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崩溃的木宏医师 下
等的时间不长,木宏医师就在一个老者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见过林家主、季家主!”
  
  一抱拳,木宏神色淡然。
  
  身为三星医师,有自己的傲气,这两位虽然是权倾王城的家主,还不至于卑躬屈膝。
  
  “还请木宗师出手救治小儿……”林若天忙道。
  
  “有我在,放心!”
  
  给对方做个保证,木宏面无表情,几步来到林琅、季墨公子二人跟前,蹲了下来,仔细观察。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中医的“切脉”,却也有望、闻、问,三样基础的看病手段。
  
  就算对方昏迷不能询问,做为三星医师,也还是能够看出大概的。
  
  “怎么样?”
  
  见他看了半天,不说一句话,林若天忍不住看过来。
  
  林琅是他的独子,一向宠爱有加,现在这副模样,比谁都着急。
  
  “伤势有些重,是被人用外力硬生生打出来的。如果猜的不错,将他打伤的这个人,应该擅长肉身修炼!”
  
  彻底检查完,木宏吐出一口气,站起身来,双手背在身后,淡淡道。
  
  修炼者与人战斗,都用真气,容易造成内伤,也就是经脉、内脏受损。而眼前这个,牙齿打的脱落、身上骨裂、皮肉撕开,能轻易分辨出,为外力所致。
  
  这种情况,要么是擅长肉身的强者出手,要么就是蛮兽。
  
  “肉身强者?”林若天眉毛一皱。
  
  没听说过天武王城,有什么肉身达到宗师级别的强者啊?
  
  心中奇怪,还是有些担心的看过来:“木宗师可有办法医治?实在不行……我找人会诊或者……请柳会长过来看看!”
  
  “放心,小小的外伤而已,不算什么!”
  
  见他语气中带着疑问,还说出了柳会长,木宏脸色一沉,大手一甩。
  
  之前他在天武王国医术界,高高在上,没人敢质疑,自从冒出那个柳会长,谁都怀疑,让他满是郁闷。
  
  难道除了柳会长,就没人能够治病?
  
  “就有劳宗师了!”
  
  听能够治疗,林若天和季枫全都松了口气。
  
  “嗯!”
  
  不在废话,木宏医师手腕一翻,掌心多出一个玉瓶,轻轻一抖,药液流淌出来,缓缓滴在林琅裸露的皮肤上。
  
  滋滋滋!
  
  和药液接触,伤口处立刻冒出了无数气泡,之前裂开的口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厉害……”
  
  看到效果这么明显,林若天、季枫眼睛同时一亮。
  
  不愧是三星医师,出手果然不凡!
  
  “这是我独门配置的药液,对外伤有奇效,任何伤口只要接触,都能很快愈合,生肌长肉,神妙非凡……”
  
  见二人震惊,木宏医师满意的点点头,正想继续说下去,就见林若天愣在原地。
  
  “不对,木宗师你看……”
  
  见他表情奇怪,顺着手指看去,一看之下,木宏顿时愣住。
  
  只见刚才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甚至比之前的口子还大,并且不停有鲜血溢出。
  
  举个例子,之前的伤口只有两指,治疗了一下,非但没见好,还变成了三指,甚至开始流血了!
  
  “怎么回事?”
  
  刚夸下海口,他的药是独门配方,就出现这种事,木宏脸色难看,急忙将药液倒在另外一个地方。
  
  嘶啦!
  
  和刚才一样,刚刚长好的肌肉再次撕裂,变得更加狰狞。
  
  “不对啊……”
  
  怎么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变故,手腕一翻,木宏医师又取出七、八种药液,分别倒在了几处不同的伤口。
  
  不过,这些之前对外伤有神奇效果的药液,和他第一次用的一样,刚开始有用,时间不长,就再次崩开,刚才已经停止流血神态安详的林琅,此时,非但没治好,血液反倒越流越多,伤口越来越大,脸色也越来越白。
  
  “木宗师还请……停一下!”
  
  见他又拿出十几个瓶瓶罐罐,打算挨个实验,林若天哆嗦了一下,急忙阻止。
  
  木宏宗师,我是请你来治病救人的,不是来杀人的……再这样治下去,我怕人还没治好,就会因为流血过多,直接挂在这里!
  
  “放心,我自有分寸!”
  
  脸色一沉,打断了对方的话,木宏医师很快将手中的药物全部试了一遍,这才眉头皱紧,脸色不太好看。
  
  所有药材全部试完,此时的林琅也气若游丝,距离断气也差不太远了。
  
  “到底怎么样?”
  
  林若天嘴唇哆嗦。
  
  刚才儿子虽然重伤,至少还像活的,结果治疗了半天,越来越差,随时都会死亡,让他满是郁闷,却又不能发火。
  
  那个柳会长,坏了他的好事,内心深处不想与之接触,否则,也不可能直接请木宏医师了。
  
  如果这位前任会长都解决不了,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经过我的判断,林琅公子的伤,不光是外伤这么简单,恐怕……还中了毒!”
  
  迟疑了片刻,木宏缓缓道。
  
  “中毒?”
  
  林若天一愣。
  
  难不成对他儿子出手的那个人,还是一位毒师不成?
  
  不然,普通的毒,对宗师强者,几乎是没任何用处的。
  
  “不错!这个毒十分蹊跷,我也认不出来,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我过一会用真气想办法将其逼出来,只要没了毒,他的伤口就应该不会崩裂,很快就会痊愈!”
  
  木宏医师接着道。
  
  试验了好几种药材,他也终于确认,对方肯定是中毒了,不然,不可能在别人身上没任何问题的药物,在他身上接连出现变故。
  
  只不过,毒的种类千千万万,他不是专门的毒师,根本没办法确认。
  
  “那就有劳木宗师了!”林若天连忙点头。
  
  “嗯!”
  
  应了一声,木宏将林琅扶起,盘膝坐在身后,手掌抵住他的脊背,一道真气缓缓灌输进去。
  
  帮别人驱毒,需要特殊方法,身为三星医师,专门学习过,十分熟悉。
  
  真气沿着对方的经脉,一寸寸探查。
  
  “就是这里……”
  
  很快,毒的位置就被发现,眼睛忍不住一亮。
  
  中毒后,毒会随着经脉游走全身,想要驱除,首先要找到在什么地方,不然,手段再多,也是无用。
  
  “林琅公子修炼的林家功法,和我修炼的真气属于两个派别,互不相容,只要控制真气包裹,将毒逼出体外即可……”
  
  找到位置,木宏没有兴奋,反而更加警惕。
  
  病人中毒,也就是说,毒已经和他的真气、身体融合起来,想要驱除,首先要自己的真气性质与对方不同才行。
  
  不然真气相融,非但不能把毒驱除掉,还很容易沾惹到自己身上,得不偿失。
  
  林琅修炼的林家功法,与他完全不同,就好像油和水的关系,只要小心谨慎,应该很容易把毒液排出体外。
  
  真气缓缓流淌,木宏医师小心翼翼控制与毒液接触,与之一碰。
  
  正打算将这东西驱赶出体外,“滋啦!”一声,瞬间像是火柴遇到了汽油。
  
  毒液像是传染一样,刹那间钻入了他的真气之中。
  
  “什么?”
  
  瞳孔一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手掌迅速变黑,紧接着剧毒,立刻向上蔓延,钻入了手臂。
  
  “这……这……怎么可能?”
  
  脸色一白,木宏差点疯了。
  
  见过猛地,没见过这么猛的!
  
  以前他也曾亲手帮人解决过二品毒药,按照正常情况,只要和对方真气相容,就很难对其他人真气造成威胁……
  
  毕竟真气只要不同宗同源,基本都是相互排斥,很难融合的!
  
  这是什么鬼?
  
  怎么真气才一碰上,就和点燃了炸药一样?
  
  “糟了,肯定是……这毒中,蕴含更为精纯的真气,这种真气可以和任何真气相容……”
  
  灵光一闪,想起一本医术上记载的事情。
  
  能和他的真气快速融合,并且将毒传递过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下毒的人,真气极其精纯,可以和他的真气完美融合,没有丝毫反抗余地。
  
  “完了……”
  
  身体一晃。
  
  给人解毒没解成,反倒自己中毒了……
  
  木宏欲哭无泪。
  
  刚才还想着好好治疗,给林家留个好印象,彻底打脸,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木宏不是吃素的,比起那个柳会长,也丝毫不差,结果就弄出这个情况……
  
  这叫什么事!
  
  手腕一翻,急忙取出一枚解毒的药丸含在口中,刚刚缓解了一下,就看到林若天一脸着急的来到跟前,手掌在他身上一碰:“木宗师,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了……”
  
  “别动……”
  
  本来就是强行压制毒气蔓延,对方一碰,真气再也控制不住,蕴含毒的真气冲破了双臂的桎梏,钻入了他的全身。
  
  噗!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木宏医师身体一晃,再也坚持不住。
  
  “他体内的毒古怪……”
  
  话没说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木医师……”
  
  见堂堂三星医师,医师公会的前任医师,直接晕倒,林若天和季枫全都懵了。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木宏医师,你不是来治伤的吗?
  
  怎么越治林琅的伤势越严重了……不光如此,你自己满脸漆黑,晕过去算什么?
  
  给人治伤,结果自己却中毒晕了……
  
  木宏,你刚才不还信誓旦旦说“有你在,放心”吗?
  
  放心,就这水平……我放心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