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醉卧春庭看月华 > 番外:岁岁长相见

  太子府四处挂着红色的灯笼与绸带,一派喜气洋洋的氛围。
  苏念站在门前,静默地望着。
  听闻,凤冠霞帔,十里红妆。
  平日里,口口声声说着不所谓的她,此刻忍不住捂住心口,那儿如烈火焚烧般刺痛。
  怎么可能真无所谓?
  今夜,心上人就要结婚了,却与自己无关。
  觥筹交错声渐渐停息,算算时辰,这应到了入洞房的时候。
  萧永清是太子啊,是将来要做皇帝的人。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若现在自己都不能忍受,那将来……她想都不敢想。
  她苦笑了下,转身回了屋,阿宸还闹着不肯睡觉。
  许是她脸色太苍白了,见她进来,阿宸跑到她面前拉住衣袖:“阿娘,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阿宸乖,阿娘没事的。”
  她拼命挤出笑容来,可她知道,恐怕比哭还要难看。
  阿宸见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也不嬉闹了,乖巧地躺在床上,睁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她。
  “阿娘~”
  “嗯?”
  “你还有我呢。”
  他掀开被子,连鞋都顾不得穿上,扑到苏念坏里,大声地重复道:“阿娘,你还有我呢!”
  她的眼泪一下就止不住了,摸着阿宸毛绒绒的小脑袋,喃喃自语:“阿宸,对不起,跟着阿娘你要受苦了。”
  若芽拉住几次三番想要冲出去的红杉,红杉气得咬牙切齿:
  “你拉我干嘛?我要去宰了那不要脸的家伙!对,还有那个负心汉!”
  有人曾说,红杉就是苏念养的狼,还是露出獠牙,随时可以跳起来与人搏命的那种。
  苏念知道,红杉虽然看起来暴躁易冲动,可还是识大体的。
  “算了,红杉。”她拭去泪水,语气平和而冷静,“寒酥现在的国力,是禁不起与北漓交战消耗的。”
  红杉哼了声,暂且收起了利爪,嘴里骂骂咧咧个不停。
  若芽以阿宸要休息为名把红杉赶了回去,苏念哼着小曲好不容易把阿宸哄睡着了。
  若芽坐到苏念身边,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轻声道:“别难过了,我们都在的。”顿了顿,“再说,你哭起来太难看了。”
  “死丫头。”苏念破涕为笑,轻轻捶了她一拳,想了想还是问,“真那么难看吗?”
  “笑起来才好看嘛。”若芽伸手把苏念的嘴角推上去,“你以前不总是宽慰那些失情女子嘛,怎么现在到自己反倒过不去了呢?”
  “是啊,怎么到自己就这样了呢。”苏念拍拍脸,“不想了,睡觉睡觉。”
  “今晚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若芽眨眨眼睛问,“就像当年在平渊,我们刚认识时那样,好不好?”
  “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
  知道若芽的用意,苏念勾了下她的鼻子。
  “不嘛,人家就想和你一起。”若芽把脑袋搁在苏念腿上撒娇。
  “好,咱们的若芽才三岁。”说着,苏念故意把若芽的头发揉乱。
  “嘿。”
  若芽刚咧起嘴来,就听门外传来脚步声,随后屋门被身着喜服的萧永清推开来。
  他嘟嘟囔囔道:“苏念,你能不能稍微表现出点难过来?今天我可是娶别人了哎。”
  那身红此刻十分刺眼,萧永清今日可真俊朗,可惜是为了他人,苏念的心又开始疼痛起来。
  “太子殿下现在不去掀新娘子的红盖头,跑到妾身这儿来做什么?”苏念冷冰冰地道。
  萧永清愣了下,忽然笑了起来:“念儿,你生气了?”
  “没有。”苏念把脸转向一边,避开他炽热的目光。
  “那你就是吃醋了。”
  “谁要吃你的醋。”
  萧永清眼中满是柔情,他背着手踱着步子,慢慢凑到苏念面前:“真生气啦?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我我我……”苏念迎上萧永清的目光,脸瞬间红起来,“你想干嘛?”
  “干嘛?当然是做结婚该做的事啊。”
  萧永清又逼近了些,苏念能清晰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流。
  “不行,我答应若芽要陪她的。”
  “啥?我没说过啊。”若芽连忙否认。
  “可,你儿子还在这儿呢……”苏念小声嘀咕做着最后的挣扎。
  “没事没事,阿宸去我那休息好了。”若芽说着,抱起睡梦中的阿宸就往外走。
  阿宸被惊醒了,无辜地揉着睡眼问:“若芽姑姑,怎么了呀?”
  “阿宸,你想不想要弟弟妹妹呀?”萧永清抱起阿宸笑嘻嘻地问。
  “阿爹!你今天好……艳哦。”阿宸有些惊喜,“我想要小妹妹!”
  “为什么想要妹妹呀?”
  阿宸拍了拍胸脯:“因为阿宸就是男孩子。”
  “好啊。”萧永清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脸,“阿爹和阿娘商量一下,那你今天把阿娘让给阿爹好不好?”
  “哦,记得是小妹妹哦。”阿宸临走前不忘叮嘱道。
  萧永清敞开衣襟,勾起嘴角对苏念道:“听到咱们儿子的诉求了没?”
  “找你的新娘子一样可以……”
  话还未说完,苏念前一黑,萧永清把红盖头丢到了她脑袋上。
  她伸手刚想去摘,双手便被钳住。
  萧永清凑到她耳边低语:“我的新娘子就在这儿,今日如此,往后亦如此。
  “我萧永清今生,只认你苏念一人为妻,不纳妾,不续弦。
  “此生此世,定不负你。”
  “我信。”
  愿如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定如梁上燕,年年永不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