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四百五十章 盗墓
    金币,在万国联盟范围内,基本通用,只不过,伴随王国的级别增加,作用越来越小罢了。
  
      一块灵石,上百万金币都买不到,只给五十个金币,就要买价值五十灵石的东西,你开啥玩笑?
  
      一侧的赵非武眼皮一翻,也差点没吐血晕过去。
  
      他辛辛苦苦从1oo灵石讲到15,本以为很大突破了,这家伙倒好,一开口5o金币?
  
      刚才还说对方抢……现在,怎么觉得,人家摊主还算诚实,这位张师,倒跟抢劫犯一样?
  
      这点钱就想买人家东西,不管是啥,也根明抢没啥区别了。
  
      “5o……金币?”
  
      也以为这家伙能给出多高的价格,听到这话,刘昌鉴宝师差点没笑出来。
  
      这从哪里冒出来的乡巴佬?
  
      灵石跟金币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交易货币,根本没有可比性,我给出5o灵石,你却给出5o金币,你咋不直接说,送给你得了……
  
      脸还真大!
  
      瞥了一眼,一脸鄙视。
  
      五十金币说的如此理直气壮,整个商行也就独你一份了。
  
      “不好意思,我不卖给你了……”
  
      恢复过来,摊主连忙摆手。
  
      还以为真是啥公子、少爷,闹了半天,原来只是个穷鬼。
  
      害得浪费这么长时间。
  
      “你觉得我给的价格不够高?”张悬并不生气,而是微微一笑。
  
      摊主无语。
  
      这根本不是不够高的问题,而是相当于根本没价格!
  
      你见过拿草纸去买东西的吗?
  
      草纸就算也值点钱,可和真正钱币比,差的实在太大了。
  
      “刘昌鉴宝师,这东西就卖给你了,不知还有没有看上的,我一并给你打个包……”
  
      懒得再理会这家伙,摊主转头。
  
      “这样说,你是不卖给我了?”
  
      张悬摇摇头,露出了一丝惋惜之色:“哎,本来还想着只要卖给我,随手解决你夜不能寐,噩梦缠身的麻烦,既然不需要,那就算了!”
  
      说完,随手将手中的东西扔了出去,转身就要离开。
  
      “你说什么?”
  
      本来摊主毫不在意,听到这话,身体一僵,随即脸色白:“这位少爷请留步?”
  
      修炼者,与天抗争,吸收灵气滋养身体,按照正常情况,很少会出现夜不能寐,噩梦缠身的情况,可不知为何,他最近半年来,几乎夜夜睡不着,甚至一睡着,就会惊醒。
  
      一两天倒也罢了,连续半年,即便他实力不弱,也觉得神经衰弱,随时都会崩溃。
  
      暗地里找了不少医师了,结果都没有办法,眼前这位突然说出,如何不激动?
  
      “你最近是不是惊觉盗汗,半夜睡着后,跟死人一样,身体轻微抽搐?”知道对方肯定会喊他,张悬微微一笑,转过头来。
  
      “你……怎么知道?”摊主再次一震。
  
      他夜不能寐,就算日夜修炼,可以弥补亏空,脸色也不太正常,略显苍白。
  
      这点不少医师都可以一眼看出,可……惊觉盗汗,睡着跟死人一样,伴随抽搐,只有他自己知道,任何人都没说过,甚至妻子都不曾言语。
  
      对方如何得知?并且直接说出来?
  
      “我可以帮你解决!”张悬淡然。
  
      “帮我解决?”
  
      身体一晃,摊主不敢相信。
  
      “可以信,可以不信,不过……对你来说,是一次机会。如果不解决,恐怕性命都会受损,活不了多久!”张悬双手背在身后,神色淡然。
  
      虽然很想要这个龙鳞护身符,但也要对方相信才行,不信,说再多也没用。
  
      “我……”摊主迟疑。
  
      片刻后一咬牙,抬头看向眼前的中年人:“刘昌鉴宝师实在不好意思,这东西看来不能卖给你了……”
  
      钱固然重要,但身体和生命比就什么都算不上了。
  
      半年来,被这种情况纠缠,他花在医师身上的钱,也不少于5o灵石了,可惜一直没有进展。
  
      如果眼前这位能够解决,这东西就算送给对方,也不算什么。
  
      至于是否相信……对方一眼能看出症结所在,已经过不少医师的眼力了,或许如他所说……真的能解决。
  
      “哼,这里信口雌黄之辈居多,你要小心!”
  
      没想到花费5o灵石,还比不过对方5o金币,刘昌鉴宝师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张悬,眼睛眯起。
  
      “是不是信口雌黄,就不劳烦刘鉴宝师费心了!”张悬一摆手。
  
      “哼,很好……”
  
      脸色难看,刘昌鉴宝师,一甩衣袖,转身离开。
  
      他堂堂鉴宝师,受不知多少人敬仰,买不上再在这里纠缠,那就真丢人了。
  
      当然,最主要的前提是,他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
  
      刚才看到,只是觉得奇怪,并未认出具体是何物,想要买下,也只是好奇。
  
      至于买不到,也不觉得什么。
  
      不过,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乡巴佬打脸,这么多钱,没买着东西,还是有些火大的。
  
      “这位少爷……”
  
      见刘鉴宝师转身离开,面带不悦,摊主看向张悬。
  
      如果这家伙真是信口说说,没能力解决他身上的问题,真就哭了。
  
      在商行摆摊,得罪一位二星鉴宝师,绝对是不明智的举动。
  
      “放心吧,既然能看出来,就能帮你解决!来,打一拳给我看看!”张悬道。
  
      “是!”没太多犹豫,摊主一拳打出,风声呼呼。
  
      没想到只是个普通摊位的摊主,真实实力居然已经达到了半步宗师,距离真正宗师,也只有一脚之差。
  
      不愧是万国联盟,资源、名师充足的情况下,整体实力,比天玄王国高了不知多少倍。
  
      “好了!”张悬摆手。
  
      对方实力不如他,明理之眼已经可以看出不少问题了,不过,要想彻底根治,还需要借助图书馆,找到症结的根源。
  
      “你手上很多值钱的东西,并非购买得到,而是……不义之财。物品带着古旧之色,上面生满胎绿,这是空气不流通产生的,再加上你身上,散出一种死寂之气……如果我没看错,你擅长挖坟掘墓!”
  
      来到摊主跟前,张悬环顾一周,淡淡道。
  
      “你、你……”脸色一白,摊主吓得差点没瘫软在地。
  
      挖坟掘墓还是好听的,说实话,就是个盗墓贼。
  
      无论多厉害的强者,哪怕至尊还是化凡,都逃不过时光的惩罚,最终消失在历史长河。这些人死后,就会留下遗迹和墓穴,其中陪葬着一些值钱之物。
  
      而他,正是靠挖掘这些地方,白手起家,通过出售死人的东西,才有了现在的规模。
  
      不过,这份经历,隐藏的很好,不少熟悉的人,都不清楚,被眼前这位,一口说破,吓得没直接晕过去。
  
      “别紧张,你干什么和我无关!”
  
      轻轻一笑,张悬接着道:“只说你病症的来历。”
  
      “如果只挖了一些普通墓穴,不会有问题,可八个月前,挖掘了一个化凡境强者的墓穴,我没说错吧!”张悬看过来。
  
      “这……是!”摊主咬牙。
  
      “这位化凡强者,要是正常老死,倒也罢了,可惜被妻子背叛,惨遭好友斩杀,心中一股怨气不灭……如果没看错,你是不是将他随身携带的一件物品留下,也贴身带着了。”张悬继续看过来。
  
      “……是!”摊主再次点头,见鬼一样的看向眼前这个家伙。
  
      对方墓穴非常简陋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一个贴身玉符,价值不菲,他就拿上了……这么机密的事,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而且还和亲眼看到一样?
  
      “就是这东西蕴含的怨气,让你夜不能寐,一旦睡着,和死人一样不停抽搐……想要解决,也很简单,将玉符重新放回原处,找到墓穴的主人,善待他的后人,好生祭拜,隐患就会尽去!”
  
      张悬道。
  
      其实这位的情况,和当初辩丹时遇到的陈霄丹师有些类似。
  
      后者强行占有了一位炼丹师的丹炉,而不帮他报仇,受到了诅咒。
  
      这位长时间被化凡强者的怨气侵袭,不出现情况才怪!
  
      得不到解决的话,寿命必然大大受损,恐怕坚持不了几年,一样会步陈霄丹师的后尘,死气浓郁,命不久长。
  
      因此,之前说他活不了多久,并非危言耸听。
  
      “多谢少爷……指点!”
  
      对方说的很多事,都没错误,对于张悬的话,摊主已然相信了七八分,满是感激。
  
      本以为是身体出现的问题,怎么都没想到,缘由居然是这个。
  
      “这东西……少爷,你拿着吧!”
  
      知道了解决方法,摊主将刚才龙鳞护身符递了过来。
  
      这东西不知是何物,不过,就算再贵,能换来性命,也绝对值了。
  
      张悬点点头,将东西收好,手腕一翻,取出一堆金币,不多不少,正好5o枚:“这是报酬!”
  
      “不用了……”
  
      摊主连忙摆手。
  
      与其拿着,还不如送出去,至少还算个人情。
  
      “怎么能不用?说购买就是购买,如果不给钱,岂不和抢一样了?”张悬义正言辞。
  
      “这……好吧!”摊主只好接下。
  
      “这样都行?”
  
      将这一幕全部看在眼里,赵非武只觉得所有知识都被颠覆。
  
      5o金币,买了价值5o灵石的宝贝,对方还感恩戴德,恨不得当爷供着……
  
      太猛了吧!
  
      做为万国联盟盟主的女儿,堂堂公主……厉害的医师,见过不知多少,可看了一眼,就看出别人有病,连盗墓这个职业都能知道……
  
      你不是医师……
  
      你丫算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