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破阵银针
    “应该有吧!吴阳子宗师,不光是炼器师,据说也是一位练体大师!”没想到他会这样问,洛七七愣了一下,道。
  
      “那好,我去!”轻轻一笑,张悬点头答应。
  
      炼器师,对肉身要求很高,力量不够,很多兵器,就会锻造不出来,因此,每一位炼器师,基本都是练体的行家。
  
      如果能得到以为六星炼器师的修炼法诀,绝对比在幻羽帝国搜寻好的多。
  
      “好!”
  
      听老师答应,洛七七满是激动。
  
      尽管和这位炼丹老师,接触的时间不多,但他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有他过去,肯定会放心不少。
  
      这边谈妥,招呼众人一声,飞儿公主等人来到跟前。
  
      “化清池打赌的事,我是输了,不过,别以为因此就能拿捏我!”
  
      一来到跟前,飞儿公主就咬牙看过来:“灵石我会准备,不过,可能要回到鸿远帝国才能给!”
  
      “化清池出现变故,我也没赢,你也没输……咱们就算个平手吧!”
  
      见她这副模样,并没打算抵赖,张悬笑了一声。
  
      化清池是他弄塌的,虽然已经做了补偿,实际上,还是挺尴尬的。
  
      时间没到,中途出现变故,自然也就没有所谓的输赢。
  
      “平手?”飞儿公主一愣。
  
      本以为对方,肯定会得趁机勒索,让她继续当什么婢女,又或者冷言冷语,让她难堪,没想到,直接说了声平手。
  
      真……这么大方?
  
      “不错,当然,要是你不服,我们可以继续打赌,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奉陪!”
  
      张悬道。
  
      嘴角一抽,飞儿公主连忙摇头:“不用了……”
  
      刚觉得对方大方,就说出这话,看来都是假的。
  
      随时奉陪……你当我傻啊!
  
      连续两次,人都输进去了,真要继续打下去,到最后输的估计毛都不剩一根。
  
      “你们有想跟我打赌的吗?”
  
      见这女人吓成这样,张悬忍不住摇头,看向邢远等人。
  
      没人打赌,就等于少了经济来源,伴随修炼,灵石总有用完的一天。
  
      “不打……”
  
      邢远等人同时吓了一跳。
  
      跟你打赌,基本都输,再傻也不会这么不要命啊。
  
      “哎,想输都没机会!”
  
      见连打赌都没人,张悬忍不住摇头。
  
      这些真的都是名师学院的高材生?
  
      打赌都不敢,也未免太弱了吧!
  
      如果给众人知道他的想法,肯定泪流满面,根本不是他们弱,而是你太强了好不好?
  
      人家破解石碑,用年都做不到,你是用秒的;化清池吸收灵气,别人用天,你用的是分钟……谁也不会明知道必输,还要去凑热闹啊!
  
      ……
  
      “咱们快些去地宫吧!”
  
      知道张悬背后有个连莫堂主都敬畏的老师,自身实力又如此强大,邢远等人再不敢将他当成普通新生,而是当成了同辈,不敢有丝毫轻视。
  
      当务之急是寻找地宫入口,众人熟悉了一下,便不在说话,加快速度,绕过眼前的山脉,随即进入了一个宽阔的山谷。
  
      “按照地图上的描述,地宫应该就在这里!”
  
      洛七七停了下来。
  
      “这?”
  
      邢远等人对望,一头雾水。
  
      眼前这个山谷,不是很大,看起来也十分普通,到处都是植被,鸟雀鸣叫,充满了生机,丝毫看不出有地宫的模样。
  
      会不会是消息弄错了,或者找错了地方?
  
      “嗯,那柄用【抚琴炼器法】炼制的兵器,就是在这里被一个狩猎者发现的,三千年内,这个地方一共出现了七柄同样手法的武器,再加上我得到的所有讯息综合,此处必然有个地宫!”
  
      洛七七道。
  
      “可……这里灵气平稳,没有丝毫异常,不像是有阵法的样子?”
  
      邢远等人皱眉。
  
      如果有地宫看不到,就说明肯定是有阵法,隐藏了痕迹,可……眼前灵气平稳,没有丝毫波动,根本不像有阵法的模样。
  
      “我来探查吧,我是五星阵法师,有没有阵法,应该能找到,并且破解!”
  
      玉飞儿公主走了出来。
  
      他们这群人能够组成队伍,一起来试炼,并不是关系好就可以的,还有职业上的互补。
  
      正常考核五星名师,需要有五个达到五星的辅助职业,玉飞儿公主,刚好有一个五星阵法师的职业。
  
      “嗯!”众人点头。
  
      飞儿公主手腕一翻,掌心多出一个罗盘,沿着山谷转了一圈,一边行走,一边寻找,片刻后,停了下来。
  
      玉手一翻,取出一根长矛般的尖刺。
  
      不知用什么炼制而成,上面雕刻这一道道特殊的纹路,散发出让人敬畏的寒芒。
  
      “这是破阵银针!”
  
      见叶前等人满脸疑惑,洛七七解释。
  
      “破阵银针?”
  
      “嗯,一些高级别的阵法,吸收天地灵气,依照地形隐藏,很难看出来,想要让其显形,就需要这东西。上面雕刻有特殊阵纹,能将稳固阵法的灵气散发出去,引起灵气失衡,从而让阵法展露形态!”
  
      洛七七道。
  
      众人明白过来,同时点头。
  
      张悬也应了一声,满是奇怪的看过来。
  
      破阵银针,他曾在阵法师公会的书籍中看到过介绍,据说拥有破除阵法的功效,本以为只有更高级别的阵法师公会才能看到,没想到这位玉飞儿公主身上就有一件。
  
      看来,他们的确是有备而来。
  
      将破阵银针取出来,玉飞儿公主并没有着急的有所行动,而是拿着罗盘再次转了几圈,更是弯腰在地上捏了捏泥土,拔了几根野草。
  
      厉害的阵法,能够根据周围的环境而更改弱点,找不到最关键的位置,抽取再多灵气,也不会对大阵有任何作用。
  
      就好像想要倾覆一艘大船,必须在关键位置开洞一样,没找对位置,就算在甲板上打的洞再大,效果也不大。
  
      “你们退后!”
  
      又看了一圈,似乎找到了些什么,玉飞儿转头看向众人,摆了摆手。
  
      洛七七等人知道阵法危险,也不多说,向后退去,不一会来到山谷外面。
  
      见她们离开,玉飞儿公主再无之前的模样,而是秀眉蹙起,露出了凝重之色,一瞬间,气度生出,英气逼人,给人一种不敢亵渎之感。
  
      “呼!”
  
      手腕一抖,破阵银针脱手而出,竖直插在理她不远的一个地方,紧接着,手指连续捏了个几个法诀,猛地一点。
  
      嗡!
  
      银针在地上顿时滴溜溜旋转起来。
  
      伴随旋转,银针表面的阵纹,如同变成了一个吸收灵气的漩涡,将周围的灵气,向中间席卷,最终形成一道灵气柱,向天空蔓延。
  
      “破阵银针,能抽取周围的灵气,一旦灵气出现剧烈波动,隐藏再厉害的阵法,也会显露形态!”洛七七解释。
  
      张悬点头。
  
      阵法以灵气维持,灵气被抽取光了,自然会失去平衡,显露形态,和水落石出一个道理。
  
      化清池崩塌,也是因为平衡被打破。
  
      呼呼呼!
  
      银针越转越快,灵气也越抽取越多,很快,飞儿公主的额头上冒出了汗水。
  
      “开!”
  
      一声轻叱,银针周围一阵剧烈晃动,似乎有迷雾,时隐时现。
  
      “果然有阵法!”
  
      看到迷雾,众人眼睛一亮。
  
      迷雾升腾是阵法的标志,有这东西浮现,说明这里的确隐藏了一个很厉害的阵法……也就是说,洛七七的推断是正确的,这里极有可能有一座地宫!
  
      呜呜呜呜!
  
      此刻,银针转的更快,飞儿公主脸上已经满是疲惫。
  
      能隐藏的这么多年不被任何人发现,这个阵法,必然不低,就算她是五星阵法师,此刻也有些坚持不住了。
  
      呼!
  
      一口浊气吐出,她停了下来,整个人如同瘫痪了一般,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
  
      “怎么样?”
  
      见她这个样子,洛七七急忙冲了过去,喂了一枚回气,脸色这才恢复了一些。
  
      “这里有一个六级的大阵,我现在修为还不够,无法彻底将其引出来!”
  
      调整了一下,飞儿公主站起身来,忍不住摇头。
  
      刚才她用尽了全力,也只是让阵法若隐若现,想让其彻底展示在众人面前,明显力有不逮。
  
      “你都引不出来?那怎么进去?”
  
      洛七七皱眉。
  
      阵法都引不出来,自然也就没办法破解,更不用谈进入地宫了。
  
      信誓旦旦的来到这里,想要完成试炼,做梦都没想到,第一步就被拦在门外。
  
      真要这样就回去,估计会被不少人活活笑死。
  
      “我也不知道……”飞儿公主摇头。
  
      本以为他五星阵法师的能力,就算破不掉阵法,将其显形,还是很简单的,没想到弄了半天,无功而返,忍不住满脸沮丧。
  
      “实在不行,我休息一下,再试一次……”一咬牙,正想继续说下去,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如果这样破阵,是肯定不行的!”
  
      转头看去,就见张悬来到跟前。
  
      “你也懂得破阵?”见是他说话,飞儿公主哼了一声:“那这样不行,不知有何高见?”
  
      “高见倒不至于,既然确定这有阵法,直接将阵法破解不就完了,干嘛要引出来让其显露形态,多一道手续?”
  
      张悬道。
  
      目的是找到被遮掩的地宫,直接破掉阵法不就行了,为啥非要将其弄出来,花费这么大手脚?
  
      “直接破解?哼,你懂不懂阵法?”
  
      飞儿公主一甩衣袖,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