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万界问情录 > 第三十一章:至诚悟心

  决定了人选,准备也做得差不多了,故而众人便也约好了时间,准备择日就会出发。
  数日之后,到了正式出发的日子。
  刘磊和胡八一,胖子早早的便来到了集合地点。
  这几天,刘磊时常会告诉几人站桩的重要性,并且一点一点的给几人详细的纠正了一番。
  两人练的很认真,就算是胖子每天也早起一起刻苦练习,几天下来,虽然没感觉身体有什么变化,但是却是每日都精满神足,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
  因为练武,习惯了早起,故而他们和刘磊最先到了集合地。
  “刘大哥,胡大哥,王大哥。”
  一会叶亦心也来了,脚步一如既往的轻快,她最先跑到了三人面前打招呼。
  紧接着陈教授,郝教授,楚键他们也联抉而来。
  众人一起聊了会天,又过了片刻,Shirley杨也走了过来。
  众人到齐后,很快的便开始启程,乘上了一辆西行的列车。
  火车上,还是像剧情中描述的那样,Shirley杨与陈教授重新规划了路线,准备先行前往昆仑冰川,而胡八一则是极力反对。
  最终却还是在众人的劝阻之下勉强答应了。
  期间刘磊并没有没参与,因为他知道最终昆仑冰川是一定要去,不然没有笔记本线索指引,众人是无法找到精绝古城的。他也只是在胡八一回忆参军怪事时候安慰了一下!其它的并没有多说。
  一路上,他除了与叶亦心的交流之外,也就是和胡八一,王凯旋闲聊,解答他们一些关于国术的疑问。
  至于Shirley杨,陈教授等人,刘磊并没有刻意去交流什么,只是有问题时简单的沟通。
  胡八一这个人有情义,性格也豁达,在刚开始看小说时就是刘磊比较喜欢的角色,在刘磊刻意的结交下,是两人的交往还算顺畅。
  列车中的变故虽然让胡八一的情绪低沉了下来,但是两人之间的交流却是没断。
  “胡兄弟,你的这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涵盖古今,包罗万象,实可谓一等一的奇书,其中的精深奥妙乃是通澈今古的智慧聚集而成,你就这样交给我?”
  刘磊拿起胡八一凭记忆书写的手抄本,里面记载着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最艰涩难懂的天子卷。
  刘磊在教胡八一他们国术时,一起聊到过他们下墓时的经历,胡八一当时说到阴阳风水秘术时,刘磊就毫不避讳的表示自己希望借胡八一阴阳风水秘术中的天之卷一观,想从中感悟星宿,易学,用来增进国术修为!
  当时胡八一沉吟不语,刘磊也就没跟着追问。
  今天胡八一忽然主动跑到他的卧铺房间中,将这一卷抄录完成的手抄本交给了他,看这书内容的虽不长,但却极为艰深难懂,不好记忆,可见胡八一应该费心参研了好久,才能记忆清楚。
  “刘大哥,你当时既然能在刚见胡某与胖子时,知道我们做的事后,还信任我们,尽心的教我们国术,我当然也可以在刘大哥需要的时候竭力帮助了,只是还希望刘大哥不要将这卷秘术传给其他人。”
  胡八一笑得开怀,两人相交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彼此对对方的性情却都有些了解,知道彼此都不是阴险狡诈之辈,故而在交流的时候也是相对真诚。
  胡八一并不了解刘磊,同样的,对于自己身上的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也了解泛泛,但即便不甚了解,他也知道自己手中的书卷之珍贵。
  但这正是胡八一的个人魅力体现。这从他盗墓是为了战友遗孤的生活费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对于朋友,他从来都是竭尽全力。
  而这种真诚,也是这个时代的许多人共有的高贵品德,而这种品德在后世利益至上的时代已基本荡然无存。
  生活越加繁华,人心越加繁杂。
  “胡兄弟啊胡兄弟,你还真是。”
  刘磊有些无奈的看着对面笑得豪爽的男子,他刚开始教他们国术真的是因为对他们人的欣赏,想教他们一些防身之术。虽然他早有对这本秘术的觊觎之心,考虑过各种手段,但如此容易便获取成功,还是让刘磊有许多的意外,胡八一的坦诚以待,让刘磊心生感动,想着应该教他们些真东西啦!
  “这本天子卷是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最艰深晦涩的,我参读了十多年,也只知晓一些皮毛,刘兄弟,你国术修为高超,见识也广,想必应该能够从中了解的更多。”
  刘磊用手重重的拍了拍胡八一的肩膀,然后坚定的说。
  “胡兄弟,感激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的情我承下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就是兄弟,有难共渡,有福同享”
  这一刻,刘磊开怀大笑,从胡八一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送走胡八一后,刘磊并没有立刻去翻阅阴阳风水秘术,而是一个人走出卧铺房间,来到车厢连接门处,趁没人,翻身出火车,来到了车顶,他想一个人静一静。
  看着远处的高原山川,想着胡八一刚才把风水秘术交给自己的真诚笑容,刘磊忽然想到了最初的自己,刚从学校出来的自己,那个时候的自己青春年少,对未来充满憧憬,对人心也多是善意看待,但职场斗争,人际算计,历经坎坷之后,他的心中却已然渐渐的蒙上了尘埃。
  “如果我没有经历那么多,是否我的心思也是一如既往的纯澈?”
  “诚于己、诚于情、诚于武、只是坚持吗?”
  妻子,孩子,王超,唐紫尘,叶亦心,大金牙,胡八一,王胖子……
  一个又一个的人影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掠过,之后渐渐的融合成一个熟悉的笑容。
  那个笑容很开怀,很轻松,很……肆无忌惮!
  那是曾经的刘磊,也是最初的刘磊。
  刘磊心中忽升感悟!
  至诚,至诚,没有一个至诚至纯的心算哪门子至诚!
  以诚心待人方为诚于己!
  以情心对情方为诚于情!
  以武心修武方为诚于武!
  而不是有如今的种种算计。”
  心意明澈,认清自己。
  至诚之心的感悟,带动刘磊的至诚心灵之力不断的凝炼提升,更加具备灵性,很快超越原来的巅峰水平,向一个未知境界攀升,虽然最后没有突破,但刘磊对被他称之为至纯之境的新境界,已经有清晰的认识,只差一个机缘感悟!
  精神不断的产生变化,身体中的劲力也自发的开始运转起来。
  随着劲力的运转,刘磊整个人也是无意识的站了起来。
  他缓缓的举起手,手轻轻柔柔的,浑不着力,手掌轻轻的展开空捏成捶,全身松软,连脸上的表情,下身丹田都轻松无比。
  紧接着刘磊便自然的开始打起拳架子,形意架子,八卦架子,八极架子,信手拈来,毫无章法,也没有一点威猛的意境,就如公园里面老太太玩太极操一样。
  但是这“舞术”在刘磊慢悠悠地打出手来的时候,却有一股异样软绵的感觉。
  全身的气血不断的运行,疯狂增加,凝炼,洗刷他全身的骨骼,肌肉!
  刘磊在这种特别的状态之中,他的心中自然的掠过一段道德经中的话语。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水为至善至柔;微则无声,巨则汹涌;与人无争却又容纳万物。
  刘磊体内,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所有的劲力,心血,气息都被凝聚到一起,抱拢归一,向下而沉,在下丹田的关元穴位置,化为了一个介乎有与无之间的点,又再度散发开来。
  刘磊知道,他再次突破到内家拳的丹劲之境,虽距离龙蛇世界的巅峰还有一段距离,但在鬼吹灯世界,凭借国术至刚至阳的气血,强悍的劲力,凝炼如一的精气神,他已经基本无惧大部分的危险。
  而且在之前突破化劲时,刘磊就重新感知到神秘的穿越光团,证实了他穿越前的猜想,现在突破到丹劲,要是真的遇到无法抵抗的危险时,他完全可以感知穿越光团,立刻返回现实世界。
  刘磊抱元守一,凝炼气血缓缓沉于体内,长长的一条白气从他口里笔直射了出来,好像一支突然射出去的气箭。
  一口清冷的高原空气吸入口中,刘磊感觉他的精神世界也仿若完全开阔了一般,再没有丝毫的沉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