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孔师亲笔
    传讯墙,上面布置特殊阵法,相隔万里,也能传递讯息。天 籁小 』说
  
      丹方墙、疑难墙,也是相同的原理。
  
      这东西造价极高,虽然只是一面墙,却在上面布置三品巅峰阵法,依靠阵法传递讯息。
  
      价值之大,就算天武王室,都拿不出来。
  
      也只有一些高等级的公会,才能具备。
  
      谁都没想到,林家居然也有一面。
  
      看来为了保护家族,林珑这位太子妃真是花费了极大代价。
  
      “林家被柳程恶贼踏破,为父、林琅重伤,援!”
  
      拿起毛笔,一咬牙在上面写了一行字。
  
      呼!
  
      光芒闪烁,字迹缓缓消失。
  
      做完这些,林若天这才松了口气,目光闪过一道狠辣,牙齿咬紧。
  
      “柳程、天武王室……我要让你们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
  
      ……
  
      轩辕王国,紧挨着王宫的一座巨大的行宫。
  
      东宫,也叫太子宫!
  
      是轩辕王国太子,居住的地方。
  
      行宫的一个角落房间内,矗立了一座白墙,之前没有任何动静,突然光芒一闪,浮现了一行字迹。
  
      “出事了,快去禀报娘娘……”
  
      守护墙壁的一个护卫脸色一变,急忙吩咐。
  
      别人不知道这个墙壁是什么,他可是很清楚,连接太子妃娘娘的老家,平时没有任何讯息传递,突然激活,而且写出那样一段话,说明……肯定出大事了!
  
      时间不长,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急匆匆走了过来。
  
      轩辕王国太子妃,林家林琅的姐姐,林珑!
  
      “爹爹……弟弟!”
  
      看清楚上面的字迹,女子全身哆嗦,一股煞气从秀目中沸腾而出。
  
      家人是她最在意的地方,怎么都没想到才离开多长时间,就出现这种情况!
  
      “柳程?这个柳程是谁?”
  
      一声暴怒,林珑恨意流淌:“来人,把梁统领给我找过来!”
  
      “是!”
  
      护卫急忙走了出去。
  
      梁统领,梁青命,轩辕太子宫的大统领,至尊后期的强人物,负责东宫的的安全。
  
      只听命太子与太子妃。
  
      很快,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
  
      一身黑衣,双目如电,给人一种冷漠至极之感,让人看上一眼,就情不自禁的颤抖不已。
  
      “娘娘找我?”
  
      一躬身,梁青命抱拳。
  
      “梁统领,选两位高手陪我去天武王城!”林珑道。
  
      “天武王城?”梁青命疑惑的看过来。
  
      “是,我林家家族被人踏平,弟弟和父亲都身受重伤,你动作要快……”
  
      一声嘶吼,林珑满是着急:“不行,找两个人不行,你跟我一起去!只有你的实力我才放心!”
  
      “我?”
  
      梁青命迟疑起来:“可太子出外还没回宫,我离开,是不是要请示一下?”
  
      “请示什么?再不快点,我们林家都要覆灭了!”林珑衣袖一甩。
  
      “是!”
  
      知道太子最宠爱这位娘娘,真要她的家族覆灭,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梁青命没迟疑太久,直接点头:“如果赶时间,乘坐太子的【闪电金鳞兽】吧!它达到了至尊中期,度极快,天武王城距离这里虽然很远,两天功夫即可到达!”
  
      “好!”林珑点头。
  
      太子殿下的闪电金鳞兽,是至尊级别的蛮兽,日行数万里不在话下。
  
      乘坐它前往的话,或许还能来得及。
  
      “让驯兽宗师周进跟着,由他驾驭,度更快!”林珑再次吩咐。
  
      “好!”梁青命转身准备。
  
      不到一炷香时间,一头巨大的蛮兽出现在院落,林珑钻进背上的房间,蛮兽翅膀一震,笔直向天边飞去。
  
      ……
  
      嘭!嘭!
  
      缓缓向前,连续破开七、八处阵法,终于来到林若天逃走的房间。
  
      跟在张悬等人身后,廖勋这才知道眼前这个青年的强大。
  
      任何阵法,看上一眼,就能一脚踹停……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
  
      幸亏刚才反应快,立刻和林家决裂,否则,现在肯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追的好快!”
  
      房门推开,似乎早知道他们会过来,林若天没有丝毫紧张,一脸的狰狞:“不过,就算追过来,敢杀我吗?我已经通知了太子妃娘娘,她的人很快就会过来!只要再敢动我一根寒毛,不光你们要死,整个天武王国,都要为之覆灭!”
  
      “你的意思,不对你动手,那个所谓的太子妃娘娘就不对我们动手了?”
  
      见对方如此自信,张悬无奈的摇了摇头。
  
      仇已经结下了,就算不动手,对方也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你……”以为说出这话,对方会忌惮,投鼠忌器,没想到这家伙比他想象中的还狠,林若天一愣。
  
      “路冲,如何报仇,是你的事,报完仇,回学院找我!”
  
      懒得理会这个自以为是的林若天,张悬交代一声:“廖勋,你在这里协助!”
  
      “是!”
  
      路冲、廖勋点点头。
  
      林家厉害的长老都被打趴下,剩下的逃的逃,散的散,基本没什么厉害人物了,廖勋、路冲配合,几乎全能搞定。
  
      懒得继续出手,张悬缓缓走了出去。
  
      此时,外面的众人还没散去,见他出来,一个个露出崇拜。
  
      “感谢诸位前来助阵!”
  
      知道这些人都是学生找来的,虽然没帮上什么忙,却等于关键时刻,得罪林家,替他撑腰,有极大情谊在里面。
  
      “柳老师(柳会长)客气了,我们也没干什么……”
  
      众人连忙躬身,全都脸色一红。
  
      本来真打算帮忙的,结果,人家一人就将整个林家灭了,想帮也没帮上。
  
      “诸位助我,我柳程有恩必报,这样吧,在这里给大家讲上一堂课,算是报答恩情了!”
  
      有恩必报,既然有情谊在里面,张悬也不能甘心接受,而无动于衷。
  
      “讲课?”
  
      脸色一喜,所有人都兴奋地双眼放光。
  
      虽然这位柳程会长不是名师,却是实打实的宗师巅峰强者,领悟剑心的强存在。
  
      能听他讲课,对修炼必然有极大好处!
  
      “修炼之道,在于心……”
  
      没有太多废话,张悬直接开口,声音响彻在众人心底,震撼着灵魂。
  
      为了防止张师身份泄露,他这次没施展师言天授,不过,即便如此,听课过程中,依旧有不少踏足巅峰的人,顺利突破,成功晋级。
  
      前来助阵的,至少上百,一节课讲下来,居然突破了足足七位!
  
      “一节课就让人纷纷突破,不愧是天武王国最天才的名师……”
  
      看到这一幕,姜堂主佩服不已。
  
      他虽然是二星巅峰名师,也做不到这点。
  
      对方的讲解,细腻柔和,往往很难的东西,到了他口中,变得极为简单,好像别人的修炼,是一团乱麻,而他,已经找到了抽丝剥茧的方法。
  
      按照他的讲解修炼,宛如找到了修炼的本质,想不进步都难。
  
      “好强……没想到这位柳老师讲课,不比张师差!”
  
      “是啊,从今天开始,我又要多出一个偶像了!”
  
      郑阳、袁涛、刘扬三人听着、听着也如痴如醉。
  
      之前,他们一直觉得张师是天底下最厉害的老师,对其他老师都不屑一顾,此时才知道,天地之大,一山还比一山高。
  
      张师虽然厉害,和这位比起来,可能也很难胜过。
  
      可笑之前他们一直以为对方是浪得虚名。
  
      “你们觉得张师授课好,还是这位柳老师好?”
  
      见他们这副模样,赵雅无奈的摇摇头,一脸古怪的看过来。
  
      “他们两个……都很好!”
  
      憋的脸透红,郑阳道。
  
      他有心想说张师更好,但这位柳老师的授课,丝毫不差,不能否认。
  
      “算了,你们自己领悟吧!”
  
      老师既然没说,她也懒得解释,赵雅和王颖转身就走。
  
      ……
  
      一节课很快讲完,张悬重新回到了天武学院。
  
      时间不长,路冲就来到跟前,眼眶微红,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千言万语,全部变成了一句话:“老师……”
  
      是老师,他才有机会报仇,才找到了活着的真正意义。
  
      是老师,才能让父母亲人含笑九泉,不至于地下相见而蒙羞。
  
      能找到这样一位好的老师,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起来吧!”
  
      坐在教室里,张悬淡淡看过来:“现在可以和我说说,林家为何要非要灭掉你们家族了吧!”
  
      就算路冲的姐姐瞿灵将林琅打的断子绝孙,林家也要顾及形象,去找罪魁祸,不可能直接出手将一个家族一百多口全部灭了。
  
      除非……有更大的理由!
  
      之前在王宫,莫天雪、莫雨等人在,路冲并未细说,别人看不出来,他还是能够知道的。
  
      “老师明见,林家的确不是因为这件事,屠灭我们瞿家,而是……为了我们家族的家传宝物!”
  
      路冲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口道。
  
      老师为他付出这么多,能说的,绝不会隐瞒。
  
      “家传宝物?”
  
      张悬眉头一皱。
  
      “是、是一卷【先祖手札】!”路冲道。
  
      “先祖手札?”
  
      张悬奇怪:“你们先祖手札,他们林家要着有什么用?”
  
      手札,是指亲手写的书信。
  
      路冲先祖手札,也就是他先祖留下的书信而已,林家抢着东西干什么?甚至不惜灭掉整个家族,一百多口?
  
      “我们先祖手札,的确不值钱,但是……手札之中,有孔师亲笔留下的回复!”路冲解释。
  
      “孔师亲笔?”张悬一愣,脑子一下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