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后的浮幽之灵 > 第037章 变故

  幽九罗心目中的幽忌厄,似乎永远都停留在小时候,
  还总是美好的时候。
  某时的单纯,某时的温暖,某时的善良,某时的勇敢……
  她在不自觉间,将点点滴滴想要留住的瞬间抽离出来、汇聚在一起,拼凑成了另一个幽忌厄,
  而后不管他有了什么样的变化,她都固执的只愿记住心里想留住的那个他。
  幽忌厄不愿戳破,却又不想她一直欺骗自己。
  她该知道他本性与其他人一样是冷漠的,自私的,
  她也亲眼看到过他差点将人活活打死的残暴一面……
  “我将幽三的手打断了。”
  幽忌厄淡淡道:“就是伤了你那只手。”
  “……”
  幽九罗瞪圆了眼睛,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原本将他从边界扔下去的。”
  所以大家才会听到惨叫声。
  幽忌厄淡淡道,“不过我知道如此将他扔下去你一定会怪我,所以就只是打断他一只手,便宜他了。”
  幽九罗嘴唇动了动,直着眼睛发了会呆才喃喃道:“他该打。”
  不止一次想置她于死地的人,打断一只手也算公平吧?
  “你不忍心的。”
  幽忌厄摇了摇头道:“老祖宗让我抢一扇神门,为浮幽城争取一些时间,我虽答应了,却不是为了浮幽城,以后也不会为浮幽城做任何事。”
  “我只想试试看有没有办法能让我们一同离开。”
  他微微偏着头,露出了近乎可爱的神色,淡笑着道:“其实浮幽城会怎么样关我什么事呢?浮幽城的人都死光了又关我什么事呢?反正他们一直对我们不好,你说是不是?”
  幽九罗盯着幽忌厄,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眼里的不满和埋怨住渐变成了懊悔和伤感,
  半晌后才颤颤说道:“是我不好。”
  她不该多管闲事的。
  她若不管闲事,就不会惹得那么多人厌憎,对她冷眼相向,恶形恶状。
  她太蠢,太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做的是件很高尚的事,
  因此便不在意众人的冷眼和憎厌,
  可她忽略了幽忌厄,
  他们是姐弟,她惹了麻烦也会连累幽忌厄,
  她被人欺负,自己不在乎,幽忌厄会在乎。
  因为他们对她不好,所以幽忌厄才会憎恨除她与老祖宗外所有的浮幽人,
  才会小小年纪便闯入迷窟,用最残酷的方式磨练自己,
  只有变得无比强大,才能保护她少受伤害。
  “都是我不好……”
  幽九罗难过的摇摇欲坠,脸色难看的像鬼一样,满心都是懊悔自责,恨不得一头扎到烂泥潭里去。
  幽忌厄将她揽住,轻叹一声道:“你很好,是他们不好。”
  幽九罗将脸埋在幽忌厄胸前,哽咽着道:“是我不好,是我先招惹的他们……”
  她只管过自己的日子就是了,何必去管别人如何。
  幽忌厄道:“老祖宗说你是浮幽之灵,你所做的都是出于本能。”
  “屁的本能!屁的浮幽之灵!”
  幽九罗抽了抽鼻子,闷声道:“以后你一定要好好保重,不用再惦记我,我以后不会再多管闲事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幽忌厄微微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他不信她能照顾好自己。
  她的性子,大多时候都太过绵软,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也只会忍气吞声默默走开,
  实在被逼急了发作一回,能伤到的也只有自己而已。
  这一回若不是老祖宗说了迷窟中可能会有令她脱胎换骨的机会,
  他是说什么也不会同意让她‘孤身’进入迷窟,
  如果这一趟迷窟之行没能得到想要的结果,他便不会让她冒险进入神门,
  当然,他也不会去。
  他不能让她在没有自保能力的情况下进入一个充满未知的地方,
  也不能将她一个人留在暗无天日的浮幽城,不能让她与那些行尸走肉般的族人一同等死。
  她是浮幽城唯一鲜活的存在,没有她,他可能也早变成行尸走肉了。
  还是不够强大啊!
  幽忌厄不止一次如此埋怨自己。
  若他足够强大,便能带她冲出暗域,去一个像画卷般美妙的地方生活……
  两人都陷在各自的思绪之中,谁也没注意到不远处的泥潭上露出了一双满是怨毒的眼睛,
  而后突然的,便起了漫天的黑雾,泥潭里钻出了一只脑袋几乎顶到天空的黑色巨人,抢着一只黑色巨锤向两人狠狠砸下。
  幽忌厄反应极快,
  几乎在异变乍起的时候便抖出无数剑芒,穿过黑雾向着巨人激射而去。
  看起来无比强悍的巨人,被剑芒撞上,竟在瞬间便裂成数块,化作漫天泥浆倾洒而下,
  “看到了吗,它虽然看着可怕,却只是一团烂泥而已。”
  幽忌厄说话间身子轻轻一晃,一大片柔和的蓝光便腾身而起,化成巨大的蓝色光团将两人牢牢护在其中,
  泥讲铺天盖地,却没能在两人身上淋上一点一滴。
  幽九罗幽幽轻叹一声,幽忌厄到底有多少本事,她根本一无所知。
  “找死!”
  幽忌厄眯起眼睛,恶狠狠盯着远远观望的老怪物。
  “在这里等我,别怕,它伤不了你。”
  低低嘱咐了一句,将幽九罗留在巨大的蓝色光团之中,腾身而起像只大鸟般向着老怪物方向冲了过去。
  漫天黑雾紧随而至,
  幽忌厄反手一剑将黑雾远远震开,头也不回的喝道:“滚,别逼我将你们赶尽杀绝!”
  他竟连怨魂也认得?
  先前他曾说过囚禁折磨之类的话,难不成说的就是它们?
  莫非……
  幽九罗迷惑片刻,蓦的想到了一个可能,
  难道它们都是死在迷窟中浮幽人的灵魂?
  一直被老怪物囚禁着折磨着?
  想到这里时,幽九罗不由拧紧了眉头向前方望去,
  一望之下大为解气,
  她好似只是恍了个神的功夫,老怪物已经被斩成两断,
  鱼身落入泥潭中消失不见,
  鱼头正被幽忌厄用剑劈头盖脸的抽打着。
  他脚下踏着一片蓝光,在泥潭上如履平地。
  鱼头在蓝光上翻翻滚滚,喉咙中不断发出低低的哀嚎声,瞧着凄惨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