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17章 打草惊蛇,釜底抽薪
    来运楼在扬州府只能算是二流的酒楼,当辛老七亮出身份后,哪怕还不是饭点,可掌柜依然不敢怠慢,马上就叫来了厨子和伙计,准备做饭。』  
  
      辛老七看到那些伙计有些乱,就说道:“每桌八菜一汤,菜的话,家常菜即可,不可靡费,否则你自己掏钱。”
  
      掌柜一听就懵了,他呐呐的道:“大人,小店的厨子可是传承了三代的高手,您这……”
  
      辛老七硬邦邦的道:“这话是我家老爷说的,你自己看着办。”
  
      掌柜只得苦笑着去了后厨,这些菜他必须要亲自盯着,不然出了问题,他一家老小的人头不保。
  
      辛老七就坐在大堂里,门外站着一个小旗的军士,盛宴即将开始……
  
      而方醒此时正在和肖震谈话。
  
      “关于你的事本伯已经上了奏折,虽然你儿子犯了错,可你并没有屈服,这一点相信陛下能看到,所以,只要能平息了这次盐商之乱,本伯担保你将功赎罪,不会降级。”
  
      肖震感激的道:“下官有此福运,多亏了伯爷,感激不尽,感激不尽啊!”
  
      谈了几句之后,肖震就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伯爷,您可是想让他们俯吗?不是下官胡说,那些盐商们都是钻进了钱眼子里的饕餮,只认钱啊!”
  
      方醒颔道:“本伯知道,所以本伯现在还在这里。”
  
      ……
  
      方醒两次下扬州,扬州城里总会少些人,所以在半个时辰之内,凡是在城中的盐商都来了。
  
      进了来运楼,盐商们只看到了黄钟。
  
      “各位辛苦,请坐吧。”
  
      黄钟坐在位,然后盐商们纷纷坐下。柜台那里,小刀正在练字,可练的不是字帖,而是人名。
  
      “那些都是苗诚福一派的,有黄滨……”
  
      小刀听着肖震派来的小吏介绍,记录着每个盐商的情况。
  
      “上菜。”
  
      随着黄钟的吩咐,那菜流水般的送了上来。
  
      八道菜里有五道是蔬菜豆腐,可盐商们却吃的很‘香’。
  
      酒是淡酒,三巡之后,黄钟就起身道:“诸位都是富甲一方的能人,伯爷说了,只要能把此次盐政改革之事办妥,朝中必然会考虑到你们的付出,肯定会有所补偿。”
  
      盐商们都笑眯眯的听着,可心中却是嗤之以鼻。
  
      你忽悠谁呢?
  
      朱棣的德性大家谁不知道,眼睛里容不得沙子。
  
      若是在没有坑朱勇之前,那么大家还是有一点相信。
  
      可现在嘛,呵呵!
  
      黄钟也不多说,坐下来闷头就吃,让盐商们鄙夷不已。
  
      干巴巴的几句话就想让我们上套,这就是兴和伯的手段吗?大明的皇太孙有这种老师,未来堪忧啊!
  
      这顿饭吃的很闷,也很慢,等黄钟放下筷子后,盐商们都准备走了,他却笑眯眯的道:“伯爷说了,若是诚心想悔过的,那就把仓库里的盐马上出去,诸位自己考量吧,慢走。”
  
      “一定一定,我等回去就。”
  
      “大人放心,小的马上就把仓库里的盐给送出去。”
  
      “……”
  
      黄钟听到这些承诺,就拱手道:“那就多谢大家了,在下回去一定向伯爷禀告,朝中的嘉奖想必不日就到。”
  
      “他们不会。”
  
      等黄钟回去禀告方醒时,方醒说道:“我不过是想让他们觉得此事朝中投鼠忌器,不然哪舍得花钱请这些人吃饭!”
  
      “伯爷是想骄敌吗?”
  
      方醒笑道:“正是,各项准备都还在筹谋中,贸然出手,那确实是会投鼠忌器。”
  
      于是一顿让扬州府上下瞩目的饭局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民间政治家们都认为这是盐商们的一次胜利。
  
      “他们会跑。”
  
      肖震急匆匆的赶来,擦去脸上的汗水说道:“伯爷,下官昼思夜想,觉得这些盐商既然知道此事已经无法善了,却迟迟不见动作,肯定是在筹划银钱,随时准备逃跑。”
  
      方醒赞赏的道:“你的分析不错,他们肯定要跑,不过此时大军在城中和城外封锁,他们必须要找到漏洞才行。”
  
      肖震想了想:“那伯爷您今日请他们吃饭,就是在布局?”
  
      “慢慢看吧。”
  
      方醒不相信扬州府的任何人,所以肯定不会透露自己的布局。
  
      ……
  
      方醒的奏折快马加鞭的被送到了朱棣的手里。
  
      “……盐商已然成患,以商贾对抗大明,此风不可长。”
  
      “……臣已撒下大网,就等着封住扬州府,然后动手。只是需赶紧通知各地,随时准备应变……”
  
      朱棣把奏折拿给朱瞻基看,然后说道:“兴和伯这是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吗,那朕就等着看他的大网能网住多少人。”
  
      “陛下,成国公在殿外请罪。”
  
      坐在朱棣的位置能看到殿外的情况,他看着跪在殿外的朱勇,不屑的道:“让他滚回家去!”
  
      ……
  
      来运楼的那顿饭之后,扬州府诡异的平静了下来,可整个南方,甚至连带北方都在闹盐荒。
  
      方醒每日都在驻地呆着,仿佛不知道风暴已经聚集在扬州府的上空。
  
      这日下午,一个身上带着海腥味的便衣男子进了这个大院子,找到了方醒,然后方醒就召集了麾下。
  
      “时机到了。”
  
      方醒指着坐在自己下的男子介绍道:“这位是傅显,水师都指挥使。”
  
      “见过傅大人。”
  
      傅显的脸看着一如既往的黑,他笑道:“诸位多礼了,本官此行来只是配合兴和伯,完事后我请。”
  
      “好!傅大人爽快!”
  
      沈浩大声叫好,等现只有自己出声后,不禁暗自叫苦。
  
      “今夜沈浩部留在城中。”
  
      方醒的话让沈浩大喜过望,急忙道:“多谢伯爷看重,下官今晚一定会拿住那些盐商。”
  
      方醒微微一笑,然后吩咐道:“林群安在城中坐镇,配合肖知府维持城中的秩序,切记不可乱,不可阻拦盐商外逃,甚至要逼着他们外逃,明白吗?”
  
      “伯爷,小官明白了,稍后取消轮换,全体军士上街巡查。”
  
      “很好!”
  
      方醒对林群安的悟性很满意,然后他就继续命令道:“吴跃。”
  
      “伯爷!”
  
      吴跃走到中间抱拳听令。
  
      方醒斟酌了一下道:“林群安这边打草惊蛇,盐商们必然会狗急跳墙,不过他们不敢走6路,所以……你马上带人去拿下那些和盐商勾结的官吏,然后装作有所得的模样赶紧出城,咱们到东边去。”
  
      “是,伯爷!”
  
      方醒起身,目光扫过众人,振眉道:“那些盐商以为我会投鼠忌器,那老子今日就给他们来个釜底抽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