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50章 开始! 为盟主:‘161001010742221’贺!
为第22位盟主:‘161001010742221’贺,加更!
  
  ......
  
  午饭时,那些首领们再次聚集,当阿台宣布了这个方案后,全场寂静。
  
  方醒斜睨着这群人,傲慢的道:“这是陛下的意思,鞑靼应当在和宁王的管辖之下才能得到大明的支持。”
  
  朱棣还在观望之中,想看看鞑靼能否彻底归顺,然后才会给予称号,比如说以前的奴儿干都司。
  
  下面的人面无表情,阿台对着方醒微微摇头,示意不可行。
  
  方醒起身道:“三日,三日后本伯要看到人马,否则……本伯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大明的怒火!”
  
  方醒拂袖而去,阿台呆呆的坐着,就像是个……傀儡。
  
  是了,他本就是个傀儡,以前是阿鲁台的傀儡,现在变成了大明的傀儡。
  
  很快,这群人就只剩下了察罕。
  
  察罕皱眉道:“王爷,兴和伯弄这一出太急了呀!搞不好会激怒了他们。”
  
  阿台的眼睛微眯,冷笑道:“都是野心勃勃之辈,最好全部都收拾了。这块草原容不得第二个主人。”
  
  阿台忘记了自己也不是这块草原的主人,刚才被那些头领们羞辱的愤怒一下就迸发了出来。
  
  “瓦剌人这个冬天也不好过,他们若是去投奔,那就是自投罗网!去吧!都去吧!”
  
  阿台挥舞着双手,面色涨红。
  
  “大明好歹不会抢了我们的草场,起码不会无故杀戮我们的牧民,可他们会!杀人盈野,杀!就知道杀,然后就去抢!还以为这是在前宋呢!蠢货!都是蠢货!”
  
  月鲁送了杯水过去,打断了阿台的愤怒。
  
  喝了水,阿台面色稍霁,对察罕道:“你要盯着他们,发现异常,马上派人来报信。”
  
  察罕点头道:“王爷放心,只是明军会不会先动手呢?”
  
  阿台说道:“不会,明军是来安抚的,大军只是示威罢了。”
  
  ……
  
  方醒抛下了此事,整日带着家丁们在草原上转悠,可惜附近没有猎物,只能是遗憾而归。
  
  以往鞑靼部不敢在这个距离兴和堡不太远的地方放牧,现在不同了,那些牧民们对这里的牧草很是满意,整日忙着收集。
  
  那些头领回去后也没有什么动作,据说有几位还专门在夜间穿着那双靴子出来巡视,黑夜中一闪一闪的,分外的耀眼。
  
  阿台每日只是饮酒,而陪伴他的只是察罕而已,显得势单力薄。
  
  第二天,方醒再次出去。
  
  草原上的花盛开着,徜徉于其间,恍如置身于童话世界。
  
  这是草原最美的时节,如果是诗人在此,必然会吟哦几首。
  
  辛老七等人都看着方醒,想着这般美好的风景,老爷怎么说也得弄一首诗出来吧。
  
  方醒也觉得胸中仿佛有些感慨,可他想了半天,就想起一首歌。
  
  “你是一匹野马,而我却没有草原……”
  
  方醒憋了半天,最后就出了这两句。
  
  这是诗?
  
  方醒回头,看到辛老七和其他家丁都面色古怪,像是便秘的那种神色,就干咳道:“你们懂什么?这是后现代诗,咳咳!简单而蕴意无穷。”
  
  几人到处游荡,方醒不时感慨着草地的平整,要是中原是这般的话,修路能省不少钱。
  
  中午几人就找个地方埋锅造饭,喝着小酒,秋风吹拂着,只觉得飘然欲仙。
  
  这就是草原,能让你的胸中块垒尽消。
  
  方三的离去让大家都消沉了许久,在这个环境下,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小刀最为机灵,吃饭完就去采花,五彩缤纷的花儿被他编成花环,每匹马的马脖子上都挂了一个。
  
  再慢慢的转悠一会儿,估摸着时间,回到营地正好赶上晚饭,方醒等人就准备回去。
  
  才往回骑行一里地,身后就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辛老七喝道:“方五去看看。”
  
  方五策马冲了出去,没多久,地平线上就出现了一个黑点,方五和他碰面后交谈了几句,然后两人一起打马过来,看样子好像有些急切。
  
  及近,那个男子的容貌也被看清,方醒有些印象。
  
  “老爷,他是和宁王的侍卫!”
  
  男子神色激动的说了一堆话,小刀翻译道:“老爷,他说在前面发现了一个大明人,被人砍成重伤。”
  
  “为何不救回来?”
  
  方醒尖锐的问道。
  
  小刀翻译,男子激动的比划着。
  
  “老爷,他说那人的腿断了,一抱上马就疼的大喊大叫。不过他带来了信物。”
  
  男子从怀里摸出一个牌子,方醒的眸子一缩,喝道:“走,咱们去看看。”
  
  方醒一马当先冲出去,辛老七接过牌子,说道:“是锦衣卫的人,说不定是发现了什么问题,赶紧走。”
  
  一行人马上就跟着男子打马而去。
  
  马蹄踩过,花瓣凋零落下。渐渐的,那花枝又缓缓的弹起来,就像是被压住的草籽,一到春天,它总能顽强的冲破一切屏障。
  
  一路疾驰,一个时辰后,眼前是一条小河,前方的那个男子突然加快了马速。
  
  辛老七拿出弓箭,毫不犹豫的一箭射去。
  
  “啊……”马儿的屁股中箭,顿时疯狂的人立起来,男子落马。
  
  小刀几乎是跟随着箭矢一起冲了过去,男子落马后就想爬起来,小刀近前一脚踢在他的脸上,顿时传来了杀猪般的惨嚎声。
  
  辛老七大步过去,一把揪起男子,一拳就把他打喷吐出来,小刀马上喝问道:“谁派你来的?说,不然用马拖死你!”
  
  男子突然猛地一头撞向辛老七,辛老七头后仰,男子却趁机掐住了他的脖子。
  
  方醒摇摇头,觉得这人傻透了,这是辛老七有意卖的破绽,习惯性在卖破绽。
  
  果然,那双手刚摸到辛老七的脖颈,他的脑袋不退反进。
  
  沉闷的一声响后,男子的双手无力的落下,辛老七松开手,他一头倒在地上,两眼翻白。
  
  方醒喝道:“老七,不用问了,拿下他。”
  
  辛老七闻言就找来绳子把男子捆住,方醒沉吟道:“老七带着人先走,我自有办法赶到。”
  
  方四急道:“老爷,您怎么能一个人……”
  
  “闭嘴!”
  
  辛老七喝道:“听从老爷的安排,我们马上走!”
  
  只有辛老七能无条件的相信方醒,哪怕方醒明儿就把月亮弄下来,他也会赞一句:“老爷真厉害!”,然后该干嘛就干嘛。
  
  等辛老七带着人消失在视线中,方醒原地闪动了一下,莫名其妙的就骑在一辆越野摩托车的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