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狩魔领主 > 第1105章 想法
    战争在宏观局面来看时,有点像回合制的下棋,当索德洛尔第一步就掌握主动之后,尤朵拉的所有应对,都被被迫进入了他的节奏,只能有限的几个选择中做出决定。www.x23us.com
  
      对她来说,如果硬扛着打,尤朵拉的军队恐怕并没有胜算,但选择渡河,又必须花费时间来慢慢运输部队…
  
      现在她果断选择撤退,一夜之间将主力作战部队撤掉将近半数,因此在面对压过来的敌人时,她已经没有无法组织足够多的精锐部队去抵抗。
  
      这个时候,尤朵拉的军心定然是不稳的,因为留在北岸的士兵都知道自己是牺牲品,他们又不是宗教狂热者,此时队伍那不断骚动的阵线,已然说明了问题。
  
      哪怕是不太懂军事的科诺斯,也明白这个时候发起进攻的妙处。
  
      这位议员观察着面前用法术放大后的战阵,正琢磨着卡伦王**队会何时开始进攻,两门火神炮便猝不及防的爆发出了闪光…
  
      巨响声过了几秒才传过来,与此同时,四门“土拨鼠”火炮连射着将炮弹倾泻在了敌军阵地上,即便隔得这么老远,科诺斯都能看到敌军阵地上那突然被掀起十多米高的血浪。
  
      敌军阵列猝然被冲击炸翻了一大片,甚至能看到离爆炸中心百米开外的士兵都被掀翻在地,那些高一些的旗帜、战马或后方渡口的建筑物,都稀里哗啦倒了一片!
  
      这些人即便已经面对过一次热武器,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他们没有壕沟,也没有任何工事掩体,那点遮蔽视野用的沙尘哪里挡得住炮弹?距离还有一公里呢,整个队伍中段就被轰出了一大片深坑。
  
      站在塔楼上的科诺斯就看到这不到三千人的队伍站在那里不动,六台大小火炮车根本就没停下,而敌人见此情况不得不发起冲锋,但因为距离太远,队伍跑出三百米后行进速度就慢了下来,到了六百米的时候,已经被“土拨鼠”的炮弹炸的溃不成军,开始逃窜躲闪。
  
      敌人的督战队和祭司拼命施法叫喊,并且变异了一部分士兵继续向前,然而他们终究离得太远了,哪怕变异之后的士兵身强力壮,也在跑过来的路上成了“土拨鼠”火炮的靶子,被当场打成了一块块碎肉…
  
      炮弹的威力和弓箭完全不是一个层级的东西,而敌人只有用血肉来验证这一切。
  
      冲锋的士兵像是一道海浪,起初迅猛异常,但随着“土拨鼠”火炮平射时子弹带来的恐怖动能,一串串裂开的**让锋线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
  
      炮轰持续了五分钟。
  
      守军最终只有不到百人接触到了卡伦王国阵地的五十米范围内,紧接着便被齐射的晶石枪撂倒在地。
  
      随后,步兵阵列开始前进,冷却的炮管冒着白烟,而塔楼之上目睹这一切的科诺斯议员则不断吞咽着唾沫。
  
      他的法术不会欺骗他的视觉,在整个战斗过程中,科诺斯清楚的看到了一个事实:卡伦的步兵们甚至都没有和敌人正面接触,便把四千人的军队打崩了。
  
      而现在,前进部队继续炮击,敌人渡河口岸的船只都被炸了个稀巴烂,因为没有“禁魔领域”的影响,“火神”炮车的晶石炮弹把渡口的木质码头直接犁平,甚至还有一船人被落在旁边的炮弹炸成漫天碎渣。
  
      白红相间的水花飞溅而出,完全崩溃的敌军阵地已经再无任何战斗意志,无法承受炮火压力的士兵纷纷脱掉铠甲跳河逃逸,但湍急的河水之下,许多人一下河就被朝远处冲去他们拼命的向前游动,但很多人因为之前奔跑已经力竭,在河中游着游着便开始呛水,并在游到水最深的流域时渐渐没了力气,被迅速的冲向了下游…
  
      可即便很多人看到了这样的结果,依旧选择了跳河求生。因为他们实在不敢去面对身后那不断飞来的炮弹恐惧这种情绪,远比瘟疫传染的更快。尤其当炮弹的落点越来越近后,所有人已经顾不上什么前后次序,甚至为此开始了砍杀和踩踏。
  
      而不断迫近的卡伦王国远征军始终维持着自己的步调。十分钟后,军队已经压在了拉姆河口岸前,敌人有超过三千人因来不及逃跑而放弃抵抗成为战俘,其他的向四周完全逃散,河里那些不断翻腾的影子,就像是逆流回溯的大马哈鱼群一样,在自然的力量之下不断挣扎前行。
  
      其中多数,注定永远消失在拉姆河中。
  
      火炮车因为不断炮击而滚烫异常,当远征军停步之后,随行的炮兵连立刻开始寻找合适阵地开始建造掩体,用于防御敌人可能的远程打击因为拉姆河虽然是一道天然屏障,可是河本身只有一百多米宽,两支军队即便没有临河而立,但如果使用投石机或机弩等武器,依旧是有威胁的。
  
      不过现在看来,尤朵拉军队的很多“攻城武器”根本没来得及使用便丢弃在了这片阵地之上。她临时渡河逃窜的指挥部根本没来得及带走任何大型武器。
  
      将近四万人的混合部队,三天时间没到便在炮火的轰炸下只剩河对岸一万出头的辅兵和指挥部的那些精兵,这场仗打到现在,谁都知道对方已经没有翻盘希望了。
  
      而远在拉夏城楼上的科诺斯议员,则望着这一切足足十来分钟没说话,整个人如同魔怔了一样。
  
      又过了将近二十分钟,有士兵过来汇报:
  
      “首相大人,索德洛尔将军向您汇报战况:前线陆军已经将敌人防守瓦解,敌军阵亡两千三百七十人,俘虏三千一百二十人,其余跳河或逃逸,余部逃亡拉姆河对岸。我军伤三人,无人死亡。”
  
      罗迪闻言有些奇怪:“受伤三人?怎么伤的?”
  
      “是…为了冷却炮管,不小心烫伤了…”
  
      这话说完,罗迪嘴角抽了抽:“好的,按计划进行,问问对面要不要投降。”
  
      奈菲闻言有些奇怪的望了一眼,但没多说什么。
  
      倒是始终望着远处发愣的科诺斯议员,此时终于回过神:“那个…首相大人,您是说,和敌人谈判?”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