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两种评价
“嗯?”
  
  听到这话,所有人一愣,全都暗自叫好。
  
  陈越名师的问话,很明显在诛心,回答什么都错,可就这么难以回答的话语,洪师一句话就反击过去。
  
  行啊,你说我迟到,太子都没到,是不是来的更晚?你敢说太子迟到,什么意思?
  
  宴会而已,你故意扣帽子,居心何在?
  
  这话一出,不光回答了对方,还借势反击,让陈越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整个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郁闷的快要吐血。
  
  “哦?几天不见,洪师的口才比以前好多了!”
  
  见同盟的陈师说不出话,罗钊开口。
  
  “不光口才好了,身手也好,罗师要不要试试?”洪师倒满一杯美酒,笑盈盈的看向一处:“你说,是不是啊冯师?”
  
  “你……噗!”
  
  冯宇身体一晃,引动伤势,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不是不说这件事了吗?怎么又提?再说,他们两个找你麻烦,关我屁事,悄悄的躲在一侧,连话都不敢说,就躺着中枪……
  
  “冯师出去狩猎,被灵兽围攻所伤……这两天一直深居浅出,怎么可能知道你的身手好不好!”罗钊也嘴角一抽,哼道。
  
  他的话也够损的,说冯师被灵兽打伤,等于间接在说,洪师是灵兽,不通人情。
  
  “原来是灵兽伤的,真是可惜!”
  
  听到对方的话语中带着辱骂,洪师丝毫不以为意,淡淡抬头:“他脸上的伤口,无明显裂口,顿挫淤青,泛红发黑,这是真气灌入其中才能形成的;鼻骨微陷,和额头形成一条直线,很显然是被踹一脚,方能留下;耳朵红肿,嘴唇发紫,这是手掌抽上去才能留下的印记……”
  
  “这么明显人类攻击的伤痕,你却说是灵兽……”
  
  说到这,洪师眼皮一抬,目光如电:“请问,罗师,你是眼瞎吗?还是已经学会了睁眼说瞎话?”
  
  “你……”脸色一红,罗钊差点没晕过去。
  
  名师眼力极好,人类打伤和灵兽攻击,本身就有很大区别,刚才那样说,只是故意转移话题,避免尴尬罢了,谁知……他直接挑明,反倒成了自己睁眼说瞎话……
  
  罗钊气的全身颤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说是这家伙打的,围堵的事肯定会泄露出来……
  
  尼玛,他不是一向笨嘴拙舌的吗?怎么一下变得如此伶牙俐齿了?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
  
  洪师也太厉害了吧!
  
  陈师、罗师两人联手夹击,用言语挑逗想让他上钩,结果,人家连消带打,不光反击成功,还让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怎么做到的?
  
  “我怎么了?难道说错了?又或者是……罗师就是自己口中那头灵兽,冯师的伤,就是你打的,现在被我指出,有些尴尬了?”洪师淡淡道。
  
  “哼!”罗钊拳头捏紧,想要回答,却不知怎么说。
  
  “好了,你也说了,这是大家相聚欢快的宴会,干嘛弄的剑拔弩张!”见老友快要气炸,却啥都说不出来,陈越只好开口打圆场。
  
  “也是,宴会而已,没必要这么做!”
  
  将酒杯端起喝了下去,洪师不再说话。
  
  “可恶……”
  
  看到他这副样子,罗师、陈师都觉得面容难看,如同便秘一样。
  
  本来被这家伙过去捣乱,弄的一肚子气,想要在宴会开始前,给对方个下马威,顺便踩呼几脚,做梦都没想到,脚还没伸过去,就被对方踩呼了。
  
  而且还是在脸上狂踹好几下的那种。
  
  真是越想越郁闷。
  
  悄悄抬头看去,想看看是不是在那位天才眼中留下坏印象了,却见他依旧喝酒,脸上古井无波,好像刚才的争吵,根本没听到。
  
  “这就好……”
  
  见对方没介意,二人对望一眼,各自松了口气。
  
  “这家伙不知怎么回事,口舌比以前厉害多了,和他争吵没任何好处,先等太子来了再说吧!”
  
  知道继续吵下去,没有任何好处,罗钊、陈越、冯宇三人相互传音。
  
  一时间,房间再次安静下来。
  
  ……
  
  这边互不服输,各有想法,太子行宫的一个院落,一个身着华贵的青年站在其中,看样子是在等什么人,而且不知等了多久。
  
  即便如此,脸上都没有丝毫不耐烦,反而带着微笑。
  
  如果洪师在这,肯定能够认出,这位,正是幻羽帝国的太子,叶前!
  
  “可恶,可恶,都怪那家伙,要不是他抢走了我的杜根草,何至于像现在都买不到……邢远,你查出来那人是谁了吗?”
  
  一声咆哮,紧接着一个俏丽的身影,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
  
  “这个……过一会,我就让叶前找人去查……”
  
  紧接着一个略带歉意的声音响起。
  
  一个青年紧跟在后面。
  
  正是张悬当初在奇珍楼遇到的六公主和青年邢远。
  
  离开奇珍楼后,这位六公主又四处寻找,看能不能找到杜忧草,结果找了好多地方,都没看到,一直折腾到现在,一无所获。
  
  越想越气,一进门就忍不住咆哮。
  
  “六公主、邢远学长!”
  
  太子叶前,迎了上来,抱拳躬身。
  
  “哦?你在这正好,刚好有件事让你帮忙!”邢远淡淡看过来。
  
  “学长有何吩咐尽管说就是!”
  
  叶前忙道。
  
  “白天的时候,我和六公主在奇珍楼遇到了一个青年二十岁模样,带着一个胖胖的管家,你帮我查一下他的身份,尽快回禀过来。”
  
  邢远摆了摆手。
  
  “好!”叶前点头。
  
  虽然对方说的很模糊,但这是幻羽帝都,凭借他太子的力量,查出一个人,还是很简单的。
  
  “六公主、邢远学长,这件事我马上让人去做,今晚我准备了个接风宴,请你们过去,顺便也认识一下我们幻羽帝国,这次送去名师学院的新生……”
  
  “没兴趣!”
  
  六公主摆了摆手。
  
  出去的时候,还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回来就变成别人的奴婢了,气都气饱了,哪还有心情去参加什么晚宴!
  
  “这……”没想到这位学姐,直接拒绝,叶前满脸尴尬的看向不远处的邢远:“学长,你……”
  
  “哦,你先回去,等一会,我会过去!”
  
  邢远摆了摆手。
  
  “好吧!”
  
  叶前也看出这位六公主正在火头上,不再多说,鞠了个躬向外走去。
  
  他虽然是幻羽帝国的太子,但和鸿远帝国的公主比起来,还是差的太多,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对方愿意,倒也罢了,不愿意,绝不敢强求。
  
  刚走了几步,还没离开院落,就听到邢远的传音在耳边响起:“六公主正在气头上,我劝一下,过一会一起过来!”
  
  “多谢学长!”
  
  听到承诺,叶前眼睛一亮,走了出去。
  
  这次宴会主要目的是为了给六公主等人接风,她们真不去,就丢人了。
  
  “六公主,不要生气,等叶前查出对方的具体身份,实在不行,我花费代价去将杜忧草买来……”
  
  见他离开,邢远安慰道。
  
  “不用你管!”六公主气呼呼的坐了下来。
  
  邢远站在原地满是尴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这位六公主脾气古怪,让他追的也十分辛苦。
  
  之前还好好的,说变就变,让人摸不清头脑。
  
  说实话,那个小子,收你做婢女,是你答应的,我也劝阻过,结果不听……甚至还要将他杀了,你也不同意……
  
  现在却跑到这里对我和叶前发脾气,算什么?
  
  越想越觉得郁闷。
  
  “玉飞儿,你怎么了?”
  
  正不知如何劝阻,就听到脚步声响起,一个女子满是兴奋地走了过来,边走边带着微笑,似乎要跳起来。
  
  “七七小姐,你……”
  
  看到对方这副模样,邢远一呆。
  
  眼前这位洛七七,一向冰冷如雪,啥时候说话,都被拒绝一脸,怎么今天满是笑容?
  
  如果给学院的人知道,冰山美人,居然也会笑,会不会当场发疯?
  
  “没什么!”
  
  听到他的话,洛七七才注意到自己的表情有问题,脸色一沉,再次恢复了寒冷如冰的状态,来到六公主跟前:“怎么了,气成这样?”
  
  “我……”
  
  飞儿公主正想说,秀美也是一皱,看向眼前的洛七七:“对了,你发生了什么事,这么高兴?”
  
  她和邢远的想法一样,洛七七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不是说今天出去授课炼丹了吗?怎么回来这么高兴?
  
  不符合她的性格啊!
  
  “我?遇到一件事罢了,没什么……”
  
  想到张师的风度,洛七七眼中露出尊敬之意,嘴角再次扬起,继续看过来:“你还是先说说你吧,到底什么人能把我们六公主气成这样!”
  
  “还不是那个无耻……”
  
  说了一半,飞儿公主嘴角一扬,摇了摇头:“不对,凭什么我先说?你先说到底谁让我们这位喜怒不形于色的,七七小姐如此高兴?”
  
  “我……”洛七七迟疑了一下:“这样吧,咱们一起说,到底怎么回事!谁也不用瞒谁!”
  
  “好!”飞儿公主点点头:“开始吧!”
  
  “是个卑鄙无耻,最会坑人的年轻人,无知鲁莽,让人生气!”飞儿公主咬牙,眼角满是恨意。
  
  “是个温文尔雅,雍荣大度的青年才俊,学识渊博,令人敬仰!”洛七七满是崇拜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