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医道宗师?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殿下……”
  
      一侧的然木特使见自家王子在青鹰兽身下,大口大口的吐血,脸色泛白,随手都会死掉,着急的一声呼喊,冲了过来。
  
      “放开殿下!”
  
      眼睛一红,然木特使手掌一抓,对张悬就轰击而来。
  
      知道青鹰兽听眼前这家伙的话,偷袭王子,极有可能就是他的意思。
  
      “特使,你要干什么?”
  
      见他出手,王座上的莫天雪一声大喝。
  
      嗖!
  
      一个灰衣人影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双掌一翻,迎了过去。
  
      嘭!
  
      拳掌相击,二人同时后退一步。
  
      竟然也是宗师境巅峰强者。
  
      王室……暗影卫!
  
      挡住然木特使,灰衣人身体一晃,再次消失在大殿,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
  
      然木特使眉毛一颤。
  
      之前依仗宗师巅峰,对这个天武王宫并不在意,以为就算遇到危险,凭借实力,也能顺利冲出去,看到这才知道,这种想法是多么可笑。
  
      眼前这个看起来平静的大殿,恐怕实际上,隐藏了不知多少刚才那样的高手。
  
      “在下也是救殿下心切,还望天雪陛下见谅……”
  
      调整呼吸,将体内沸腾的真气暂时压制住,然木特使抱拳道歉。
  
      “放心,你们殿下不会有事……”
  
      莫天雪摆了摆手。
  
      然木特使转头看去,果然见青鹰兽已经放开了蹄爪,王子脸色白身体颤抖的站了起来。
  
      虽然伤重,却没伤到根基,不会有性命之碍。
  
      “殿下……”
  
      来到跟前,想要扶住,却被后者挣开。
  
      “你耍赖,说好了公平比试,却让蛮兽偷袭……”费轩王子咬牙,死死盯着眼前的青年,恨不得把他剁成肉馅。
  
      太坑人了。
  
      说好的公平比武,连赌注都压上了,你却让蛮兽在一旁偷袭,世界上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家伙?
  
      “这个……”
  
      张悬挠头,也是一脸委屈。
  
      没挨上揍,青鹰兽本就恼怒,又见他对主人动手,哪还忍得住,实际上……根本不是自己命令的。
  
      “你……”
  
      见他这副模样,费轩王子气的眼前一黑,差点站不住。
  
      我被打成这样了,都没觉得委屈,你委屈毛啊?
  
      咱能要点脸不?
  
      正在气的快要炸开,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对面的青年,不好意思的声音响起:“是这头青鹰兽鲁莽了,无意冒犯,要不这样,我让它出去,咱们再公平打一场,保证这家伙再不会捣乱!”
  
      费轩王子再次鲜血喷出。
  
      这根本就不是它捣乱不捣乱的事,我现在身受重伤,光血就吐了好几升,你要跟我打?
  
      最关键的是……居然说“公平”。
  
      你身体完好,打我一个重伤的人,这两个字,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我们殿下伤重,比试就此作罢!”
  
      见王子还没和对方比试,就要被气死,然木特使脸色一沉,道。
  
      要不是忌惮王宫那些隐藏的力量,恐怕早就冲过去把眼前这个柳老师大卸八块了。
  
      “就此作罢?那怎么行?”
  
      听对方想要停止比试,张悬满是着急。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两枚灵石,就这样不比,岂不亏大了?
  
      “一点小伤而已,你等一下,我现在就给他治……”
  
      说着来到跟前。
  
      “你要干什么?”
  
      然木特使一脸警惕。
  
      “我给他治伤,放心吧,这点小伤,很快就好!”张悬一脸认真的点头。
  
      “治伤?”
  
      然木特使满是疑惑。
  
      费轩王子也嘴角抽搐。
  
      这家伙不会是看自己没被青鹰兽弄死,想要补刀吧……
  
      “费轩王子、然木特使,勿要惊慌!柳老师,是医师公会新任的会长,医术高明,他说治疗,肯定没问题!”
  
      见二人警惕的样子,沈天雪笑道。
  
      “医师公会会长?”二人一愣。
  
      “不错,他可是连续完美解决了十九道疑难墙的医道宗师,连无数重病都能随手解决,你这点伤,不算什么!”沈天雪道。
  
      “这……”
  
      费轩王子和然木特使对望。
  
      “一点小伤而已,放心!”
  
      来到跟前,张悬随手将费轩王子扶住。
  
      “特使不用担心,还请站在一次静候,既然柳会长这样说,肯定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治好王子身上的伤势。”沈天雪捋着胡须,安慰一句。
  
      能随手解决十九道疑难墙的医道大师,这点外伤,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那好吧……”
  
      见对方说的信誓旦旦,然木特使迟疑了一下,这才松开王子,退到一边。
  
      不是他相信张悬,而是相信医师公会的招牌,更相信天武王国不敢和坤乾王国彻底反目。
  
      “殿下受的伤,虽未波及根本,却也比较严重,我就拭目以待看看柳会长如何快治疗……”
  
      哼一声,然木特使也想看看这位柳会长如何解决,话还没说完,看清楚对方的动作,眼睛一下瞪圆,一口老血差点喷出,脏话骂了出来:“我靠!你要干什么?”
  
      只见不远处的青年,抬起手掌,“啪!”的一下抽在殿下的后脑勺上。
  
      可怜费轩王子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就晕了过去。
  
      “……”莫天雪也懵了。
  
      这位柳会长,能在医师公会碾压,医术绝对堪比四星、五星的医师,本以为会好好治疗,也刚好瞻仰一下医术,结果……一巴掌把人抽昏了。
  
      难道觉得……这家伙挨揍的还不够,不解气?
  
      “住手……”
  
      然木特使整个人都炸了,身体一晃就要冲过去,还没动手,就见人影一花,莫雨公主不知何时挡在面前。
  
      “特使勿要心慌,看完了再说……”
  
      如果说之前还不敢确认,看到一巴掌抽晕费轩王子,她已经确认这个柳会长,肯定是张悬了。
  
      当初给大药王治病的时候,就是先将其打晕的。
  
      见公主这样说,然木特使再次看过去,忍不住再次愣住。
  
      只见打晕殿下的“凶手”,掌心多出了数十根银针,轻轻一抖,就全部插入费轩王子的穴道之中。
  
      紧接着手掌轻轻一拂,银针收回,指尖在殿下眉心一点。
  
      呼!
  
      昏迷的费轩王子眼睛睁开,身体一动跳了起来,整个人脸色扭曲,疯狂咆哮。
  
      “姓柳的,你想干什么?有本事就公平决斗,偷袭算什么本事……”
  
      声音如雷,响彻大厅,哪还有半点重伤模样。
  
      “殿下……”
  
      然木特使眨眼眼睛,满是不敢相信:“你的伤……”
  
      “伤?”
  
      费轩王子一愣,也现了不对劲,运转真气,顿时觉得气息如雷,哪还有半点受伤的模样。
  
      好像刚才重伤的根本不是他,而是别人一样。
  
      “这……这……”
  
      这次是真的傻了。
  
      前一刻,还重伤的大口吐血,下一刻就恢复如初……要不要这么快?
  
      “扎了几针,就让殿下的重伤痊愈?”
  
      然木特使也不敢相信。
  
      直到此时,才知道为何天雪陛下这么重视一个只有通玄境初期的小子了。
  
      单这手医术,就可以让无数王国为之疯狂。
  
      “嗯,一点小伤罢了!”张悬随意摆了摆手:“伤好了,是不是可以公平比试了?”
  
      对方实力和他相差极大,治好很简单,如果修为比他高,或者和他相仿,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
  
      费轩王子愣了一下:“柳会长医术高明,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见谅!比斗之事,是我鲁莽,还望就此作罢!”
  
      能做为王子,自然不是傻子,虽然对这家伙十分不满,可对方能轻易将他的伤势治好,医术之高,骇人听闻。
  
      这种人能够交好,自然比得罪强。
  
      否则,就算坤乾王国也保不住他。
  
      “就此作罢?”
  
      张悬愣住:“这怎么行……”
  
      那可是两枚灵石,不比,总不能让自己明抢吧?
  
      “我之前不知道柳老师还是医师公会会长,医术高明,早知如此,我也就不会提出比试,肯定早就直接认输了……”
  
      费轩王子忙道。
  
      看天雪陛下都尽量交好此人,他也明白过来,不敢得罪。
  
      医师虽然不如名师的号召力,却也不容小觑,不是他一个小小王子,可以抗衡的。
  
      话没说完,就听到对面的青年感慨一声:“什么,直接认输?这样多不好意思,那这株兽灵草,我就却之不恭了……”
  
      “……”
  
      费轩王子愣住。
  
      我这样说只是一句客气话,照顾面子,怎么就认输了?
  
      堂堂医师公会会长,医道宗师,能不能要点脸?
  
      心中震惊,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见青年已经将他手中的玉盒拿了过去,随手装进储物戒指,一边收好,一边不太好意思的看过来:“药材我就收下了,还是王子殿下大气,说认输就认输,让我受之有愧!”
  
      开玩笑,这次来王宫就是想办法弄灵石的,这株药材可以兑换两枚灵石,怎么可能放过。
  
      “大气?受之有愧?”
  
      费轩王子嘴角抽搐,快要哭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你都把我的药材拿走了,还大气,大气毛啊!
  
      受之有愧,我咋没见你有愧,只见到满脸微笑呢?
  
      要不是亲身经历,真怀疑这么无耻的家伙,怎么会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医道宗师……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