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一言喝退千万军 下 二合一
    “师言天授?”
  
      众人全都满是疑惑。』
  
      稍微有点实力,都知道师言天授,这是名师特有的能力。只要心境刻度达到3.o以上,并且讲解的内容,直指修炼真意,没有丝毫错误,就有机会触,让听课之人体内真气自主运转,提升实力。
  
      这个听起来厉害,实际上只要是名师,几乎都能做到。
  
      这位张悬,既然是级天才,如此厉害,讲课施展出这个,不足为奇吧!
  
      “师言天授是不起眼,不厉害,但……如果达到极其高深的境界,效果就完全不同了!”
  
      “公子”牙齿打颤,似乎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堪比赵雅的皮肤上,露出一坨浓浓的红晕。
  
      “极高深境界?”众人更加迷惑。
  
      “金老知道,我自小身体不太好,无法修炼,就喜爱看书,几乎能看的书,全都看过一遍。曾在一本古籍上见人提过,师言天授达到最高级别,完全可以讲述大道之音,直至心灵,哪怕是敌人听到,都会心甘情愿拜服,口称老师,不敢反驳!”
  
      深吸一口气,压住略微急促的呼吸,“公子”忍不住开口。
  
      “大道之音?”
  
      众人眼睛一瞪。
  
      还有这种事?
  
      真要这样,岂不逆天了?
  
      不管什么人,只要讲课,就会拜服,岂不天下之人,皆为其“生”,皆为其徒?
  
      不对!
  
      脸色一白,魏余青突然想到一个人,瞳孔收缩,忍不住看过来:“你说的……难道是天人孔师?”
  
      据说,孔师金言一开,天地异象,听到课的人,无不口称老师,心悦诚服,哪怕最厉害、最想杀他的人,也会瞬间感化,无法反抗。
  
      曾有一个流传很久的故事,当时的孔师还没达到九星名师的地步,一位叫做“魋”的人,对他带有巨大敌意,想要将其斩杀。
  
      经过打听,他知道孔师经常在树下授课,就藏在枝叶茂密之处,准备好了兵器,打算偷袭。
  
      结果,孔师来到树下,直接开口讲课,这位“魋”,只听了几句,就羞愧难当,从藏身处跳出来,口呼老师。
  
      正因如此,孔师这才名传天下,成为天下师。
  
      有教无类,一言成徒,这是传说中,孔师才有的能力,难不成,这位张悬也能做到?
  
      “不错,我说的就是孔师!”
  
      拳头捏紧,“公子”整个人都有些激动和紧张,脸色显得泛红:“孔师的师言天授,就达到了这种境界,一言出,天地随,一语出,风雷动。一言驱百敌,一语破万军!”
  
      “传说,异灵族曾派出大军对他狙杀,狭路相逢。当时的孔师只有一人一车一马,不过,没有丝毫畏惧,开口讲课,刀斧加身而面不改色。数分钟后,异灵族溃散,自相残杀,无力反抗……”
  
      说到这,他乌黑的双目死死盯下来:“你们难道不觉得,这位张悬做的,和这个故事很相似吗?”
  
      “的确相似……”
  
      脸色泛白,众人全都微微颤抖。
  
      “你的意思是说……张兽师,不对,张师极有可能当堂授课,喝退这些兵士?”
  
      身体一晃,魏余青长老怎么都不敢相信。
  
      孔师的事迹,大6上流传了很多,大多似是而非,言之不详,也有很多以讹传讹,捕风捉影,难辨真伪。
  
      因此,不少事迹,只是被当成茶余饭后的故事,没什么人当真。
  
      讲课喝退异灵族的事,也听过传说,只当故事一笑了之,可今天看到这位张师,直接对围着他的人讲课,心中也有些打鼓了。
  
      “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想起这个故事……既然张师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目的,总不可能,只是无聊吧!”
  
      “公子”道。
  
      是不是这样,他又不是张悬肚子里的蛔虫,也猜不出来。
  
      “公子不说,我还不觉得,这样解释,还真有可能,你们看下面!”
  
      还有些不信,魏余青想要继续询问,就听到金从海的声音响起。
  
      此时的金从海,脸色凝重,双眼直勾勾向下面的祭天台看去,表情中也满是难以置信。
  
      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过去,魏余青顿时愣住。
  
      只见本来气势汹汹打算围攻张悬的诸多士兵,有一大半呆傻在原地,像是得到了最好的宝物,满脸欣喜。
  
      剩下的一小半,更是将兵器仍在了地上,盘膝坐在地上,当场按照对方的语言修炼。
  
      也就是说,刚才杀气腾腾的场面,一瞬间和谐起来。
  
      “这……这……是真的?”
  
      嘴巴张开,眼睛瞪大,魏余青身体如同石化了一般,正不知该说些什么,就听到身后一道气息急狂涌。
  
      噼里啪啦!
  
      紧接着炒豆般的声音响起。
  
      向后看去,只见孙强不知何时,已经沉醉在对方的言语中,体内真气不受控制的运转,突破了鼎力境桎梏,成为辟穴境强者。
  
      “一言破障?果然是真的……”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公子”等人一个个拳头捏紧。
  
      如果说刚才不确认,而现在,几乎已经确定了。
  
      鼎力境到辟穴境的修为屏障,一言破除……
  
      只有孔师喝退异灵族敌军的本领,才有过如此效果。
  
      就算其他名师能够做到真气自主运转,突破境界也需要积累和一定时间吧,从张悬讲课到现在,才多久?
  
      二十个呼吸?
  
      三十个呼吸?
  
      最多不过四十个呼吸,也就是说,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这位孙强不但沉迷其中,自主运转真气,还顺利突破了鼎力境……
  
      这份能力,别说三星名师,就算他们见过最厉害的四星巅峰名师,也远远做不到!
  
      “快看那些看热闹的普通百姓……”
  
      古牧接着道。
  
      几人再次看去。
  
      就见本来在周围看热闹的普通百姓,此时也坐下了好大一片,按照张悬口中的语言修炼,炒豆、爆竹似的声音接连响起,不知多少人突破。
  
      这些人,是轩辕王国土生土长的居民,对王室有着异样的感情。
  
      本来这位青年直闯祭天台,对太子殿下不利,他们是十分痛恨厌恶的,而此刻,这种表情全都变成了信服和感激。
  
      散修,没有名师指点,没有厉害的功法,别说一个大级别,就算是个小级别,也要花费无数精力。
  
      而像现在,听了几句话就破境,绝对是之前怎么都想不到的。
  
      也就是说,眨眼功夫,痛恨变成了钦佩和感恩。
  
      得到张悬指点,已经有了半师之谊。
  
      “这、这怎么可能?”
  
      青叶楼,戴峰楼主死死抓住窗框,看着眼前的异变,也都满是眩晕。
  
      做为一个以搜集消息为生的头领,这种一言破镜的情景,自然听说过。
  
      本以为只是个传说,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一个如此厉害的名师,来到了轩辕王城,居然啥都不知道……
  
      青叶楼恐怕以后也不用再开了!
  
      “不行,我要亲自去查,这位在张悬,到底是什么人……丁牧太子,到底又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想到这点,嘴角一抽,再也待不住,直接向楼下冲去。
  
      如此厉害人物,做为消息机构的青叶楼,丝毫不知,简直太失败了!
  
      此人,不亲自去查,绝对觉都睡不好。
  
      ……
  
      “你们要干什么,别听他胡说,快杀了他!”
  
      众人痴呆,丁牧太子则有些抓狂,大声吼叫。
  
      布置了一个军团,守在这里,就是怕这位青年用出那个可怕的法宝。
  
      现在对方是没用出法宝,可一讲课,所有人都呆住了,搞什么?
  
      你们快去杀了他啊,听什么课?
  
      又不是课堂……
  
      “我现在命令你们,快点动手……”
  
      一咬牙,丁牧太子继续吼道。
  
      谁知话音未落,就见众多士兵,同时转头。
  
      “闭嘴!”
  
      轰隆!
  
      众志成城,众音如山。
  
      这么多训练有素的鼎力境、辟穴境强者,同时带着愤怒呵斥,声音像是九天之雷,划破天空,劈头盖脸的镇压而来。
  
      噗!
  
      被音波冲击,丁牧太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耳朵一震,口鼻同时流出鲜血。
  
      甚至眼睛也布满了血丝,似乎随时都有鲜血流淌。
  
      数千位士兵,联合攻击,连化凡强者都要躲避,更别说他一个小小的至尊后期了。
  
      “你们……你们……”
  
      连续后退了十来步,丁牧太子觉得快要疯了。
  
      这可是他的士兵,吃着王室的供奉,训练千日,本想用兵一时……结果,纷纷倒戈,对自己出手了!
  
      搞什么?
  
      整个人不停抽搐。
  
      “都是你……都是你!”
  
      眼睛赤红的看向诸多兵士中间正在讲课的张悬,牙齿咬紧。
  
      不就杀了你一个学生吗?
  
      至于追过来,不惜打伤三星名师,以及名师堂堂主,甚至让我这么多兵士临阵倒戈吗?
  
      可恶,可恶!
  
      心中咆哮,正想用什么办法,让这些兵士回心转意,对这家伙下手。
  
      就见正中间傲然站立,不断讲课的青年突然停了下来,环顾一周:“行礼吧!”
  
      哗啦!
  
      话音结束,数千位士兵,周围无数围观的群众,齐刷刷拜倒在地,露出了恭敬和虔诚。
  
      随即……声音响起。
  
      “我等拜见老师!”
  
      ……
  
      “是半师礼!这么多人心悦诚服的拜师……”
  
      啸天兽脊背,莫雨咽了口唾液,喉咙干。
  
      早就知道这位青年在名师天赋上,远常人,可依旧没想到,讲了一会课,就让祭天台的兵士、群众,心甘情愿的口称老师。
  
      半师之谊,虽不如师生情谊厚重,却也远一般情谊,学生如同子侄,恭敬有礼,不敢反驳。
  
      低头看去,只见此时的张悬宛如帝皇,双手背在身后,静候着别人的下拜,而正在接受加冕的丁牧,沐猴一样可笑。
  
      “数千人围攻,面不改色,授课让其成为“半生”……张悬,或许你真的能在名师大比中一鸣惊人,名动天下!”
  
      秀拳捏紧,莫雨激动地眼睛微红。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谁不服,只有一个方式……碾压!
  
      管你高手、强者还是权势滔天,在绝对能力面前,都没用!
  
      可以预想,他真要参加万国联盟的名师大赛,肯定会搅动风雨,让整个联盟都为之震惊。
  
      ……
  
      “讲了一会,就能让这么多人心甘情愿成为学生,不光对师言天授,掌控到了极高深境界,更重要的是……心境刻度最低也要达到12.o方能做到!也就是说……心境上来说,已然不弱于四星名师?”
  
      洛千红不同,牙齿哆嗦,像是坠入了冰窟,全身都是寒霜。
  
      “公子”就算看书再多,毕竟不是名师,对很多事知之不详,说的似是而非。
  
      师言天授,虽然要求很低,只要讲解的内容,直指修炼真意,就能让人自主修炼……可让这么多人同时沉迷,纷纷破镜,口称“老师”,那就不易了。
  
      对心境刻度的要求极大!
  
      不说其他,刚才对方语言中,荡漾而出的纹理波动,让人如浴春风,不由自主的信服……单凭这点,就能判断,至少达到了12.o以上。
  
      名师,3.o为一个级别,12.o以上的刻度,也就是说……和四星名师比,都丝毫不差了!
  
      一个不足二十的四星名师?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不是说,只是个二星名师的吗?
  
      不是说,只是个小地方来的莽撞家伙吗?
  
      早知道是厉害到变态,打死也不掺和啊!
  
      对望一眼,洛千红、白晨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恐和懊悔。
  
      恨不得将那个丁牧太子,活活撕碎。
  
      最怕的就是这种猪一样的队友,这次真被这家伙坑惨了……
  
      “堂主,我们现在怎么办?”
  
      强忍住身上的伤势,白晨哭丧着脸。
  
      本来被对方打伤,还想报仇雪恨,知道对方的心境刻度可能过12,再没了心思。
  
      名师最难晋升的就是心境,只要达到,伴随时间推移,修为增加,成为四星名师,简直板上钉钉。
  
      报复一个未来的四星名师?
  
      他还真没这个胆子!
  
      “回去准备一下,让他闯堂……只希望闯不过,事情还有缓解余地,一旦通过,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神情落寞,洛千红摇头。
  
      闯不过,还可以卖个人情,取得谅解。成功,人家已经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了,就算想化解,也没用了。
  
      这叫什么事!
  
      怎么就得罪了这样一个家伙。
  
      身体僵硬,还想说些什么,就看到站在中间的青年,双手背在身后,冷冷环顾一周,充满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既然称我为师,我要杀此人,可还阻拦?”
  
      成为天认名师后,张悬不光得到了明理之眼,师言天授,也得到了极大进步。
  
      让这些人顺利突破,成为自己的学生,非常简单。
  
      “我等不敢!”
  
      “老师如果不想脏了手,学生们可以代劳!”
  
      “丁牧王子,虽身为太子,劣迹不少,我们早就想对他动手了,一直不敢,老师只要一声令下,愿意为你出手!”
  
      ……
  
      哗啦啦!
  
      围攻的众人,让出一条通道,同时还有不少人喊了出来。
  
      丁牧身为太子,穷兵黩武,刚愎自用,做出不少劣迹,不少兵士都敢怒不敢言,此时受到老师恩惠,再无顾忌。
  
      “你们……”
  
      本来面对这么多兵士突然背叛,就感到十分心塞了,听到这话,丁牧差点没一口气没上来,当场晕死过去。
  
      人家别的王国,都养了一群战无不胜,甘愿为王室效忠,死都不怕的兵士,自己这边到底养了一群什么玩意?
  
      让他们杀人,这下倒好,直接拜师,要杀自己,还可以“代劳”……
  
      代劳你妹啊!
  
      我是太子,是轩辕王国即将继位的国王,怎么可能被你们这群垃圾货色斩杀?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王冠给我……”
  
      脸色狰狞,丁牧面容扭曲。
  
      我命由我,谁也别想动手!
  
      一声爆吼,笔直向一侧的老国王丁崇冲了过去,伸手夺过王冠放在自己的头上。
  
      此时,再不管什么仪式,什么规则法度,几步来到祭天台中间的王座,转身坐了下来。
  
      “我现在是轩辕王国的国王了,受万国联盟任命,我看你们,谁敢动我?”
  
      面容扭曲,一声咆哮。
  
      带上王冠,坐在王位,代表他已经是轩辕王国的国王陛下,受万国联盟庇护,别说一个二星名师,就算四星名师,想对他动手,也要先询问联盟!
  
      不然,任何国主都可以随便斩杀,联盟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联盟,维护诸多王国的统一,内部争斗可以,一人就要屠国,斩杀国王,这是决不允许出现的。
  
      “这……”
  
      “这下糟了!”
  
      刚才要替张悬动手的兵士,看到这一幕,全都面面相觑,露出了迟疑。
  
      杀一个太子,国王还可以另立储君,而杀一位陛下,就等于在挑战万国联盟的威严了。
  
      “这……”
  
      张悬也是脸色一沉。
  
      显然他没想到,这家伙被逼之下,居然这么不要脸,再不管仪式,直接黄袍加身。
  
      成了国王,再要杀,绝对麻烦不少。
  
      “哈哈,我是国王陛下,由万国联盟赐予封号,你敢对我动手,有资格对我动手吗?”
  
      见众人迟疑,丁牧放声大笑,说不出的得意。
  
      被对方追杀,就想好了退路,等的就是这天。
  
      你是厉害,天赋高、实力强,还有个好老师。
  
      但我也不差,背后有封号王国,还有万国联盟!
  
      这种身份,就算有错,也要联盟才有资格审查,你一个二星名师……
  
      不配!
  
      “还有,你们这些人,吃着王国的供奉,却背叛王国,全都要死!”
  
      再次狂吼,丁牧狰狞。
  
      “我们……”
  
      众人脸色全都一白。
  
      太子和国王虽只差一步,在一个国度,却等于差了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
  
      太子无权斩杀这么多兵士,国王却有这个权利。
  
      “张悬,刚才洛堂主,要讲和,你不同意,而现在……就算你想讲和也晚了!”
  
      嘲笑完张悬,丁牧趾高气扬的看向众人,带着国让陛下应有的态度和举动:“我现在给你们将功补过的机会,只要将这个外来者斩杀,我可以对你们之前的无礼既往不咎!甚至还可以给你们加官进爵,让你们享受无穷的富贵。”
  
      “怎么,你们难道还想抗命,违抗君王的命令……”
  
      见众人迟疑,丁牧环顾,帝王气势镇压全场。
  
      嗡!
  
      话音未落,一个玉牌飞了过来,光芒射出,照耀四方,在空中勾勒出一个巨大的图案。
  
      上面四个大字——万国联盟。
  
      紧接着一个厚重的声音响了起来。
  
      “继承王位,需提前报备,拥有完整仪式,丁牧无视规矩,擅夺王权,联盟不予承认!”
  
      响彻四方,声音震的云层都有些晃动。
  
      “是……万国联盟特使手令!”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出来。
  
      (两章合一,提前更了,够意思吧!大家不好说我少更啊。。继续求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