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三十二章 我挑你们一群
    “我们去分剩下的十个?”
  
      众人各自眉头皱起。
  
      尤其是冯师、罗师等人的第一名,全都面容难看。
  
      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是他们享受这种单人单池,现在一分之下,别说单池,三天肯定是不可能了。
  
      不过,心有不甘也没办法,吴振、六公主等人,是从名师学院来的,更是二年级学员,说什么也不可能让他们两个人占用一个池眼。
  
      不说其他,就算六公主愿意共用……谁敢过去?
  
      亵渎鸿远帝国的公主,五星名师……除非是不想活了。
  
      “嗯,这件事实在抱歉,这五个池眼如何分配,就由你们自己商议了!”
  
      叶前满是歉意:“只要你们定好,我没有意见!”
  
      “我们定?也好!”罗钊迟疑了一下,点头道:“这样,我来提个建议,五个池眼,帝都除了太子殿下,还有一位名师,他和鸿丰帝国,共用用两个池眼,我们丰原、潜风、逐月,用三个!”
  
      “不错,鸿丰帝国赢了,我们承认,用两个池眼,很是公平!”陈越、冯宇二人眼睛同时一亮。
  
      如果他们能拿下三个池眼,各自用一个,前三名每人一天,也不算吃亏。
  
      “不行!”
  
      洪师眉毛一扬。
  
      刚才的赌斗,对方失去了三个名额,实际上,这三方势力,只有四个人才有资格可以进入化清池,要三个池眼,待遇岂不比他们四个人两个池子都要好得多?
  
      这样的话,刚才的比试还有什么意义?
  
      开什么玩笑!
  
      “那你想怎么样?”
  
      罗钊眉毛一扬。
  
      “我们要两个池眼!剩下的三个,你们和帝都的那位名师分!”
  
      洪师道。
  
      “两个?你们做梦!”冯宇、陈越同时哼道。
  
      鸿丰帝国,三个人用掉两个池眼的话,就算输掉的三个名额不算,也等于七个人用三个池眼,吃亏更大,怎么可能同意!
  
      “我也不同意!”罗钊也摇头。
  
      “不同意?那我们再打一场决定,反正大家都服用了药液,伤都好的差不多了!”
  
      洪师一甩衣袖,站起身来。
  
      赢了一场,满是自信,整个人精神状态都异常亢奋。
  
      “打?”
  
      罗钊等人嘴角一抽。
  
      打个毛啊!再说,伤好的差不多?你哪只眼看出我们的伤好了?
  
      你都可以顺利走路,一点伤痕都看不出来了,我们还一瘸一拐,完好的时候,都赢不了,更别说现在了!
  
      “怎么?不敢?不要找借口!你们每人用了两杯药酒,我才用了一杯,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我情况好些,实际上相差不大!”
  
      洪师眼皮一抬。
  
      “不大个屁!”
  
      罗钊等人无语。
  
      你走路健步如飞,屁事没有,我们现在坐都坐不稳,就差有床躺着了,还相差不大,真好意思说出来……
  
      “比就比,不过,不是我们,我们刚打了一场了,继续比下去,也没太大意义,不如让他们来!”
  
      一咬牙,陈越一指身边的几个人。
  
      “不错,我们都打过了,再打下去也不能解决问题,还不如让他们自己进行,输赢都是他们自己的事!”
  
      罗钊眼睛一亮,连忙点头:“赢了,就按我刚才说的方案走,输了,就按你的!”
  
      “不行!刚才我就说了,你们服用了合灵丹,和我的人比,不公平!”
  
      见对方还执着让张师等人比试,洪师连忙摆手。
  
      这边最强的,都比对方差一个级别,怎么打?
  
      真要让他们打,必输无疑啊。
  
      “合灵丹是帝都才有的,我们诸侯国都没有,这点大家公平,你的人没服用,只能怪你自己没准备,怪得了谁?”
  
      冯宇哼了一声,一撇嘴:“敢不敢比?不敢比,少数服从多数,我们三人的同意即可,不需要你的决定!”
  
      “不错,四个诸侯国,同意三个即可,不然一直争论下去,明天也没结果!如果不敢,那就直接认输!”罗钊也连忙开口。
  
      他们三个现在打定了主意,绝不和洪师对战。
  
      其他怎么打,无所谓。
  
      自己带来的这些人,都服用了合灵丹,一个个修为碾压对方,想胜还不简单?
  
      “你们……”
  
      见三人再次联盟,逼得他承认,洪师气的呼吸急促,正想说些什么,再次被张悬打断。
  
      “好,比就比,不过……三人三场这样比,太麻烦了!”
  
      “麻烦?”
  
      见又是这家伙,冯宇、罗钊咬牙切齿,眼睛一眯:“那你说怎么办?”
  
      “很简单,我一个人对战你们那边的九个,可以同时上,也可以一个个来,只要我输了,我们鸿丰帝国的名额全部让给你们……你们输了,把你们的名额,都让给我如何?”
  
      淡淡一笑,张悬看过来。
  
      “一人对战九人?”
  
      “这家伙搞笑的吧?”
  
      “是啊!一个小小的化凡四重,一人要挑战我们九个合灵境的人,做啥梦?”
  
      ……
  
      整个房间炸锅。
  
      能从诸侯国的名师大比脱颖而出,成为前三名,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天之骄子,绝顶的天才,被一个修为低了他们好几个小级别的嘲弄,简直难以忍受!
  
      “罗师,让我去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一声疾呼,一个青年站起身来,身上气息流淌,如同爆炸,是个合灵境后期强者!
  
      合灵境后期,就算对方的九个人都服用了合灵丹,也算的上最拔尖的了。
  
      “冯师,我也去,这家伙害的你这么惨,不将他打的跪下认错,我就不配做丰原帝国的人!”
  
      冯师身后也有一个青年站了起来。
  
      伴随二人起身,冯师、罗师、陈师身后的众人全都按耐不住,一个个看向张悬怒目而视,恨不得将他撕开吃了。
  
      “你们确定要和他比试?”
  
      见众人义愤填膺,一个比一个激动,罗师忍不住问道。
  
      “不错!”
  
      “这家伙目无长幼,必须教训!”
  
      众人齐声喝道。
  
      冯师被这家伙从天空吼下来,知道的很少,但刚才他为难罗师的事,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甚至让洪师和其他三人比斗,也是他的主意,现在又如此大言不惭,简直罪不可恕。
  
      “这……”
  
      罗师看向冯师、陈师。
  
      事关重大,他也不敢独断。
  
      毕竟之前,谁都不觉得洪师一人能打赢他们三个,结果……却打的自己等人,没有任何办法。
  
      这家伙看起来实力最低,可万一有什么手段呢?
  
      “不敢?不敢就算了……早知道你们也没什么胆量!还名师、天才,我呸!”
  
      冯师、陈师二人还没表态,就见对面的青年摇了摇头,一脸的失望。
  
      “你……”
  
      罗师等人炸了。
  
      说实话,这家伙简直太贱了!
  
      尤其是刚才的表情,赤裸裸的嘲笑。
  
      “好,比就比!不过,我再确认一下,刚才的赌约,你能做主吗?”
  
      一咬牙,罗钊面容狰狞。
  
      “我输了,鸿丰帝国的名额归你们,你们输了,剩下的名额归我,我可以做主!”张悬淡淡道。
  
      “好,能做主就好!”
  
      罗钊眉毛一扬,一招手:“李秀莲!”
  
      “罗师!”
  
      刚才第一个叫嚣的合灵境后期青年走了出来。
  
      潜风帝国名师大比第一名,李秀莲,秀莲公子。
  
      “上去教训一顿,给我好好打,打得他知道,天高地厚为止!”拳头捏紧,罗钊怒火燃烧。
  
      正常名师之间的比试,不管双方多生气,都会交代要点到为止,此刻他直接交代,好好打,足见气到何种程度。
  
      “放心吧,罗师!我会让他知道,浊清境和合灵境之间差距的!”
  
      冷哼一声,秀莲公子抬脚走进房间中间,对张悬一招手:“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身手有没有嘴巴这么厉害!”
  
      “张师……你要小心!”
  
      洪师忍不住交代。
  
      虽然他对张师的实力,有很大信心,可……对方是合灵境后期强者,二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万一输了,所有名额失去,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将变成泡影。
  
      罗璇、毕江海更是眉头皱成疙瘩。
  
      张师当初在万国城的表现虽然逆天,可实力毕竟是刚刚突破的,对战合灵境后期,是不是太过勉强了?
  
      “放心吧!”
  
      知道几人的担心,张悬淡淡一笑,来到大厅中间,看向眼前的青年:“你一个人不行,让他们八个一起下场吧,不然,我怕没机会!”
  
      “你……”
  
      见他到现在还口出狂言,秀莲公子拳头捏紧:“不用,对付你,我一个人就够了!”
  
      呼!
  
      说完,一拳就砸了下来。
  
      合灵境后期,灵肉合一,如海浪般的拳风之中,还带着灵魂威压让人生不出反抗的念头。
  
      换做其他浊清境巅峰,可能一招就会落败,甚至连反击都做不到。
  
      但张悬不是普通浊清境巅峰,见他的拳头过来,轻轻一笑,没有任何动作,拇指中指弯曲……轻轻一弹。
  
      嘭!
  
      指尖和秀莲公子的拳头碰在一起,后者还没反应过来,笔直倒飞而出,摔数十几米远,一头扎在不远处的酒水里,满身狼狈。
  
      双手背在身后,张悬看向躺在地上的秀莲公子,微微一笑:“好像……”
  
      “你一个人,真的不够!”
  
      (天佑九寨沟,愿所有人都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