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被开除了!
    解决完两个学生的问题,谢院长再不怀疑他的能力,直接将班级的学生令牌交过来。』  
  
      有了在洪天学院授课的经验,知道这些令牌,每一枚都代表了一个学生,便装进储物戒指,向教室这边走来。
  
      连续走错几次,找人打听了半天,才找到地方。
  
      吱呀!
  
      推门走了进去。
  
      这个教室比当初他在天玄学院的大得多,足有七、八百平米,地面全部由光滑的青岩石打磨镶嵌而成,两侧雕刻着蛮兽的身形,威武霸气。
  
      房间正中间十几个学生,正围着一个模样美丽的女孩旁边,叽叽喳喳说这些什么,因为太过投入,似乎没现他的到来。
  
      张悬摇头。
  
      推门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群人居然一个都没现,警觉性也未免太差了些。
  
      向前走了两步,正想招呼一声,他们聊天的内容就传入耳中。
  
      “学姐,你昨天真的见了张悬名师?而且有意要收你为学生?”
  
      “那可是张悬名师,天武王国现在的第一天才,好想见一面……学姐,以后你真成了他的学生,一定要带我见见,我是他的忠实粉丝!”
  
      “我也是……”
  
      围着女孩的学生,一个个兴奋的脸色涨红,满脸花痴模样。
  
      “见过我?还有意收为学生?”
  
      张悬一愣,随即看过去。
  
      可以确认,眼前这个女孩绝对没见过。
  
      更别说什么收学生了。
  
      再说,昨天到了名师堂,考核完就开始看书,一直没出来,怎么可能见过一个天武学院的学生?
  
      他可是连学院在什么地方,都找不到的……
  
      “放心吧,张师现在去做名师堂交代的任务了,一旦回来,必然是二星名师,到时候,我恳求一下,让他给咱们班讲个课……”
  
      中间的女孩,笑盈盈的点头,话说了一半,看到了张悬,秀眉一蹙:“你是什么人?跑到我们班级干什么?”
  
      哗啦!
  
      话音刚落,围在周围的诸多学生,同时转过身来,一个个充满了警惕。
  
      “我受学院指派,这学期做你们的带课老师!”张悬看过来。
  
      “我们的老师?”
  
      诸多学生全都一愣。
  
      之前记录玉晶距离太远,看的不清楚,众人听说他连学生都殴打,本以为至少是个五大三粗、体型雄壮的家伙,没想到容貌看起来如此清秀。
  
      张悬伪装的这个柳程,二十四五岁,体型偏瘦,虽然不如他本尊俊美,外观条件也是很有魅力的。
  
      “见过老师!”
  
      中间的女孩沐雪晴咳嗽了一声,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齐刷刷鞠躬。
  
      “嗯!我叫柳程,以后可以叫我柳老师,我会指点你们修为,让你们实力进步!”
  
      说完张悬几步来到讲桌跟前,坐了下来,看向不远处的女孩:“你见过张悬名师?”
  
      “回禀柳老师,我也是运气好而已!”
  
      沐雪晴连忙点头。
  
      “这么说真见过了?不知他长得什么模样?”张悬继续问道。
  
      “这……”
  
      没想到这位柳老师会问,沐雪晴迟疑了一下:“他身材比柳老师要高上几分,体型雄壮,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一身青布麻衣,双眼如电,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翱翔九天的感觉……”
  
      她虽然听了不少关于张师的事迹,但谁也没说过他长啥样啊!
  
      不过,此时这位柳老师已经询问,一旦不说,必然引起怀疑,只好硬着头皮按照想象的模样描述。
  
      张悬一脸古怪。
  
      单从外表看,他就是普通人,啥时候这么英明神武,模样不凡了?
  
      “据我所知,二星名师想要收徒,肯定会有无数人蜂拥而至。这位张悬名师更是天才中的天才,号召力更大,为何要收你为学生?”
  
      现在已经确定对方在说谎了,从众人的表情,也看出了一些端倪,张悬继续问道。
  
      “我……”
  
      没想到这位只会殴打学生的老师,问题这么刁钻,沐雪晴身体一晃,强忍住想要吐血的冲动,硬着头皮往下编:“是我昨天帮了他一个小忙,张师看到我天赋还不错,这才动了心思,具体……为什么,我也不知!”
  
      “原来如此……既然张师要收你为学生,我一个普通老师也不好与之争抢。良禽择木而栖,这样,你去吧,这是你的身份令牌!”
  
      手腕一翻,张悬取出一个令牌扔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这女孩叫什么,但令牌中有她滴的血液,根据气息,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这是什么意思……”
  
      接过令牌,沐雪晴愣住。
  
      剧本不是这样的。
  
      一个人一生不可能只有一个老师,自己的学生如果被其他名师看中,他也是很有荣誉的。
  
      不应该他听到张师愿意收为学生,感到惊讶,对自己更加重视吗?
  
      将令牌扔过来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张悬摆摆手,眼皮一抬:“就是说……你被开除了!”
  
      “开除……”
  
      沐雪晴娇躯一晃,差点没一口鲜血喷出来。
  
      我是天才,级天才,无论走到那个老师门下,都是被人争抢的存在,见第一面就被开除?
  
      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不错,做为学生,不本本分分,依仗小聪明,糊弄老师……我要着何用?放心,我会将这件事如实禀报学院,然后文通告所有学生,欢迎所有人来评论,不会委屈你的!”
  
      张悬淡淡道。
  
      “我……”
  
      沐雪晴身体一晃。
  
      她因为容貌、天赋,在整个天武学院的学生中,都是最出类拔萃的,名气很大。如果真被全校通告开除,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
  
      早知道这位老师不按常理出牌,可……这也太不按常理了!
  
      按照她的设想,就算对方不太相信自己认识张师,也应该有所顾忌。
  
      毕竟万一认识,有可能成为张师的学生,这个身份,别说一个普通老师,就算院长都要掂量几分。
  
      谁知这家伙……根本没掂量的意思,直接开除……
  
      如果说师资考核成绩垫底,是老师到最丢人的事,被开除则是学生最丢人的了。
  
      哪怕以后修为再高,只要背上这个罪名,都像被一只大手压住,无法翻身。
  
      “我没糊弄老师……”
  
      一咬牙,沐雪晴忙道。
  
      “没糊弄我?”
  
      张悬摇摇头,站起身来,双手背在身后,在教室内缓步走动:“先,我进门这么大声音,你做为辟穴境强者,居然没现,还和其他人侃侃而谈,你觉得我会相信?”
  
      “老师至,而不恭敬,故意不予理会,已经违背了天武学院学生守则第十七条,不尊师长,严重者可开除!”
  
      “其次,故意在我能听到的范围,说你认识张悬名师……先不说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这是故意想用张师的名头压我。学生守则第四十二条规定,借助家事、背景,对老师出言不逊,甚至威胁,严重者亦可开除!”
  
      “如果是假的,那就是故意诓骗老师,违背了守则第四十五条,以虚假言论,欺瞒蛊惑老师,同样会被开除!”
  
      “无论哪一个,严格执行都会被开除,你还有什么话说?”
  
      天武学院的学生守则,贴的满校园都是,来的路上,已经记了下来。
  
      这群孩子想要给自己个下马威……既然如此,那就先让他们知道厉害!
  
      “我……”
  
      沐雪晴面无血色,连续后退了几步,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向眼前的老师。
  
      不说他刚来学校吗?
  
      怎么会对天武学院的学生守则知道的这么清楚?
  
      更重要的……不是说他喜欢体罚学生吗?怎么嘴巴也这么厉害?
  
      “收拾收拾东西离开吧!我授课,喜欢学生有自己的思维,有自己的想法,但不喜欢有人鼓动其他学生和我对着干!”
  
      张悬摆手。
  
      这丫头一句话,就让其他学生前来拜见,足见在众人中有很大威信。
  
      如果见面第一次不敲打敲打,以后肯定管不了了。
  
      虽然学习自由,教学不是炼丹,严格按照流程,但带学生的第一天,不将对方镇住,让其听话,一旦跳腾,管理不住是小事,更重要的是……对方什么都学不会。
  
      轻视你这位老师,知识自然也不会好好学。
  
      “老师……沐学姐是我们班最有天赋的学员,今年不过十八岁,就达到辟穴境了,是我们班所有学生奋斗的目标和方向,还请老师收回成命!”
  
      见这位新来的老师一来到就要开除他们的大姐大,孟涛忍不住上前。
  
      “最有天赋的学员?目标和方向?”
  
      “七岁练气,足足十一年,吞服了三枚润穴丹,十多枚丹药,才开辟出十二处穴位,力量勉强达到十二鼎。”
  
      “修炼了一套浮水掌,三年小成,甚至不纯熟,与人战斗无法挥全力!”
  
      “修炼真气,凝聚于体,至少有七处静脉彻底被浑浊真气封死,难以精进,通玄境是一大关……”
  
      说到这,张悬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孟涛,声音古井无波:“这……也可以称得上天才?你开什么玩笑!”
  
      “我……”
  
      沐雪晴脸色瞬间变得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