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零三章 讲课 上
    老师教导学生,时间再长,也有出师的那天。
  
      伴随修为的增加,张悬知道,早晚都会和这些学生分离,自从赵雅的事情后,也有了心理准备,可真正面对,依旧带着不舍。
  
      “这是我的一道真气,你藏在体内,一旦遇到危险,可以应急!”
  
      将路冲带到房间,张悬仔细交代。
  
      他和墨魂生离开与赵雅不同,后者有冰原宫悉心照顾,不存在危险,而他们,横跨大陆去寻找不知还在不在的巫魂祖地,危险重重,有一道天道真气护身能少去不少麻烦。
  
      “妖辰,你以后就跟着路冲……”
  
      一切准备好,张悬又将妖辰兽叫了过来。
  
      虽然有墨魂生这位化凡九重的超级强者保护,安全肯定不成问题,但想要赶路还需要飞行灵兽的帮助,妖辰兽化凡五重的实力,短时间不成问题。
  
      将能想到的全部安排了一遍,这才让他与王颖等人告别。
  
      六个学生走了两个,所有人都感到一阵压抑。
  
      安排完路冲,又将称呼他大师兄的薛园主安排了一下。
  
      后者暂时没有去更高国度的打算,张悬也就不再带她。
  
      一切处理妥当,已然日上三竿,距离和洪师等人约定的时间近了。
  
      “走吧!”
  
      交代好一切,带着郑阳、王颖等人向盟主府外的广场走去。
  
      他答应授课,临走前怎么都要将这件事办了。
  
      沿着廊道走出府邸,还没来到广场,就看到人山人海,黑压压的一片,不知多少。
  
      “胡宗主,你也来了?也来听张师的课?”
  
      “名师大比第一个毫无悬念的冠军,开堂授课,怎么也要来听一下!”
  
      “是啊,名师大比持续大几百年了,张师是第一个还没进入挑战赛就被认定为第一的人物。你看,不光是我,罗宗主、刘宗主也都来了……”
  
      “还真是,就算是洪师亲自授课也没这么大的号召力吧?”
  
      “洪师有没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这些准五星名师,肯定没有……”
  
      “是啊,人多的我都羡慕,不过,话说回来,张师名师大比的表现,我设身处地想了一下,都根本做不到!一个刚刚考核成功的四星名师,做到了连准五星名师都做不到的事……能有这么大人气,也算正常!”
  
      ……
  
      周围一片喧闹。
  
      “这都是来听我课的?”
  
      张悬眨巴眼睛。
  
      在他看来,一场基础课,能有个上千人听讲就不错了,做梦都没想到能来这么多,这一刻他都是懵的,都怀疑,是不是还要再进行一场名师大比。
  
      这是多少人?
  
      十万?百万?
  
      而且……墙上、树上的那些是什么鬼?
  
      还有天上那些飞行蛮兽是怎么回事?
  
      “听到你要授课,抢不上位置的,就去兽堂租赁了蛮兽……”康堂主满是尴尬的解释。
  
      “租赁蛮兽我能理解,毕竟能飞到天上,但那一堆陆地上的蛮兽怎么回事?”
  
      张悬忍不住问道。
  
      空中有一堆飞行蛮兽倒也罢了,他可以理解,可广场边上,还有一堆不会飞行的蛮兽趴着,什么剑齿虎,什么断臂风狼、黑毛长猿……
  
      它们跑到这里干什么?
  
      “是兽堂的韩冲堂主,听说你要授课,连夜将兽堂的所有蛮兽、灵兽都带过来了,给你助威……”
  
      康堂主道。
  
      “……”张悬。
  
      助威有这样助的?
  
      让驯兽师来就行了,来一群蛮兽,助个毛线的威?
  
      “其实是张师你现在的名气太大了,知道你要开堂授课,谁都无法拒绝!”康堂主道。
  
      并不是这些人过来捣乱,而是……经过名师大比,张师的名气实在太大了,所有人,都想听一听他的课……甚至有智慧的蛮兽、灵兽也都想听听……
  
      所以,就造成了这种局面。
  
      盟主府外的广场,十分辽阔,按照道理,容纳上百万人都可以做到,而现在,几乎堆得插脚无缝,就算是他,刚开始都是不敢相信的。
  
      以前他也进行过这种大型的授课,当时一共来了五万多人,就更改万国城名师堂的历史了,做梦都没想到,张师授课,来了这么多……
  
      人和人之间果然是有差距的……
  
      “算了,不管多少人,安心授课吧!”
  
      摇摇头,也不多想,张悬抬脚向最中间不知何时搭好的高台走了过去。
  
      ……
  
      李寒冰今年十六岁,是个乞丐,从小就是个孤儿,受尽了别人的嘲笑和羞辱。
  
      他最大的梦想是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强者,可惜……身份卑微,得不到功法不说,更重要的是,没有修炼资源。
  
      穷文富武,没有足够的资源堆积,没有名师指点,就算学过一些普通法诀,也难以进步。
  
      因此,十六岁了,依旧徘徊在武者一重聚息境,无法突破。
  
      不出意外,这辈子,恐怕也就只能这样了。
  
      本想着,这辈子都没机会听到名师授课,做梦都没想到,这位张师,竟然要开堂授课,讲解修炼的基础……听到这个消息,连夜冲了过来,找了个角落,安心等待。
  
      “开始了……”
  
      不知等了多久,就见一个人影大步向高台走了过去。
  
      “这位张师,好像不比我大多少……”
  
      本以为名师大比的冠军,会看起来比较稳重,没想到如此年轻,和他差不了多少,心中忍不住有些失望。
  
      不知等了接近一天,到底值不值的。
  
      会不会又像以前一样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名师公开授课,每个月都会有,只不过,讲授的内容,比较深奥,以他这种没接受过正规教育的程度,根本是听不懂,也就无法学习。
  
      连续听过好几次,非但没有丝毫启发,反倒让他对正常修炼失去了信心,自然而然也就没兴趣了。
  
      有些名师和老学究一样,喜欢沽名钓誉,公开课,是展现学问的时候……讲的太过简单,怎么让人信服?
  
      一来二去,风气彻底变了,也就出现了他们这些真正想修炼的人,就算听课,也没任何作用的情况。
  
      眼前这位,如此年轻,又是冠军,恐怕更加心高气傲,看来这次……又要失望了。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呼!
  
      声音传入耳中。
  
      虽然相隔上千米,但这位张师的声音如同在心田响起,每一个字都清晰入耳,振聋发聩。
  
      “果然听不懂……”
  
      仔细听了一下,发现和其他名师讲解的没什么区别,依旧听不懂。
  
      看来,所有名师讲课都一个德行,为了炫耀自己的知识广博,根本不去管别人能不能听懂。
  
      下面的人,也一样,听不懂的话……不说自己没学问,反而要装做听懂了,激励称赞对方厉害。
  
      不然,别人都听懂了,自己啥都不懂,多没面子?
  
      这就是人性……
  
      满是失望的摇了摇头,李寒冰站起身来就想离开,刚走了一步,突然觉得应突穴猛地一跳,紧接着,白海穴一阵酥软他,无穷无尽的灵气,凌空倒灌而入,进入他的身体,不停游走。
  
      咔嚓!咔嚓!
  
      一阵轰鸣,小腹处一个如同水缸一样的池子,出现在视野。
  
      “这是……丹田?”
  
      李寒冰眼睛瞪圆是,身体一颤。
  
      武者一重聚息境,突破之后会在小腹出现丹田,轻松容纳灵气……他困在聚息境好多年了,一直没办法突破,没想到……台上的张师只讲了一句话,就让其突破……
  
      “我不是没听懂吗?怎么能够突破?”
  
      愣在原地。
  
      刚才张师说的话,他一句都没听懂,甚至不知啥意思,可……怎么就顺利突破了?
  
      按照道理,不是听不懂,也无法修炼吗?
  
      急忙抬头,向前方看去,就见以前和他一起修炼的几个乞丐,此时全都盘膝坐在地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整个人气息大增。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原来这是自然知道,也就是说修炼要顺其自然,才能更快的进步……”
  
      看到朋友们都突破,突然,一股明悟涌上心头。
  
      虽然对方说的话,深奥无比,难以听懂,却不知为何,对对方传递的意念和想法,知道的一清二楚!
  
      天之道,自然!
  
      急忙盘膝坐下,灵气沿着丹田缓慢游走。
  
      咔嚓!咔嚓!
  
      体内再次脆响,他的修为不停增加。
  
      丹田境初期!
  
      丹田境中期!
  
      丹田境后期……
  
      修为节节攀升,他整个人像是吹了气一般。
  
      尽管对方的的话还是没听懂,但不知为何,对修炼却有了更多的明悟……符合他自己的明悟。
  
      “这才是真正名师讲课……”
  
      如同喝了琼浆玉露一般,李寒冰脸上也浮现了笑意。
  
      不是因为修炼接连突破,而是,对方传递的知识,他竟然都能听懂,就好像台上的这位张师,在对他单独授课一般!
  
      听着对方的话,控制着灵气在体内运转,身体轻轻一震,达到了武者三重真气境!
  
      真气,进入武者的象征,他一个乞丐,从未上过课的人竟然也能进入……
  
      张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恩师,没有之一!
  
      李寒冰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心中暗自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