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929章 是的,非常之猥琐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朱瞻基觉得很奇怪,以往那些有功之臣,但凡做了些许事情,就会不自觉的夸大表功,可陈默这是……
  
      “不必过于谦逊,朕登基以来,有功必赏,你……”
  
      “陛下,小的……”
  
      陈默一横心就说道:“出海之后,每每是小的和那些土人交接,倒是哄了不少。”
  
      朱瞻基一听大感兴趣,觉得这厮可能是个天才,就问道:“说细些。”
  
      陈默纠结的道:“小的和那些土人坦诚相见,他们大概觉得小的憨实,没几下就成了兄弟…..”
  
      “咳咳咳!”
  
      方醒干咳几声,目视朱瞻基。
  
      朱瞻基心领神会的当即封官:“黄金麓和刘明……”
  
      黄金麓冒险抢了话头,说道:“陛下,小的多年在海外,亏欠家中妻儿良多,恳请陛下让小的回家团聚。”
  
      刘明犹豫了一下,也只得跟着黄金麓一起表达了自己‘视官职为粪土’的意思。
  
      只有陈默朝着黄金麓挤眉弄眼了一番,没得到回应后,他就装傻。
  
      这是个官迷!
  
      知道他秉性的方醒不禁暗自摇头。
  
      黄金麓是对官场有些厌恶,不想再去勾心斗角。而刘明的心思大抵有些复杂,他估摸着是害怕被贴上方醒的标签,所以一半不情愿,一半乐意。
  
      朱瞻基没有犹豫,说道:“那么你二人就是锦衣卫百户吧!”
  
      锦衣卫?
  
      刘明面色惨白,黄金麓想哭。
  
      方醒见两人如死了爹娘般的模样,喝道:“锦衣卫何等重要的地方,哪会骤然让你们进去!那是挂着,不是实职!”
  
      不识抬举啊!
  
      朱瞻基有些不悦,于是对不吭声的陈默印象好了不少,就说道:“你既然能交通外藩,那就去礼部吧,朕记得礼部缺了个主事……”
  
      蹇义不在,记得这事的杨士奇出班道:“是的陛下。”
  
      朱瞻基点点头,示意这事就这么定了。
  
      陈默在发呆,突然眼睛一红,声泪俱下的嚎哭道:“陛下厚恩,小的……臣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后……后已。”
  
      一个黑不溜秋的胖子在嚎哭,鼻涕顺着鼻孔流到了嘴上,然后顺着流到下巴。
  
      朱瞻基心中有些嘀咕,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犯了个错误。
  
      等黄金麓三人走后,方醒却没告退。
  
      朱瞻基知道有些话不好当着大家说,就散了群臣。
  
      “满剌加我留了个后手,顺带让暹罗人觉着大明以后不想出海了。”
  
      朱瞻基摸着下巴的短须道:“你这是在钓鱼啊!”
  
      “对,就是钓鱼。”
  
      方醒说道:“苏门答腊已经被旧港接管了,我让人在那边试着种橡胶树。还有……汉王殿下去了大岛,地方倒是满意了,可却觉着没对手无趣。”
  
      朱瞻基无奈的道:“汉王叔喜欢厮杀,那边可有机会?”
  
      方醒摇摇头,那边现在全是土人,哪来的机会?
  
      朱瞻基撇开此事,问道:“刚才那陈默说什么坦诚相见,人看着也老实,难道那些土人都是憨厚的?”
  
      方醒沉默了一阵,纠结的道:“他……他……他喜欢……光着屁股。”
  
      “噗!”
  
      朱瞻基正在喝茶,闻言他眼睛圆瞪,一口茶水就喷了出去。
  
      俞佳拼命的在忍笑,最后激烈的情绪化为坑坑坑的声音,面色涨红。
  
      殿内的太监都在忍笑,一个个满面通红的,忍的很辛苦。
  
      方醒无奈的道:“那些土人因为他……那个啥……所以优越感就油然而生,从而放松了警惕。”
  
      “咳咳咳咳!”
  
      一个太监再也忍不住了,他蹲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催心催肺,就像是得了痨病。
  
      朱瞻基面色古怪,似笑非笑的问道:“还有这等路数?”
  
      方醒正色道:“有的,那些土人蒙昧,陈默看着憨厚些,还有些……猥琐,所以在土人里混的不错,堪称是如鱼得水啊!”
  
      虽然这样问一位臣子的底细不大好,可朱瞻基还是忍不住问道:“猥琐?”
  
      方醒严肃的道:“是的,非常之猥琐!”
  
      ……
  
      “娘娘,兴和伯回来了。”
  
      胡善祥躺在床上,按照御医的说法,她也就是十日内就要生产了,所以最好别起来。
  
      她的双手在护着鼓胀的肚皮,眼睛亮了一下,问道:“可是进京了吗?”
  
      即将临产的她也有些慌,朱瞻基虽然把时间平分给了她和孙氏,可她还是没来由的慌。
  
      午夜梦回时,她知道自己在慌什么。
  
      她担心自己再生一个女儿,而孙氏却生了一个儿子,那样的话,她的地位大抵就危险了。
  
      地位不要紧,可孩子呢?
  
      想起乖巧的端端,胡善祥就一次次的给自己打气。
  
      一定要生个儿子!
  
      “兴和伯还在宫中,咦!娘娘,兴和伯家的三个孩子也在宫中呢!”
  
      ……
  
      花园里已经是乌烟瘴气:土豆带着平安在烤肉,端端和无忧在边上看,两人都吃的嘴角油光发亮,犹自不满足,不住的叫嚷着快些。
  
      太后坐在亭子里,和婉婉吃着两小子烤出来的食物,气氛融洽。
  
      “土豆有大哥模样,平安却有些小大人的模样,这两兄弟倒是有趣。”
  
      太后笑吟吟的点评了平安两兄弟,婉婉附和了几句,然后看到小方在欺负太后的小黑,就拍拍手。
  
      小方一溜烟跑过来,吐着舌头摇尾巴。
  
      婉婉俯身,用纤细的手指点点小方的额头,嗔道:“整日就知道调皮。”
  
      小黑也屁颠屁颠的来了太后这里,然后用脸蹭着太后的鞋面,呜咽着。
  
      太后笑道:“这小狗就和孩子一般,受委屈了也知道回来抱怨。”
  
      这时有人疾步过来,在亭子外被李斌给截住了。
  
      李斌和那人说了几句,然后进来禀告道:“娘娘,兴和伯在宫中。”
  
      “他回来了?”
  
      太后拿起毛巾擦擦手,起身道:“今日就到这吧,让人把三个孩子送出去,等兴和伯一起回家。”
  
      “无忧,我把母后分你一半,你和我一起住好不好?”
  
      分别的时刻到了,两个小朋友眼泪汪汪的执手话别,这一幕看笑了婉婉,看愁了太后。
  
      宫中的孩子不多,端端没有伴啊!
  
      ……
  
      “朕又要做父亲了。”
  
      朱瞻基有些得意,他的孩子不来则以,一来就是两个,这是何等的牛逼。
  
      方醒打个哈欠道:“我都四个了……对了,我还得要去神仙居看看。”
  
      “小心后院起火!”
  
      朱瞻基不无嫉妒的幸灾乐祸着。
  
      “起不了,我顺便把她们母子接回去住几日。”
  
      方醒施施然的出宫,迎面而来的却是欢呼。
  
      “爹!”
  
      “爹!”
  
      “爹!”
  
      三个孩子一起跑过来,两儿子还拉着无忧,方醒楞了一下,然后欢喜的蹲下来,一把抱起无忧,问道:“你们这是知道为父回来,来接人的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