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你被录取了
    “好了,搞定!”张悬笑盈盈的拍了拍手。』』『
  
      看到他轻松的模样,所有人都一阵阵眩晕,想要吐血。
  
      这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教师公会有明文规定不允许体罚学生,你直接动手将人家打成猪头,一旦追究起来,谁都付不起这个责任。
  
      “柳老师,你……”莫弘一也是一阵无语,差点没背过气去:“老师不能殴打学生!”
  
      这家伙也是够了,你说你考核名师的规矩不懂倒也罢了,课总带过吧,学生总教过吧……都考核二星名师的人了,怎么可能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老师要以德服人,体罚学生,一旦被现,很可能就会被取消教师资质。
  
      “殴打学生,谁说我殴打学生的?”张悬瞪大了眼睛,看向眼前的男生:“我打你了吗?”
  
      “没!老师对我恩重如山,是为了救我,不是打我!”男生连忙磕头,用漏风的嘴巴喊道。
  
      “……”
  
      众人抓狂。
  
      大哥,你敢再嚣张一点吗?
  
      这是要把这么多人当瞎子啊!
  
      我们亲眼看到你揍人,不承认倒也罢了,竟然还威胁学生,让他不要说,简直就是穷凶极恶,丧心病狂!
  
      见过让人无语的老师,没见过这么无语的。
  
      “哼!”
  
      一甩手臂,谢院长脸色铁青。
  
      身为院长、一星名师,教师殴打学生事件就生在眼前,甚至还对学生进行威胁,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柳老师,对学生体罚,已经违背了做为老师的本职。今天的事,我会如实上报公会,你就等着承受公会的裁决吧!另外,我们天武学院也不会聘请你这种态度恶劣,没有师德的人,还请马上离开!”
  
      说着摆了摆手。
  
      “裁决?没有师德?”
  
      张悬愣了一下,看向眼前的谢院长:“这是你的判断?”
  
      “不错!”谢院长哼道。
  
      “好吧!”张悬摇摇头:“就你这眼力,真是一星名师?说实话,我真想问一句……你是不是瞎啊!”
  
      “噗!”
  
      “这家伙直接骂谢院长瞎?”
  
      “尼玛,体罚学生,辱骂一星名师,这家伙疯了吗?”
  
      ……
  
      其他老师全都眼睛瞪得快要掉出眼眶。
  
      这可是天武王国院长,宗师巅峰的级强者,单论实力,足可以排到王国前十,更是一星名师,说他眼瞎……
  
      我靠!
  
      刚才只觉得你是嚣张,现在才知道,你是疯了!
  
      不然,怎么要应聘人家学校的老师,当众揍学生不说,还辱骂名师?
  
      名师不可辱,单这一条罪名,都可以让你万劫不复,彻底完蛋!
  
      一侧的莫弘一也嘴角抽搐。
  
      不过,他知道眼前这家伙,虽然性格古怪,说话毫不在乎,可是有绝对实力的,绝不可能无的放矢。
  
      忍不住仔细看了过去,一看之下,情不自禁的愣在原地:“这……”
  
      他呆的功夫,谢院长已然吐血了。
  
      气的胡子翘起,整个人须张扬,随时都会爆炸。
  
      “柳老师,你可知道你在侮辱一位名师!”强忍住怒火,谢院长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要不是顾忌身份,可能现在就已经动手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打成猪头了。
  
      “侮辱名师?我?”张悬一脸怜悯的看过来:“是有人在侮辱名师这个身份,不过不是我,而是你!”
  
      “你……”身上气息迸,正想教训一顿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就见他双手一背,来到男生跟前,淡淡的声音响起。
  
      “血厄蜘蛛,一种特殊的奇怪蛮兽,体型只有人的小拇指尖大小,以吞噬生命的血液为食物,生活在阴暗环境,喜欢夜间行动,体内含有剧毒。”
  
      本以为这家伙要说什么重要的话语,没想到却说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蛮兽,众人全都满是奇怪。
  
      就连谢院长也眉头皱起,停了下来,想看看这家伙到底玩什么花样。
  
      “这种蜘蛛的毒,武者中了,短期内不会死亡,不过却会麻痹神经,让人性格上出现变化,暴躁不安,想要与人战斗……因为只有通过战斗才能缓解体内的毒素,获得平静!”
  
      张悬的声音继续响起。
  
      “还有这种东西?”
  
      “世上有如此奇怪的毒?”
  
      听到血厄蜘蛛毒的作用,众人心中隐隐冒出一个猜测,不过,不敢确认,齐刷刷看向眼前的少年。
  
      “不错,这位男生就中了这毒,而且已经非常严重了!所以,他才经常与人打架,狂躁不安,难以遏制。你们有没有现,他刚才施展武技的时候,虽然招数精准,眼中却带着一丝潮红。正常修炼者,就算多次经历战斗,也不可能影响精神,让眼睛改变颜色。”
  
      张悬环顾一周。
  
      “潮红……刚才还真有,只不过我以为是他心情激动引起的!”
  
      “是啊,我也看到了,也以为是他武技特有的原因,难道是……一种剧毒?”
  
      “怎么可能?如果中了毒,我们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
  
      ……
  
      想起刚才少年施展武技时的情景,众人全都一愣。
  
      这家伙的眼神是有些不对劲,不过,一些武技也能让人眼神改变,因此都没往这方面去想。
  
      再说,谁能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毒,可以影响人精神,让人暴躁易斗的?
  
      “刚才我并非揍他,而是用特殊的方法将他体内的这种毒液逼了出来,如果不信可以看地上他刚流出来的血液!”
  
      张悬随手一指。
  
      顺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众人果然看到地上有这位柳老师殴打男孩,流出的血液。
  
      此时的血液,已经黑,宛如胶质一般的凝固在地面,而与其接触的岩石,出现了凹坑,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一般,异常诡异。
  
      “是剧毒……”
  
      谢院长脸色一白。
  
      正常的血液滴在地上,不可能这么快就凝固起来,更不可能将岩石都腐蚀出坑洞。
  
      只有血液中蕴含剧毒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也就是说……
  
      男孩体内的确中了剧毒!而刚才这位柳老师并非揍人,而是……驱毒!
  
      “血厄蜘蛛的毒,中了三个月就会死亡,他现在的样子,应该才中了一个多月,算不上危险,因此,凭借他自身的能力才能压制的住,不被现。”
  
      张悬看向谢院长:“即便如此,天武学院,王国最高学府,让学生身中剧毒而不知!我好心救治,居然诬陷我殴打学员,还要告上公会……堂堂院长,一星名师连这都没看出来,请问……不是眼瞎,是什么?”
  
      “我……”
  
      谢院长脸色一白。
  
      这么明显的毒血没看出来,还呵斥对方,让他脸色涨红,想要解释,却也解释不了。
  
      “柳老师还请息怒,毒牵扯毒师职业,很多人都谈之色变,不知道也很正常!”
  
      见气氛尴尬,莫弘一走了上来。
  
      他说的没错,牵扯毒方面的事情,很多资料都被毒殿封锁了,不少人都不太清楚。
  
      老师又以正道自居,很少涉及这种下九流的东西,自然一知半解。
  
      刚才知道张悬不可能无的放矢,看到男孩吐出的血液含毒,他也是十分震惊的。
  
      只看施展武技,就知道他中了何种剧毒,并且随手帮忙解决……说明这位张悬,在用毒方面,也绝对达到了宗师境界。
  
      三星书画师、二星驯兽师,甚至过四星炼丹师的高明炼丹术……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让人不知道的本领?
  
      之前一直还觉得,对方也就名师、炼丹上比他强,其他职业方面,未必比得上自己,现在才知道……对方肯定还有不少职业,根本没展示出来。
  
      “就算不知道剧毒,刚才这个学生已经说了,我是在救他,居然还要对我质疑,一星名师就这种观察力?”
  
      不知道莫弘一心中的想法,张悬继续道。
  
      “……”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众人全都无语。
  
      那个学生是说你在救他,但你刚揍完人,又那种态度,谁都以为是在威胁对方,吓得他只能如此回答。
  
      谁想到……他说的是真心话。
  
      “是我没观察好,有愧一星名师的称呼……”
  
      被连续质问,谢院长脸色白,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岁。
  
      本以为招聘个老师,给对方考核,怎么都没想到,这么多事,他自己都没现。
  
      “好了,也不用沮丧,以后好好学习,遇到事不要妄自臆断就行!”张悬摆了摆手。
  
      众人再次一个趔趄。
  
      这可是天武学院的院长,居然被一个小小老师,教训跟学生一样……
  
      一脸无语,众人却也暗自震惊。
  
      这位柳老师,看出了连院长都没看出的剧毒,随手解决了两个学生的问题,眼力、手段之高,不是亲眼所见,绝对难以置信。
  
      一瞬间,都对这位年纪不大的老师,露出了高山仰止的佩服之感。
  
      就在众人目光集中过来,想要知道他到底如何看出男孩身中剧毒的时候,就见这位柳老师,高人的气势全无,宛如变成了一个亟待成绩的学生,挠挠头,看了过来:“这个……我这样,能被录取了吗?”
  
      “录取,当然能被录取!”谢院长眼前一黑,连连点头。
  
      如果你这种能力都不被录取,我这个院长也不用干了……
  
      (提前更了,后面有战斗帖和涯军成立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