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叩天门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桑无垠的友人
“逝者已矣,小满你要节哀。”
  
  等一行人上完香,磕完头,桑无垠忽然一脸落寞地叹了口气,随后一脸关切地看向桑小满。
  
  “谢谢小叔的关心,”
  
  桑小满只是面无表情地施了一礼,随后做了个请的姿势道:
  
  “诸位八脉的叔伯,还请先去拜石亭喝口热茶吧。”
  
  几位五脉的族长跟族老齐齐皱起了眉头,他们当然不是单纯地为了吊唁桑无垠而来。
  
  “如果各位叔伯当真有事要议,我招待完今日前来吊唁的宾客,便会过去同你们好好商议,现在烦请各位给我爹爹一个清净。”
  
  看着眼前满腹心事的众人,桑无垠语气愈发地变得冷淡了下来。
  
  见她这话都说出来,众人只觉得若是还坚持在此时发难,日后肯定是要落人口舌的。
  
  他们谁也不想背上叨扰故人的骂名,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齐齐地落到了桑无垠身上。
  
  “既然小满侄女这么说了,诸位就先去拜石亭喝喝茶,反正离得不远,你们还怕小满跑了不成?”
  
  桑无垠似乎开玩笑一般哈哈一笑道。
  
  不过听在桑小满跟斋融的耳中,这一句玩笑就变成了赤裸裸的威胁。
  
  但桑小满却意外地能沉得住气,只是一声不吭地转过头去,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听到桑无垠这么说,五脉的人跟桑无垠的弟子们,也是带着一丝嘲讽“哈哈”一笑。
  
  随即便一个个出了灵堂。
  
  不过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了,桑无垠依旧面带微笑地站在原地。
  
  “小叔,你也先去拜石亭等等吧。”
  
  桑小满皱眉道。
  
  “哦,我几位好友马上就到,我在这里迎迎他们,这些人脾气都很怪,我怕小满你应付不来。”
  
  桑无垠“呵呵”一笑道。
  
  闻言桑小满又与斋融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下都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对桑小满来说,如果是族内五脉的这些人,她知根知底应付起来很容易,可要是又来一批桑家以外的人,她可能就有些麻烦了。
  
  原本她不是没考虑过桑无垠会联手其他势力的可能,只是阵没想到他当真会做到这种地步,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将这些牛鬼蛇神请进云鲸城,就算是桑无垠事后也可能会被扒一层皮。
  
  “小叔,真的要做到这般地步吗?”
  
  桑小满站在他身侧淡淡道。
  
  “我也不想啊,你若是能乖乖嫁给我家海楼,我哪里用得着如此大费周折。”
  
  桑无垠叹了口气,假惺惺地一脸无奈道。
  
  “你现在求我,其实也还来得及。”
  
  说着他转头笑着看向桑小满。
  
  “小叔执意如此,想来我求也没用,今天来者既是客,就让侄女我跟着小叔好好长长见识吧。”
  
  桑小满神色重新恢复平静。
  
  事已至此,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逼急了到最后打不了鱼死网破,这家主之位她是不可能轻易让出的。
  
  “白凤殿殿主曹广南前来拜谒。”
  
  与此同时,后堂入口出的迎客声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桑家那位下人的声音带着一丝怯意。
  
  “白凤殿……曹光南?!”
  
  听到这个名字后,桑小满心头一凛。
  
  这白凤殿乃是十州这些年新进崛起的势力之一,这名名叫曹广南的殿主更是威名赫赫。
  
  据说这曹广南曾经,一人一刀带着白凤殿百来号人屠了一个宗门,虽说这宗门早已没落,可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白凤殿能将其吃下,也足以证明其实力不弱。
  
  不过还没等桑小满来得及消化这个名字,道道迎客声开始接二连三地响起。
  
  “空蝉楼楼主诸葛瑾前来拜谒。”
  
  “千仞院院主柳昊前来拜谒。”
  
  “乾月居居士云湮前来拜谒。”
  
  “狮子岛岛主司徒泽前来拜谒。”
  
  “铁骨堂堂主荆少迟前来拜谒。”
  
  “碧落门门主贺兰铮前来拜谒。”
  
  “莲华宫宫主游翅寒前来拜谒。”
  
  随着这一串的名字念完,不说桑小满跟斋融,就连不远处的拜石亭此时也是一片哗然。
  
  随即桑小满就看到一群气度非凡的修者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
  
  而那桑无垠则无比热络地迎了过去。
  
  “小姐,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善茬,你我要小心应对。”
  
  斋融不动声色地对桑小满低声道。
  
  “放心,这里是炎州,是云鲸城,还轮不到他们撒野。”
  
  桑小满轻咬贝齿,她话虽然说得很轻松,但神色愈发凝重。
  
  “而且这些人修为虽然不弱,可却还没到独挡一面的程度,一个圣人境的修者都没有,来得再多也不过是乌合之众。”
  
  她安慰一旁的斋融道。
  
  ……
  
  等这群人在桑不乱的灵位前上过了香,桑小满再一次将他们送到了一旁的拜石亭。
  
  可直到此时,那桑无垠依旧没有从灵堂离开。
  
  “小满侄女,你小叔给你爹爹这排场如何?这可都是十州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啊。”
  
  桑无垠站在桑小满的旁边,一脸微笑地目视着后堂大门的方向。
  
  “小叔当真是用心良苦。”
  
  桑小满冷哼了一声,这个时候她也用不着客气了。
  
  “现在改主意还来得及哦,做我家儿媳怎么样?”
  
  桑无垠接着问道。
  
  “小叔说笑了,我哪里配得上海楼族弟,这种好事还是留给其他姑娘吧。”
  
  桑小满面无表情道。
  
  “倒是小叔你,为何还要站在这里?是怕我跑了吗?”
  
  她接着问道。
  
  “不不不。”
  
  桑无垠摇头。
  
  “我还有几位友人未到,这几位朋友身份特殊,我必须亲自迎接。”
  
  他满脸郑重道。
  
  闻言桑小满心头一沉,那股不好的预感再次涌上心头。
  
  也就在此时,宗祠后堂的大门外,迎客之声再次响起,这一次负责迎客的那名小人声音中居然带着一丝颤抖。
  
  “通幽……通幽馆馆主主谢玄尘、无己观……观主张无己、流州朱阳城昆吾府府主文华子大人,前来,前来拜谒。”
  
  不止是这名迎客的下人,就连桑小满心里都是“咯噔”一声,猛地跳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