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老子是癞蛤蟆 > 第60章 那年那天,这年这天 大结局

不想错过《老子是癞蛤蟆》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60章 那年那天,这年这天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甲第在老校长的授意下开始参与到远见杯的首个季度竞赛,总共九项经济指标,涵盖面很广,老校长作为南派经济领域的执牛耳者,数次低调参加,却排名仅在中游附近徘徊,这竟然成了对远见杯只顾揣摩北京心思进行短期预判的最重要论据,其实蒋世根本人对这项赛事并无任何指摘,在老人看来大多事情都是兴一利必生一弊,关键是看利弊大小,老人一直支持这个,否则也不会亲自参加,屡败屡战,得知蒋世根退赛,举办方很是紧张,生怕激起新一轮舆论波涛,因此当老校长正式推荐赵甲第参加后,举办方如释重负,是个不小的意外惊喜,在圈内,赵甲第也算是小露峥嵘的新贵角色,中国那么大,总会有一些天才,而天才往往与年轻挂钩穿越执子之手最新章节列表。第一个季度排名出炉,赵甲第并不高,不甚起眼,只在中游水准,老校长不急,他比谁都清楚这个关门弟子的潜力,数字游戏,一直是赵甲第的强项,这个得意门生初出茅庐,首战成绩只能算是平庸,主要是被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等两项指标拖累,吃了经验的亏。赵甲第在上海老校长家里闭门思过,总结完经验,就准备回杭州省发改委老老实实上班,但回杭之前,收到徐振宏的邀请,赴宴人员还有一对私人关系亲密的女人,胭脂虎裴翠湖和马尾辫袁树,餐桌上气氛融洽,赵甲第对于徐振宏敢让新人袁树接手主管投资项目的魄力,当然会记住这份大人情,在曹妃甸赵家大宅,正月里跟赵三金聊了很多人,徐振宏位列其中,话题敏感,涉及到赵甲第这十几年最大的一个心结。丰盛晚饭结束,裴翠湖拉着袁树去阳台聊天谈心,赵甲第和徐振宏面对面坐定,这个男人,以过江龙身份驾临沪上,最终却比那些不可一世的地头蛇混得更跋扈。可此时此刻,竟然神情略显紧张。裴翠湖在远处遥遥看着,忧心忡忡。她同时作为徐振宏的得力助手和红颜知己,当然清楚赵太祖永远是压在徐心头的一座大山,大到让徐这样自负的男人都没有想过试图翻越。以前赵太祖在位,徐振宏的位置十分清晰,八风不动即可,所以哪怕是金海风波,徐振宏依旧不掺和不摇摆,可如今赵太祖摆明了要退位,与接班人的关系,就变得尤为重要,一朝天子一朝臣,徐振宏现在的难题在于太成功了,而这种成功,并不牢靠,赵太祖说拿走就可以轻松拿走,徐振宏不想做历史上那个给嘉庆帝做嫁衣裳的和绅。裴翠湖自作主张地向半闺蜜半妹妹性质的袁树试探过口风,可身边马尾辫没有任何表态,公私分明。
  
      赵甲第问道:“抽烟?”
  
      徐振宏摇头道:“不了。”
  
      赵甲第想了想,说道:“你想知道赵三金对你的安排?”
  
      徐振宏笑容苦涩,点点头。
  
      赵甲第直白道:“他没说。”
  
      这是徐振宏预料之中的结局,本就是赵太祖的一贯行事作风,云里雾里,然后一击毙命,挂了的人怎么死都不知道墓客。狡兔死走狗烹,这句话太让人不寒而栗了。
  
      赵甲第平静道:“绑架的事情发生在你给赵三金当司机前一年,知道为什么赵三金还是把你当心腹吗?”
  
      徐振宏心头一震,搁在桌面上的一只手下意识握紧拳头,道:“是在等今天?”
  
      赵甲第好奇问道:“齐凤年是你什么人?”
  
      徐振宏摇头道:“那时候哪里有资格认识齐凤年,我只是个穷疯了的小喽罗,只剩下一条命,为了往上爬,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有什么事情不敢去拼?这些年一直被当作一只孤魂野鬼,在夹缝里求生存,里外不是人。甲第,既然今天都面对面了,不管你怎么说,我都认命。”
  
      赵甲第问道:“认命?”
  
      徐振宏反问道:“要不然?不是说我没能力狗急跳墙,可我这人还剩点良心没被狗吃掉,要我跟大老板恩将仇报,做不到。当年策划绑架你,我不后悔,那是上位必须做的,我不认识齐凤年,更不认识大老板,但之后给大老板当了那么多年司机,没有他的栽培,我可能早就给人背了黑锅,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你今天要我一无所有,我绝不带走半毛钱。但希望你只针对我一个人,这个集团,人才不少,你都用得上。”
  
      赵甲第笑道:“你的,还是你的,你继续做你的土皇帝。”
  
      徐振宏纳闷了,“怎么说?”
  
      赵甲第站起身,“你我都知道,除非我做掉你,你打下的江山,我也拿不走,拿了也吃不下,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就不要说了。何况赵三金至今仍然很看好你,他亲手调教出来的那帮人,就你在白道混得最好,你要是垮掉,他得郁闷死。”
  
      徐振宏目瞪口呆。
  
      赵甲第走到徐振宏面前,分离在即,两个身世背景和成长轨迹截然不同价值观人生观更是极端的两个男人,就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赵甲第笑了笑,徐振宏只能跟着笑了笑。
  
      赵甲第一勾拳击中徐振宏侧脸,马上跟上力道凶悍的膝撞。
  
      裴翠湖惊讶出声,快步跑来。
  
      脸色微白痛苦弯腰的徐振宏抬起手,示意裴翠湖不要插手。
  
      徐振宏缓缓站直了,沉声道:“谢了。”
  
      裴翠湖眼神阴沉望着莫名其妙的赵甲第,却没看到身边马尾辫眼神更为阴森。这是马尾辫第一次阴暗向地绽放。
  
      赵甲第带着袁树离开,以为谈崩的裴翠湖愤恨道:“老板,怎么收拾这个得意忘形的王八蛋?影子任务txt下载!”
  
      徐振宏撇了撇嘴,一阵刺痛,这可是很多年没有尝过的滋味了,淡然笑了笑,缓缓道:“收拾?你想多了,大老板对赵甲第的重视,我比谁都清楚。再说了,这两下算轻的了,今天没有赵甲第那几句话,明天我被丢进黄浦江的可能性都有,你以为大老板等今天等了多久?我这条命,现在才算是属于自己的了。走,换地方,请你喝酒。跟你说点内幕,我憋了这么多年,不轻松。对不起,你跟袁树的交情差不多到头了。”
  
      裴翠湖心中遗憾,脸上没有表露,轻声道:“没事。”
  
      徐振宏点燃一根烟,裴翠湖依然愤愤不平,“赵甲第算什么东西,如果赵太祖不是他的老子,他凭什么跟你平起平坐?!”
  
      徐振宏哈哈大笑:“你啊你,是该说你单纯,还是单单剩下一个蠢字?赵甲第是富二代,你不一样?哦,不一样,你是富三代富四代。那你自己说说看,你凭什么在我身边鞍前马后?就因为你父亲裴东虎?”
  
      裴翠湖难得赌气,气呼呼道:“对!”
  
      徐振宏拍了拍她脸颊,心平气和道:“赵甲第换到我这个位置,他肯定走不到我今天这一步。但我跟他调换身份,我也会做不出他现在的成绩。”
  
      裴翠湖小声问道:“你欣赏他?”
  
      空荡荡的天台餐厅,已经被徐振宏包场,他走到栏杆边上,自言自语道:“欣赏。当时他为了中风的小学数学老师给医生下跪,我在场亲眼看着。这样的男人,再怎么没本事,都比我这种不择手段的亡命之徒要强些。何况,他本事不小了。翠湖,做人很忌讳俯视的时候只看到别人短处,仰视的时候只看到长处。所以你别想着偷偷摸摸给赵甲第下绊子,给你老子裴东虎一个安享晚年的机会。未来这二三十年,你就安静看着吧。”
  
      楼下,赵甲第走在前面,袁树稍稍靠后。
  
      赵甲第问道:“没有要说的吗?”
  
      马尾辫微笑道:“等我们老了,再告诉你。”
  
      赵甲第停下脚步,牵起她的手,并排前行。
  
      ——————
  
      在赵甲第连续两次拿了远见杯第一名后,正式从浙江省发改委辞职,4月初,金海实业迎来赵太祖退位后第一次董事局集体会议,意义非凡。
  
      这一年公司财报厚达骇人听闻的295页,即便大型上市公司一般也不曾到达过这个惊人数字,这个奇迹,缘于两起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重大秘密并购,上海冬雷集团和深圳巨峰私募都纳入金海版图,两者创始人都是女性蛊惑——鬼吹灯同人最新章节。
  
      嫁妆?
  
      一帮旧臣都面有苦色。据说是赵家老佛爷钦定的儿媳妇李枝锦,他们这帮大老爷们已经见识过手段,不近人情到了极点,现在她带来了吸金怪物巨峰私募,以后权力只会更大不会更小。蔡言芝?财报上有三分之一,都在阐述一个冷酷的事实:冬雷集团是金海事业的翻版,涉及产业之广,盈利之多,并不逊色太多。那么她继李枝锦之后再索要一个与其能力匹配的显赫位置,谁会质疑?谁敢反驳?金海既然是家族事业,董事成员自然与个人股份比例不挂钩,外来因素影响不到权力分配,以前都是赵太祖一言九鼎,如今本以为会有所改变,不曾想还是没戏。现在的位置排列大致如下:正副董事长陆续是李枝锦、孙传芳、蔡言芝、赵甲第和最后一个象征性占据位置的赵鑫。常务董事和董事成员分别是唐绣思、郭宁、于承平、姜湖在内的九人,九人中冬雷和巨峰分别瓜分两个席位。
  
      四位**董事以新一届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委员蒋世根为首,其余三位都是类似商务部下来的退休高官。
  
      赵甲第担任总裁,最高管理层将在今年开始实行轮流做庄制度,即每位执行管理团队陆续担任副总裁半年,主持日常工作,由此可见新总裁赵甲第没有要独揽大权的企图。
  
      那些等着看金海帝国两世而衰的旁观者应该要大失所望了。
  
      除了担任cfo的唐绣思这些半生不熟的年轻面孔,还有几张各自担任研发、战略、终端业务或者一些重要合资公司掌门的更崭新面孔,一位清华年轻教授赫然在列。
  
      还有一个刚刚被赵甲第从衢州浙江省第一监狱捞出来的中年男人。
  
      董事局会议上,李枝锦从赵甲第那边拿到一本报告书,花了足足三个钟头把集团各个产业分析过去,现状,前景,瓶颈,机遇,有的放矢,一针见血,很多东西,不在其中中层位置摸爬滚打过,很难得出详实结论,这让金海元老们面面相觑。
  
      被直接晾出来点名批评或者表扬嘉奖的中高层多达六十四人。只要会议一结束,提拔或者辞职马上就传达下去。
  
      赵太祖可从不在这类细节上锱铢必较!
  
      会议尾声,由董事长李枝锦主持会议所以一直没有发言的赵甲第终于拿过话筒,平淡道:“金海从今天起开始筹备上市,具体需要几年时间,看在座各位的本事。声明一点,除了我,李董事长和蔡总裁,你们中有人会有机会最高持有10%的股份,接下来是8%,6%,看业绩而定为你千年守护txt下载。”
  
      赵甲第望向就在身边的金海老功勋孙传芳,半开玩笑道:“孙副董事长,有没有信心?”
  
      这话问得似乎不合规矩不合时宜,可孙传芳却是一阵由衷激动,笑了笑。
  
      他们本已心灰意冷,怎么都没料到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刻。上市!对金海这样的巨型航母来说,不说10%这个夸张数字,就是1%,也足够诱惑了。
  
      有意无意,偌大办公室只剩下赵甲第和蔡言芝。连李枝锦都没有留下,因为楼下坐着齐冬草。
  
      蔡言芝笑问道:“一个是正房,一个是童养媳姐姐,这两位女菩萨要见面,你这个可怜小道童怎么不跟着去帮忙打圆场?”
  
      赵甲第伸了个懒腰,心虚道:“现在她们矛头一致对外了。暂时顾不上我。”
  
      蔡言芝恍然,突然感到腰下腿上的部位传来一阵小动作,她继而怒道:“蹄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