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七脉暴熊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两头虎头兽难道病了?”
  
      “病个毛啊,你难道没看出来,是被吓的……”
  
      “他说‘你们不倒下,我无法通过挑战’,这两个家伙就吓得摔倒了……”
  
      鸦雀无声之后,上方的众人全都疯了。天『』籁 小说
  
      见过蛮兽殊死相拼,宁死不屈的。
  
      见过高傲不羁,不给任何人面子的……
  
      可还从未见过,连打都不打,直接躺地上撞死的。
  
      你们到底是多怕这家伙?
  
      “没出手,就吓得以凶猛著称的虎头兽躺在地上装死?”
  
      罗塘、方进也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
  
      要不要这么夸张?
  
      这可是虎头兽,凶猛无比,连至尊强者都敢撕上一口的家伙!听到打一拳,就横躺下来,不停吐口水……
  
      敢再假一点,再不要脸一点吗?
  
      蛮兽的尊严呢?
  
      丛林霸王的骨气呢?
  
      宗师巅峰的气度呢?
  
      罗塘都觉得整个人都被颠覆了。
  
      十分钟前,还自信满满的觉得天下英雄出我辈,驯兽一道,轩辕王国无敌手,见到这个张悬,世界观都崩塌了
  
      几个呼吸就让疾风狼趴在地上等着彻底驯服,结果这家伙……理都不理,一脚踢飞。
  
      你不需要蛮兽,我咬牙认了,可……一句话就吓得虎头兽装死,未免有些太夸张了吧!
  
      “如果换做我……会怎么样?”
  
      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立刻哭丧着脸。
  
      要是他在对方的位置,肯定会被这三个大家伙挠死,别说将其吓得躺在地上。
  
      估计是对方大吼一声,自己躺地上装死……
  
      之前封堂主等人,对这家伙推崇备至,还觉得言过其词,现在才知道,和这家伙的确有差距,而且还是……天渊之别。
  
      “我也做不到……”方进也苦笑着摇头。
  
      就算他现在是半步至尊强者,遇到三头虎头兽也是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打败,让其臣服,也只能做梦想想。
  
      ……
  
      “虎头兽防御最强的地方是腹部,牵扯到全身力量的挥,他用最直接最暴力的手段,击中这里,瞬间破坏了生理结构。这才导致它呕吐不止,站都站不起来!”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谢久晨堂主也长大了嘴巴,过了半天,才缓缓开口:“剩下两头虎头兽,看到这一幕,知道一旦被打中,会和之前那个一样,丧失战斗力……”
  
      “蛮兽没了战斗力,就等于失去了性命,再傻也知道如何抉择了!”
  
      蛮兽也会趋吉避凶,遇到一下就能让其挂掉的,再嚣张也会分场合,不可能硬着头皮冲上去的。
  
      “是啊,可……虎头兽腹部范围这么大,一拳击中,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光是力量强的缘故,更要对其生理结构有最完整的了解,才能在一瞬间找准肌肉、骨骼、经脉运转的缝隙,一招击毁……”
  
      魏余青长老也整个人都是懵的。
  
      这可是虎头兽,别说他宗师巅峰的时候,就算是现在,想要一拳震慑的后者躺地上装死,也做不到!
  
      这已经不是单纯力量,而是牵扯对虎这种蛮兽生命形态了解到极点,生活和进攻习惯熟悉到令人指,才能做到!
  
      可以说,已经把这种蛮兽研究到比对自己还要了解,才会如此轻描淡写。
  
      这……还是人吗?
  
      一个不足二十的二星驯兽师……怎么做到的?
  
      “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可能有一头兽宠就是虎头兽,日夜相处,这才能对其了解这么多,不然……实在想不通!”
  
      谢久晨堂主缓缓道。
  
      对任何东西熟悉,都不可能凭空而来,需要日夜相处才行找到规律。
  
      当年王城一位书画师,为了能更好的画出竹子的灵性,房子周围种满了竹子,日夜观察,整整二十七年,这才画出最有神韵的作品,一举成名天下知!
  
      一些厉害的驯兽师,为了了解自己的兽宠,也都是睡觉都不离开,甚至还模仿它们的动作,才创出与之匹配的功法,了解更多的习惯,让其信任度大增。
  
      世界上没有白来的午餐,能一下找到连他们都想不到的问题,打的虎头兽主动认输,说明对这种蛮兽的了解,就算他们,也比拟不上。
  
      恐怕,在这种虎头兽身上,没少下功夫。
  
      极有可能就有一头此类蛮兽。
  
      “是啊!”
  
      魏余青长老赞同的点头,接着向前看去,眼中露出担心:“对虎头兽了解,轻松可以通过,但第三关就不太容易了!”
  
      “第三关是半步至尊蛮兽,【七脉暴熊】。”
  
      谢久晨堂主神色也逐渐凝重起来:“这种蛮兽数量稀少,而且几乎不可能驯服,所以,想要提前了解,是不可能做到的!”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力大无穷,虽只有半步至尊,可真正力量恐怕已经过了万鼎!”
  
      “嗯,七脉暴熊体内只有七根经脉,看起来少,却也等于给了它们天然的优势,经脉少也就更加粗大,力量更强。要不是它们的动作迟缓,度不快,绝对是至尊级别的蛮兽,而不是归类在低一个级别之中!”
  
      魏余青长老点头。
  
      七脉暴熊公认的是半步至尊蛮兽,主要因为它的度不快,综合实力和半步至尊相仿,但要是单论力量,就算一般的至尊初期,都难以比拟。
  
      “十兽笼第三关,为了弥补七脉暴熊的度缺陷,故意将牢笼修的狭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挑战者不可能找空隙钻过去,再想凭借刚才两关的方法,恐怕不可能了!”
  
      谢久晨堂主道。
  
      前两关,这个张悬看起来过得轻松,实际上有投机取巧的嫌疑。
  
      都是掌握了两种蛮兽的缺陷、问题,这才一击必中,才顺利完成。
  
      而第三关,明显没有类似的情况,挑战之处狭窄无比,闪躲腾挪都困难,七脉暴熊肯定会将缺陷之处,隐藏在背后,让你攻击不到,就算手段再多,也只能硬碰硬对抗。
  
      如果相同实力倒也罢了,高一个级别,还要对付两头……
  
      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可以说几乎没啥获胜的希望。
  
      ……
  
      “估计……他要止步在这里了!”
  
      江南屏拳头捏紧的拳头缓缓松开。
  
      一招吓得虎头兽装死躲避,也给了他很大震撼。
  
      但七脉暴熊和虎头兽不一样。
  
      死守在狭窄的通道里,丝毫取巧不得,只能硬碰力量。
  
      只要力量不够,输……是必然的。
  
      从这个青年刚才和疾风狼战斗可以看出,极其擅长度,而这种修炼者,力量上很多都有缺陷。
  
      和镜子的反正面一样,不可能什么好处都是你的。
  
      “想要让七脉暴熊折服,至尊初期都做不到,他……肯定挡不住的!”
  
      魏有道也有相同观点。
  
      如果说第二关和虎头兽战斗,是凶险,而这关,就是绝望!
  
      会让你知道,明明对方动作不快,却没有任何战胜的可能。
  
      “就看他用什么兵器了!”江南屏应了一声。
  
      这关,因为对抗力大无穷的家伙,可以允许使用兵器。
  
      可选择兵器也是有技巧的,如果太长,地方狭窄,难以施展,反而会成为累赘。太短,对抗这么巨大的身躯的蛮兽,又没啥作用,让人纠结。
  
      选不好,就等于彻底放弃。
  
      “已经来到兵器架跟前了,我猜他应该会选择巨锤之类的,厚重而又容易施展……”
  
      “我觉得应该是锋利的匕之类,使用简单容易……”
  
      二人眼睛紧紧盯过去,口中推测,话没说完,全都愣住。
  
      只见下方的青年,走到兵器架跟前,好像没看到似得,抬脚走了过去,啥玩意都没选。
  
      “没选?什么意思?不会……是想赤手空拳和七脉暴熊争斗吧?”
  
      “赤手空拳?这家伙没疯吧?”
  
      那可是力大无穷的七脉暴熊,依仗兵器与对方拼技巧,或许还能赢……赤手空拳,怎么打?
  
      这就好像拿着鸡蛋碰石头,简直找死啊!
  
      “开始了……现在再想选,也晚了……”
  
      正在惊奇,就见青年已经来到两头七脉暴熊的范围。
  
      吼!吼!
  
      两声愤怒的咆哮,两个巨大的家伙,将狭窄的笼子死死挡住,气势汹汹的看了过来。
  
      似乎要将其撕碎。
  
      “七脉暴熊,不光力大无穷,防御也是无敌,比起虎头兽都不差,而且又放在这种狭窄的地方……这关的确很难!”
  
      张悬向前看去。
  
      学习过的知识中,对这种蛮兽的描述不下数万字,知道这家伙的可怕和强大。
  
      如果没修炼过天道金身第二重,遇上恐怕真的很难办,而现在嘛,倒也不算什么。
  
      至于兵器……
  
      他就学过枪法、剑法、刀法,都太过锋利,万一弄不好杀了,兽堂还不跟自己拼命?
  
      半步至尊级别的蛮兽,就算在轩辕王国兽堂,也不是一抓一大片的。
  
      “好了,咱们动作也快些,我还想多挣些灵兽血……”
  
      摇摇头,不等对方过来,张悬当先冲过去,身体一晃,已经来到一头七脉暴熊的跟前,双手合抱,搂住一头大家伙的手臂。
  
      “起!”
  
      一声爆吼,将其甩了起来。
  
      “……”
  
      “这是什么打法?”
  
      魏有道、江南屏、谢久晨堂主、魏余青长老等人,同时呆傻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