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296章 菜鸟的青楼之行
    朱高煦大手一挥,方家的三个孩子都被‘扣留’了。
  
      随即就有人在演武场的边上摆了几桌,朱高煦的心情极为兴奋,一个劲的灌酒。
  
      “丫头,方醒把你养的好啊!”
  
      朱高煦看着自己的一群儿子就觉得无趣,只有坐在身边的小丫头能得自己的欢心。
  
      无忧皱眉看着他喝了一大碗酒,就说道:“我爹说过,喝酒是品,不是醉。”
  
      那一群大大小小的儿子都在看着无忧调侃自己的王爷爹,却觉得心中舒畅。
  
      吃了晚饭,朱高煦亲自把平安和无忧送到了英国公府,然后拎着土豆回去。
  
      “弟子?”
  
      张辅有些头痛,特别是无忧扁着嘴的模样,分明就是你不想出个办法拯救我大哥,我就哭给你看。
  
      平安说道:“是,汉王殿下说要收大哥做弟子,教授战阵之道。”
  
      张辅好笑的看着无忧,说道:“莫慌,最多三日,保证你大哥就能回家。”
  
      无忧犹豫了一下,想继续追问,却觉得不礼貌,就学着大人福身道:“多谢大舅舅。”
  
      平安知道张辅事多,就躬身请退。
  
      “去吧。”
  
      有人进来带走了平安和无忧,吴氏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等他们走后,薛华敏说道:“国公爷,汉王此举有些莫名其妙啊!他整日操练自己儿子也就罢了,姑太太家的大公子……姑爷号称名将,轮不到他啊!”
  
      天已经黑了,有仆役在外面挂上了灯笼。昏昏的灯光发散开来,照在书房内外。
  
      “汉王憨直……”
  
      ……
  
      张淑慧得知了消息之后也没辙,只能等第二天派人去送衣物给土豆,顺便去英国公府接人。
  
      “大舅爷说了,此事家里无需管,是好事。”
  
      和平安无忧一起回来的邓嬷嬷说了张辅的交代,一家子总算是安心了。
  
      他们安心,而土豆却不得安宁。
  
      “双腿夹紧马腹,不然你怎么坐得稳?怎么能拉弓?”
  
      汉王府的演武场上,朱高煦的声音如闷雷在炸响。
  
      土豆虽然个子长得高,可马术却不是很出色,骑射自然就差了许多。
  
      土豆现在拿着一张软弓在测试,但一直找不到瞄准的感觉。
  
      前方的靶子看着很小,土豆几次张弓,都因为不熟悉怎么在马背上借力而摇头。
  
      “蠢货!”
  
      朱高煦的脾气渐渐的就有些压不住了,手中的马鞭跃跃欲试,让边上一群儿子们都纷纷往后躲。
  
      土豆策马回身道:“殿下,骑射我没好好的练过。”
  
      朱高煦问道:“方醒没叫人教你?”
  
      土豆摇头道:“家父说骑射是死路,以后是火器的天下。”
  
      朱高煦气得把马鞭甩了个空响,然后骂道:“狗屁!当年北征,难道父皇是拎着火器去冲阵的?方醒这个畜生,整日就在鼓吹火器,等他回来本王要他好看!”
  
      有人骂方醒是畜生,按理土豆要辩驳一番。可当这个人是朱高煦时,他知道骂了都是白骂。
  
      这位可是连皇帝都敢骂的角色,方醒算个屁!
  
      朱高煦在纠结着,然后就急匆匆的进了宫。
  
      “土豆,平日你爹你娘可给你出来玩耍?”
  
      “你每月的零花有多少?”
  
      “侍奉你的婢女姿色如何?”
  
      “开荤了没有?不会还是……没打鸣的小公**……”
  
      “回头哥哥带你去找个手艺好的女人,保证让你的第一次圆满……”
  
      “.…..”
  
      朱高煦不在,大的几个儿子都走了,年轻的几个就围住了土豆,七嘴八舌的问话。
  
      这些都是可怜人。
  
      他们没有朋友,生下来的命运就是等着被封在某个地方,然后混吃等死。
  
      这样的日子对于那些懒人来说再好不过,可大部分人却都过不来。
  
      关键是禁足,这个能让正常人发狂。
  
      百姓被禁锢在土地上不得迁徙,可他们只求存活,也就是人类最低需求的那个阶段。
  
      而权贵和有钱人却不一样,被禁锢在一个地方就是煎熬。
  
      汉王府的小王爷们还好,起码跟着朱高煦能在北平厮混。
  
      可北平有什么?
  
      北平是大明的政治中心,北方的商业中心,以及……娱乐中心。
  
      从宣德年开始,朝中对‘娱乐’产业的管理就有些松懈了,只是对买卖女人、诱拐女人孩子、武力控制女人孩子的事加大了打击力度。
  
      于是那些专门向半掩门收保护费的青皮地痞们就倒霉了,被铁链一锁,直接就往海外去。
  
      而且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大明周边不少地区的女人纷纷涌来,大多是用了嫁人的名头。
  
      大明鼓励外藩的女人嫁进来,可这些女人有不少是被‘嫁’进了那些娱乐场所。
  
      ……
  
      等得知土豆是菜鸟后,趁着朱高煦不在家,他的几个儿子就裹挟着土豆去了一家酒楼。
  
      一到酒楼里,土豆愕然发现身边只剩下了一个朱瞻坪,取他人都轻车熟路的跑了。
  
      朱瞻坪有些难为情的道:“他们找乐子去了。”
  
      这家酒楼有三楼,而他们此刻在二楼。
  
      朱瞻坪熟练的叫了酒菜,稍后上菜的同时,外面来了两个女人。
  
      “过来过来!”
  
      朱瞻坪随意的招招手,然后两个女人各自分边坐下。
  
      土豆很紧张,但却不知怎么的忘记了拒绝。
  
      他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在奔涌,那种说不出的悸动……
  
      “客人的脸都红了!”
  
      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二十余岁的女人,身材丰盈。
  
      这个女人操着有些生疏的大明话,指着土豆的侧脸,惊讶而欢喜的问道:“是第一次吗?”
  
      土豆急忙低头,那女人捂着嘴就笑了,就像是发现食物的一只小母鸡。
  
      朱瞻坪搂着另一个女人打趣道:“土豆,你这样可不成,别人家的在你这个年纪,不说旁的,身边少说得有两个女人教导这些事,免得年少懵懂伤了肾。”
  
      大户人家的男孩子在这方面多有注意,特别是家中女仆多的,那更是要盯好,否则男孩子一旦开了荤就不知道节制,最后到了成亲的年纪来个不举。
  
      土豆只觉得大脑发蒙,身体有些发软。
  
      他条件反射就准备起身,却被身边的女人一个搂抱给抱住了。
  
      “小哥哥……”
  
      这女人在土豆的耳边呵了一口热气,再软软的喊了一声小哥哥,土豆顿时就觉得连骨头都软了。
  
      这是诱惑!
  
      如果方醒看到这一幕,估摸着要狠抽自己几耳光,懊恼自己未曾给儿子这方面的教导。
  
      朱瞻坪想起自己年少破身的经历,就问那个女人:“可懂节制?”
  
      抱着土豆的女人一听就急忙松开了手,然后规规矩矩的道:“懂,不敢肆意。”
  
      朱瞻坪搂着那个女人起身道:“那我这个弟弟就交给你了,回头若是过了,砸了这里!”
  
      那女人马上就欢喜的应了。
  
      不只是男人喜欢年轻的女人,女人也同样喜欢年轻的男人,特别是菜鸟。
  
      等朱瞻坪一走,这女人就倒了酒哄土豆喝。
  
      土豆呆呆的喝酒,呆呆的被她喂菜。
  
      等那女人伸手摸了一把,然后吃吃的笑着说想歇息时,土豆已经完全懵了。就像是一个木偶,跟着这个女人起身,然后跟着她出去,顺着楼梯上了三楼。
  
      他觉得心跳已经连成了一串,分不清节奏。
  
      那女人牵着他走到一个房间的外面,周围传来了一些暧昧的声音,土豆更加的慌乱了。
  
      “小哥哥,进来吧。”女人推开了房门,一股子不知道什么味道的香味传了出来,让人心跳加速。
  
      “嘭!”
  
      就在此时,下面传来了一声巨响,接着朱高煦的粗嗓门响彻整座酒楼。
  
      “都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