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世云起 > 第十一章 解释

  “小子,过来。”白衣老者看着南大交流的队伍在胡严的带领下走了出去,随后对着韩魏说道。
  “白老,那个太极袍是不是很好用?”韩魏走了过来,还没等白衣老者开口强先道。
  “你小子,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拿去。”白衣老者看着韩魏道,“此袍可变换各种样式,还能遮风挡雨。”
  “白老,你就不能说点儿有用的,这好歹是件仙器。”韩魏听到后一脸黑线道,这最垃圾的神器都有这样的效果。
  “能减点儿伤害,是那胡老鬼年轻的时候用的一件袍子,能勉强用,这小子敲竹杠是把好手。”白衣老头看着韩魏淡淡道。
  “好了,解释解释你的自己的问题。”白衣老者脸色一变严肃道。
  吴迪那一击在同阶很少有人能当住,是胡严传给他的必杀技。韩魏不仅一点儿事儿没有,还能把对方完全给压制,就说明了很多的问题。
  “这是校长传给我的,说不到万不得已肯定不能用,我只能打出那一击。”韩魏扯出来校长这张大虎皮,一脸正经的解释道,“白老,你看我这好歹要个半个月恢复,您那有什么丹药什么的...”
  “快滚,别让我看到你。”白衣老者说完转身就走。
  “哎哎,白老白老...”韩魏对着白衣老者的背影喊到,只见白衣老者两步就看不到人影了。
  “去丹药殿去拿去,记在校长的头上。”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和发呆的韩魏。
  “魏哥,你这招怎么这么猛。有空教教我啊。”韩魏走过来看到从人群中跑了过来道。
  “先把你自己的功法练好再说。”韩魏教训道,“什么时候能打过那小子,再教你。”
  张耀哭丧着脸回去准备修炼了。
  临走的时候韩魏随手将打赌赢来的半仙器的袍子扔给了张耀。
  众人看着张耀一阵羡慕,就连在场的老师也不例外。
  张耀感动的马上就要哭了出来。
  想到接下张耀要干的事儿,韩魏跟演武场的老师们问了声好,已经提前走了一步。
  半仙器不是大白菜,现在很多金丹甚至元婴的修士该在用着灵器。
  所谓灵器,是普通的修士用具,能进行真气的流动,才被称为灵器。
  而仙器,则是使用的时候,对使用者能有一丝丝的增幅。
  仙器是很难被打造出来的,异世界,只有屈指可数的强者能打造出来。
  韩魏回到住所之后,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体内的状况。
  按照韩魏现在的状况是不足以能打出一记焚天的,强行打出来的话对身为筑基五阶巅峰的韩魏的损伤很大。
  检查完自己身体的韩魏,眉头紧皱。
  按常理来说,自己用尽全力打出来这一记焚天,自己的经脉应该会有所损伤才对。
  现在损伤不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甚是还在缓慢的修复中。
  韩魏仔细的看着自己的真气在经脉中流动着,旁边逆流的淡金色的能量正在一点儿一点儿的修补经脉。
  还有这种好处,韩魏心里吃惊的想到。
  常人经脉损伤,轻则影响修炼,以后根基不稳,重则经脉全废,完全失去得到成仙的资格。
  而韩魏对自己身体状况很了解,经脉只要不完全破损,就能再重新修炼回来。这也焚天的秘密。
  玄机子所在层面的斗争,完全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到的。
  焚天是玄机子的不传之秘,而韩魏也是除了玄机子之外,第二个活着的修炼的人。
  在金色能量的帮助下,韩魏第二天便将自己的经脉完全修复如初,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并没有留下什么隐患,韩魏长出了一口气。
  果然以筑基五阶用出来威力这么大的焚天对自己的负荷还是很大。
  想起来昨天白衣老者答应韩魏的话,韩魏起身洗刷了一番径直向丹药殿走去。
  负责丹药殿的长老,比起白老和黑老还算正常的。
  韩魏一进门便闻到了浓郁的药味。
  “白老让我取点儿疗伤的药。”韩魏走进去后对着丹药殿的弟子说道。
  “您跟着我这面来。”一位很有颜色的弟子热情的对韩魏说道。昨天他也去看了韩魏的那场切磋,乖乖,这筑基境能打出来不亚于凝神境的一击的人,完全不能按照一般的筑基境的人来看待,况且又是校长的弟子。
  韩魏边走边想,怎么今天这么热情,以前听说丹药殿的弟子心高气傲,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儿。
  不一会儿,韩魏便来到了丹药殿的内殿。
  “你带一位筑基境的来这儿干什么?”丹药殿的一位长老看到这名弟子带着韩魏来到了内殿呵斥道。
  “长老,这是韩魏,来取点儿疗伤的丹药。”那名弟子听到呵斥,匆忙的解释道。
  “韩魏?一个筑基境的弟子都想来内殿来拿丹药?”长老冷笑道,“去外面等着,需要什么自己报上来。”
  “固元丹十枚,凝气丹十枚,洗髓丹十枚,先来这么多吧,不够了再说。”韩魏眯了眯眼道。
  “你把丹药当成糖豆了?”长老听到怒不可遏道。
  张口要这么,这哪是疗伤的,没有一个和疗伤有关的。
  旁边的弟子吓的俩腿打颤,这下出大事儿了,韩魏要的丹药每一个都价值不菲。况且还碰到了这个脾气出了名的暴躁的长老。
  “怎么回事?”还没等韩魏开口,丹药殿的殿主走了出来道。
  “殿主,这小子打着要疗伤要的名头来敲诈。”长老对着殿主恭敬道。
  “你叫什么?”殿主看着韩魏的双手眯了眯眼问道。
  “韩魏。”察觉到这位殿主的眼光,韩魏手抖了抖。
  “不错的孩子,不用这么紧张,跟我来。”殿主对着韩魏慈爱的笑道。
  “殿主,你不知道他要的什么啊。”丹药殿的长老激动道。
  “好了,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别为难这位弟子。”殿主说完便带着韩魏向炼丹的地方走去。
  “哼。”那位长老对着这位弟子冷哼了一下。
  “多谢殿主,多谢殿主。”那位弟子对着殿主的背影磕头喊道。
  “饶你这一次,快滚。”长老对跪着的弟子道。
  这位弟子飞快的跑了出去。
  长老阴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还不把杀气收起来。”殿主笑咪咪的对着韩魏道。
  “你很强,我打不过你。”韩魏承认道,就算巅峰时期的自己,对上这位殿主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小子,你筑基五阶快六阶就敢对一位金丹巅峰的长老起了杀心,我倒是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殿主轻笑道。
  殿主轻描淡写的语气并没有让韩魏松懈下来,反而心里一震,不仅紧张了起来。
  “你需要的东西都在这,以后需要什么都来找我。”殿主把韩魏要的丹药以及丹药殿的腰牌扔过去道。
  “多谢殿主。”韩魏恭敬道。
  “以后别这么生分,喊我王师叔就行了。”殿主道,“你的修为完全不够看,两个月后的比赛你去参加凝神境的那一组。”
  果然这些老怪物都不是这么好敲竹杠的。
  韩魏从丹药殿出去的时候,那些弟子们对韩魏的神态十分恭敬。
  丹药殿的殿主和校长是同一个师傅,韩魏完全感受不到他的真气的波动,就算韩魏巅峰时期也完全做不到这一步。
  韩魏回到住处,准备开始修炼,看到手里的丹药,韩魏一口气将八枚洗髓丹给吃了进去。
  有人在这一定会骂韩魏暴殄天物,这样珍贵的东西韩魏竟然这样浪费。
  暗中观察韩魏的殿主眼皮也不禁抖了抖,这小子,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韩魏估摸着八枚应该差不多可以将自己筑基的底子打造的更完美,剩下两颗就留给张耀。
  约莫着两柱香的时间,韩魏身体外表开始渗出一点乌黑的杂质,房子中充满了腥臭味。
  殿主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随即又舒展了起来,“真是怪物。”感叹了一句便不再去看韩魏的情况。
  一次吃这么多伐髓丹,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这小子经脉强度到底有多高,当年自己筑基境的时候也远远比不上韩魏。
  摇了摇头,殿主便不在多想。
  第二天一大早,韩魏从入定中醒了过来,看到浑身并没有多少的杂质,并没有太多意外。边起身去洗了个澡。
  这下自己体质应该差不多了,约莫着自己差不多可以炼体了。
  韩魏巅峰时所得的一本炼体术因为当时的境界已经完全用不到了,便没去问它,只是将口诀所背了下来。
  看着眼前所余的丹药,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必须要突破凝神境。
  昨晚八枚洗髓丹的药效还在体内残余着,洗完澡的韩魏便准备一口气破开筑基六阶。。
  两个月的时间从筑基五阶,到凝神境,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儿,对韩魏来说,只不过是将自己每一阶的底子打好的问题,其它都是水到渠成。
  张耀似乎被打击到了,每天也在拼命修炼,已经好几天没来韩魏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