动于衷道:“老校长,你老用这些伎俩试图来挽回颜面,哪一次得逞过?”
  
      老校长对着兵败如山倒的棋局长吁短叹,“陈靖那小子就比你会做人,次次放水都有讲究,你多跟他学学。”
  
      赵甲第不客气跳了一只马:“将军。”
  
      老校长败局已定,却不认输,“别急,容我想想,说不定就一举扭转乾坤。”
  
      赵甲第落井下石道:“老校长您的信心总是大过实力。别琢磨了,赶紧来下一盘。”
  
      这个耿直的小王八蛋!
  
      老校长狠狠瞪了一眼,依然不急不缓,悠哉游哉喝了口茶,最近半年几大罐子茶叶都是这闭关弟子送来的,相当不错。
  
      老校长突然轻轻笑道:“还记得你上次演讲时举手发言的学妹吗?”
  
      赵甲第理所当然回答道:“记得,叫叶秋叶。”
  
      老校长打趣道:“你倒是记得清楚!”
  
      赵甲第摩挲着一枚棋子:“我记性好,再说整个大教室都在嚷嚷她的名字,我不想记住都难,而且还是那么一个古怪的名字。”
  
      老校长感慨道:“你可别小瞧了她,我一直觉得她会是下一个你,就像你是第二个陈靖差不多。”
  
      赵甲第哈哈笑道:“那她真厉害,牛!”
  
      老校长对于这名学生的厚脸皮早就习以为常,轻轻给出内幕:“她年纪轻轻的,已经是钢琴10级,围棋是业余里最高的六段。不过简历上都没提到而已,刻意隐藏了,唯一没办法遮掩的是她高考语文拿
  
      到零分,曾经被晒到网上,是抨击时事的一篇辛辣文章,笔力不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