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八十章 请你相信我!
    张悬本来打算看看这心脏是啥的,结果手指一碰,就被对方控制住,思绪都无法动弹,没办法,只好和与之应付。
  
      没想到对方真将他放了。
  
      放掉之后,连忙翻看图书馆内的书籍,看完之后,这才明白。
  
      这家伙虽然说的气势,实际上刚清醒不久,就算能够夺舍自己,也肯定要付出极大代价才行。
  
      而如果自己心甘情愿被夺舍,就会简单不少,免除很大麻烦。
  
      知道只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那还留情,立刻将天道之册放了出来。
  
      这东西是天道图书馆生成的,目前最强大的物品,这家伙就算真是和孔师同一时代的狠人,肯定也抵挡不住!
  
      果然,书籍一出现,这家伙立刻像是被桎梏,而他加持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全都消失不见,身体恢复了自由。
  
      “我是谁,是你爷爷!”
  
      张悬精神一动,书籍拍了上去,下方的圆台,哪里承受的住压力,立刻裂开。
  
      轰隆!
  
      圆台一塌,整个地宫的阵法,像是被彻底摧毁,灵气四处游散,地宫开始剧烈晃动。
  
      “糟了,忘了这是阵法核心了……”
  
      张悬脸色一绿。
  
      刚从危险中逃脱,想要一书将这个心脏拍死,反倒忘了,心脏所在之处,是整个地宫阵法的最核心了。
  
      这个地宫,有大阵维持灵气,维持生机,核心就是心脏所在的位置,也就是这个不大的圆台。
  
      圆台崩溃,失去了阵法的加持,埋在地下数万年的地宫,哪里还承受得住,立刻塌陷。
  
      他现在在地宫深处,距离出口最少要两、三分钟的距离,分身更是被追的不知道了什么地方,一旦彻底坍塌,肯定逃不出去,被活活埋在这里!
  
      “别杀我……我可以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见金色书籍继续下压,随时都会被碾成肉饼,心脏急忙呼喊。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
  
      知道现在不信对方也没办法了,地宫彻底塌陷,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逃脱,现只能寄托这个心脏。
  
      对方是几万年就活下来的,地宫的奥秘,肯定一清二楚,或许真能带自己离开。
  
      “不杀他,能不能将其封锁!”
  
      正想将书籍收回,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金色书籍有时间限制,一旦撤回,就会消失,届时失去了这个利器,再想控制对方就难了。
  
      既然这东西,可以让自己的心境刻度增加,可以让自己记忆知识,也可以伴随心意杀敌,那……有没有可能,变成什么东西,将这个心脏封锁?
  
      只要锁住,无法对自己下手,也就不用怕了。
  
      呼啦!
  
      想法还没结束,就见书籍一闪,“呼”的一下打开,轻轻一晃,将心脏夹了进去。
  
      随即,金色书页,失去颜色,变成了一本普通的书籍,向下坠落。
  
      “呃?”
  
      伸手接住,张悬打开,随即就看到里面一个心脏不停跳动,无论如何挣扎,都跳不出来,像是一副古怪的图画。
  
      “你放了我……”
  
      心脏咆哮,上面露出一个狰狞的面容。
  
      “带我去安全的地方!”
  
      张悬也没想金色书页真有封印的功效,还如此简单,轻轻一笑。
  
      “本座乃孔师都忌惮的‘狠人’,你一个晚辈,敢对我不敬……”
  
      心脏满是狰狞,疯狂咆哮,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手指弹了过来。
  
      嘭!
  
      心脏猛地一抽,如被雷击,连续翻了好几个跟斗。
  
      “狠人?好啊,来,给爷笑一个!让我看看,你有多狠!”张悬看过来。
  
      “……”心脏一阵抽搐,快要哭了。
  
      他真的是纵横天地的狠人……虽然当年被杀,恢复数万年也没多少实力,可……圣域强者,也是随便杀着玩的……
  
      现在居然被一个二十岁的小家伙封印在书里,用手指头弹来弹去……
  
      你妹啊!
  
      我堂堂仙使强者的尊严呢?
  
      虽然不知道困住他的书,是啥法宝,但其中透露出浓重的天道威严,让其心生畏惧,无法抗衡。
  
      别说逃走了,能活着都是一种幸运。
  
      “怎么?不笑?”
  
      正在愤怒,就见对方的手指弯曲,又要弹过来……
  
      猛地一缩:“我笑,我笑……”
  
      心脏立刻幻化成人脸露出笑容。
  
      不笑也不行,现在被人封印在书籍里,随时都会斩杀,再牛的狠人,也没用!
  
      脸上堆笑,心底却在滴血……
  
      我真的跟孔师较量过,是一位纵横天地的强者,九星名师也能随时捏死的存在。
  
      现在却赔笑……
  
      “这还差不多,快带我去安全的地方!”
  
      见这家伙被控制住,张悬松了口气,此时地面晃动的越来越厉害随时都会崩塌。
  
      “是!”见他不再弹来弹去,心脏这才松了口气,忍不住一声大喝:“还不带路!”
  
      吼!
  
      听到吩咐,周围的傀儡不敢废话,急忙向前窜去。
  
      张悬拿着书籍,紧跟在后面,同时精神与分身沟通。
  
      时间不长,分身就飞了过来,被他收进储物戒指。
  
      分身为九天莲胎炼制,可以说是不死之身,就算被两个傀儡追的到处乱跑,想杀死,也没有可能的。
  
      只是元气损耗过大,要好好休息才能恢复罢了。
  
      掌握住心脏,这群傀儡对他不敢有丝毫不敬,甚至还有两头觉得他走的太慢,将其抬了起来。
  
      圣域级别的傀儡全力狂奔,速度极快,不到两个呼吸,就来到一处不大的房间。
  
      此刻,外面的地宫,再也承受不住,全部塌陷下来。
  
      眼前立刻陷入了黑暗。
  
      随手扔出一枚夜明珠,照亮周围。
  
      “这是修建地宫的时候,防止人类赶尽杀绝而留下的避难所,在这里就算地宫塌陷,也能活下来,只是……这里也没有出路……”
  
      打开书籍,心脏道。
  
      异灵族当初被人类追杀,差不多快要灭族,做为其中的最强者之一,自然也留了后路。
  
      这地方就算有人类追杀上来,也可以同归于尽。
  
      不过,为了防止外面的人找到,这里也没有出路,只能说暂时安全了,如何出去,能不能出去,还是未知之天。
  
      “没出路?”
  
      张悬皱眉。
  
      出不去难不成真要困死在这里?
  
      “是……”
  
      心脏点头。
  
      “那好……反正也出不去,想办法将你炼化,或许能提升点修为!”
  
      手掌一翻,对书页按了下去。
  
      这家伙被天道之册封印,他只需一念,就能将其捏死。
  
      “别忙,别忙……”
  
      心脏感觉想哭。
  
      当年纵横天地之时,妖魔鬼怪,谁不忌惮,甚至孔师都要给三分薄面,这家伙倒好,说揍就揍,说收拾收就收拾,让他都有些抓狂了!
  
      但抓狂有啥用,看对方的样子,还真敢一言不合将其炼化!
  
      这叫啥事。
  
      好不容易苏醒,本以为又能驰骋天地,笑傲九天,结果还没离开地宫,就遇到这样一个变态,还有这么厉害的法宝……
  
      当初孔师耗费心血炼制的【春秋大典】,据说拥有逆转阴阳更改时间的功效,号称神器,貌似也没这么厉害的效果吧!
  
      你到底是谁?从哪冒出来的?
  
      “的确是没出路,但是……现在安全了,倒是可以挖出一条来,不过,可能需要几天功夫罢了!”
  
      知道对方真敢将其炼化,心脏不敢废话,急忙道。
  
      “挖出一条?也对,那你让这些傀儡快点挖吧!”
  
      摆了摆手,张悬道。
  
      这里虽然是地下,但既然当初能够挖出如此浩大的地宫,从里面挖出去,也不算什么。
  
      反正有这么多傀儡,也不用他亲自动手。
  
      “是!”
  
      心脏应了一声,不知用什么手段说了一句,不远处的诸多傀儡立刻开始向外挖掘。
  
      这些都是圣域级别的傀儡,挖掘一个一人可通过的通道,的却不难,就是地宫刚刚塌陷,很容易出现二次坍塌罢了。
  
      对方去挖掘通道,张悬继续待在这里等着,反正也不着急。
  
      低头再次看向书籍。
  
      “好了,我问你一些事,你一五一十的回答!”
  
      “是……”
  
      心脏应了一声。
  
      “你既然和孔师一个时代,甚至交过手,他拥有先天胎毒的事,可听说过?”
  
      张悬问道。
  
      通过天道图书馆,他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这家伙的确与孔师同时代过,既然如此,或许就知道先天胎毒的事。
  
      “先天胎毒?我不知道……我和孔师是敌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很强大了……”
  
      心脏回答。
  
      在那个时代,他们异灵族人统治人类,孔师不知从何处异军突起,年纪轻轻就拥有了超凡的实力,重新整合人类将其击败。
  
      对于这位人族最巅峰的强者,他们知道的也不多。
  
      “不知道?是不是在跟我撒谎?”
  
      张悬眼睛一瞪。
  
      “不敢、不敢……啊!”
  
      心脏连忙解释,不过还没说完,就看到对方的手指再次弹了过来。
  
      嘭嘭嘭嘭!
  
      在天道之册中,连续翻了好几个跟斗,立刻如遭电击,不停的抽搐,心吐白沫。
  
      “小样,敢有隐瞒,信不信我分分钟弄死丫的?”
  
      张悬道。
  
      “是……”
  
      心脏眼泪流淌,不停抽搐。
  
      我真的是狠人,纵横上古,连孔师都忌惮不已的狠人……
  
      请你相信我!
  
      (恭喜书友【中华志愿者】成为本书第37位盟主!月初继续求月票,争取冲到前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