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娱乐玩童 > 第三三三章 上车吧,我送你
“什么时候了?”睡醒的姜燕揉了揉眼睛,看着面前坐着的肖遥道。
  
  “下午三点半。”肖遥掏出手机看了看。他们走的是没人知道的山路,这山里没有信号,这手机最大的用处也就是看时间了。
  
  “我睡了这么久了啊。”姜燕坐了起来,听着外面依然是淅淅沥沥的雨声,便对肖遥道,“你要睡一会儿吗?”
  
  “不用了,我已经不睏了。”肖遥笑着摇了摇头,站起身道,“现在这个时间了,雨还没有停,估计我们今天下不了山,得在这里过夜了。趁天还没黑,我出去再找点儿木头进来,现在这些恐怕不够一晚上烧的。”
  
  荒郊野岭里野外生存,火是非常重要的。除了取暖,也是防范动物的一个重要手段。动物一般都怕火,而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山洞里有鸟兽活动的痕迹。如果火熄了,可不敢保证会不会有野兽闯进来。
  
  “还是我去吧!”姜燕也站起来道。
  
  “你刚睡醒,出去吹风容易感冒。”肖遥笑着摆手道,“而且你都去过一次了,现在我身上衣服也全干了,这次该轮到我了。”说着,肖遥穿上冲锋衣,戴上帽子,出了山洞。
  
  过了一会儿,肖遥就抱着一大抱树枝进来了。肖遥身高臂长,力气也大,找的尽是那种比较粗大耐烧的树枝,这一次找回来的这些,估计已经足够一晚上烧的了。
  
  看到肖遥抱着一堆粗树枝回来,姜燕赶紧将火堆旁那些已经烘干但还没添进去烧的干树枝移开,让肖遥把新找回来的那些湿树枝放到火堆旁烘着。
  
  解决了晚上的燃料问题,两人就又无事可干了。肖遥既然不睏了,姜燕就又拉着他聊起天。到了晚上饭点的时候,两人又在山洞里吃了晚饭。姜燕带的是一餐的干粮,中午虽然是省着吃的,下午又睡了一觉,但剩下的食物做晚饭还是有些少了。好在肖遥带了不少巧克力能量棒,分了一些给姜燕后,两人的晚饭也是顺利的解决。
  
  到了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外面的雨终于是停了下来。可这时候天已经全黑,两人都没有准备手电之类的照明工具,手机的照明度极其有限,刚下过雨的山路又非常湿滑,这夜路走起来也是非常危险,所以两人也没有冒险,留在山洞里待了一夜。
  
  醒来的姜燕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发现山洞里的火堆还在烧着,山洞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再一看旁边的肖遥,正睁着一对大眼睛看着她呢。
  
  “你一夜没睡啊?怎么没有叫醒我啊?说好轮流守夜的嘛。”姜燕奇道。看肖遥如此精神,不太像是一夜没睡的样子,可是看他身上整齐,头发没乱,眼神也是清澈无比,又不太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睡在野外的山洞里,特别是外面的雨又已经停了,两人都不敢掉以轻心,本来是商量了轮流守夜照看火堆的。肖遥说自己守上半夜,让姜燕先睡,到点叫醒她再让她换自己守下半夜,没想到姜燕睡醒一睁眼,天都已经亮了。
  
  “我看你睡得那么香,就没有叫你。”肖遥笑道,“我也不是完全没睡,小眯了一会儿。不过你放心,我睡得很浅,注意着洞口的动静呢。”
  
  姜燕朝洞口的地面看去,发现洞口有一个四五十公分高、用树枝堆起来的门槛,就算动物可以爬进来,也绝对不可能悄无声息的不发出一点儿响动,难怪肖遥敢放心睡觉。
  
  “雨也停了,天也亮了,我们还是早点下山回去吧。”肖遥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招呼姜燕一声,向山洞外走去。虽然雨后的山路还是有些泥泞和湿滑,但现在天光大亮,两人小心一些,还是可以走的。
  
  两人走出山洞,清晨山里清新的空气让人心神一振,不禁都是深深的呼吸了几口。
  
  辨了辨方向,姜燕领着肖遥向山下走去。
  
  姜燕这个私人导游对这一片的确是很熟。一个小时以后,两人就出了山,走上了他们昨天来时那条通往镇子上的路。
  
  肖遥停车的饭馆和姜燕借住的亲戚家位于镇口两个不同方向。进了镇子后,两人也就该分手了。
  
  分别前,肖遥掏出钱包,抽出两百块钱递给姜燕道:“麻烦你了,这是你的导游费。”
  
  “可你都没去黄龙沟呢。”姜燕不接肖遥的钱,看着他道。
  
  “我要回去了,下次有机会再来。”肖遥笑道,“虽然这次没有去成黄龙沟,但那是天气的原因,又不是你的原因。你这导游很称职,下次再来,我还找你带我逃票走小路。不过你要是不要的话,我下次来可就不好意思再找你了。”
  
  “那好吧。”姜燕想了想,接过了肖遥递来的钞票,又伸出从口袋里掏出零钱,貌似是要找钱。
  
  “不用找了。”肖遥道,“你不只陪我一个白天,还陪我在山里待了一晚上,多的就当给你在山洞里睡了一晚上的补偿吧。”
  
  “你也说了,那是天气的原因,又不是你的原因。”姜燕道,“昨天你也出去捡木头了,我还穿了你的衣服,吃了你的东西,怎么能让你补偿呢?”
  
  “那就算是小费,给你的奖励!”肖遥笑道。
  
  姜燕还想再说什么,两人身上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就这样了,再见!”肖遥一手掏着手机,一手对姜燕扬了扬,挥手作别。
  
  肖遥听出手机的铃声都是来消息的提示,并不是电话,所以也不太着急,便往停车的地方找,边低头查看着手机上的信息。
  
  “我靠!”看了第一条短信,肖遥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赶紧一个电话给叶嘉颖拨了过去。
  
  电话刚响了一声就通了,貌似那边似乎一直守在电话旁边。
  
  “妈!”肖遥刚叫了一声,电话那边就传来一声欢呼。
  
  “八一!谢天谢地!”叶嘉颖在电话那头大叫了一声,肖遥就听到了叶嘉颖叫肖思齐的声音:“思齐,八一来电话了!是八一自己的声音!”接着肖遥听到那边出现了一些杂音,显然是叶嘉颖把电话切换成了免提模式。
  
  “我就说了,八一那小子那么精明,肯定不会有事的!”接着,肖思齐貌似平静实则兴奋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去,你那么放心,会一晚上睡不着?”叶嘉颖说了肖思齐一句,终于又向肖遥道,“八一,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肖遥道,“到底怎么了?十万火急的让我给你们回电话?”
  
  “怎么了?昨天川省的乌有县发生地震了!情况好像很严重!”肖思齐道,“你告诉依然说你去川省的九寨沟玩,九寨沟距离那乌有县就几十公里,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我们怕你会跑到乌有县去玩,担心你会出事。”
  
  “昨天网上有人发微博说乌有县地震了,依然一看乌有县距离九寨沟才几十公里,马上就给你打电话,可是你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就又给我们打电话说了你去九寨沟玩的事情,问你有没有联系过我们。”叶嘉颖接着道,“我们听说你去九寨沟,心里也是担心死了。昨天我们跟你打了一天的电话,可是一直都打不通,我们都担心得一晚上没睡。现在都已经订好了今天飞川省的机票,准备来川省找你呢!”
  
  “卧槽!真有地震!”肖遥震惊了,赶紧对电话那边道,“我没事,你们别来了,把机票退了吧,我马上回去。我不回申城了,直接回家。”
  
  “好好好,我们不去了,在家等你回来。”叶嘉颖道。
  
  “昨天怎么回事啊?你跑去哪里了?为什么电话一直打不通?”肖思齐想起昨天一晚上的担心,又问肖遥道,“九寨沟景区虽然受了影响,但是通讯没断,只有乌有县附近的通讯是断的,所以我们才会那么担心,怕你跑到乌有县去了。”
  
  “我没去九寨沟,先来了黄龙沟,在黄龙风景区附近。”肖遥回忆了一下之前看过的地图道,“黄龙距离乌有县比九寨沟距离乌有县还远,有一百多公里呢。我昨天去了黄龙沟的山里,走的是没人的小路,山里没信号,又遇上下雨,没法出山,就在山里待了一晚上,今天早上才出山回到附近的镇上。”
  
  肖思齐夫妇都知道肖遥从小跟着陈轩去了不少地方,在山里过夜的经历不是一次两次,具备这方面的经验和能力。只说在山里过夜的事,他们是不怎么担心的,但坠崖的事情太过惊险,肖遥就瞒下了没说。
  
  “好吧,那你赶紧回来,回家再说。”叶嘉颖道。听说肖遥待的地方距离乌有县比九寨沟距离乌有县还远,肖思齐和叶嘉颖都是松了口气。
  
  “好的,我现在就出发去机场。”肖遥答应一声,挂上了电话。
  
  肖遥是边走边打电话的,这个电话打完,肖遥也差不多走到了自己的车边。掏出车钥匙按开车门,肖遥把背包往车子后备厢里一扔,就坐上驾驶位发动了车子。
  
  还没起步,肖遥就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挥着手跑了过来。
  
  “姜燕?”肖遥没有熄火,只是按下了驾驶位旁的车窗,将脑袋伸了出去。
  
  “肖先生,肖大哥,求你开车送我去乌有县!”姜燕冲到肖遥的车前,双手扶住了肖遥驾驶位那侧的车门,喘着气道。
  
  “什么?乌有县?”肖遥吓了一跳,“你知不知道昨天乌有县地震了?”
  
  “我知道!我刚刚回去后才知道的!”姜燕焦急的道,“就是因为乌有县地震了,我才要去。我家就在乌有县,我爸妈还有弟弟都在家里,我现在联系不上他们,心里担心,我要回去找他们!”
  
  “从昨天开始镇上已经没有去乌有县的班车了,所有的大巴车都在往九黄机场和成都方向撤人,好多旅游的人听到消息后都要返程,那些跑运输的私车也都不往乌有县去,我根本就找不到往乌有县去的车了。我认识的有车的人只有你,求求你送我去好不好?”姜燕红着眼睛把身上的钞票都掏了出来,“我给你车钱,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你当车钱!”
  
  “不是钱的问题,你知道我不缺钱的。”肖遥苦笑道,“你都说了,现在黄龙这边的人都怕被余震波及,在往外撤,你还要往乌有县这种震中地带跑,很危险的!”
  
  肖遥安慰她道:“抗震救灾的事,政府部门肯定会组织人去做的,你还是乖乖的待在安全的地方等消息比较好。如果你还有什么住在远离乌有县的亲戚朋友,我可以顺路送你过去,但是去乌有县?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打扰人家救援队的人救援比较好。”
  
  “那里是有余震的危险,可政府已经派人去那里救援了,说明那里已经过了最危险的时候。”姜燕语带哭腔的道,“乌有县那么大,那么多人,政府派去救援的人一时之间哪里顾得过来,还不是得找当地人帮忙?我就是当地人,我家里人都在那里,我要去那里找他们,也要去那里帮忙救县里的人。”
  
  “我知道那些来旅游的人怕危险要往外撤,都要回家,”姜燕继续哭着道,“我也不要你去帮我救人,只要你送我到乌有县,你就可以开车回去。我是真的找不到往那里去的车,实在没办法才来求你的。我也知道待在外面更安全,可如果是肖大哥你的家人在乌有县,你能安心待在外面安全的地方乖乖等消息吗?”
  
  听了姜燕的最后一句话,肖遥想起刚才电话中叶嘉颖说他们已经订好了机票要来川省找他的话。自己知道的道理,肖思齐和叶嘉颖肯定也知道,可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订了机票,如果是易地而处,换了自己,恐怕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吧?
  
  “唉~”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姜燕,想着这两天一夜相处的情谊,肖遥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叹了口气,摆了摆头道,“上车吧,我送你去乌有县!”
  
  “谢谢!谢谢肖大哥!”姜燕对肖遥连着鞠了好几个躬,这才跑到副驾驶那边拉开车门坐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