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四百零六章 抽太子妃耳光
    本以为如这样威胁,会让这个胖子和府邸的人乱作一团,吓得四处逃窜,屁滚尿流。
  
      梁青命一看之下,身体再次一晃。
  
      只见府邸内的人,修炼的修炼,做饭的做饭,洗衣的洗衣,摇头的摇头,对他的话……一点都不在乎!
  
      尤其是正下方的那个胖子,一脸鄙视的看过来,像是看着一个白痴。
  
      尼玛!
  
      这是个什么情况?
  
      小小一等王国的二星初期名师,不应该见到自己这样的至尊强者,吓得瑟瑟抖,不敢废话吗?
  
      名师是同级别中最强的,可级别差距大,再厉害也没用!
  
      当事人不出来倒也罢了,一个连鼎力境都没有的胖子,也这么嚣张?
  
      难道不知道我会杀人吗?
  
      这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吧!
  
      堂堂太子的护卫统领,至尊后期强者,走到任何地方都威震八方,四处拜服,一声大喝,恐怕天武王国国王莫天雪都要直接跪下……
  
      小小府邸修为低下的胖子,居然鄙视!
  
      鄙视你妹!
  
      心中越想越怒,随即听到胖子的声音继续响起。
  
      “数三声?那你敢快数,别管我没劝你,弄不好这是你人生中,能数的最后三个数了……”
  
      “我操!”
  
      梁只觉得脸色黑,青命头上都要冒烟了。
  
      是我要杀你们,居然说这是我人生最后是三个数……
  
      我至尊的威严呢?
  
      你个死胖子,老子要剁了你……
  
      脸色难看,整个人气的快要爆炸,正想怒,杀几个人给对方看看,让他们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就见正下方的大殿“吱呀!”一声,三个人影走了出来。
  
      当先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身后跟着两个老者,身穿名师服饰,应该是名师堂的人。
  
      不过,天武王国名师堂,实力最厉害的堂主也就宗师巅峰而已,还不用放在眼里。
  
      “怎么回事?一上午吵吵闹闹的?”
  
      走出来的中年人,头也不抬,眉头皱起的看向不远处的胖子。
  
      “回禀老爷,这家伙在上面瞎比比,说要见少爷,开玩笑,少爷什么身份?岂是这种货色,想见就见得?”
  
      胖子义正言辞:“我正打算然他滚蛋。”
  
      “嗯,做得不错!”中年人点了点头,对胖子的话,很是赞同。
  
      噗!
  
      梁青命再次一个趔趄。
  
      一个胖子傻,倒也罢了,这个中年人明显像是府邸的主人,居然也这副模样……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本来还想着对方是名师堂的人,一旦动手,不好收场,此时气的快要爆炸,再也不管不顾。
  
      “既然找死,我就成全你们……”
  
      一声暴怒,梁青命大手一压,浑厚的力量自天而降,巨大的手印,对府邸内的众人,拍了下来。
  
      鬼级圆满武技,金刚大手印!
  
      金刚不破,手印惊风。
  
      凌空而击,力量过三万鼎,至尊中期强者碰上,都会瞬间碾成齑粉。
  
      一招打出,以为对方看到威力,应该会惊恐、害怕的再无刚才模样,就见中年人一脸淡然的看过来,一扭头:“小苏,这家伙交给你了,连同空中飞着的大鸟,一块弄下来!”
  
      “是,杨师!”
  
      被称呼“小苏”的老者,向前一步。
  
      这个“小苏”看起来并不高大,甚至也没什么气质,最重要的是,两腿夹紧,脸色泛白,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头还是乱糟糟的,像刚被人揍了一般,没有半分高手模样。
  
      让这种家伙,对付自己?
  
      下面的一群人是不是都是疯了?
  
      不光他这样,一侧悄悄看过来的王城诸多高手、势力,也全都呆在原地,快要抽了。
  
      这可是林家的靠山,轩辕王国太子妃带来的级强者,人家要杀你,孬好也重视一下给个面子,这是怎么个意思?
  
      派出一个夹紧双腿,脸色白的老者?
  
      太不把窝头当做干粮了吧!
  
      苏师、凌师来到王城的事,是名师堂机密,没人泄露,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很平凡的家伙,其实是个牛的一塌糊涂的强人物。
  
      “哼!”
  
      就在众人一个个眼睛晕,不知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见这位“小苏”,抬起头来,一声冷哼。
  
      哗啦!
  
      声音不大,却像是金石炸开,和空中的巨大手中一碰,后者连抵挡的时间都没有,立刻炸开。
  
      嘭!
  
      紧接着,梁青命就感到胸口一疼,像是被利剑刺中,一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颤抖了一下,差点从蛮兽头上掉下来。
  
      “是……化凡境强者?”
  
      对方连手都没出,只呵斥一句,就击碎他的攻击,口吐鲜血,再傻也知道,这个“小苏”的实力之强,绝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瞳孔一缩,梁青命身体颤抖。
  
      化凡境强者,轩辕王国都几乎没有,这个一等王国从哪里冒出来的?
  
      而且,对方气息不散,一句话就这么大的攻击力……就算在化凡之中,恐怕都达到一定境界,不是泛泛之辈!
  
      “这……”
  
      将目光集中过来的众人,此刻也全都瞪大了眼睛,没当场吓死。
  
      至尊后期强者全力打出的攻击,被一声喝碎,本人更是差点从蛮兽头上掉下去……
  
      到底怎么回事?
  
      “这……这个名师,你认识?”莫天雪忍不住看向女儿。
  
      不知道这位“小苏”是谁,但他穿着名师特有的服饰,还是能一眼看出的。
  
      一声清喝,就击溃至尊后期的全力一击,这是从那里冒出来的强悍人物?
  
      要不要这么猛?
  
      “这个……”莫雨也愣住。
  
      苏师、凌师来的时候,她并未回去,也没见过,紧接着张悬、莫弘一考核,也没多待。
  
      因此,名师公会两位四星名师出现的事,并不是很清楚。
  
      而且,就算清楚,也肯定不敢相信,有人敢称呼四星名师为“小苏”……那个中年人又是什么样的可怕存在?
  
      “下来吧!”
  
      震惊还没结束,下方弓腰的“小苏”再次哼了一句。
  
      哗啦!
  
      如同利剑划破长空,被这股气劲一震,空中的闪电金鳞兽还没反应过来,就身躯一晃,笔直向下坠落。
  
      轰!
  
      尘土飞扬,刚才还嚣张不已,打算要屠灭张府,斩杀张悬的众人,实打实的摔在了地上。
  
      被摔得七荤八素,好不容易清醒过来,林珑急忙看向兽背上的父亲和弟弟,一看之下差点没当场疯掉。
  
      只见本来就昏迷不醒的林琅,一摔之下,脊椎全部断裂,呼吸随时都会断绝,肯定是活不成了。
  
      刚服下丹药,还有点精神的林若天,此刻也大口大口的吐血,旧伤新疾之下,能不能救活,都还难说。
  
      林珑抓狂。
  
      我们是来报仇的……
  
      结果一个人都没杀,甚至连罪魁祸的张悬都没见到,父亲、弟弟就差点死了,她也被摔得想要吐血,到底生了什么?
  
      “梁统领,你干什么吃的,快杀了他……”
  
      坐在闪电金鳞兽脊背上的房间里,外面的情况知道的并不多,只听到了对话,还以为是梁青命故意放水,林珑脸色狰狞,一声咆哮。
  
      “杀?”
  
      身体一颤,梁统领没晕过去。
  
      怎么杀?
  
      对方可是化凡境强者,你让我杀他?还是让我去送死?
  
      太子这么英明的人,怎么娶了你这样一个傻缺玩意?
  
      “杀我?”
  
      苏师看过来。
  
      他虽然突破修为,可身上的疼痛还没消失,本就烦躁,见兽背上窜出的女人,一开口就要杀自己,脸色一沉。
  
      “不是,不是……前辈息怒!”
  
      身体一颤,梁统领连连摆手。
  
      “你怕他做什么?不过一等王国的名师而已,还能把你怎么样?”
  
      见属下这么不争气,直接称呼对方前辈,林珑更加恼怒。
  
      她本来也是个很精明的人,只不过父亲、弟弟跑过来手刃仇人不成,当场摔得快要挂掉,早已气糊涂了。
  
      “小瞧名师!”苏师脸色一沉:“掌嘴!”
  
      能成为四星名师,自然不是什么老好人,对方这话,明显没将名师放在眼里,深情阴沉下来。
  
      “是……”
  
      迟疑了一下,梁青命最后还是转过身去。
  
      就算是太子妃,也没办法,眼前这位可是化凡境强者,只要敢不遵守,恐怕他们所有人今天都会死在这里。
  
      “梁统领,你要干什么?”
  
      见他的模样,林珑一愣,话还没说完,就见前者身体一晃,已经来到跟前,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没有丝毫反抗,林珑被打的一个跟斗飞了出去,一头栽在地上,牙齿掉了一地。
  
      她虽然是天才,进步也很快,受限年龄,也不过宗师后期而已,如何挡得住至尊后期强者的攻击。
  
      啪啪啪啪!
  
      抽了一巴掌,见眼前的高手,没说停止,梁统领不敢迟疑,继续抽去。
  
      “你……你……”
  
      被连续抽了几巴掌,原本清秀的脸,肿的如同猪头,林珑再傻也明白怎么能回事了,气的娇躯乱颤,再次看向苏师、看向那个中年人杨师,露出了浓浓的恨意。
  
      从林家出生,到成为太子妃,一向顺水顺风,哪里受过这么大侮辱。
  
      这种仇恨,就算倾尽三江之水也难以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