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心脏
    刚喊完,随即摇了摇头,俏脸一红,急忙摇头:“怎么可能……”
  
      他们边逃边走,进入地宫不下好几公里了,而且这里又有这么多傀儡,那家伙更是进入了另外一个地宫,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
  
      一定是幻觉!
  
      刚觉得自己不会喜欢那个无耻的家伙,就臆想出他的声音,还觉得会救人……真是丢死人了!
  
      “我刚才只是随口喊了一句,你们都没听到……知道了吗?”
  
      俏脸发热,玉飞儿哼道。
  
      “咳咳……”
  
      吴振等人对望了一眼,实在忍不住看了过来:“公主,貌似……我们也听到有人说话了!”
  
      “你们也听到了?”
  
      玉飞儿一愣,急忙向左右看去,周围除了两个孜孜不倦,依旧在拼命攻击光膜的傀儡,哪还有半个人影。
  
      “我也听到了,既然都听到了,不应该是错觉吧……”
  
      邢远也点头道。
  
      虽然他很讨厌那位张悬,但现在这种情况,陡然听到对方的话语,还是觉得十分激动。
  
      “好了,不是幻觉,我是张悬,专门过来救你们的,现在用了秘法,才将声音传递过来,本人还在外面……”
  
      见说话了,对方居然不信,张悬无奈的摇摇头,继续传音过去。
  
      他现在是巫魂,一旦显形,吓着这些人不说,肯定也会遭到傀儡的攻击,所以,只能传音。
  
      “人在外面,千里传音?”
  
      邢远等人瞪大眼睛。
  
      这种相隔数公里能够传音,而且如此清晰的能力,就算化凡八重强者,也很难做到吧!
  
      难不成……张悬已经有这种实力了?
  
      “怎么救?你可有办法?”
  
      知道这位张悬已经知道了他们情况,并且打算来救,玉飞儿松了口气,忍不住问道。
  
      这家伙虽然很让人讨厌,真本事的确是有的。
  
      不然,也不可能连续让她吃亏,却无可奈何了。
  
      “我没办法,才和你们商议……”张悬传音。
  
      他是真的没啥办法。
  
      这个地方不大,足有二十多头圣域级别的傀儡,他巫魂还可以悄无声息的进出,真要将这群人带出去,恐怕还没走远,就会被围堵,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商议?我们要能出去,肯定早就离开了……”
  
      邢远道。
  
      还以为他有什么办法,没想到也是一无所知。
  
      “这样吧,你们详细跟我说说情况,来到这里遇到了什么,我也好想办法。还有,刚才我看到了不少傀儡,按照正常情况,应该过来围剿你们,一举灭杀才是,怎么反都离开了,只剩下两个在这里攻击?”
  
      张悬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这么多傀儡一起进攻的话,光膜早就破碎了,这几个人肯定也早就死了,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傀儡虽然没啥智慧,却也会攻击,就像之前追杀他的那头,恨不得将其撕成碎片,为何会如此轻易的放过?
  
      如果知道了原因,加以利用,或许就能找出救出众人的方法。
  
      “我们进入这里就遇到那些异灵族的尸人傀儡,边战边退……”
  
      叶前将之前发生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他们从石阶走进来之后,看到了这个地下城镇,刚开始还是有些振奋的,谁知走了不远,就遇到了异灵族傀儡。
  
      这里应该就是张悬看到有战斗痕迹的位置。
  
      在这里,他们被围剿,圣域级别的傀儡,他们自然不是对手。
  
      幸好邢远和玉飞儿公主,身上宝物极多,边走边退,即便如此,也全都受了重伤。
  
      一直逃到这里,找到了吴阳子前辈的尸体,触碰了他留下的机关,这才得到庇护,算是得到了缓解。
  
      也就是说,这个光膜,其实是吴阳子前辈留下,保证自己尸身不被异灵族人毁灭的,只是没想到,两千多年后,救了一群过来寻找他的晚辈。
  
      不过,看光膜的样子,随时都会崩裂,就算想坚持,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谁说那些家伙没围剿?刚才二十多头傀儡全都在这里进攻,不然光膜,也不可能变得这么稀薄了,只是……他们为什么走了,我们也不知道!”
  
      听叶前说完,玉飞儿哼道。
  
      那些大家伙,并不是没围攻,而是破不开光膜,走了而已,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过来!
  
      而他们,一旦离开光膜,就等于失去庇护,现在手中的底牌都用的差不多了,就算有人接济,想逃出去也很难了!
  
      “你说围攻了一会,就离开了?”
  
      张悬皱眉。
  
      按照道理,只要这些家伙坚持,光膜应该已经破开,玉飞儿等人再难幸免,为何到了关键时刻,这么多傀儡离开,只留下两个继续?
  
      众人点头。
  
      “大概什么时候离开的?”
  
      张悬皱眉。
  
      “就刚才,也就十多分钟前吧!”叶前道。
  
      “十多分钟前?那时候我和洛七七刚从那个地宫出来……”
  
      眉毛蹙成疙瘩,突然想到一件事,张悬脸色一沉:“难道……”
  
      难不成……这些家伙,知道自己破了另外一个地宫,想要赶去救援?
  
      糟了!
  
      这要这样,肉体还坐在地宫出口的石阶上,一旦被发现,还不直接被撕成粉末?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想想办法……”
  
      他的肉身自然比任何人都要重要,千万不能有失。
  
      说完,再管不了这几个人,转身就向回飞去。
  
      “哎……哎!”
  
      见他的声音消失,接着再无动静,玉飞儿急忙喊了出来,喊了几声,都不见回答,气的手掌拍地,快要爆炸。
  
      啥嘛!
  
      说来救人,人还没救,就消失了,你要搞什么?
  
      ……
  
      不去理会对方的埋怨,张悬速度极快,身影如同一道微风。
  
      刚才为了防止对方发现,飞的很慢,此时生怕肉身出了事,速度极快,时间不长就回到石阶。
  
      “没傀儡过来……”
  
      石阶上,他的肉身还在盘膝坐着,一动没动,并没有任何遭到攻击的痕迹。
  
      “难道猜错了?”
  
      还以为是诸多傀儡知道自己破开另外一个地宫的消息,前去帮忙,没想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张悬挠挠头,满是尴尬。
  
      “分身!”
  
      呼!
  
      将分身放了出来,想了一下,取了一个戒指,将肉身放入其中。
  
      肉身没了灵魂,也不需要呼吸,算不上生命,可以和分身一样,放进储物戒指。
  
      放到戒指,由分身随身携带,这样就会安全不少。
  
      分身虽然不太靠谱,有时候也很“二”,但九天莲胎不是盖的,这些傀儡再厉害,想杀死他也很难做到。
  
      由他照看本尊肉身,至少能保证安全。
  
      “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那些傀儡要干什么,有什么事,也好做出应对……”
  
      交代分身一句,巫魂再次飞入地宫。
  
      既然这群傀儡没去另外一个地宫,肯定有什么事要做,不然也不可能停止围剿玉飞儿等人了。
  
      那就过去看看这群家伙到底再搞什么鬼!
  
      飞了一会,再次看到了第一波遇到的傀儡,此时他们已经离开了刚才走过的大路,向“城镇”的角落走去。
  
      “去那里干什么?”
  
      城镇角落没有夜明珠照耀,显得有些黑暗,不过这几头傀儡没有停歇的意思,笔直向里走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
  
      “明理之眼!”
  
      眼中一道道纹路运转,明理之眼闪耀而出,之前漆黑如墨的地方,顿时变得透明。
  
      明理之眼,不光能看穿虚妄,黑暗也遮挡不住。
  
      再次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张悬继续跟了上去。
  
      这群傀儡,很快走出城镇,来到一个河流跟前。
  
      “应该是上面看到的那条河……”
  
      看了一眼,张悬眉毛一扬。
  
      这条河,应该和上方的是一条水路,没想到蜿蜒盘旋,流到了这里。
  
      只是,他们不去围攻玉飞儿等人,跑着河跟前干什么?
  
      哗啦!
  
      正在奇怪,就见一头傀儡当先进入河流。
  
      咯吱!咯吱!
  
      傀儡一进入,就听到一阵机簧的声音响起,随即河流中心缓慢浮起一个不大的圆台。
  
      圆台浮起,煞气铺面。
  
      一股让人如坠抵御的凶猛杀戮之气,涌了上来,让张悬情不自禁身体一沉。
  
      “连灵魂都能攻击?”
  
      灵魂急忙运转天道功法,这才恢复过来,瞳孔情不自禁的收缩。
  
      他现在是巫魂,无形无质,没想到圆台都能让其差点坠落,其中的煞气之强,堪称恐怖。
  
      之前洪师找出来的那头活异灵族人,与之一比,简直什么都算不上。
  
      “到底是什么?”
  
      双眼中的纹理越来越多,继续向圆台看去,顿时让他看到了不对劲。
  
      不大的圆台上面,一个西瓜大小的东西,不停蠕动,缓缓跳动,宛如闷雷一般。
  
      “心脏?”
  
      张悬身体一晃。
  
      石台最中心,竟然供着一个鲜红的心脏!
  
      这地方怎么会有心脏?最关键的是……还在跳动!
  
      正在奇怪,就见第一个进入水池的傀儡,来到圆台前跪了下去。
  
      呼呼呼呼!
  
      心脏跳动间,池水中的灵气被抽取出来,笔直向他的身上灌入,刚才看起来有些有气无力的傀儡,片刻后精气十足,再次有了动力。
  
      “这是……补充力量?”
  
      张悬拳头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