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 第831章 有信心

不想错过《我非痴愚实乃纯良》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第831章 有信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啊。”宁完我叹息一声,道:“在真定遇到王笑,我原本的亲卫损失惨重。这些都是真定归降的神武右卫兵士。”
  
  佟盛年目光落处,那些兵士纷纷低下去,站得也是歪七扭八。
  
  “我看这些降兵战力不高,宁大人还只带着他们南下怕不安全吧。”
  
  “无妨的,我带了两千人进城。”
  
  佟盛年过来前就得到了消息,此时听宁完我主动说了,反而不以为意地点点头,邀请宁完我往城中的酒楼聊天。
  
  沧州城这两年经历战火,要逃难的百姓早都逃了。但也有些人难离故土,依旧选择留下。反正这世道,人如蝼蚁挣扎,去别处也未必能活下来。
  
  从酒楼向外看去,萧条的大街上过往的行人大多还是保留着汉人衣冠。连许多降兵也没剃头。
  
  佟盛年一边说一边倒酒,道:“我大清刚定鼎燕京,摄政王令燕京城内军民薙发易服,然而此举引发了极大的反抗。京东三河那些蠢民更是起事复叛,呵,说来可笑,楚、瑞两朝还在时也未见他们如此反抗。”
  
  “这些人向来是如此鼠目寸光,事到临头才知道动。”
  
  “哈,宁大人这‘事到临头’四字用得有趣。”佟盛年叹道:“当时局事未稳,摄政王急着南下平定楚孽,暂令汉人不必薙发易服,以免生乱。如此一来要降服楚瑞官兵虽然阻力减少不少,但难免会混入些奸细。”
  
  说到这里,他把酒杯推至宁完我面前,盯着他的表情,语气放缓,又道:“我听说,宁大人带来的军中,也有大半人没有剃发。”
  
  “是啊,真定初降,不敢强令这些人剃发。”宁完我叹道,“想必等形势稳定下来,还是该让汉人剃发易服。这事先帝也说过了,金太祖、金太宗法度详明,至金熙宗和完颜亮之世尽废之,耽于酒色,盘乐无度,效汉人之陋习。”
  
  “仿效汉人衣冠,此亡国之道。故而先帝在时,招降汉人,皆令剃发。”
  
  佟盛年闻言点点头,赞道:“宁大人还是如此为我大清考虑啊。”
  
  他心里有些讥嘲,暗道宁完我本来就是汉人,为大清效力起来居然比满人还要积极……深鄙之。
  
  至于佟盛年,已然完全认为自己是满人“佟佳氏”了。
  
  虽然别人不这么看。
  
  “这次在真定,宁大人与王笑交手,有何感受?”佟盛年又问道。
  
  “王笑此贼,不过尔尔。”
  
  “哦?”佟盛年眉毛一挑,道:“我还未见过他,却也久闻其名,没想到宁大人另有看法。”
  
  “楚朝立国近三百年,自有积累,只是楚帝德薄,故而分崩离析。但总有那么一撮老顽固拥在王笑身边,妄图对抗我们大清。王笑能胜,非是其个人之能耐,只是以楚帝之婿的名头聚集了楚朝余孽,这些人殊死抵抗,如病入膏肓之人的回光返照。”
  
  佟盛年闻言哂然一笑,笑道:“原来如此……”
  
  两人小酌了几杯之后,一名兵士小步跑上酒楼,对佟盛年低声密语了几句,佟盛年点点头,向宁完我道:“如今摄政王大军与楚孽鏖战正激,粮草辎重都在沧州。我与衍禧郡王人手不足,不如佟大人留下来帮忙处理些文书吧。”
  
  “这……主子刚才吩咐,让我去向睿亲王禀报真定之事。”
  
  “不急,真定之事,我自然会派人去详细说明。”佟盛年道:“从真定城逃到沧州的可不止宁大人一个。”
  
  宁完我的眼皮不易察觉地跳了跳,笑道:“竟然还有人逃到了这,可谓是我的患难之交啊,是谁?”
  
  “等一会到了衙门,宁大人自然会见到。”佟盛年道:“对了,宁大人你带来的那两千人,我已让人安置到各个城门帮忙守卫。”
  
  宁完我一愣,抬手指了指佟盛年,笑骂道:“佟大人刚才还和我说‘忙得过来’。”
  
  “我特意来请宁大人帮忙,接下来自然会忙得过来。”佟盛年亦是开怀一笑,“你吃了我的酒,可不能不领我的情。”
  
  宁完我笑容愈盛,道:“原来这是佟大人的鸿门宴。”
  
  佟盛年忽然神色一敛,忽然严肃起来。
  
  气氛一凝。
  
  宁完我眼边的皱纹皱得更深了些,却听佟盛年郑重其事道:“宁大人你注意一些,我姓‘佟佳’。”
  
  “哈哈,是下官冒昧了,冒昧了……”
  
  ~~
  
  两人小酌了一会,离开酒楼往衙门走去,现在沧州府衙已经被罗洛浑占了。
  
  宁完我落后佟盛年几步,盯着佟盛年辫子眼中满是思量。
  
  他知道对方在怀疑自己,因为这次喝酒,佟盛年居然一句都没提自己的立场问题,若是以往,应该警告自己不该和睿亲王一系走得太近才是。
  
  真定还有别人逃到沧州?那该马上告诉那人,有些说辞该改一改才对……
  
  宁完我目光一转,稍稍扫视了一眼自己的亲卫,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派人回营房说一声。
  
  下一次,佟盛年转过头,道:“宁大人,你军中竟还带着几个文人,我已让人带来了,正好帮忙我们处理公务。”
  
  宁完我转头看去,只见一群清兵带着六个汉人书生打扮的文人过来。
  
  “这是真定府招降的吏员,对我们大清忠心耿耿,因此下官便把他们带着。”
  
  “是吗?”佟盛年一转头,目光落在其中一人身上,走上前几步,眼中泛起叹赞之色,问道:“倒是一表人材,但你年纪轻轻的,也是吏员?”
  
  宁完我眯了眯眼,藏在袖子里的手摆了摆,却不敢拿出来。
  
  被佟盛年盯着的年轻人看样子不过十八岁左右,脸上还带着血污,但身上的气质确实出众,此时被问了,拱手道:“禀大人,学生不是吏员,乃是真定县尉之子。”
  
  “哦?叫什么名字?”
  
  后面的宁完我腋下惊得出汗,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别再说了啊,真定府还有别人逃到沧州……
  
  然而来不及了,那年轻人已然应道:“学生,苏简。”
  
  “苏简?这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佟盛年沉吟了片刻,一时却想不起来……
  
  ~~
  
  佟盛年回到自己的公房,派人去找了一个人进来。
  
  不一会儿,真定知府黄玉光轻手轻脚地进来,恭恭敬敬地行了礼,连呼吸都放轻了。
  
  “苏简此人,你可认得?”
  
  黄玉光一愣,道:“就是这个苏简,放了王笑进真定府。当夜下官逃出城时,听到城中有许多人大喊着迎王笑者,苏简是也。大人,这是个楚朝余孽啊!”
  
  “如此说来,宁完我也知道苏简是叛逆?”
  
  “宁大人……应该是知道的啊,楚军破城门时他就在城楼,没有理由不知道才是。”黄玉光低声道:“大人,我早就觉得奇怪了。破城之时,宁大人是最先跑的,等下官逃出城时,宁大人已跑了许久,怎么会比下官还晚了好几天才到沧州?”
  
  这也是佟盛年对宁完我起疑的地方。
  
  他却也没有断定宁完我就是有问题,只是感到奇怪,因此今日特地去试探了一番。出于谨慎起见,他还特意把宁完我带来的兵马分散开看管起来。
  
  此时听了黄玉光说了真定府的详情,佟盛年不由沉吟起来。
  
  “他带着一个叛逆入城,是为了什么?”
  
  “大人,不如马上把宁完我捉起来?”黄玉光提议道。
  
  “胡闹!”佟盛年叱道,“宁完我在天命年间就投靠太祖皇帝,是最早投效的辽东汉人,论资历不比范大人浅,又是先帝心腹,当此时节若无确凿证据就动他,我大清多少汉臣要人心惶惶。”
  
  “是下官愚昧。”
  
  佟盛年冷冷扫了黄玉光一眼,心道是不是苏简放王笑进的真定府也未必可知,也许是别人打着他的旗号,事情没问清楚前还是不动宁完我为宜。
  
  但下一刻,他又想到一个问题。
  
  宁完我为什么敢这么堂而皇之地带一个叛逆入城?
  
  还有,进了沧州城这个“苏简”真是苏简吗?如果不是,那是谁?
  
  想到这里,佟盛年瞬间警觉起来。
  
  “你偷偷去看一看,宁完我身边那个苏简是不是真的,还有,他带来的那些兵马也去辨认一下,看看其中还有没有楚朝余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我的超神时代 北国谍影 九星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