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叫狠人
    时间回到和邢远等人分别。
  
      地宫内。
  
      一个抱着头颅的傀儡发足狂奔,后面二十多头异灵族傀儡穷追不舍,一个个疯狂的咆哮,宛如要吃人。
  
      见他一时冒出的想法,让这群傀儡如此疯狂,张悬好奇之心越来越盛。
  
      这个傀儡躯体说扔就扔了,分身又打不死,巫魂无形无质,真想逃走,谁都阻拦不住,再说,脑海中还有金色书页,就算真被困住,也有能力逃走,并不害怕。
  
      所以才让众人先逃,将这群傀儡吸引过来。
  
      本以为这个举动,能让这些傀儡跟过来就不错了,做梦都没想到,这些家伙跟遇到了杀父仇人一般,穷追不舍。
  
      能让一群没智慧的家伙如此疯狂,这心脏到底是啥?
  
      “管他是啥,只要摸一下,就知道了……”
  
      想让众人顺利逃出去,只能让傀儡不去追击,张悬也不犹豫,抱着头颅,飞快狂奔,七、八个呼吸过后,就来到了之前的河流跟前。
  
      小型的祭台和那个心脏还在。
  
      “过去!”
  
      见身后的傀儡已经来到跟前,张悬没有多想的余地,身体一纵,落入河流。
  
      吼!吼!吼!
  
      见他跳进去,所有傀儡满是着急,却都不敢冲过来,一个个怒目而视,似乎想将他撕成粉末。
  
      “还真是……”
  
      看果然没追过来,张悬松了口气。
  
      之前看到这些傀儡都是一个个进入河流,接受心脏的灵气灌输,就觉得疑惑,现在看来,猜测是对的。
  
      这个河流每次只能让一头傀儡过来,其他就算想,也不敢。
  
      “看看这个心脏是什么……”
  
      落入河流距离心脏不远了,张悬转头看了一眼,抬脚就向前走去。
  
      哗啦!
  
      目光才一集中,顿时感到一股浓郁的杀戮之气,笔直刺入脑海,宛如匕首。
  
      “天道功法运转!”
  
      早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双眉一扬,魂力运转。
  
      果然感到杀戮之气弱了不少,不过,依旧感到头疼欲裂,有些坚持不住。
  
      “巫魂没有天道真气,对抗不了……”
  
      停了下来。
  
      这杀戮之气比当初洪师拿出的那头异灵族人强大太多了,巫魂虽然也修炼了天道功法,但没有天道真气维持,无从抵挡,走到这就十分吃力了,一旦继续前进,恐怕就会被杀戮之气腐蚀脑海,造成极大的伤害。
  
      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傀儡虽然愤怒,却不敢靠前,甚至也不敢远攻,安全暂时不需要太过担心,张悬一咬牙,精神一动。
  
      呼啦!
  
      储物戒指中的肉身出现在眼前。
  
      巫魂一动从傀儡身上脱离,回到本尊。
  
      一进入身体,这才感到舒服许多,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刚才的傀儡虽然比他现在的肉身强大太多了,但还是自己的身体好,控制起来得心应手,说不出的舒适。
  
      “天道真气!”
  
      巫魂和身体完美契合,真气立刻运转开来,之前还侵袭脑海的杀戮之气,立刻消失不见,宛如不存在一般。
  
      天道真气对异灵族的这种诡异气息,有克制作用,以前就专门试验过,此时用起来,得心应手。
  
      吼!
  
      见水池中傀儡消失,多出一个人类,众多傀儡更加愤怒,不停咆哮,却好像在忌惮什么,不敢靠前。
  
      见他们不过来,张悬也不用担心,大步向眼前的心脏走了过去。
  
      反正想要借助图书馆,也需要触摸,没什么忌惮的。
  
      几步来到跟前,手掌轻轻向心脏搭了过去。
  
      “哈哈!”
  
      手指与之接触,刚呼喊一声“缺陷”,还没来得及打开书籍观察,就听到一个疯狂的笑声响起,紧接着眼前一黑,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这个躯体,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
  
      身影疯狂的嘶吼,巨大的心脏不停蠕动,像是得到了大补之物一般,不停抽搐。
  
      “有了这个躯体,沉睡几万年,终于可以复活了!”
  
      巨大身影满是激动,吼了一声,双眼睁开,射出锋利的电芒:“孔师,你不是要杀我吗?等我回去,看我怎么毁灭你的名师堂,灭掉你的传承……”
  
      咆哮声中,巨大身影,笔直向张悬抓了过来。
  
      祭台上的心脏,也一晃就向他的胸口飞来。
  
      看样子想要钻入体内,代替他的心脏。
  
      一旦成功,意识就等于被吞噬,彻底失去自我。
  
      “嗯?”
  
      张悬面容一紧。
  
      在对方面前,他感觉自己好像是个巨山面前的蝼蚁,完全无法抵抗。
  
      “好强……”
  
      目前见过实力最强的是鸿远帝国的莫堂主,就算是他,在这个心脏面前,似乎都和虫豸一般可笑!
  
      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初遇到了孔师,无论心境还是精神,都身不由己,任由对方控制。
  
      “难道要被这家伙夺舍?”
  
      满是着急。
  
      本来想看看这个心脏是啥,做梦都没想到,这玩意居然是活的,而且还能夺舍!
  
      一旦被夺舍掉,意识就没了,到时候和一具躯体,没任何区别。
  
      “天道真气!”
  
      牙齿咬紧,精神沟通真气,却发现身体如同不是自己的,也与精神失去了联系。
  
      这种感觉,和梦魇一样,无论多么着急,就是无法动用分毫。
  
      “不用反抗了!”
  
      心脏中出现的身影,像是看出了他的情况,冷冷一笑:“当初孔师都在我手上吃过亏,你虽然是天认名师,修为实在太弱了,还没有资格反抗!乖乖让我夺舍,我会带着你的身体,驰骋天地,再次让世界为之颤抖……”
  
      “孔师在你手上吃过亏?你是谁?”
  
      张悬忍不住道。
  
      孔师,是数万年前的绝世人物,凭借一己之力,创出名师堂,对抗异灵族人,并将其彻底驱逐,贡献之大,无人能及,修为之高,无人并肩。
  
      这家伙居然说让孔师都吃过亏,到底是谁?
  
      “本座的名号是啥,已经记不清楚了!”
  
      心脏跳动,幻化出来的人影,身上透露出悠远的的气息:“不过,当时所有人,都称呼本座为‘狠人’!”
  
      “狠人?”
  
      “不错!害怕了?”狠人道。
  
      “没听过!”张悬道。
  
      “……”心脏。
  
      上古历史,都记载在更高级的名师堂内,张悬现在不过四星名师,还没资格观看。
  
      至于什么是“狠人”还是“狼人”……还真没听过。
  
      “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座的厉害!”没想到遇到这样一个啥都不知道的天认名师,心脏气的不停乱跳,一声暴怒,身影的大手,笔直抓了过来。
  
      咯吱!
  
      咽喉被捏,张悬顿时感到呼吸急促,眼前发黑。
  
      在对方手里,他就好像是个婴儿,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你要夺舍我?”情急之下,忍不住道。
  
      “不错,天认名师,躯体经过天地认可,我就算是异灵族,也能夺舍,不受影响!甚至,还可以伪装成人类,任何人都看不出来……”
  
      心脏哼道。
  
      “你看出我是天认名师?”
  
      张悬道。
  
      他是天认名师的事,目前为止,其他名师都无法辨识,没想到被这头心脏一下就认了出来。
  
      难不成这真是和孔师同辈的超强人物?
  
      能和孔师对抗……这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存在?
  
      又怎么能活到现在,还没死亡?
  
      “孔师那家伙就是,我和他征战一辈子,如何认不出来?”心脏冷哼。
  
      换做别人,他可能认不出来,但他一生都在和孔师战斗,对方是天认名师,如果连这个都认不出来,就糟了。
  
      “你是和孔师同辈的人物,我只是个小人物,这样,你先放我下来,我肯定也反抗不了……”
  
      张悬急忙道。
  
      “怎么,想耍花样?”心脏道。
  
      “你这么强大,我就算想耍花样,也耍不了啊!”
  
      张悬道:“我马上就被你夺舍,也无法抗衡,只是想在临死前,知道一些事情,也算死的瞑目!”
  
      “哼,在我面前耍花样没有任何用处!”心脏道。
  
      “怎么?你不相信?难不成你这个狠人是吹牛的,连我一个如此修为的小家伙,都不放心?”张悬道。
  
      “放肆,本座纵横天地之时,孔师都忌惮三分,九星名师过来,都是随手捏死,会怕你这个如此修为的家伙?”
  
      听到张悬半信半疑的话,心脏大怒。
  
      “不怕,就放开对我的桎梏,我这种能力就算手段再多,也伤不了你……”
  
      张悬继续道。
  
      心脏应了一声,似乎也觉得对方手段再多,也抗衡不了,放松下来。
  
      被夺舍的人如果不甘心,就算是他,也很难消除隐患,既然这家伙,想要死的瞑目,满足他也不算什么。
  
      感到桎梏身体的力量消失,张悬松了口气。
  
      “好了,你有啥就问吧!”
  
      心脏淡淡道。
  
      “好……”
  
      张悬点点头,感到精神再次能够与肉身联系,突然一笑:“我想问一下,这东西你认识不?”
  
      说完,一本金色的书籍突兀出现在眼前。
  
      “这个?这是什么?”
  
      心脏一愣,正在奇怪,就见书籍猛地压了下来,直接将其笼罩。
  
      紧接着一个疯狂的咆哮声响彻地宫。
  
      “我了个草,你爷爷的,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