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妃归来:帝君请恭候 > 第两百九十四章 快刀斩乱麻5
    暗市还是她刚开始来时的模样,街道随处可见的挑衅打斗声,混乱而不堪,无限地不断地放大人性为恶的一面,似乎只是一个纯粹发泄的地方,仅此而已。
  
      因为每次出现的位置都是随机的,好几回风宛云都能在西侧最近的附件位置出现,但这一次似乎运气不佳。
  
      半途中杀出了好几个人不说,好不容易赶到了西侧,又恰逢仅剩的两大帮派互掐,场面可以说不用太混乱了!!
  
      至于之前的烈阳宗……
  
      早在半个月前就成了这场一时兴起的阴谋之中首当其冲的牺牲品!
  
      不过烈阳宗的消失,也带着另外两大势力一同失去了竞争西侧第一的资格,如今的暗市西侧,已被另外两方称霸。
  
      曾经最强的消失了,那时最弱最默默无闻的,反而一跃成为了并肩领头的势力,风宛云不知道烈阳宗的那位宗主在临死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是否最终合上了双眼,又或者得知真相,含恨而死。
  
      整个过程,她也不过是在暗处煽风点火,当一方被她抓住了一点,并且成功上勾后,其实……结局已经可以料想到了。
  
      上一回,一共只有三方上勾。
  
      这一回,风宛云却并不打算将目标放在西侧,但过于强盛的势力实在不利于接下来的行动。
  
      那就……
  
      脚下遍布着支离破碎的碎片,混合着不知是人还是灵兽的血液,地面上的色泽早已暗沉,空气中弥漫着各种让人心生不安的氛围,四周除了叫骂声外,就是挑衅声。
  
      无疑。
  
      经过一个月的时间,暗市西侧这边的情况也已经被推上了白热化,成为了整个暗市当之无愧“最热闹”的地方!
  
      想要让这白热化持续下去,并且久经不衰,她其实只需要做一件事——
  
      白靴轻踏再一层干净的台阶上,随身而动的洁白衣摆微微晃动着,风宛云唇角微勾,眼底倒影着的‘幕府’二字,金边勾勒,大气磅礴,更携有一股无形的杀气笼罩在整座府邸上空,仿佛在警告着周围的人,此地居住之人绝非善类!
  
      哪怕四周硝烟环绕。
  
      这里也始终安然不动,稳如泰山。
  
      就在这时,紧闭着的玄色大门突然缓缓沉重地朝里两侧打开……
  
      从中走出了一名侍女打扮的女子,在抬眼看见风宛云时,整个人就是一愣,随即眼底划过一抹欣喜:“是风姑娘吗?太好了,您这段时间都上哪去了,夫人可是担心坏了生怕你在外遭遇不测!快快快,快进来吧!我得马上禀告夫人!!”
  
      风宛云眼中神色微动。
  
      只数秒后,便微微一笑,缓步走上前轻声道:“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看似一场无心之举,却得真心实意?
  
      为何这种事情发生在她身上的次数如此之多,又为何每次都落得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落幕……
  
      得一人的信任,当真是世间最难的事情。
  
      她本该高兴自己能获得如此多的真心与信任,可她不论如何变化,变化不了的始终是那颗早已冰冷如今越渐深寒的心,欺凌也好、背叛也好,是离弃又或者只是被当成可笑的替身,世间冷暖,早在她还知道什么是痛的时候就已尝遍,落得如今只知一句话——心暖得越快,冷却时就越寒上一分。
  
      初遇幕府的那位夫人时。
  
      是在烈阳宗和其他一大势力斗争时遇上的。
  
      一个女人,带着另一个娇弱的女人,就那样被人群团团包围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而她只是在高处观望漠视着这一切,也许是暗市的血腥早已深入人心,至少留给她的印象就是如此,所以风宛云并没有打算出手暴露自身的意思。
  
      可逐渐的。
  
      她的视线却再次不由自主的落在这两个女人身上。
  
      原因不为其他。
  
      而是这两人居然是手无寸铁之力的普通人!!
  
      犹豫再三下,这才选择了出手救人。
  
      没必要,因为她的一己私欲就让两个普通人为此死亡,虽然诧异暗市居然还有毫无修为的普通人,但既然有两个,应该还有更多吧……远的她救不了,便让手上无辜的杀孽多上几重也无妨,但这近的……姑且先救了!
  
      那时风宛云的修为并没有恢复。
  
      但凭着多年的沉淀,哪怕是在无法动用灵力的情况下,要想一心逃走,那还是能做到的。
  
      可即便作战经验占优势,却任然抵不过面对的是一群有修为能使用灵力的人!尤其是还得带着两个同是毫无修为的,一路几乎是硬冲,接连自己身上也落下了不知多少处伤口,这才带着人逃了出来……
  
      在把人带到一个较为安全些的地方时,风宛云那时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
  
      “你们走吧,不要回去那个地方了,交战的核心可就落在哪应该还得持续好几天呢,这些日子,就先回去避一避吧。”风宛云同样不懂,两个毫无修为的人是怎么在这混乱不堪的地方生活下来的。
  
      所以也就当这两人机敏,浑身的刺痛和虚弱感让她没想太多,才说完一句话没一会儿,便是眼前的画面忽然一阵晃白。
  
      还记得在昏倒下去时。
  
      其中一名较为年长些,但看着也才二十多出头的女子,满脸担心的连忙上前一步:“姑娘!姑娘你没事吧!”
  
      昏倒前。
  
      风宛云脑海里只闪过了一个念头——姑娘?是喊她么?可她今日的穿着,分明……
  
      再次睁眼时。
  
      风宛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两位还当真是大有来头。
  
      先不说那些侍女一口一个夫人的,就这家和外面完全截然不同的氛围,风宛云就知道自己恐怕是救了个“大户人家”。
  
      她随处闲逛。
  
      却意外来到了后院,被她救下的女子,正一脸委屈地被她对面的男子责怪着。
  
      其实说是责怪……风宛云倒觉得,女子依旧不以为然,男子始终各种忧心、担心冲昏了头,吼了没两句就软下声来安慰。
  
      再后来。
  
      她才知道了原来自己所在的地方叫幕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