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五百九十一章 见鬼了?
    我要你教我,如何才能在比试中胜过这位秦磊,你让我泼他肉汤干啥?
  
      大哥,我是名师,不是混混,泼皮斗殴……
  
      再说,这样做,只会惹得对方更加发怒,对比试毫无作用啊!
  
      本以为,这家伙表现的这么耀眼,能有什么好办法,做梦都没想到……如此不靠谱!
  
      真要这么做,他的名声,估计会立刻扫地,丢人都丢大了。
  
      不光他发晕,康堂主等人也瞪大眼睛。
  
      泼他一脸?
  
      这、这……叫什么招数?
  
      满是疑惑,齐刷刷看向身边的赵飞舞。
  
      刚才她分析的头头是道,这次应该也能分析出什么吧!
  
      一看之下,全都一晃。
  
      就见飞舞妹子也眼珠子快要掉到外面,一脸的懵逼。
  
      她虽然修为不行,可见识还是智慧,都被人称道,本以为,对方只要说什么,都可以猜出几分,但……“泼一脸”什么意思?
  
      这……脑洞实在太大了,完全跟不上啊!
  
      双方要比试对修为的理解,若欢公子想要获胜……你要人家拿肉汤泼对方一脸,哪跟哪都不挨着啊……
  
      这让我怎么猜?
  
      “不愿意?那我也没办法了……”
  
      张悬摇头。
  
      反正主意已出,对方不愿意就算了。
  
      就算白阳宗宗主白凯之,曾对郑阳等人出手,可他当场就伏法了,罪责牵扯不到晚辈身上,自己帮若欢公子,是情谊,不帮,也没什么。
  
      “我这样做……张师真能保证我获胜?”
  
      见他摇头,若欢公子知道能否成功,在此一搏,一咬牙,拳头捏紧。
  
      “保证?谁也没办法保证,相信就去,不信就算!”
  
      张悬继续吃东西。
  
      如果赵飞舞说的不错,对方想打自己的脸,让若欢公子打回来也不算什么,自己的方法,就肯定能够获胜。
  
      而对方不想找自己麻烦的话……方法就无效。
  
      “这……”
  
      若欢公子目光闪烁,迟疑了片刻,一咬牙:“好,我去!”
  
      前十名,有去鸿远名师学院学习的机会,一旦抓住,前途无量,失去……这辈子,五星名师将会是个最大的坎,能不能跨过,都还难说。
  
      至于,这样会不会太对不起那位秦磊……这就管不着了。
  
      前进的路上,充满竞争,如果自己不动手,对方肯定拿他当垫脚石。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公平,光想着照顾别人,自己也不用修炼了。
  
      “咳咳,若欢,你要想清楚……”
  
      听到学生真信了这位张师的话,要过去泼肉汤,康堂主眉毛一跳:“我怕,你这样做,那位秦师,会将你打死……白阳宗也会彻底闹僵!”
  
      若欢公子嘴角一抽。
  
      也是,真要这么做,对方弄不好真会将他一顿打成肉饼。
  
      “放心吧,他打你,你不会跑啊!这么多名师看着,不敢胡来的,再说……想打死,哪有那么容易!”张悬摆手:“而且,放心吧,我保证他不会打你,只要你跑,他会任由你离开!”
  
      “……”
  
      若欢公子。
  
      不打我才见鬼了……
  
      “好吧!”
  
      知道想获胜,只能依靠张师指点,若欢公子再不纠结,一咬牙,端起半碗肉汤,走了过去。
  
      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见他直奔秦磊,没有丝毫停歇,康堂主等人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虽然信任张师,可这样做……也未免太坑了吧!
  
      “张师,这样做……真的没事?”
  
      赵飞舞实在忍不住。
  
      “肯定有事啊!”夹了一块肉吃到嘴里,张悬用支吾不清的声音道。
  
      “有事?”
  
      众人全都眉毛一跳。
  
      有事,你还让若欢公子过去?难不成,你想看他被打成猪头?
  
      “你刚才分析的不错,对方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选择比试对修为的理解,但……还是会有百分之二十可能选择比武的!”
  
      见众人的表情,不解释清楚,肯定不肯罢休,张悬只好开口。
  
      “嗯!”
  
      赵飞舞点头。
  
      她推测的再准确,毕竟不是秦磊,对方会有自己的想法,极有可能选择不一样的方式。
  
      “如此肆无忌惮的泼对方一脸,等于在当面挑衅,如果我这样对你,你会怎么做?”张悬看过来。
  
      “我会……打死你!”赵飞舞道。
  
      “对啊,秦磊肯定也这么想的,但……他对前十的名额,志在必得。若欢公子如此挑衅,给了最直接的信号,那就是,让他比武……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他会怎么选择?”
  
      “这……”
  
      众人一呆。
  
      拿肉汤泼脸,这是赤裸裸的挑衅,秦磊肯定知道若欢公子是故意的,马上大比了,还这么嚣张,自然是想让他提出比武……
  
      敢这么做,如果说没什么底牌,肯定不信!
  
      可他又对前十志在必得,没把握的情况下,就会选择放弃比武,一来,不至于被动,二来,还能显示肚量,俘获人心。
  
      “被人当面泼了一脸的肉汤,任何人都会发怒想要动手,只要他动,就可以提前看出一些问题,不至于上台手忙脚乱!”
  
      张悬接着道。
  
      对方不施展武技,就没办法知道症结,单凭正常手段比试的话,想要获胜,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而只要惹得他发怒施展武技,自己就能知道缺陷,可以对症下药了。
  
      至于若欢公子会不会被打,就管不着了。
  
      毕竟,想赢,还不付出些代价,说不过去啊。
  
      “原来如此……”
  
      听到解释,众人这才明白过来,一个瞪大了眼睛。
  
      刚才觉得赵飞舞分析能力惊人,此刻才明白,这位张师想的更加深,更加远。
  
      短时间内,不光弥补了飞舞公主的漏洞,还留了后路……厉害!
  
      幸亏他是万国联盟的,要是对方的,给坑死估计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快看,开始了!”
  
      正在感慨,苏师向前一指。
  
      众人齐刷刷看去,果然看到若欢公子已经来到秦磊所在地方。
  
      此时的秦磊也正在吃东西,看自己的对手,不乖乖吃饭,反倒端了个碗过来,一脸发懵。
  
      “秦师,你好!”
  
      若欢公子点头。
  
      “你、你好!”
  
      秦磊眉头一皱。
  
      “马上我们就会比试,我跟你商议个事……”若欢公子一脸礼貌。
  
      “商议事?什么事?如果是想提前认输,免谈!”
  
      冷哼一声,秦磊话没说完,就感到一股油腻,滚烫的东西扑面而来,泼了一脸。
  
      “我日!”
  
      脑子一下炸开,秦磊快要疯了。
  
      见这家伙过来,以为是想提前认输,不至于输的难看的,做梦都没想到,一碗滚烫的肉汤就泼过来……
  
      “我要杀了你……”
  
      一声怒吼,全身气息一下涌了上来,手掌猛地扬起,对于眼前的若欢就拍了过去。
  
      “呼!”
  
      若欢公子早有准备,身体一晃,转身就逃,边逃边喊:“不好意思秦师,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手滑……”
  
      “……”
  
      所有人满头黑线。
  
      端着肉汤过来,话没说完就扣人家头上,还不是故意的?
  
      最关键的是,距离人家两、三米远,手滑能滑人家头上,这也滑的太过分了吧!
  
      这个理由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可恶……”
  
      果然,不听到这话还好,听到这话,秦磊更怒,正想追过去,将这家伙一巴掌拍死,就被一个老者拉住。
  
      “周长老……”
  
      看到拉他的是宗门长老,秦磊忙道。
  
      “别中了对方的计……”周长老传音过来。
  
      “中计?”秦磊一愣。
  
      “嗯,对方故意来挑衅,就是想让你发怒,一旦你现在和他动手,极有可能被取消比赛资格!”周长老道。
  
      名师大比,遵守秩序,还没上场就打的如火如荼,很容易被取消资质。
  
      “可……”秦磊身体一僵,虽然明白道理,依旧气的快要炸开。
  
      堂堂四星巅峰名师,被人当面泼了一脸肉汤,不生气才怪。
  
      “宗主被斩杀,我们白阳宗,面临着最大的危机,你这次必须拿到前十……不然,我们宗门早晚都会被其他势力吞并!”
  
      周长老脸色凝重的道。
  
      那天围攻张悬,他也跟着去了,杨师一招斩杀宗主的情景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得罪一个疑似八星的名师,他们白阳宗,随时都可能覆灭,而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位秦磊冲击前十成功!
  
      一旦去了鸿远名师学院学习,就算其他势力想动他们,也会掂量一下。
  
      “这家伙专门跑过来挑衅你,必然有所依仗,要不然,就是自暴自弃,反正也进不了前十,如果能拖你下水,也算赚了!”
  
      周长老接着道:“千万不能鲁莽的上当!”
  
      “那怎么办?”
  
      心头一震,秦磊停下来。
  
      “不用着急,按照之前咱们商议的方法继续比试,先保住前十的名次再说,至于这家伙……完全可以等比赛后,对他发起【名师挑战】!甚至……生死战!”
  
      周长老冷哼一声,目光一闪:“到时候,还不是想怎么杀,就怎么杀?就算大卸八块,也没人管你!”
  
      “这……”秦磊愣了一下,一咬牙,满是狰狞和咆哮:“好,到时候就进行生死战,不杀了他,我不叫秦磊!”
  
      ……
  
      “嗯?没追过来?也没打我?”
  
      跑了一会,见后面没人追来,若欢公子一愣,想起刚才张师的话:“难道……真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