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以契为证 > 第1章,在下莫问橙

第1章,在下莫问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这是战国荆轲的《易水歌》中最出名的一句,用来形容现在的我们再合适不过了。
  我叫莫问橙,是个在三级乡镇出生,二流大学毕业,硬在一线城市拼生活的无业游民。
  我旁边这位,是个在一线城市有车有房,存款只有两位数,三流大学毕业的月光族成员:莫问谦;也就是我的哥哥。
  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是爷爷取的,意思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哥哥取谐音谦,我取谐音橙。
  我们爷爷的名字也很有意思,叫莫须有,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我们凌晨五点起床,坐了四个小时的火车,三个小时的客车,二个小时的拖拉机,终于在天黑前步行到了莫家山山脚下,也就再爬一个小时的山路,肯定能去莫家祖宅里蹭顿晚饭吃。
  而我们如此长途跋涉的目的,则是为了参加爷爷的葬礼,你要问我,我们爸妈为什么没来?
  这个故去的爷爷肯定不是给我们起名字的爷爷了,当然也就不是亲手带大老爸的爷爷,以我们爸妈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做事风格,有我们兄妹替他们跑腿,他们绝对不走出家门一步!
  说白了主要还是我爸比较宅,是个日更两万,千字十五的网文枪手,有出门的功夫,他还不如多打两个字赚点钱补贴家用呢。
  老妈就更别提了是专业的直播带货网红,天天待在工作室里直播卖货,与外界的交流就是电脑屏幕加手机,最多就是助理化妆师,连我们兄妹两个都很少与她见面。
  至于我们的亲爷爷腿有残疾,只能靠轮椅行动,这种长途跋涉肯定不能让他老人家来。
  我独自一人来呢,爷爷不放心,让哥哥独自一人来,哥哥又害怕,最后才定下我们兄妹二人结伴同行。
  你肯定好奇我哥一堂堂七尺男儿,好歹还是警校毕业,虽然是吊尾车,但好歹现在的工作是:警局失物招领处仓库管理员,连带血的凶器都存档过,为什么回个老家会害怕?
  本来我们不害怕,甚至还很期待回祖宅感受一下世外桃源乡野风情,毕竟从我哥能上小学后,我们就举家外迁离开莫家镇,结果越搬越远一路搬到了如今繁华喧闹的D市。
  每天快节奏的生活,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童年那点对莫家镇的模糊记忆早就忘干净了,甚至找遍所有记忆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进过莫家老宅。
  要不是爷爷收到故人已逝的消息,非要来参加葬礼,并且给我们科普了一晚上的莫家家史,吓的老哥瞬间秒怂,生怕进了老宅就再也回不来了。
  因为习惯了大城市生活的我和老哥做梦都不会想到,如今快节奏的社会背后,会在荒郊野外内存在着如同隔世囚笼一般的家族,更让我们震惊的是爷爷说出来的秘密:
  爷爷居然不姓莫!
  本姓胥。
  莫家女尊男卑!
  女人当家。
  奶奶莫尚歆有三房夫君!
  爷爷是二房。
  老爸因为是男孩要被填井!
  爷爷求合离才带走的老爸。
  重点是老爸的生父是谁,爷爷居然不知道?
  去世这位,是莫家第三房,地位在爷爷下面,我们要叫他声叔爷爷,就是我们奶奶娶的第三房丈夫;这位叔爷爷我们更是连见都没见过,但不排除他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亲爷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