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图书馆 >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一根手指
    “按照正常的要求是,比十场,胜六场者为主……”洪师道:“台上韩凌比的正是第十场……”
  
      “能比到第十场,说明各有胜负……”听到这是第十场,张悬松了口气。
  
      如果对方一直获胜的话,六场就结束了,现在能比到最后一场,说明大家势均力敌。
  
      “各有胜负……不是的!”
  
      洪师脸色一红,满脸尴尬:“我们是比了十场,但一直输,而且……还都输给了同一个人!”
  
      “输给了同一个人?你说……台上这家伙连打了十场,一次都没输?”
  
      张悬眼睛瞪圆。
  
      “是啊……”
  
      洪师捂着额头,其他人更是羞愧的抬不起头来。
  
      连续十个人挑战一个,车轮战都被对方挑落擂台,最关键的是……台上这个,明显还不是对方最强的,的确有些丢人现眼。
  
      嘭!
  
      一脸无语,张悬正想说话,就听到台上一声闷哼,韩凌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倒飞而出,落在了院子里。
  
      “十场都输了……这还怎么抢救?”
  
      看着躺在地上,满脸痛苦的家伙,张悬眼皮乱翻。
  
      本想着还能抢救一下,现在十场都输给了同一个人,还怎么救?
  
      就算想找理由,也找不到啊!
  
      “好了,十场结束,你们一次都没赢,还有何话说?”
  
      将韩凌击飞,台上的青年,微微一笑,环顾一周。
  
      “我们……”
  
      洪师等人脸色涨的透红。
  
      要是十场赢了两、三场,也好意思说我们最强的没来,现在都败给同一个人了,怎么出口?
  
      而且,张师万一也不是对手,岂不丢人更大?输的更彻底?
  
      张师虽然天赋绝佳,名师诸多能力中算得上顶尖,但毕竟只有浊清境巅峰,想要胜过眼前这个一挑十,还大气不喘的家伙,恐怕极难,更何况,这家伙还不是最强的。
  
      (张悬突破到合灵境,是变成“尸体”之后的事,其他人并不知情。)
  
      “没话说,那就按照约定,听从风师兄的安排!”青年轻轻一笑,转头抱拳:“风师兄!”
  
      话音结束,一个青年大步走了上来。
  
      此人气息更重,实力更强,已然达到半步桥天境,随时都能突破。
  
      刚才连胜十人的青年,在若欢公子眼中就算很强大了,但和这位一比,还是差了好大一截。
  
      难怪幻羽帝国的诸多天才难以抗衡,这人真要出手,别说十人车轮战无法战胜,就算同时出手,恐怕也会被轻易击溃,抵挡不住。
  
      “既然咱们联盟,就先将规矩说清楚!”
  
      站在台上,风师兄环顾一周,声音如同钢铁碰撞:“三日后,狩猎开始,诸位要听从我的统一安排,狩到猎物,先有我们金海帝国选择!放心吧,只要大家勠力同心,全部通过也不是问题!”
  
      “先由他们选择?”
  
      “如果狩猎的数量不够,我们岂不全部要被淘汰?”
  
      ……
  
      虽然明白,联盟为主,要享受特权,但对方直接把话说清楚,还是让众人一个个拳头捏紧。
  
      联盟有好处,就是遇到厉害的灵兽,足可以应对,不至于危险,可坏处就是,猎物分配不由自己,一旦当天狩猎的数量不够,他们幻羽帝国就极有可能全部被淘汰掉。
  
      “怎么,还不愿意?我们风师兄,这种实力,愿意和你们联盟,是你们的幸运,别不知好歹!”见台下众人一个个满是郁闷,刚才的那位青年,冷哼一声。
  
      按照他们的实力,其实不和幻羽帝国这些人联盟也行,但联合多了,对他们也有很大好处。
  
      这次考核,学院不少老师都看着的,如果表现的突出,很容易被青睐,从而刮目相看,平步青云。
  
      “你……”
  
      听到对方的话,众人一个个脸色涨红,想要反驳,却反驳不出来。
  
      谁让技不如人!
  
      “是有些不愿意……”
  
      就在众人难堪的时候,张悬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什么意思?堂堂幻羽帝国名师,决定联盟,还想反悔?”见有人插话,青年双眉一扬。
  
      大家都是名师,有头有脸的人物,既然答应联盟,又进行了比试,难不成,因为打不过,想要反悔了?
  
      真要这样,还没参加考核,就要贻笑大方了。
  
      “反悔倒不至于,只是有个想法……”张悬道。
  
      “想法?”
  
      张悬道:“不错,我也是幻羽帝国这次过来的名师,刚才你们比试的时候,并不知情,不过,既然都比试过了,我也说不出什么,只是想公平一些,狩到灵兽,大家一起平分!”
  
      “平分?既然联盟就要有主辅之分,有主辅,就不可能公平!”青年冷笑。
  
      “我也知道,刚才比试输了,分出主辅,想要得到公平很难,这样吧!”
  
      张悬笑了笑,双手背在身后:“让你这个风师兄出手,如果他能在我手里走三招……公平之事,我就不再去提,你们想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甚至,狩猎到的灵兽,我们可以一个都不要!”
  
      “你说什么?”
  
      青年眼睛一下眯起。
  
      这家伙居然让风师兄出手,还能在他手里走三招?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你知道我们风师兄什么实力?就在这里大言不惭?
  
      还三招,就你这副样子,能不能撑风师兄一招,都还是未知之天!
  
      “怎么?没自信?要不这样吧,一招,只要你们风师兄能在我手里撑一招,狩猎到的灵兽,我们幻羽帝国一个不要!”
  
      见对方迟疑,张悬还以为条件提的太高了,忍不住改口。
  
      “尼玛!”
  
      看到他认真的样子,青年差点没当场气爆!
  
      那位风师兄也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他的实力,达到半步桥天境,就算比起一些二年级的老生,都差不了太多,这几个从幻羽帝国冒出来的家伙,居然要一招就击败他?
  
      开什么玩笑?
  
      二人气的快要晕死,若欢公子、罗璇等人,则差点没吐血。
  
      他们早就猜出,张师来到,肯定会搞事情,可做梦都没想到,说出这话!
  
      刚才那个青年,他们这么多人都打不过,这位风师兄自然更厉害,你要一招击败……怎么可能?
  
      一旦真输了,难不成,我们真白给别人帮忙,一头猎物都不要?
  
      真要那样,所有人都会惨遭淘汰的……
  
      “怎么,一招还多了?要不这样吧,我用一根手指……这样总可以了吧!如果再不敢,我也没办法了……”
  
      一招都嫌多的话,自己总不能不用招数就将其击败吧!
  
      虽然那样也能做到,但肯定会暴露巫魂和其他手段,嗯,还是低调一些好。
  
      刚来到鸿远帝国,还是不要暴露太多了。
  
      张悬面带为难。
  
      “噗!”
  
      青年和风师兄,差点没鲜血喷出。
  
      多你妹啊!
  
      而且,你一脸为难什么意思?
  
      难道我就这么不堪一击,让你愁成这样?
  
      “好,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怎么一根手指把我击败……”
  
      实在忍不住,风师兄一声长啸。
  
      “师兄……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让我来教训就是……”见师兄发怒,青年向前。
  
      “不用,我要亲自看看,如此口出狂言,到底有何手段!”风师兄目光如电,冷冷看过来。
  
      这家伙如此大言不惭,肯定有所依仗,他也想看看,到底是胡说八道,还是真有实力。
  
      “这位朋友,上来吧,如果你真能胜过我,联盟之事,就此作罢,如果输了,记住你的话,狩猎得到的灵兽,你们一头不要!”
  
      双眼眯起,风师兄一甩衣袖。
  
      “好!”
  
      听到对方答应,张悬走上擂台。
  
      “这……”
  
      “张师能赢吗?”
  
      “我也不知道……”
  
      看到张师居然跟对方打下这样的赌约,所有人都一个个面面相觑。
  
      一根手指击败这位风师兄?
  
      张师你是认真的?
  
      虽然我知道我们输了,你很着急,但这个赌约……也太大了!
  
      “风师兄,还是我来教训这家伙吧……”
  
      见风师兄如此生气,青年也有些忍不住,再次向前:“如果我输了,师兄再上也不迟!”
  
      这家伙说的如此嚣张,恐怕真有些实力,不如他先试探一下,如果弱,就先揍一顿出气,强了,师兄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这……”风师兄迟疑,正想说话,就听到对面的青年略显不耐烦的声音响了起来:“如果觉得害怕,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我出……两根手指!”
  
      不听这话还好,听到之后,风师兄和青年,眼前同时一黑。
  
      “不用了,就让我看看,你到底何种实力!”
  
      一声冷哼,风师兄猛地向前冲来。
  
      眼前这家伙说话太气人了,他怕继续说下去,会活活气死。
  
      脚掌在地上一踏,整个人如同狂奔而来的猛兽,还没来到跟前,就给人一种龙虎之势。
  
      半步桥天境的实力完全发挥,风声呼啸,给人一种,黑云压境,难以抗衡之感。
  
      “好强!”
  
      洪师等人眉毛忍不住跳动。
  
      这种实力,就算他们是桥天境初期,恐怕都难以抗衡,只能暂避其锋。
  
      急忙转头向不远处的青年看去,想要看看他到底如何应对,就见他摇了摇头,伸出一根手指,晃晃悠悠向前点了过来。