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墟 > 第九百八十一章
    ?
  
      ?
  
      元魔咬牙,强忍着愤怒,心中倍感屈辱,但是身上有伤,一些骨头都折断了,曾被阳间的人重创过,现在再上去也是被羞辱。
  
      ?
  
      “走!”他招呼紫鸾。
  
      ?
  
      紫鸾平日又活泼又傲娇,可现在精神萎靡,大眼暗淡无光,被呵斥的身体都在轻微发抖,她有些害怕。
  
      ?
  
      毫无疑问,阳间的人对他们非常不友好,连她的一条手臂都骨折了,抬不起来,而且看样子就是不久前负的伤。
  
      ?
  
      两人低头,向那所谓的难民营中走去。
  
      ?
  
      “真是不懂规矩,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阳间的那个人瞥了他们一眼,而后又盯着紫鸾的美丽的背影,眼中略有火热。
  
      ?
  
      元魔与紫鸾曾与楚风有些关联,上面要求这两人都得留下,不能下手,不然的话估摸着元魔就死了,紫鸾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
  
      太武天尊的后人乘坐麒麟战车,雪衣飘舞,散发圣洁光辉,已经过去,留下后面成片的惊呼声。
  
      ?
  
      这前后对比,反差太大。
  
      ?
  
      楚风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很想立刻动手,但暂时不想牵连上元魔与紫鸾,他自己无所谓,可杀可遁。
  
      ?
  
      可是,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想将那两人送进阳间合适的门派。
  
      “我有点想念楚魔头了,哎,真想看到他殴打那个人,打烂他那张可恶的嘴脸,不知道楚风怎样了,在哪里。”紫鸾小声道,鼻子微酸。
  
      ?
  
      楚风一步一步跟进,寻找机会,直到脱离所谓的难民营区域,他的目光逐渐冷冽下来。
  
      ?
  
      “快闪开,体内流淌有天尊血液的使者驾临,你们围拢什么,都给我闪开!”负责开路的阳间人喝斥,还是刚才的那个人。
  
      ?
  
      阳间的神祇以及年轻弟子过来时,由他们这样的专人陪护,负责领路与开道等。
  
      ?
  
      他对残破宇宙的进化者也没什么好脸色,但比面对难民营的阴间人时要强上一些。
  
      ?
  
      这时,楚风走过来了,对那人喊道:“犬吠什么,自从你们阳间人来了以后,颐指气使,看不起阴间人也就算了,对我们混沌宇宙的进化者也一副蔑视的姿态,说好的一视同仁呢?”
  
      ?
  
      “你怎么说话?”那人顿时阴沉着脸,转过身来。
  
      ?
  
      这是一支队伍,负责接引各路使者与天才等,现在不少人都回头看着。
  
      ?
  
      “听不懂人话啊?你哪族的,天狗族的吧?”楚风虽然才来混沌宇宙,但是凭借强大的魂光索取,早已将这片宇宙的语言学的很顺溜。
  
      ?
  
      对面,阳间的那人闻言,恼羞成怒,他虽然很高调,言语间非常轻慢,但是这样被人当众喊话,还是觉得被针对了,被叫板了。
  
      ?
  
      “找死吗?!”他阴森森。
  
      ?
  
      不过,旁边有人拉住了他,怕事情闹大,引起公愤,道:“对于天才,我们一向看重,比如谪仙窟、弥陀寺、始魔殿的最强传人都被郑重礼待,享受阳间天才般的待遇。”
  
      ?
  
      而那位被拉住的人又沉着脸,盯着楚风,道:“至于你这样的人,如果眼红,想要挑事的话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不然的话,干脆也去难民营算了。”
  
      ?
  
      “你们还挺能转移话题,我说的是普遍现象,你们很傲慢,折辱了我们混沌宇宙的大多数进化者。”楚风一副不服气的样子,然后,故意做出一副傲慢与轻浮的姿态,道:“阳间人了不起啊,我一个人打十个!”
  
      ?
  
      顿时,周围一片哗然。
  
      ?
  
      残破宇宙的进化者目光闪烁,有人带着笑意看戏,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也有人鄙夷,觉得他不知死活,还有人有点小兴奋,同样看阳间人的言行不舒服,希望可以教训他们。
  
      ?
  
      “我猜,你的师门现在一定很害怕,正在想怎样卑躬屈膝,向我负荆请罪,小子,你还嫩,傻呵呵,别害死你的师门,蠢物!”
  
      ?
  
      阳间那个人淡笑,只是略微有些冷,一副轻蔑的样子。
  
      ?
  
      “装什么大尾巴狼,小爷一个打你十个,还说什么我师门,我只有一个师兄,他那暴脾气要是在这里,早一巴掌拍死你了,渣渣,滚过来吧,小爷不信邪,单手教育你怎么做人!”楚风大放厥词。
  
      ?
  
      当然,他现在的容貌早已大变样,别人认不出。
  
      ?
  
      周围,人们愕然,这里一片噪音,很多进化者都无言,这真是个愣头青,居然要跟阳间的人死磕下去。
  
      ?
  
      对面,王俊成脸色铁青,来到这片宇宙后还是头一次遇上敢叫他渣渣的人,就是那刺头元魔也只是不服,用行动反抗,不会这么直白粗暴,可眼下这个青年居然这么赤裸裸地蔑视他。
  
      ?
  
      “滚过来!”他一声大吼。
  
      ?
  
      他来自太武门下,属于外山弟子,在这里负责接待等,能够进入天尊开创的门派,都不是凡俗。
  
      ?
  
      他在这里自恃甚高,被这片宇宙的人小觑,还出言侮辱,并且是当着太武天尊后人的面,让他额头青筋都浮现出来。
  
      ?
  
      远方,菲灵仙子等来自阳间的各大教的年轻使者等,还没有走远,都在远处回首,朝这边关注。
  
      ?
  
      “会说什么话不?要滚你滚,过来吧,我敢肯定,你必然是天狗族的,满嘴喷狗血,想埋汰人。”
  
      ?
  
      楚风一副欠扁的样子,在那里梗着脖子,斜着眼睛,对他不屑一顾,做出非常鄙夷与看不起的姿态。
  
      ?
  
      轰!
  
      ?
  
      王俊成觉得身体血液都要炸出来了,发丝倒竖,眼神如电光,大步冲了过来,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楚风。
  
      ?
  
      “等一等,我要跟你公平决战!”楚风喊道。
  
      ?
  
      “自己找死,还耽搁什么时间!”王俊成阴森森地说道,他形体很高,非常健壮,拥有古铜色皮肤,手臂很长,像是一只大马猴。
  
      ?
  
      楚风叫号,道:“废话,爷是天才,弱冠之年修到亚圣领域中,你这个老梆子估摸着苦熬几百年才到圣者层次吧,敢跟我同阶一战吗?”
  
      ?
  
      万俊成跟吃了死耗子一样难受,他实力不弱,是阳间的圣者,自然非同小可,并且不是修炼几百年才成圣的,虽然算不得神速,但也不慢。
  
      ?
  
      “老王,上那座限制境界的擂台,跟他公平一战。”有人喊道,阳间人的看不下去了,必须得立威,拿下这个刺头,不然太不像话了。
  
      ?
  
      不远处,就有一座擂台,选拔奇才所用,也可以自由挑战等。
  
      ?
  
      它以红褐色的特别岩石铸成,据称是从混沌中挖出来的特殊石料,坚固不朽,就是映照者也打不动。
  
      ?
  
      “你确信,站在这座擂台上,你被封印了,要跟我平等对决,该不会是要作弊吧?”楚风狐疑。
  
      ?
  
      他已经站在这座擂台上,看着对面古铜色肌体、强壮的跟只人猿时王俊成。
  
      ?
  
      “废什么话!”王俊成大怒,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
  
      “我怕你不要脸,用圣者能量轰杀我,要不,我找人确定下?”楚风磨叽,看的许多人无语。
  
      ?
  
      “你有完没完?!”王俊成想打死他,在强行克制。
  
      ?
  
      “我要是失手不小心杀了你,不用负责吧?”楚风问道。
  
      擂台下许多人相顾无言,这位也太自信过头了吧。
  
      ?
  
      “你给我去死!”王俊成受不了,直接扑了过去,古铜色手掌如同磨盘般,并且满是符文,划出玄奥的轨迹。
  
      ?
  
      然而,楚风直接跳下擂台,就这么跑了。
  
      ?
  
      众人无语,这啥意思?
  
      ?
  
      “等会儿,我还没说完呢,你就下死手,是不是心虚啊?!”楚风在远处喊道。
  
      ?
  
      终于,混沌宇宙的名宿出现几尊,在这里保证,对决很公平,毫无问题。
  
      ?
  
      楚风再次跃上擂台,道:“最后一个问题,我要是一不小心将你轰成渣渣,不用负责吧,毕竟你原本就是渣渣,我想问的是,我还能挑战菲灵仙子、太武天尊的后人吗?”
  
      ?
  
      一群人目瞪口呆,这位也太自信了吧,这是什么情况,敢这般的奚落,这样的挑衅,有点盲目自大了。
  
      楚风敢这么做,是有实力有底气,敢折腾,万一露马脚也无所谓,那就杀呗!
  
      至于现在,那就是“合法”击毙,尽情殴打。
  
      王俊成身体都在发抖了,欺人太甚,他一个阳间圣者居然被这片宇宙的人霸凌,太丢人,直接向前冲去。
  
      “有能耐你就对付我,生死都不用你负责,还可以向菲灵仙子和太武天尊的后人挑战!”
  
      然后,人们就发现,楚风颤抖了,一副很夸张的样子。
  
      “真激动啊,等不及了,很想抓几头天尊后人玩儿!”
  
      一群人发呆,无话可说!
  
      当然,也有个别人想提醒,怎么能用“头”作计量单位?
  
      阳间的人反应过来后则很想呵斥,玩儿?你大爷啊!
  
      远方难民营,紫鸾狐疑,大眼瞟动,怯怯地小声道:“谁来了,在闹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