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五十七章 两块石碑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越向下越觉得阴冷,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进入了一个充满阴魂的墓地。【△網WwW.】
  
  所幸,四周只是普通地宫该有的墙壁,并没有什么机关、阵法,到让人松了口气。
  
  下行了数百米的距离,脚下一空,来到一个宽阔的地下宫殿。
  
  邢远再次取出夜明珠,轻轻弹出。
  
  呼啦!
  
  明珠滚落四周,整个房间,出现了略带昏暗的光芒。
  
  光线不强,不过,众人都实力不弱,足可以看清眼前的情景。
  
  石阶不远处是个不大的小桥,流水潺潺,水气扑面,不知封闭了多少年的地宫,非但没给人窒闷之感,反而和外面一样,空气清新。
  
  这种情景,就算提前做足了准备,都没料到。
  
  下来之前,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个不知封闭了多久的地宫,其中必然有无数难闻的气息,更有淤积不散的瘴气,谁能想到如此深的地下,和上面没有任何区别。
  
  “大家小心,这个地宫,应该是为很多人居住而建造的,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好的通风!”吴振道。
  
  “居住?”
  
  众人皱眉。
  
  “不错,人少的话,没必要花费大精力引进河流,更没必要让一个洞穴如此舒适,必然是很多人居住,不搞好通风,承载不了这么多人的呼吸!”吴振解释。
  
  他精通机关,知道在地下引来河流的的麻烦,更清楚,如此好的通风,需要花费多大代价。
  
  如果只是少数人暂居的地方,如此空旷的地方,已经不嫌窒闷,没必要再浪费功夫,只有住的人多了,不搞好通风,很容易窒息。
  
  听到他的解释,张悬点了点头。
  
  上次去的巫魂墓,很明显就有些窒闷,空气流通上,远不如这里。
  
  “难不成,绑走吴阳子大宗师的人,不是一个,而是很多?”
  
  洛七七眨了眨眼睛。
  
  根据她的调查,这个地宫和吴阳子有关,甚至极有可能,当初这位大宗师,就是被绑到这里的……很多人居住的环境,而不是一两个的……
  
  难不成这位大宗师,并不是被一个人绑走,而是被一群人挟持?
  
  “那就不知道了……”
  
  吴振摇摇头:“那边有个石碑,过去看看。”
  
  桥的前面有一个不大的石碑,昏暗的光芒下,依稀可以看到上面标注着什么。
  
  来到跟前,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望乡居?”
  
  洛七七皱眉。
  
  地宫,一般不是墓穴,就是一个势力秘密基地或者隐居之所,弄出这三个字,什么意思?
  
  “这些字体有些古怪!”
  
  叶前皱眉。
  
  “哦?”听他插话,众人都看过来。
  
  这位太子,虽然只是半步五星名师,但在书画一道上,却达到了五星级别,对这些东西有着天然的敏感。
  
  “字有时候能代表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和想法,这三个字,达到了三境【意存】,可以清晰感受到留字人的心理状态!有种与这里格格不入,想要远离尘嚣的韵味!”
  
  叶前道。
  
  张悬点头,他说的这些,自己也感受到了。
  
  望乡居,三个字,不光是字意给人一种远离故土,想要回家的味道,字的意境也能感受出来。
  
  他对的书画颇有研究,就算不用图书馆,单凭肉眼也看了出来。
  
  “思念家乡?看来……这的确是吴阳子大宗师居住的地宫!”
  
  洛七七眼睛一亮:“应该是他被人掳走,思念鸿远帝国,才留下了字迹,只不过,直到临死,都没回去!”
  
  “这样说,倒是有可能!”邢远等人点头。
  
  一个地宫叫望乡居,本身就很怪异,如果是被人掳到这里,就能说的通了。
  
  极有可能,这几个字是那位吴阳子留下的,用来表达自己思念家乡之情的。【△網WwW.】
  
  “我觉得不对,这些字,不光有思乡之意,还蕴含着杀伐气息,给人一种金戈铁马的味道……”叶前皱眉:“吴宗师,一生与人和善,应该不会有这种狂暴的杀戮之意吧!”
  
  吴阳子炼器大宗师,一生与兵器作伴,虽然锻造的是杀人之刃,而他本身却没有杀人之气的。
  
  可眼前这三个字,一股杀戮之意扑面而来,让人不得不怀疑。
  
  “呵呵,我反倒觉得有杀戮之气,才是他留下的!”
  
  邢远笑了笑:“堂堂六星炼器师,一代大宗师,被人掳走,关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如果没有杀心,真就奇怪了!”
  
  “这倒是……”
  
  叶前一愣。
  
  也对,如此有身份地位的人,被抓到黑暗处,走都走不了,换做谁,肯定都不会心甘,生出杀戮之意也是理所当然的。
  
  “吴阳子前辈可是六星巅峰炼器师,实力早已达到圣级,如此人物,心不甘,却也不能离开……大家小心,我怕这里没那么简单!”
  
  洛七七面容凝重。
  
  “嗯!”
  
  众人同时点头,各自精神紧张。
  
  能将圣者,关在地宫里,出都出不去,怎么可能简单?虽然过了三千年,这种人留下的手段,也未必是他们这群只有桥天境、合灵境的小家伙,可以抗衡的。
  
  “走吧!”
  
  将石碑看了一圈,再没发现其他有用的东西,众人向前走去。
  
  跟在众人身后,张悬再次看了一眼石碑上的字体,眉头皱起,紧接着手指在上面轻轻一划,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眉毛一皱。
  
  路过石碑,来到桥上。
  
  桥不长,下面的水流倒是很快,发出激荡之声,让人精神清爽。
  
  吴振将千机伞放在前面探了探路,对众人点了点头,当先走了过去,众人紧跟其上。
  
  桥的后面是个宽阔的大厅,里面依旧矗立了一个巨大的石碑。
  
  邢远手持夜明珠,来到跟前,淡黄色的光芒下,就见上面写了三个大字——忘忧居。
  
  “这……”
  
  看到上面的字,众人眨巴眼睛。
  
  不管地宫还是什么,一个地方总不可能有两个名字吧!
  
  刚才是望乡居,现在又忘忧居,到底哪个是这地方的名字?
  
  “这三个字,平和中正,给人一种坦然之感,忘忧,乐而忘忧,说明这里有他想要的东西,才会安乐……”
  
  叶前向前看了一会,给出分析:“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应该是关押吴阳子大宗师那些人留下的!”
  
  “你说的不错,他们关押了吴宗师,让其为自己炼制宝物,自然要乐而忘忧了……”
  
  邢远点头。
  
  洛七七、玉儿公主迟疑了一下,也同时点头。
  
  这样正好能解释通。
  
  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何一个地宫,桥这边留一个名字,那边留一个名字。
  
  走过石碑,众人来到大殿,房间足有数百平米,空旷至极,什么都没有。
  
  “我去看看!”
  
  吴振沿着墙壁周围敲了一会,转了一圈,随即摇了摇头:“这里……没有机关!”
  
  “难道又是隐藏阵法?”
  
  飞儿公主手持阵盘,也慢慢转了一圈,脸色不太好看。
  
  “我看了,也没有阵法!”
  
  “不会这个地宫就这么大吧?”
  
  众人再次皱眉。
  
  外面布置了这么厉害的一个隐藏大阵,又修了向下数百米的阶梯,更让宫殿空气畅通,就只修炼了一个空旷如野,只有数百平米的大殿?
  
  真要如此,也未免太坑了!
  
  可要不是如此,周围除了墙壁,阵法机关,啥都没有,到底怎么回事?
  
  “只是个空旷大殿的话,我们无法判定是不是吴阳子曾经所在的地方,也就表明任务没有完成……”
  
  洛七七皱眉。
  
  对于吴振和飞儿公主的眼力,她是十分信服的。
  
  二人既然说这里没有这些东西,应该是没有。
  
  但……啥都没有,空空如也,也就无法判定,吴阳子有没有在这里待过,回去怎么交代?
  
  更奇怪的是,既然如此空旷,啥都没有,为何三千年来,都有兵器流落在外,而且还是用吴阳子宗师独门手法炼制的?
  
  “是啊,千辛万苦跑过来,还以为能得到是什么,没想到只是个空旷的大殿!”
  
  邢远也摇头。
  
  还想着进入地宫,至少能找到什么痕迹,结果除了两个石碑,一个小桥,啥都没有,难不成这次要白来了?
  
  “老师,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众人正在郁闷,就听洛七七的声音响起,齐刷刷看去,就见张悬不知何时又到了第二个石碑前,伸手摸了过去。
  
  这个石碑写的是忘忧居,应该是困住吴阳子那些人留下的。
  
  “哦,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两个石碑,有些古怪!”
  
  张悬转过头来。
  
  “古怪?”
  
  众人来到跟前。
  
  “嗯,一个忘忧居,一个望乡居……我猜的不错,应该是两条路,石碑留下的字迹,是让后来者,进行选择的!”
  
  张悬将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
  
  “这样说,倒是有可能!”
  
  众人一愣。
  
  整个地宫,最显眼的就是这两个石碑,或许这东西下面隐藏了某种机关。
  
  “我来看看!”
  
  听到解释,吴振迟疑了一下,来到跟前。
  
  也拿出一个夜明珠,仔细观察,将石碑前后左后详细看了一遍,眼睛突然一亮。
  
  “好像这……的确有机关!”
  
  “有机关?”
  
  “有机关就有通道,看来这根本就不是地宫,真正的地宫还没出现!”
  
  众人全都精神一震,来到跟前。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