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倒数第一?
    第一次与魔音师对抗,虽然对方的心境刻度不如他,可实力要强的多,全力抗衡,都力有不逮,哪还有功夫四处旁观。
  
      因此,张悬根本没想到,面前那个惨白的脸是吴长老,还以为有人想要对他偷袭。
  
      一枪抖动,用尽了全力,天道枪法化作一道光芒,笔直来到跟前。
  
      对面的吴长老刚松了口气,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一杆长枪笔直抽来,瞳孔一缩,想躲闪已然来不及,直接被抽中胸口,倒飞而出。
  
      啪嗒!
  
      贴在了墙壁上,变成了一个“大”字。
  
      “我日!”
  
      谁都没想到,乐曲结束还有这种变故,一个个眼珠子凸出,脸色涨的透红,快要吐血。
  
      这可是吴长老,万国城唯一的魔音师,化凡四重巅峰强者,人人都畏惧的存在,被一枪抽的贴在墙上,如同一张大饼……
  
      要不要这么夸张?
  
      “吴长老,你怎么……跑我跟前来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听到众人惊讶的长嘶,张悬也反应过来,认出了对方,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不是考验心境吗?跑过来干啥,我还以为有人图谋不轨……
  
      “咳咳!”
  
      咳出两大口血,吴长老这才缓了过来,从墙上挣扎着爬下来,一脸抓狂。
  
      这叫啥事。
  
      堂主跟他说,只是个测试,他也以为很简单,兴致勃勃的来了,做梦都没想到,差点挂了。
  
      对方的敲击阵盘的声音,不停攻击疯魔曲的缺点,如果不反击,灵魂必然受损,被逼无奈只能一步步靠近,增加攻击力……
  
      结果,连堂主都要忌惮的音波,落到对方身上,跟玩似的,一点作用都没起也就罢了……人家甚至都没觉察到威力增强了!
  
      我了个草啊!
  
      连魔音都能对抗,丝毫不受影响……苏凡、凌恒宇这两个家伙,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怪物?
  
      强烈的郁闷让他都觉得有些怀疑人生了。
  
      “算了,也不怪你……”
  
      知道音波对攻,谁都无法克制,对方也非本意,深吸两口,调整了一下,吴长老摆了摆手。
  
      虽然满是不甘,也没办法,堂堂长老,总不能去找这家伙的麻烦吧!
  
      而且……不找麻烦都这么惨了,真要去……怕再无法活着回来!
  
      还是……就这样算了吧!
  
      “检验一下!”
  
      取下墙壁上的阵盘,对一侧负责检验的名师递了过去。
  
      “是!”
  
      接过阵盘,仔细数了数上面的纹路,这位名师随即宣布:“四百三十一画,每一个纹路轻重相等,力量均匀!”
  
      “四百三十一画?岂不和若欢公子的纹路相同?”
  
      “还真是……用枪硬生生刺出这么多画?”
  
      “我还以为他是乱敲,没想到,真敲出了纹路,太厉害吧!”
  
      “相同的笔画,那……谁是第二?又或者并列第二?”
  
      ……
  
      听到成绩,所有人一愣,同时哗然。
  
      本以为这位张悬拿长枪乱敲,只是滥竽充数,阵盘上的纹路必然杂乱不堪,纵横交错,甚至都有可能没留下什么痕迹,做梦都没想到,居然和若欢公子的成绩完全一样!
  
      二人纹路相同,都比冯莫生少了一画……那名次如何确定?
  
      总不能有两个第二吧!
  
      “他也是……四百三十一画?”显然也没想到这位张悬会有这种成绩,若欢公子脸色一沉。
  
      他用刻刀,憎死憎活,排除万难,才弄出这么多,对方长枪抖动,又是敲声,又是乱扎,得到了同样多的纹路,真的假的?
  
      “看来,我们都小瞧他了,这家伙没那么简单!”
  
      眉毛一扬。
  
      听对方只是个二星名师,根本没当成对手,现在看来,比想象中要厉害的多。
  
      用长枪在几米外雕刻阵盘……换做以前,绝对想都不敢想的。
  
      即便亲眼看到,都觉得满是不可思议。
  
      “不过……想和我打平,没那么容易!”嘴角一扬,若欢公子冷笑。
  
      就算和他同样笔画,又怎样?他还有底牌在手,不觉得一个从乡下王国来的土包子,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厉害!”
  
      冯莫生也满是佩服。
  
      他用的刻刀,也才比对方多刻画了一道而已,不愧是长老力荐的人物,可怕!
  
      本以为他算是这次选拔冒出来的黑马,没想到,与对方一比,只能算得上一头黑驴。
  
      ……
  
      众人的议论声中,六块阵盘,被平放在桌子上,上面满满的纹路,彰显着刚才的成绩。
  
      “还请堂主评判!”
  
      负责检验的名师,对康堂主抱拳。
  
      “嗯!”点点头,康堂主和苏长老等人来到跟前,将所有阵盘都看了一遍。
  
      “刚才统计的不错,现在宣布第一关考核的成绩。”
  
      环顾一周,康堂主道:“冯莫生四百三十二画第一,君若欢、张悬四百三十一画并列第二,付笑尘四百二十七画第四,洛溪四百一十一画第五,杜虎四百零七画第六!”
  
      “没想到最后冯师得了第一!”
  
      “这个张师也够厉害的,一出现就和若欢公子打了平手!”
  
      “是啊,本来我还以为是个沽名钓誉之辈,没想到如此有实力!”
  
      ……
  
      下方哗然。
  
      众人都以为若欢公子和付笑尘,能够脱颖而出的,谁都没想到,杀出了冯莫生和张悬这两匹黑马。
  
      “好了,第一关考核结束,现在进行第二关……”
  
      宣布完成绩,环顾一周,康堂主正想进行下一场考核,就被一个声音打断。
  
      “堂主,刚才的成绩我觉得有问题!”
  
      众人齐刷刷看去,就见若欢公子一脸笑意的走了上来。
  
      “哦?”康堂主看过来。
  
      “第一关考核前,吴长老曾说过,谁能在疯魔曲的干扰下,刻画的纹路最多,最细腻,谁就是冠军!”若欢公子道:“不知可对否?”
  
      “这话我说过!”吴长老点头。
  
      此时的他,经过调息,已经恢复了不少,只是脸色略显惨白,精气神也有些萎靡。
  
      “那就对了,你们刚才只数了纹路,并未……观察细腻!”若欢公子轻轻一笑。
  
      “细腻?”
  
      众人一愣,就连康堂主也眉头一皱。
  
      这玩意怎么观察?
  
      难道看谁刻画的纹路细?这和刻刀的深浅有关,和心境没有半毛钱关系吧!
  
      “很简单,我刚才在阵盘上,并不仅仅雕刻出了纹路……诸位请看!”
  
      几步来到刚才刻画的那个阵盘前,手腕一抖,刻刀出现,连续在上面画了数十笔。
  
      这些笔画十分简单,只是将不少分割的纹路,连接在一起,可就这样一连接,阵盘上杂乱无章的纹路,立刻发生了变化。
  
      嗡!
  
      一声清鸣,一朵巨大的牡丹花,出现在众人眼前,灵气环绕,团团盛开。
  
      “竟然是……一幅画!”
  
      “若欢公子在那种环境下,用阵盘雕刻了一副五境的作品!”
  
      “难怪他的笔画明明比冯师少,还如此自信,原来如此!”
  
      “五境画作……这可是三星书画师才能画出来的,早听说若欢公子辅助职业中,有书画师,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厉害……”
  
      ……
  
      所有人都哗然,就连康堂主,都忍不住侧目。
  
      能在疯魔曲影响神智的情况下,给花朵赐予灵性,做出五境画作……这位若欢公子的心智、心境,已然达到极其高深的境界!
  
      难怪如此自信!
  
      刻画纹路,只是最简单的表现,而有规则的刻画,并且形成书画……这才是实力。
  
      正常情况,短短三分钟,想要画出五境作品都难,对方还是在疯魔曲的攻击下完成……天赋、能力、心性,无一不显得可怕!
  
      “不错,不错!”
  
      眼睛一亮,康堂主满也意的连连点头。
  
      他的辅助职业,没有书画,因此并未看出,不过,亲眼看到牡丹花出现,知道其中的难度。
  
      若欢公子是他的亲传学生,表现的逆天,也觉得面容有光,十分欣慰。
  
      “冯师只在上面刻画了四百三十二道纹路,我的纹路少,并非刻画不出来而是……作了一幅画,孰强孰弱,还请堂主重新裁决!”
  
      若欢公子一脸自信。
  
      “嗯!”康堂主点点头,环顾一周:“不知其他长老什么意见?”
  
      “笔画虽然只少了一道,但……却作出了一幅画,明显若欢公子更胜一筹!”
  
      “在疯魔曲下,作出五境作品,这份心智,让人佩服!”
  
      “我认为若欢公子应该第一!”
  
      ……
  
      很快,诸多长老都给出了意见,这位君若欢第一。
  
      在场的所有名师,也没有任何疑问,甚至冯莫生都表示同意。
  
      他刻画的纹路虽多,可对方更加细腻,每一画都有用处,明显比他这种胡乱刻画要强大多了。
  
      “那好,既然大家没意见,我现在就宣布,若欢第一,冯莫生第二,张师第三,付笑尘第四,洛溪第五,杜虎第六!”
  
      见众人没有意见,康堂主朗声宣布。
  
      “若欢公子还是强大,不愧是夺冠的热门人物!”
  
      “第一关轻松拿到第一,保持了优势,现在就看后面的成绩了!”
  
      ……
  
      众人全都点头。
  
      见自己果然得到了第一,落花公子轻轻一笑,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张悬,眉毛一扬:“张师,不好意思,看来不能和你并列第二了!”
  
      你不是刚才弄的动静很大吗?那样又如何?不还是乖乖的败于我手,成为第三!
  
      “呃……”
  
      没想到这家伙得了第一还要踩呼自己一下,张悬无奈的摇摇头,看向康堂主:“这个……只要更细腻,成绩就会更好是吧?”
  
      “是!”康堂主愣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呃,那就好!”
  
      说完张悬转头看向平放在桌子上的阵盘,脸色一沉:“都这半天了,装什么装,还不给我滚起来干活!”
  
      嗡!
  
      话音结束,一声灵性激荡的清鸣,刚才他刻画的那个阵盘,“呼!”的运转开来,周围的灵气立刻被疯狂抽取,汇聚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灵性激荡……这是……有灵性的四星聚灵阵?”
  
      吴长老瞳孔一缩。
  
      做为四星阵法师,吴长老对阵法了解的极多,知道阵盘的雕刻难度。
  
      就算他这种实力,雕刻四星级别的聚灵阵阵盘,也需要至少一周时间。
  
      对方用长枪,扎了三分多种,就刻出一个来……最关键的是,还是有灵性的!
  
      这、这……也太逆天了吧!
  
      三级空白阵盘,只能雕刻三级阵法,这是定论,不但雕刻出四级,还具有灵性……对阵法的理解达到了什么层次了?
  
      至少他比不上!
  
      更恐怖的是……还是在对抗的过程中做到的。
  
      他被震的晕头转向,大口吐血,人家非但没觉得啥,还弄出一个有灵性的四级阵盘……
  
      吴长老只觉得无比心塞,整个人都不好了。
  
      “雕刻阵盘,繁琐复杂,每一步都要精心设计,不允许出现一点错误,用长枪雕刻……”
  
      “若欢公子的五境画作与之一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是啊,差的太多了……”
  
      ……
  
      看到灵气汇聚,房间所有人全部哑然,一个个瞪大眼睛,见鬼了一般。
  
      “你……”
  
      若欢公子更是不停颤抖快要疯了。
  
      本以为,弄出一幅画,就很厉害,很强大了,怎么都没想到,这家伙……直接弄出一个四级阵法!
  
      四星阵法师,没有疯魔曲都很难做到,一个不足二十的小家伙,一边弄的吴长老吐血,一边做到了……
  
      太逆天了吧!
  
      最关键是……这个阵盘还有灵性!
  
      同样有灵性,他的书画,和对方相比,差了不下十万八千里。
  
      根本不是同一个概念。
  
      还想着这次肯定第一了,怎么都没料到,一眨眼就被掀翻在地,还被狠狠踩了好几脚……
  
      若欢公子欲哭无泪。
  
      早知道如此,刚才就不嘚瑟了,刚说完不能和人家并列第二了,结果……只有他一个人第二……
  
      这脸打的!
  
      正在满脸郁闷,就听到对方的声音响起:“我这个阵法,应该算细腻吗?”
  
      “咳咳,算!”
  
      康堂主脸色一红。
  
      对方都雕刻出阵法了,他竟然没看出来,想想也真够丢人的。
  
      最关键的是……一场比试的结果,要改口两次,这次参加选拔的,都是啥样的人物?
  
      “第一关考核,张师第一,记六分;若欢第二,记五分,剩下的以此类推……”
  
      知道继续纠结下去,只会更加丢人,康堂主快速宣布了成绩,这次见众人再无异议,松了口气,道:“好,现在开始第二项考核——修为检验!”
  
      “想成为名师,修为至关重要,名师号称同级别无敌,不光能看出缺陷,更重要的是,自身修为巩固,力量浑厚十足!”
  
      “当然,修为和足够资源以及名师指点有关,咱们每一位的出身不同,修为不同,统一比武,肯定不公平!”
  
      众人点头。
  
      像若欢公子,出身万国城四大家族之首的君家,老师更是康堂主,一开始就得到了最优渥的条件,再加上年纪又大,实力强,无可厚非。
  
      而其他人,像洛溪、杜虎,出身偏远王国,修炼条件远远不如,年纪也小了一些,与之比武,肯定不公平。
  
      “因此,我和其他长老商议,由白长老压制修为,和他们战斗,同样修为下,坚持的回合越多,证明实力越强。这样不但能检测修为,还能看清楚一个修炼者遇到危险时的判断和决策,考核实力,也就更加准确。”
  
      康堂主接着道。
  
      “压制修为比斗?”
  
      “参加选拔的,修为不一样,两两战斗,肯定不好,就好像付笑尘付师,已达到化凡三重巅峰。而那位张师,才化凡一重巅峰,两者都不用战斗,就知道没有悬念。”
  
      “是啊,让白长老压制修为与其相比,都一样的修为,谁坚持的回合多,谁就获胜,相对来说,更加公平……”
  
      “白长老身为四星名师,无论对武技的领悟,还是理解,都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就算压制到同样实力,与之战斗,他们也不可能胜出,而根据落败回合的多少判定强弱,又不受伤,又能分辨出强弱,不错!”
  
      “嗯,白长老的战斗力,除了康堂主几乎无人能敌,再加上公平无私,这个规则我没异议!”
  
      听到第二场的规则,所有人同时点点头。
  
      参加选拔的六个人修为不同,无法做到公平比试,既然如此,就让一位长老,压制修为与他们分别进行比试。
  
      压制到相同修为,凭借落败回合来确定名次,同样可以证明实力。
  
      算是最公平的方法了。
  
      见众人同意,康堂主点了点头,看向不远处一位老者:“麻烦你了!”
  
      “没什么!”老者走了出来。
  
      白长老,白恒!
  
      “你们放心,压制修为后,我会用尽全力战斗,谁都不会留情!能坚持几招,就是几招,我白恒,以名师的尊严担保,不会徇私舞弊!”
  
      来到众人跟前,白长老眉毛扬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白长老公正无私,这点我们毫不怀疑!”
  
      若欢公子、付笑尘等人忙道。
  
      白长老是整个名师堂,声望很高的长老,化凡四重巅峰,实力只比康堂主弱一些而已,为人公正,再加上又以名师尊严担保,肯定不可能做出放水的事。
  
      完全值得相信。
  
      “既然没有异议,那就准备一下,各位可以使用兵器,也可以赤手空拳,用你们最擅长的招数手段,与白长老交战。不过……为了公平和保密,各位的交战,是密闭的,具体回合,会有特殊的阵法,显示在墙壁上,无法作假,而交战的具体内容,不会公布于众!”
  
      康堂主继续道。
  
      听到这样安排,其他名师再次点头。
  
      每一个名师,都有自己的绝招,不想被外人知晓,如果在众人眼前施展,很容易传出去,到时候,保命绝招就没了效果。
  
      在密闭环境下比试,只显示回合,不泄露秘密,就会安全不少。
  
      “我先去等着!”
  
      大手一挥,白长老转身向大厅里面的一个小房间走去。
  
      “好了,你们谁先挑战?”
  
      见白长老准备就绪,康堂主转头看向眼前的六人。
  
      “我先来!”
  
      付笑尘向前一步。
  
      本来有冲冠的实力,结果第一关只得了个第四,让他满是郁闷,胸口憋了一口气。
  
      心境上,他可能不如冯莫生、若欢公子,但实力,有自信,不弱于任何人!
  
      “嗯,小心!”康堂主满意的点点头,交代一句。
  
      “多谢堂主提醒!”
  
      付笑尘抬脚向房间走去。
  
      嗡!
  
      他一进入,众人眼前白色的墙壁上,光芒一闪,一行数字换换出现。
  
      一!
  
      二!
  
      三!
  
      ……
  
      十……
  
      数字不断跳动,向上攀升,很快就达到了“十”。
  
      “已经开始了!”
  
      “就算压制相同修为,能在白长老手下坚持十招,这位付师也够厉害的!”
  
      “还用说吗?付师可是海长老的学生,千海拳早已修炼到炉火纯青,就算白长老无敌,同级别下,想要将其击败,也需要最少十五招以上!”
  
      “是啊,千海拳,浪涛无尽,潮声不绝,的确强大……”
  
      “就是不知道能坚持多少个回合。”
  
      ……
  
      看到墙壁上显示的数字,众人知道,双方已经开始,并且超过了十招,一个个激动的拳头捏紧。
  
      白长老实力强劲,哪怕压制修为,能在他全力攻击下,坚持超过十招,也足可以四处炫耀了!
  
      强者压制修为,就算与你相同修为,但对战斗的理解,完全不一样,达到了另外一个层次,修为低的,怎么可能获胜。
  
      呼!
  
      众人震惊的眼神中,跳动的数字终于停了下来。
  
      三十一!
  
      紧接着房门打开,付笑尘走了出来,虽然身上看起来有些狼狈,眼中却释放出兴奋地光芒。
  
      亲身经历,才知道白长老的强大,尽管压制到和他相同的修为,也完全不是对手。
  
      要不是底牌尽出,用尽了最强的绝招,能坚持二十招就不错了。
  
      三十一个回合,拿不了第一,前两名肯定能够保住。
  
      “厉害!”
  
      若欢公子看了一眼走过来的青年,神色也凝重起来。
  
      抗衡了这么多回合才落败,就算是他,都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若欢公子,让我看看你的成绩吧!”
  
      来到众人跟前,付笑尘看向若欢公子,目光闪烁。
  
      “好!”
  
      深吸一口气,君若欢一咬牙,走进房间。
  
      呼呼呼呼!
  
      时间不长,一连串数字跳动起来。
  
      “你们说若欢公子能坚持多少招?”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和付师的实力差不多,不相上下,后者能坚持三十一招,他应该也不会差太多吧!”
  
      “但愿吧!”
  
      看到数字不断增加,众人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君若欢、付笑尘,这两位选拔前呼声最大的,不少年轻一辈的偶像,所有人都想知道,对战斗的领悟,谁更强大。
  
      “应该是付笑尘坚持的时间更长一些!”
  
      康堂主开口。
  
      “哦?”苏长老疑惑的看过来。
  
      “笑尘心境沉稳,擅长防守,若欢出生太过优渥,心高气傲,遇到危险,只会更狂猛的攻击,这种攻击对其他人有用,而对……白长老,作用不大!”
  
      康堂主分析。
  
      “这倒是!”苏师、凌师同时点头。
  
      君若欢,号称四大公子之首,绝不是恭维,而是凭借拳头,从年轻一辈一步步打出来的。
  
      正因为太强,所以骄傲。
  
      骄傲的人,防守必然要差一些,这种情况,同级别可能无法察觉,可面对战斗经验的白长老,肯定要吃亏。
  
      呼!
  
      几人正在交谈,墙壁上的光芒缓慢消失,一行数字出现在众人面前。
  
      三十!
  
      果然和康堂主猜测的一样,若欢公子的成绩,不如付笑尘,三十招就坚持不住,差了恰巧一招。
  
      “差了一招?”
  
      “你们说会不会和刚才第一关测试一样,留了什么后手,看起来一招之差,实际上却能获胜?”
  
      “这怎么可能!比试,是实打实的交战,一招一式硬打出来的,少一招,就是一招,无法取巧的!”
  
      “也是!”
  
      ……
  
      看到三十招,和之前一样,有人疑虑,不过随即恍然。
  
      比武和之前的雕刻阵盘不同,多一招就是多一招,根本没办法作假。
  
      吱呀!
  
      议论声中,房门打开,若欢公子走了出来,摇摇头一脸苦笑。
  
      以少一招的情况,败于付笑尘,就算是他,都没料到。
  
      不过,也没办法,白长老虽然将实力压制的和他相同,可攻击如同潮水,绵绵不绝,就算他用尽了全部力量,三十招已经是最大努力,多一招都坚持不了了。
  
      输就是输,也不算亏。
  
      “我来吧!”
  
      见他出来,一侧的冯莫生深吸一口气,抬脚走了进去。
  
      一阵光芒闪烁,上面开始显示数字,时间不长,冯莫生脸色泛白的走了出来,数字定格在二十八。
  
      看到他的成绩,付笑尘、若欢公子同时松了口气,齐刷刷将眼睛落在不远处的张悬身上。
  
      他们三个都考核完了,要说最有可能改变局面的,就是这家伙。
  
      虽然不知道他的战斗力如何,但能凭借音乐,将吴长老弄的如同疯了,肯定不简单。
  
      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张悬并未着急进入房间,而是洛溪和杜虎提前走了进去,让人惊讶的是,上次成绩最差的杜虎,这次竟然也坚持了二十八招,和冯莫生相同。
  
      至于洛溪,就稍微差了些,毕竟是女子,体能上吃亏,只坚持二十四招就彻底落败。
  
      “轮到张师了……”
  
      “是啊,不知道他能不能和第一关一样,成为最大的黑马!”
  
      “我看够呛,修为越接近白长老,对战斗的理解越强,坚持的时间肯定也就越长,反之越短!”
  
      “这倒是……”
  
      ……
  
      见张悬向房间走去,众人压低声音。
  
      压低修为战斗,也没有想象中的绝对公平,化凡四重强者压成一重战斗,肯定比压成三重战斗,更加容易。
  
      就好像研究生做大学生的试题,虽然能够完成,肯定也有些吃力,做学前班的题目,就会非常容易了。
  
      这位张师的实力,在众人中最低,白长老压低三个大级别对战,必然更加轻松。
  
      “你说他能坚持几招?”
  
      康堂主看向不远处的苏师。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白长老的实力,我很清楚,压制到化凡一重巅峰的话……就算二重中期强者,都能轻易斩杀,张师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苏师迟疑了一下道。
  
      他虽然对张悬很有信心,可里面那是白长老,化凡四重巅峰的超强人物。
  
      这种人对力量的掌控,和对武技的理解,都达到了一种极为高深的地步,压制到相同级别,他都不是对手,这位张师,想要保持多招不败,难!
  
      “是啊,二十多天,连续增长三个大级别,就算天赋异禀,得到奇遇,对力量的掌控上,肯定也有些虚浮,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十招以内就会失败!”
  
      康堂主分析道。
  
      刚才苏师已经说了,这个青年,二十多天就从宗师境,达到化凡一重巅峰,如此快的突破境界,即便是天认名师,力量上也必然有些虚浮!
  
      说十招内失败,已经算是最乐观的估计了。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张师一向不能用常理揣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凌师插话。
  
      虽然他也觉得康堂主的分析,没有一点错误,按照正常情况,十招都坚持不了,可……张师这个人,只要没出结果,谁都猜测不到。
  
      “快看,开始了!”
  
      不光他们紧张,整个大厅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看了过去,只见光滑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数字……一!
  
      “嗯?怎么不长了?”
  
      看到这个数字“一”,众人本以为会和之前其他几人一样,快速增长达到某个数值停下来,却惊讶的发现,像是印在了上面,一动不动。
  
      “不会是……观察阵法坏了吧?”
  
      “不可能,这个阵法是吴长老亲自布置,前面也都用的好好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坏掉!”
  
      “那数字……怎么不动了?”
  
      “难道……”
  
      想起什么,所有人全都愣在原地,满是不敢相信。
  
      “他……一招就败了?”
  
      眼睛一亮,若欢公子兴奋地拳头捏紧。
  
      一侧的付笑尘也脸色一喜。
  
      二人一直担心,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黑马,会跟刚才一样,来个一鸣惊人,没想到才一招,就已经落败。
  
      也对,化凡一重的小子,怎么可能挡得住白长老的攻击。
  
      之前还以为,这家伙可能是他们通过选拔的最大障碍,现在看来,分明想多了,杞人忧天。
  
      “这成绩也太差了吧……这种实力,也能参加名师大比?”
  
      “实力虽然不是大比的关键,可也十分重要,洛溪美女都能坚持二十四招,他一招就输掉……也太快了吧!”
  
      “是啊,实力不济,心境再强又有何用,参加大比,会很快被淘汰!”
  
      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众人全都议论纷纷。
  
      第一关,这家伙惊才绝艳,连吴长老都整的疯了,本以为,第二关就算不如之前,也能一鸣惊人,留下不错的成绩,做梦都没想到……居然这么差!
  
      一招败北!
  
      别说名师,就算是普通修炼者,也至少能坚持几招!
  
      “这……”康堂主、苏师等人也对望了一眼,一个个满脸发懵。
  
      他们推算过,张悬可能坚持不了十招,可……一招就败什么鬼?
  
      “张师喜欢出人意料,这个结果,还真让人意外……”
  
      苦笑一声,苏师道。
  
      这位张悬每一次都能作出让人想不到的事,就像现在,他们想过很多结局,都没料到,一招就输,败的如此彻底。
  
      “好了,既然成绩出来,我现在宣布结果!”
  
      摇了摇头,康堂主环顾一周:“付笑尘坚持了三十一招,为冠军。若欢公子三十招排第二,冯莫生、杜虎同为二十八招,并列第三,洛溪二十四招第五,而张师……只坚持了一招,为第……”
  
      宣布第二关的成绩,还没说完,就听到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转头看去,只看了一下,康堂主眼睛立刻瞪圆,忍不住喊出声来。
  
      “我靠!”
  
      (昨晚加班到两点,汗,五点监考完赶紧回家修改完毕,三合一,偷懒三百字,八千七百多字。保底两章,其中一章为咱们天道图书馆的第29位盟主【梦红尘〃】加的。另外,从明天开始,更新放到晚上,晚上七点第一更,九点第二更。最后,继续求一下月票!有的还望投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