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四十四章 爬进去了
    “魂魄离体?”
  
      飞儿公主、洛七七等人全都一愣。
  
      魂魄离体,也叫失魂,是武者最忌讳的事情,一旦无法回归,身体就会变成空壳子,直接死亡。
  
      不过,想要魂魄离体,首先魂体足够强大,最差也要达到合灵境巅峰,甚至桥天境,一个浊清境,怎么会出现这种症状?
  
      “魂魄离体由多种原因造成,修炼灵魂的时候出错、被特殊阵法吸引、压制不住心魔……可能是张师修为不够,强行用了某种秘法,修炼灵魂,这才出现了这种情况……不抓紧时间让其归位,我怕用不了多久,就会真的死去!”
  
      叶问天神色凝重。
  
      魂魄离体,并非只有巫魂师才能做到,一些厉害的阵法、迷幻之法,之所以能让人无法自拔,最主要就是勾引了灵魂。
  
      “可有方法救治……”洛七七略带焦急的问道。
  
      这位可是对她有恩的丹药老师,真要因为魂魄离体而死亡,就糟了。
  
      “有是有,不过很麻烦,恐怕时间上来不及……”
  
      转头看了一眼不停流淌的化清池,叶问天眉头皱成疙瘩。
  
      让魂魄离体的人清醒,步骤极其复杂麻烦,没有数个时辰,乃至十数个时辰不可能完成,现在池水流淌干净,火山就有可能爆发,时间上明显来不及。
  
      “那怎么办?”
  
      “先上岸再说!”
  
      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叶问天摆了摆手,抱着张悬当先跳上岸去。
  
      “哎,哎……”
  
      水池中张悬巨大的魂体,看到肉身直接被抱走,欲哭无泪。
  
      你们这是要救我,还是要杀我啊?
  
      把躯体留在这里,魂魄就算很难进去,伴随时间推移,也能成功,直接抱走,我真要过去,恐怕还没来到跟前,就会被叶问天当成阴魂打散……
  
      “不行,必须等机会把躯体夺回来……”
  
      迟疑了一下,魂体最终还是没追过去。
  
      天道功法形成的巫魂,虽然没有阴气,让人很难察觉,但真要跑到对方面前,还是很容易看穿的。
  
      尤其是这位叶问天,修为达到化凡八重巅峰,整个人如同炙热的太阳,贸然跑过去,恐怕还没表明身份,就会被当场劈死。
  
      再说,就算表明身份,对方也要相信才行。
  
      一个浊清境的人,有将近十米高的魂体,还自动离体修炼……这些,该怎么解释?
  
      所以,为今之计,还是不能让别人发现这个巨大的魂体。
  
      只要找个合适的机会,钻入肉身,事情就能完美解决,不需要解释很多东西,最多就说修炼太快,急功近利,出现了错误。
  
      ……
  
      张悬的魂体,藏在池水中伺机而动,身躯已经叶问天带到了之前的院子。
  
      “张师怎么了?”
  
      洪师、罗璇等人见他僵直不动,全都满是着急的迎了上来。
  
      “应该是魂魄离体!”
  
      叶问天压低声音。
  
      “魂魄离体?”洪师脸色一白,身体一晃:“怎么会这样?”
  
      这位可是张师,老师可是疑似八星的超强存在,弄的他魂魄离体……一旦被他老师知道了,别说幻羽帝国,整个鸿远帝国恐怕都要完蛋!
  
      “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他刚才修炼的时候,化清池突然发生激荡,震散了灵魂,让他的肉身变成了空壳!”
  
      叶问天道。
  
      现在只有这一个解释。
  
      不然,怎么别人都没事,他变成这样了?
  
      肯定是受到了池水变故的影响,激荡了魂魄!
  
      这种情况,灵魂如果是完整的,还好寻找,一旦溃散,恐怕想要救活,很难了。
  
      “这……”脸色一白,洪师正想询问该怎么治疗,就感到地面一阵晃动,一股灼热的气息,从水池中心向上翻腾。
  
      “糟了,马上要爆发了!”
  
      面容一变,叶问天再顾不上张悬,将他的“尸体”找了个石桌放下,急匆匆看了过去。
  
      化清池突然生出的变故,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过去。
  
      只见此时的池水,再次像烧开了一般,不停散发着热气,灼热的气流,四处流淌,地面不停晃动,好像整个院落下面,封锁着一个巨大的蛮兽,随时都会跳跃出来,将他们屠戮干净。
  
      “这是怎么了?”
  
      见地面晃动的越来越厉害,所有人全都皱起眉头。
  
      “应该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
  
      拳头捏紧,叶问天脸色越来越白。
  
      还以为就算阵法破损,化清池多年的积累,依旧能镇压几个时辰,没想到速度这么快!
  
      这样下去,应该用不了十分钟,再压制不住下面的地脉和火山,狂暴凶猛的力量,直接涌出!
  
      “叶前,快带六公主他们离开!”
  
      一转头,急忙吩咐。
  
      他身为皇帝陛下,自然不能离开,但六公主的等人,千万不能出事!
  
      “好!”
  
      叶前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急忙来到飞儿公主跟前:“六公主、邢远学长,化清池应该坚持不了多久,就要炸裂,这里非常危险,我带你们离开……”
  
      “好!”
  
      邢远点了点头,正想招呼飞儿公主离开,就见她眉毛皱起的看了过来:“那家伙魂魄离体,灵魂是不是已经丢在化清池了?”
  
      “这个……”叶前一愣:“应该是吧!”
  
      “那怎么办?不尽快将灵魂找出来,送入肉身,人真的会死……”飞儿公主道。
  
      “这个你放心,我们会派人去找,学姐还是抓紧时间离开的好……”叶前忙道。
  
      “嗯!”应了一声,飞儿公主看向好友:“咱们先走吧!”
  
      她要救张悬,是因为不想一直做对方的婢女,现在对方是灵魂离体,她也没办法,就算继续待在这里,也没用,还不如离开。
  
      “你先走,张老师对我有恩,他现在生死不知,如果就这样走了,实在对不起授业之恩!”
  
      洛七七摇了摇头。
  
      这位张师,曾指点她炼制丹药,让其的炼丹术大增……更是下拜过的老师!
  
      此时昏迷不醒,如同死亡,让她独自离开,实在做不到!
  
      “你不走,那我也不走了,我也想看看,这个化清池到底怎么回事……”
  
      见好友不走,飞儿公主也点了点头。
  
      “啊?”
  
      听到二人决定不走,叶前差点没疯了,正不知如何劝阻,就听到空中一阵风声呼呼,一头巨大的飞行灵兽,来到跟前。
  
      呼呼呼!
  
      紧接着几个人影,从空中跳了下来。
  
      “是卫师,和阵法师工会的吴会长!”
  
      看到几人的身影,叶前眼睛一亮。
  
      化清池的秘密,他也知道一些,眼前这个情况,很明显是池水出现了不平衡,导致阵法崩裂,吴会长做为阵法师工会的会长,五星巅峰阵法师,亲自过来,或许会有办法制止,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
  
      “怎么会变成这样?”
  
      落到地面,看到池水四处倾泻,地面不停震动,随时都会崩塌,吴会长眉头一皱。
  
      幻羽帝国皇室,每年都会邀请他过来加固阵法,对阵法知道的很详细,按照道理,只是在池眼中修炼,不会出现这种事的,怎么……直接崩塌了?
  
      “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吴会长快看看,还有没有办法修补阵法,让下面的火山不要喷发!”
  
      叶问天忙道。
  
      现在说的再多都没用了。
  
      必须抓紧时间看看,有没有办法挽救,不然,待在这里的众人,都活不成。
  
      “嗯!”
  
      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吴会长点了点头,向眼前的水池看了过去。
  
      “鹿长老,你去守住坎位,韩长老,你去艮位……”
  
      看了一会,转头吩咐。
  
      他身后跟着一起从兽背上下来的几个老者点头应了一声,齐刷刷来到对应的位置,手掌猛地一按,一根根阵旗插在了地面上。
  
      轰隆!
  
      伴随阵旗出现,四处奔腾的池水,像是被什么封锁了一样,停顿下来。
  
      不过,像是压住了一条狂龙,地面晃动的越来越剧烈,似乎随时都会挣脱桎梏,再次喷涌而出。
  
      “不对啊……”吴会长眉毛一扬。
  
      “怎么了?”叶问天陛下来到跟前。
  
      “化清池的位置,刚好是青稷山、龙鳞河,以及地脉的交汇处,灵气充足,之前布置的阵法,就是借助了这里浑厚的灵气驱动,才能压制住三方交汇产生的狂暴力量……怎么现在,一点灵气都没有了?”
  
      吴会长满脸惊奇。
  
      “灵气没了?”
  
      叶问天一僵,仔细感受了一下,果然也觉察到了不对劲。
  
      这里的灵气太过强大,连化凡八重进入其中,都能被轻易绞杀,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是啊……”
  
      吴会长点点头,正想继续说话,随即听到身后有人尖叫。
  
      听到声音,叶问天也顾不上多问,连忙转头。
  
      紧接着就看到洛七七和六公主满是疑惑的看向那个叫罗璇的名师。
  
      “张老师呢?”
  
      她们的正前方,本来放在石桌上的一个张师的“尸体”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失去了踪迹。
  
      “他、他……”
  
      听到询问,罗璇嘴巴不停颤抖,眼睛瞪得滚圆,一脸快要哭的表情,一指不远处的水池:“他躺着躺着,我一没注意,就……自己爬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